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942章 这个男人,我们的王

    当韩非看完黄介给的那玉简之上的内容后,才发现原来魂毒并不是自己以为的那种毒。比如说闻起来臭的臭气,就可以说的是魂毒的一种。

    魂毒,在普遍意义上讲,是任何可以通过视觉、嗅觉、听觉等不用真实接触,就能使得神魂震荡和难受的力量。

    为什么称这种力量为毒,比如当一种臭味,臭到了神魂都抑制不住的想要干呕的时候,那就极大的触动了神魂的力量。

    当然,魂毒所出现的方式,可能不止这几种这么简单。还有直接可以引动神魂的,幻觉类,梦境类、观想类……等等多种让你中毒的方式。

    是的,在九毒宝蚕看来,这些都是毒!而凡是这种毒,它都可以化解。从某种意义上,自己可以凭借九毒宝蚕,无视幻境之类的大术。

    神魂之毒和普通的毒,最大的区别在于,普通毒药对肉身作用极大。但神魂之毒,会摧残神魂,如果量大药猛,甚至可以对神魂造成永久性伤害。

    最危险的,就是直接导致神魂枯萎,那和从肉身上击杀敌人,几乎也没什么区别了。

    韩非现在拥有九毒宝蚕,正是时机,因为即将要去的织梦天,可不就是一个专门修行幻术和入梦术的仙宫么?

    ……

    三日后。

    玄冥天外的某片海域之中。

    狂风海盗团,正在进行虚空穿梭,因为这狂风海盗团刚劫掠了一批资源,此刻正在规避玄冥天王者的追击。

    只听陈光甲大笑道:“兄弟们,抄近路,通过我们自己航线,回武帝城。此番大赚,每人奖励极品灵石20万枚。”

    “船长威武。”

    就在狂风海盗团刚脱离那航线不久,陈光甲正暗中清点着此番收获的时候,忽然一道声音,在其身后响起。

    “呦!抢了不少资源嘛!这一批,得有一个多亿吧?”

    “谁?”

    陈光甲骇然,猛一回头,却见韩非正背着双手笑看着自己。

    “嘶~”

    陈光甲当时脸就绿了,我敲尼玛,这货什么时候来的?

    “咕嘟~”

    陈光甲咽了口唾沫道:“韩兄,好久不见。以前咱们之间可能有点误会,喏……这是兄弟我刚弄的资源,权当给韩兄赔礼了。”

    陈光甲快哭了,我特么容易么我?刚劫来一批资源,转眼就得送人。就这,自己还得防备着韩非是不是会出手。

    他心里已经盘算好了,只要能跑的掉,那坚决不回头。

    只听韩非笑道:“别想了,如果你能跑掉,我一份资源不要你的。”

    说着,韩非伸手接过陈光甲递来的资源,感知一扫,不禁满意地点了点头道:“老陈啊!就这么点东西,也值得你欣喜若狂?”

    陈光甲眼皮直跳,这么点东西?一个多亿极品灵石的东西,你都看不上了?

    不过想想也对,韩非这厮可是打上五行天,斩了宫战和李朝风的一代大凶,外界都称奇为韩魔了,天知道打下一座仙宫,能抢到多少资源?

    陈光甲不禁尴尬一笑:“我狂风海盗团,自然比不上韩兄威武,韩兄一人镇仙宫,资源岂不要多少有多少?”

    韩非轻轻一笑:“好了,不跟你扯这些有的没的了。想不想获得比这丰厚数倍的资源?”

    陈光甲心头一动,几个意思?

    韩非也不打哑谜:“臣服于我,你将获得比这更多的回报,你说不定,也有劫掠仙宫的机会。或者,你也可以选择……死亡。”

    陈光甲:“……”

    那时候,陈光甲只觉得有一万只铁头鱼在心头奔腾,我这有的选么?

    虽然他也很想跑,但是正如韩非所说,能跑的掉么?这厮连屠两王,那俩人可跑掉了一个?

    被逼无奈之下,陈光甲能怎么办?

    足足过了十余息,陈光甲终于低头:“狂风海盗团,从今日起,归附复仇者号海盗团。”

    韩非嘴角微微勾起:“记住自己的承诺,我能找你一次,就能找你两次。”

    完了,韩非随手一抛,一枚玉简丢给了陈光甲道:“去这里等我,得抓紧时间哦。”

    陈光甲接过玉简,感知一扫,顿时惊了一跳,卧槽……这不是织梦天么?

    ……

    周沉,厄运海盗团船长。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起名字起歪了的原因,这家伙运气向来不好。

    但是运气不好归运气不好,一个运气不好的人,还能修炼至辟海境,没有被天劫给劈死,其潜力可见一斑?

    因为运气不好,所以周沉给自己的海盗团起名厄运,想要将自己的坏运气带给别人。

    此际。

    周沉率领厄运海盗团,正准备对血煞天的大船下手。

    周沉身后,有副船长道:“船长,咱们真要对血煞天出手?那血煞天可不太好惹啊!”

    周沉淡漠道:“无妨,据说血煞天王者阎闻,听闻韩非打上五行天后,已经跑了。现在,血煞天必然慌乱,趁此机,劫掠一番,大有可图。即便我和阎闻真的相遇,也不怵他,去……”

    副船长嘀嘀咕咕:“我总感觉吧!有点不对劲。五行天出世,他阎闻跑什么?”

    周沉冷笑:“宫战本就不是什么好东西,他阎闻能好到哪里去?半斤八两的货色,八成投靠了无极天,怕韩非杀上门去,所以闻风而逃。”

    即便周沉如此说,手下还是有不少人,对此番行动表示怀疑。原因是,血煞天的人不太好惹。但更主要的原因是,自家这位船长,他运气不大好啊!

    平均每三次狩猎,能有一次成功就不错了,这回要干一票大的,也不知道能不能行?

    有人暗道:“我觉着,还是信任船长啊!咱船长除了运气不大好,其它哪哪儿都好。”

    有人点头:“给咱的福利也不错,每次劫掠,百分之四十的资源都分给咱了。”

    有人感慨:“也是,咱船长实力还强。如果不是运气不大好,指不定能入十大海盗团前三。”

    有人笑道:“干!咱还怕什么?这么些年都过来了,小麻烦虽多,但至少也没出过大事儿。”

    “嗡~”

    就在众人聊天的时候,霍然之间,一道金光“刷”一下就落在了厄运号的围栏之上。

    “谁?”

    周沉还没动呢,一群尊者就纷纷面色大变,警惕起来。

    等周沉一回头,左眼猛跳,心说自己运气这回也太不好了吧?

    “嘶~”

    除了周沉之外,一群尊者脸都绿了,韩非?这回运气怎么这么背啊?

    副船长吞咽着口水,看向周沉,意思是说,这咋办?

    周沉寻思了一下,朝韩非拱了拱手:“厄运号,周沉,见过韩兄。”

    韩非咧嘴一笑:“周兄,好雅致,你这是要去血煞天呢?”

    周沉:“是。”

    韩非笑道:“周兄,血煞天区区外域仙宫,有什么好劫的?不若换个地方试试?”

    周沉沉默了一下:“韩兄有什么建议?”

    韩非随手丢出一枚玉简道:“据说织梦天的纱织梦好像不在家。”

    周沉:“……”

    一群尊者脸都绿了,这特么来了一个更狠的。自家船长要去劫掠血煞天也就罢了,好家伙,这边来了一个要去劫掠织梦天的。

    哦不,如果是韩非的话,他怕是去攻打织梦天的。毕竟,韩非已经攻打过五行天了。

    众尊纷纷看向周沉,心说自家船长这运气也没谁了。

    周沉看向韩非:“若不去呢?”

    韩非微微一笑,抬头仰望天穹:“听说这天哭之景,煞是壮观。周兄,你觉得呢?”

    “我觉得我们即刻就可以出发~”

    众尊,顿时心头生出了一丝悲哀,自家这船长,运气是真的差啊!

    然而,韩非刚才却微微色变,他竟感觉到了一丝威胁。这让他不得不对周沉另眼相看,这家伙的真正实力,怕是有问题。

    当然了,韩非也不挑明,而是笑道:“放心,不止你一家。此去,不亏。当然了,你也可以不去,只要你觉得能赢我~”

    话音未落,金光一闪,韩非消失了。

    待韩非一走,周沉不禁沉默,织梦天?韩非的心真不小啊!

    副船长无语道:“船长,咱就这么去了?要不咱还是回武帝城吧?”

    而周沉则道:“去!不抢血煞天,抢织梦天,也可以。”

    ……

    又三日后。

    迷雾之海的某条公用航线上。

    几艘清秀大船,航行而过。仔细一看,为首那船,身雕青凤。正是魔女海盗团的玄凤号。此船之后,珍珠号,龙舞号相随。

    玄凤号上,龙舞正在捣鼓着一口大锅,里面放了不少调料。

    只听龙舞喊道:“凤王,来吃点火锅啊?”

    玄凤微微摇头:“你们吃。”

    龙舞叹道:“凤王,此行我们全军出动,放松一点嘛!这可是宫主的独门美食,火锅。真的很好吃……”

    “闭嘴!”

    玄凤回头看了龙舞一眼:“以后不准再说。”

    龙舞吐了吐舌头,心说本来就是嘛!以前韩非没成王那也就罢了,现在韩非成王,实力之强,谁不动容?这样的宫主,咱难道不认?

    而魔女海盗团下,四大女将,其中俩人还并未见过韩非。

    只听其中一人道:“龙舞,你确定当初看见宫主的时候,他是尊者境?这才多少年?30年而已,他就成王了?”

    龙舞:“寒月,我的话你还不信?珍珠你说,当时宫主明明还装成初入尊者境的样子。”

    “嗡~”

    忽然间,众人纷纷脸色一变,猛一回头,就看见桅杆之上,金光散去,一道修长的人影,出现在众人的视野之中。

    顿时,玄凤号上,众尊纷纷厉喝:“谁?”

    却见那一直都在吃火锅,并未说话的珍珠,忽然开口:“这个男人,我们的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