设置

关灯

第18章 真有不怕死的

    看来是从葛羽口中问不出什么来了。

    乌鸦的神色很快变的凝重起来,他死死盯着葛羽,看向了他身上的每一处要害,一旦动手,便是一击必杀,即便不杀他,也要将眼前这个小子打成重伤。

    乌鸦本就是特种兵退役,在部队里面学的都是一招必杀技,从来没有那么多的花花套路,一旦动手,就是直取别人性命。

    随着一阵儿“噼里啪啦”爆豆般的声响,乌鸦简单的活动了一下筋骨,做出了大战前的准备动作。

    围观的人群之中顿时传来了一阵儿惊呼。

    “这个小保安真是不知死活啊,就凭他那小身板,还跟这样一个壮汉打,明白这就是找死啊。”

    “谭爷身边的第一打手乌鸦,江城市地面上还没听说有人是乌鸦的对手,这个小保安估计会被打死,这年头竟然还真有不怕死的。”

    “真是可惜了,有这么漂亮的女朋友也无福消受,不知道又会便宜了哪个王八蛋。”

    围观的人都是好事之人,竟没有一个人看好葛羽,都认为这次葛羽是必败无疑,而且会被打的十分凄惨。

    乌鸦做出了一番准备动作,而对面的葛羽却是漫不经心的看着乌鸦,脸上没有一丝涟漪。

    在一个修行者面前,乌鸦终究是太弱了,可以说完全不是一个档次。

    像是乌鸦这种人应该被归类于武道界的范畴之内。

    对于武道界的事情,葛羽也多多少少知道一些。

    武道界和修行界虽然不是一个范畴之内,但是葛羽在很小的时候,就被师父传授了拳脚功夫,这基本上算是修行者的入门手段,即便是乌鸦再厉害,又怎能跟一个修行者抗衡呢?

    武道的传承可谓是历史悠久,是华夏亘古以来便流传于世的技击手段。

    但是追溯其根源,这武道的手段应该是从道家或者佛家流传出去的,而后被后世发扬光大,推陈出新,这样才有了各种门派不同的内劲功法和技击之术。

    武道总共分为三种境界,分别为外家功法和内家功法,最后则是化境。

    这世间绝大部分习武之人都处于外家功法的层次,不管是螳螂拳,少林拳,还是什么刀法和枪法,全都属于外家功夫的范畴之内,运用本身的筋骨之力,不断的将自己强化,这种强化也只是筋骨和肌肉的强化,即便是再厉害,也不过是普通人,也强悍不到哪里去。

    乌鸦便属于外家功法的高手,而且还不是那种非常顶尖的外家功法高手,在葛羽的眼中也不过只是二三流的角色。

    而到了内家功法这个阶段,人数就已经非常稀少了,内家功法还分为四个层次,分别为初成、大成,巅峰和归真。

    华夏武术界流传着一句话,叫做内练一口气,外练筋骨皮。

    分别就是说的外家功法和内家功法。

    内家功法想要练成很难,像是修炼成内家功法的人,已经十分接近于修行者这个境界了,但是跟修行者之间还是有很大不同。

    比如人们常说的气功便是内家功法的一种法门,练成了内家功法,就跟普通人不一样了,有些内家功法的高手能够隔空移物,给人用内家功法疗伤,在常人的眼中就像是拥有了超能力一样。

    如果习武之人达到了内家功法返璞归真,外气内敛的境界,甚至于达到了化境,那就更加厉害了,刀砍斧劈,甚至子弹都奈何不了,只可惜这样的人凤毛麟角,比修行者还要稀少,即便是有的话,也跟仅存于世上的地仙差不多一样稀有。

    不过就算是习武之人练到了归真和化境的境界,对付普通的修行者还可以,如果是遇到了茅山上下来的道长和真人这样的修行者,还是一样不是对手。

    修行者可以借助天地五行之力,懂得奇门遁甲之术,手中的符箓更是拥有千般作用,葛羽就知道茅山有一种风遁符,符箓一旦催动,可以瞬间转移到十几里开外的地方,可谓是神奇无比。

    眼前的这个乌鸦,号称为江城市第一高手,未免有些夸大其词。

    其实就是外家横练的功夫技高一筹,将筋骨淬炼的异于常人,无论是反应能力和敏捷的行动力,都比普通人强悍一些。

    随便过来一个内功高手,哪怕是出初成的阶段,都能轻而易举的将乌鸦放倒在地上,更别说葛羽这样从三岁就开始修行的修行者了。

    乌鸦活动了一番,瞄准了葛羽身上的要害,一个跨步上前,直接朝着葛羽的太阳穴上猛砸了过去。

    拳头真的有砂锅那么大,这一拳打来,虎虎生风,如果前面是十几块砖头,这一拳击打过来,也能将其打的粉碎。

    这一拳太快了,让人避无可避,当围观的众人看到乌鸦出手之后,纷纷再次发出了一声惊呼。

    那拳头带动的空气,都发出了呼呼的声响。

    不远处的苏曼青看的真切,双手紧张的握在了一起,当乌鸦打出那一拳的时候,甚至都不敢去看,不忍看到葛羽被一拳打飞的情景。

    然而,乌鸦这一拳过去,并没有像是众人料想中的一样。

    等乌鸦的拳头离着葛羽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葛羽才伸出了一只手,轻飘飘的就将乌鸦的拳头给抓住了。

    没错,就是抓住了。

    乌鸦当即就吓了一跳,这么猛的力道,遇到了葛羽的手掌便戛然而止,不得寸进,自己牟足了力气,那拳头连一毫米都没有往前移动。

    再看葛羽的时候,发现这小子的嘴角竟然荡起了一丝轻蔑的笑容,完全就没有将自己放在眼里。

    乌鸦除了震惊之外,紧接着就是愤怒,在整个江城市,还没有人胆敢这样戏弄自己,于是便举起了另外一只拳头,再次朝着葛羽身上砸了过来。

    但是当乌鸦刚刚举起了另外一只拳头,还没有来得及砸下来的时候,葛羽突然用了一招借力打力,一拉一拽之间,乌鸦那二百多斤的身躯竟然凌空飞起,被扔了出去,足有四五米远,才砸落在了地上。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