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010)冲出重围

    很快,江轻尘和云想容就进了包围圈。

    云想容虽然眼睛是闭着的,但能清楚的听见,金属互相撞击的声音。手更是本能的紧紧抓住江轻尘的衣服。

    江轻尘能明显感觉到云想容身体的抖动,心中有些愧疚。

    很多时候,很多人都会有拼一下的机会,但大多数人会选择主动放弃。江轻尘没有,他喜欢迎难而上,对手越强大,他就越有斗一斗的兴致。

    刚才他在树上,就看出来,这个位置虽然不是公主府的最佳突破口,可却堆积着一堆杀手,说明此处有他们的领导者,一想到这里江轻尘很兴奋。

    两个人斗了许多年,未分出胜负,但能感觉到,二人是越来越了解,很多时候都会产生惺惺相惜的感觉,如果对方真的能被江轻尘抓到,江轻尘必然请他在监狱中喝酒,聊聊这几年棋逢对手的过往。

    两人没有任何的私人恩怨,只是效命不同国家,才会产生不同的立场。江轻尘想至对方于死地,对方也是这么想的。

    此刻机会来了,换位思考如果此刻对方知道这是除掉江轻尘的最好机会,对方肯定不会手软。

    江轻尘是真的很想知道,对方到底是何方神圣,能隐隐感觉肯定是官府中人,搞不好还认识自己,只可惜就这么点线索。

    此时,江轻尘故意选了这条路突出重围,就是为了让对方现身,哪怕是有些蛛丝马迹也好,毕竟自己在明处,对方在暗处,没什么线索,真的很难查找。

    如果此刻只是自己突围,那对方应该不大会搭理自己,因为自己的武功在很多地方就有显露,这一堆的杀手也不是对手。

    可此刻自己带着一个较弱的小姑娘,这就很难说了,对方肯定认为自己的赢面更大。

    江轻尘的武功到底怎样,也就他自己清楚,平时可都保留实力,他从小就接受老侯爷江洪泽指定训练人的特殊训练,每天有着超体能的训练量,做不完要求动作会有严苛的惩罚。

    老侯爷去的早,他心中不甘的就是自己的三个儿子,没一个有自己的骨气,所以江轻尘出生后,他就制定了一系列的训练计划,希望亲手把长孙培养成为自己满意的人。

    当然也可能老侯爷,把民间说他不会培养儿子的话当真了,所以会对此事特别上心。

    只可惜他当年上战场伤痛过多,后又积极参与朝政,不顾及身体,很早就去世。但心愿一直都在,后又让自己当年战场上的亲卫,发毒誓,一定要严格的按照自己审定的计划流程去教江轻尘习武。

    这名亲卫家中多次收到老侯爷照拂,当然不会怠慢,在加上他本身武功要强于老侯爷,又是经历过多年战场舔血的生涯,武功招招都是杀招,招招毙命。

    江轻尘就是在这种培养环境中成长,原以为这个老侯爷给自己指定的师父,不会太过严苛,只要能按照训练表完成任务即可。

    谁想到这师父还会自己给自己加戏,因为江轻尘成长过快,后来干脆不按照剧本走,完全按照自己想要的训练方式,去培养江轻尘。根本不考虑对方还是个没满十岁的孩子。

    江轻尘的性格不会服软,于是两个人就杠了起来,江轻尘明白,自己只有早点把师父打败,才能摆脱目前的境遇。

    十年后江轻尘如愿,师父也告老还乡,但心中很满足,能培养出这么优秀的徒弟,这要比战场杀敌还过瘾。

    所以,江轻尘对自己的武功很自信,他知道带着云想容会让敌人觉得有机可乘,但对自己而言,影响不大。

    进入包围圈后,江轻尘一把把云想容背到身后,又从袖中拿出一根放暗器的长袋子,当做绳子把云想容的腿和自己的腰绑到了一起。

    因为江轻尘也是临时有了这个想法,所以并没充分的准备。又让云想容的胳膊抱紧自己的脖子。喊了句抓稳了。

    此刻的云想容睁开了眼睛,明白了江轻尘的意思,双手环着江轻尘,身子贴上,生怕掉下来。

    没有迟疑的开打。

    江轻尘没有最擅长的兵刃,师父教他的是,战场上保命最要紧,关键时刻根本就不可能去找自己用的顺手的兵器,所以十八般武艺要样样精通。

    江轻尘是九门提督,经常出入皇宫和官府衙门,总带着个兵器很不方便,所以他刻意专修过暗器。是找专业人士加过料的暗器,伤害值很高。

    瞬间杀手四人围了过来,江轻尘一个漫天飞雨,暗器从手中飞出。

    四人本能的躲开,居然是全部躲开,江轻尘心中一惊,他忽然间意识到,这波杀手和之前交手过的不一样,这波是职业杀手。和之前探子的攻击思路完全不同。

    江轻尘背着云想容,其实不太适合用暗器,因为暗器对准度的要求非常高,后背负重会降低一个人的正常行动速度,可以克服,但需要时间调节。

    此刻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江轻尘随手捡起地上也不知是何人的长枪,出手就是一个回马枪,武的虎虎生威,瞬间身后的人就中了一枪。

    一对四,江轻尘不敢懈怠,但也没有叫救援的想法,甚至还在左右环看,判断谁是这堆人的首领。

    江轻尘脑子很清醒,刚才在树上,明明看到此处有七个人,可是为何此时只有四个人出现,那就是说对方认为四个人就可以解决自己吗?

    那好吧,就按照你给的台本去演,此刻自己很多次的表现,都感觉应付对方杀招,好像勉强躲过,但又好像还能应付。

    拖延时间,江轻尘不怕,对方可是怕的,如果不能火速解决,公主府内一旦结束战斗,自己这边他们要面对的就是死路一条。

    很快又从暗处出来三人,但其中一人虽然和大家一样穿着黑衣,带着黑色的罩巾,却站在一旁,并未加入战斗。

    只肖一眼,江轻尘就知道,这个就是自己一直要找的人,真的好想把他抓住,心中有的千万次的假设,但从没想过对手会离自己这么的近。

    此刻如果江轻尘叫支援,人是会很快赶到,但对方会逃离的更快。

    目前情况下,唯一的做法就是,江轻尘的下手再利落一些,激怒那个人,让他也加入战斗,这样自己就有机会击杀对方。

    想到此,江轻尘的出手就更加的狠毒。

    如果一个武功很高强的人,已经设定目标,就没有了任何的顾及,他的目标就是,我今天必须激怒你,我就是要和你们拼出个死活,那他真的是无敌,至少气势上已经赢了。

    江轻尘拉开了阵势,一枪一枪的捅了出去,招招打中要害,绝对不给对方任何可乘之机。目的就是为了激怒观看之人。

    结果当江轻尘连杀两人后,看戏之人居然堂而皇之的走掉。之前一直没走,其实想法和江轻尘一样,这种可以肆无忌惮观察对手的机会不多。怎么会随便放弃。

    这跟设想的完全不一样,江轻尘清楚的记得,去年对方上了自己的圈套,活捉了对方一个人,在押解回九门提督的路上,因为防范不周,被对方打了个阻击,把人给救了出来。

    江轻尘看来对方是个很重兄弟情谊之人,怎么这会就这么贪生怕死,难道这些都不是他的兄弟吗?

    目标人物已走,就没有继续演戏的必要。

    云想容虽然至始至终都没说过一句话,但江轻尘能清晰的感受到,云想容搂住自己脖子的手,在不受控制的抖动。这是云想容的手腕已经没什么力气的表现。

    其实也是难为这姑娘,没什么武功,身体素质本就很一般,江轻尘一路厮杀,她的身体会受重力影响的左右晃动,没说话,是不想自己给江轻尘添麻烦。

    江轻尘不得不展示真实的实力,暗器和长枪轮番上阵。开动杀招,知道云想容已经坚持不住,必须速战速决。

    杀手只是没想到,江轻尘的功夫这么好,原以为他武功中上,再带个娇弱的姑娘,四个人围攻,定是能拿下,没想到碰上了个硬茬。不得不六人齐上。

    就这样也没打过,杀手不可能退缩,即使知道打不过,因为逃回去面对的也是死亡。

    几十招下来,江轻尘和云想容已经是满身是血,主要是杀手的血,云想容没有受伤。江轻尘为了保护云想容身上有些皮肉伤。

    好在事情总算结束。

    云想容这孩子思想过于单纯,又没经历过这种场面,心中很感动,以为江轻尘是为了自己才会身处险境,才会全力一搏,如果放下自己,江轻尘会很轻松冲出重围。

    云想容甚至想好了,如果自己撑不住,被甩出去,自己也不会多喊一声,即使就这么莫名送命,也没什么好遗憾的,他坚信她的大表哥江轻尘,一定会让对方血债血偿。

    如果说云想容对江轻尘有好感的时间点,那肯定就在这一刻。当然后来江轻尘知道后,也没有去点破,这个美丽的误会一直保留最好。

    只能说,很多时候,来自对方的好感和信任都只是一瞬间的感觉,甚至是不需要任何的承诺。

    很快江轻尘带着云想容到指定地点汇合。

    虽然江轻尘折腾这么久,想抓的人没抓到,但收获还是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