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013)有求于人

    江轻尘当时也在场,暗骂自己一百遍。

    之后皇上还给了江轻尘赏赐,说是保护公主没受伤的功劳。江轻尘真的很想说,皇上能给我换个赏赐吗?金银珠宝我家不缺。我就想换个名字。

    事情走到了这步,名单皇上都看过了,公主又把不参加皇后宴请的藉口给堵住了。这次云想容是必须要参加,没办法躲了。

    唯一庆幸的是,自己只是和庆安伯打过招呼,也说的很清楚,这事不是太好办,能成肯定是让他孙女进宫参加皇后宴请。庆安伯明白,白捡的便宜而已,没到手之前不会和任何人说,乱说只会给自己添麻烦。

    如果不得不进宫,那也有应对的策略。

    江轻尘进了昌平候府后,先回了住处,换了身衣服,主要也是没想好到底怎么和云想容说,该说的还是要说,怎么也躲不掉。

    之前江轻尘听丫鬟说,云想容的状态还好,看不出受过惊吓,只是近几天都没有出过门。原来说好的江心心带云想容去逛街的事情,也都无限期的推后。

    云想容要说受了点刺激是真的,但要说有心灵创伤,那还不至于,只是刚进京城就出这么大的事情,需要点时间缓一缓。

    但没出去逛街不是她不想,也不是江心心不想,而是云雪不同意。云雪当时没觉得公主府出了一件很大的事情,后来听别的夫人讲起,也就是当天在场贵女的母亲讲当天的事情,才觉得可怕。

    人家夫人和云雪主要想表达的不是可怕,是云雪的继子江轻尘威武,女儿看着很心动。想借机试探一下,江轻尘是否有成亲的打算。

    顺便夸张恐怖气氛,不是为了吓唬云雪,是为了彰显江轻尘的英雄气概。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可云雪听起来就不是这么回事,她觉得这次是菩萨保佑,云想容没出事情,毕竟这公主赏花宴可是自己帮忙定的。

    说句很自私的话,云家才是云雪最坚实的后顿,无论云雪有什么需求,云家都很尽力,云成源就这一个宝贝女儿,云雪觉的,只要云想容安全的在京城待着,可比什么都强。

    女孩子想出去转转可以,不光要带护卫,还一定要让儿子们陪着,江轻尘,云雪不指望,他忙的连回家吃饭的时间都没有。

    江希安自己问过,最近有点忙,忙过这阵可以陪妹妹们到处走走。所以两姐妹计划出去转转的事情,就这样搁浅。

    江心心对云想容说,不用着急,夜海青很快就回京,让他带姐俩出门,到时候自己母亲就没了反对的理由。

    云想容在江南也不常出门,侯府表姑姑不让出门,就不出,也没什么失望的情绪。在侯府看看书,舞文弄墨,也挺充实,再说江心心和自己也很说的来,不觉得没意思。

    之前江家参加皇后宴请,让云想容参加,也是官场上自保的手段。变向的应酬而已。

    太子变天子,太子妃十分的重要。太子年纪和江轻尘差不多,一直没定太子妃,就是在权衡朝中势力。朝中几家贵女也已经十八,都没有婚配,也在等这个机会。

    江家乃太子直系亲属,如果江心心没有婚配,会去参加,但也不可能成为太子妃,因为江家已经是***,不可能这时候亲上加亲,再说朝中怎么也不会允许两朝皇后有亲属关系,有害国本。

    如果太子一旦继位,就会纳妃,此中必有江家亲属。这时江轻尘就会全力帮助那些想进宫的江家女子,争取一席之地。但不是现在,现在去就是添乱,反而会让外人看笑话。

    江家旁系当然有适婚的女子,只是江家为了向别人表明,没有争取太子妃的意思,所以才会让云想容去,一个在京城都没有任何根基的云姓女子。

    可谁会想到,云想容美成这样,这时要是说没有特意的安排,巧合而已,别说外人看了,就是江家人看都不太相信,这是知道拿不到太子妃,硬是要来拿个侧妃的位置。

    江轻尘不想让云想容去当侧妃,官方解释是云想容人太单纯,很不适合,内心真实的想法就是,一想到云想容要嫁给别人,心里就很不爽。

    那天带云想容冲出重围,虽然是为了钓鱼,但江轻尘也是在考量云想容,侯府夫人不是谁都能当的,他需要见识一下云想容的胆识。

    客观说是满意的,一个深养在闺中的女眷,能在那么危机的时刻,做好自我情绪管理,不给人添乱,实属不易。

    只是过程比想象中的难,自己也多处受伤,现在想起这事还很后悔,那天的际遇,对云想容的刺激一定很大,这么聪明的姑娘,肯定会想,为何江心心突出重围就没受伤。那路还是表哥指的。

    自己可是表哥亲自带出来的,却如此惊险。

    真要问起,自己只能硬说是运气不好。

    江轻尘走到了云想容母女住的院子。这是江轻尘第一次来,来之前还找管家问的,江家男人都一样,对内院的事情全都漠不关心,只是侯爷是个中翘楚,对外面的事情也漠不关心。

    刚想叫人禀报要见云想容,就看见云想容母女正坐在院子里说话,看起来云想容的状态还不错。

    云夫人也很意外江轻尘的到来。正常饭点都不准时回来,今天怎么不到饭点就回来了。

    江轻尘客气的和云夫人打过招呼后,说道:“舅母,我有些小事情,想请想容表妹帮个忙,只是此事涉及皇家,知道的人不易过多,但表妹如有半点不情愿,我绝不强求。”

    云夫人对江轻尘的影响极好,这几天云雪也对他说了很多事情,她知道现在的江家的前景全要看江轻尘的发展。

    云夫人点了下头,人就出了自己的房间。

    云想容很意外,这个几天前救过自己命的表哥,当时都没说过话,此刻居然有求于自己,自己一个女流之辈,怎么还能和皇家扯上关系。

    江轻尘此刻仔仔细细的看了下云想容,结论是确实太美了,绝对不能让太子见到。

    云想容被看的有点不知所措,于是问道:“表哥,你有何事要我帮忙。”

    江轻尘收回神,就把江家现状,和必须要参加皇后宴请的事情说了一下。江家目前没有合适的女子参见皇后宴请,希望云想容帮忙参加,只是走个过场。如果云想容不愿意去,他会马上回绝。

    云想容想了想说道:“表哥,我虽然刚来京城,很多京城的礼数我不懂,但我觉得我去不合适,毕竟我也只是个皇商之女。身份上差好多,我怕去会给侯府丢人。”

    江轻尘没想到,这女孩子还是个思路清楚的。明显自己说了一堆乱七八糟的理由,她都听懂了。

    “当太子妃肯定不现实,但凭借昌平侯府的关系,要是当侧妃也是足够,你想当侧妃吗?”江轻尘貌似不在意,但其实很在意的问道。

    “不想,我觉得我不适合,不喜欢也不善于勾心斗角,争风吃醋。”云想容直接说道。

    “那这事就简单了,基本上去打个招呼,中途生病,回来就行了。”江轻尘说道。

    “表哥,这样不好吧,如果被发现这罪可就大了。我虽然没去过皇宫,也觉得自己不会喜欢那里,但待上几天应该也不会很难。”云想容说道。

    “这事主要是我的问题,都没给你准备的时间,进宫需要才艺展示,我都没和你说过,时间这么匆忙,没有才艺准备反而昌平侯府难看。”江轻尘说道。

    云想容很想说,我琴棋书画都算拿的出手,不用刻意准备,但看江轻尘很坚持,可能人家也有别的想法,皇家的事情,还是不要多问。

    云想容陷入了沉思。江轻尘知道这姑娘是有自己想法的人,很多事情需要时间思考。

    江轻尘很多事情可以避重就轻的和云想容说,但绝对不会骗她,他已经想好,云想容要是真不愿意,他就会以云想容生病为由,回绝太子,换人是不可能了,那就厚着脸皮请病假。

    过了一会,云想容说道:“表哥,你的意思是想让我去参加个宴会,什么都不要做,只是地点是皇宫而已。”

    江轻尘真觉得自己小看云想容了,让她这么一说自己都觉得不是个事。

    “是,但要在皇宫中和一堆陌生人相处,处处要谨慎小心。”江轻尘说道。

    “你要是不怕我出丑,那我就去。”云想容说道。

    云想容如此爽快,江轻尘不知为何此刻还有些失望,他其实是不希望云想容去的。

    之前没见过云想容,未经过他的允许,就把名字送了上去,当时没什么感觉,心中还觉得,去皇宫参加宴会,多少普通女孩的梦想。

    和云想容接触过,虽然最初的想法,是怕她去会成为太子侧妃,但对云想容有些许了解后就知道,这姑娘不愿意参加这类宴会,答应自己完全是顾及面子。

    这么看来,自己之前的行为很失礼。

    云想容愿意去吗?当然不愿意。但她从小到大看到父亲当家主的不易,很理解江轻尘的难处,很多时候自己的举手之劳,可能就会帮别人的大忙。

    再说,之前江轻尘说的很清楚,进宫后,就把自己当个哑巴,不说,不问,不看。

    让学规矩就学规矩,让吃东西就吃东西,宫里人问话,能简单回道,绝对不多说一个字,如果不知道就直接说不知道。

    这些自己都能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