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008)实属意外

    此刻是江轻尘在云想容进京后,第二次见到云想容,从几天前的家庭聚会到现在,江轻尘就没回过家,一是实在太忙了。二是换名字那事还没办妥。

    江轻尘和庆安伯已经打过招呼,说明是自己表妹水土不服,不方便进宫。

    人家到是很愿意自己的孙女参加皇后宴请,这可是皇后的宴请,谁家会拒绝呢?真的不是为了当太子妃之类的,心中对自己孙女是有正确的认知。

    只是今后谈婚论嫁也能说还接受过皇后宴会的邀请。

    听起来就挺高洋次的,貌似就是一位贤良淑德的姑娘。

    只是江轻尘还没找到机会和太子以及皇后细说此事,心想等今天忙完了,就进宫和太子说换成庆安伯孙女的事情。

    今天的云想容气色看起来很好,毕竟在侯府中休息了三天,马车的劳顿基本全消。又是刻意的打扮过,虽然妆容很淡,不够京城意义上的隆重,但真的好美。

    江轻尘心说,今天必须把朱紫国的事情办妥,也不需要邀功请赏,只要太子和皇后不拒绝自己要求换人就行。一想到云想容有可能会成为太子侧妃,就很不舒服。

    江轻尘此刻忽然又看到了探子的踪影,连忙追了上去。

    江心心和云想容,根本就不知道江轻尘就在附近,只是和平时出门不一样的是,都没带丫鬟,只带了家中四名护卫,上了马车直奔公主府。

    江心心知道二人出门即使不带护卫都没有关系,这马车上有江府的标识,没人敢惹事情,因为自己的大哥是京城九门提督。足够有威慑力。

    路上二人有说有笑,江心心还拉开了马车窗帘,和云想容介绍京城,那家做的京城糕点好吃,那家的衣服好看,那家戏院的曲子好听,江心心都知道。

    听得云想容很是羡慕,江心心只能实话讲,家中规矩多,也是不能随便出门的,是自己定亲后,未来夫君夜海青带着自己到处玩的。

    云想容忽然觉得这名字好熟,一下想了起来。

    于是笑着说道:“心心,你之前不是为了我和他打过架吗?怎么这又要嫁给人家,你这是要叛变呀。”

    江心心连忙紧张的解释道:“容容,这都是误会,真的,其实他弟弟夜海华也没有要欺负你的意思。”

    云想容忽然笑了起来。

    江心心马上明白了,说道:“臭容容,我大度,不和你计较,等海青哥回京,我让他带咱们出来玩,你可愿意?”

    云想容开心的点头,都是小姑娘,爱玩的年纪,谁愿意总被据在家里呢。

    云想容和江心心说笑间就抵达了公主府,二人门口下马车。

    车夫去停放马车,护卫们在门房休息,这是公主府的规矩,宾客家下人都不可进府,除非有特别召唤。这也是为何二人都没带丫鬟的主要原因,用不到。

    公主府的丫鬟带云想容和江心心去见公主,看样子,虽然距离宴席开始还有些时间,但宾客基本已到,毕竟参加公主宴请,谁都不会晚到,那样太失礼。

    江心心不是第一次来公主府,对公主府并不陌生,此次赏花宴会在公主府的后花园。一路走进来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但当三人走到公主府的中厅的时候,就听到有个太监似得男声高喊:“有刺客。”瞬间就感觉到整个公主府都骚动起来,甚至能清楚的听到女人的尖叫声。

    江心心看起来还好,云想容有些慌乱,毕竟没有过这种经历。

    这个真的太意外了,毕竟这里是公主府,公主和驸马根本不涉及朝政,怎么会有人在公主府出手,难道是和皇家有深仇大恨?

    公主府的丫鬟也还沉得住气,马上说道:“二位小姐,我带你们去门房找护卫。”

    因为只是听见喊叫声,几人都没见到刺客,总得来说还没意识到情况有多危险。

    几人刚刚转身,就听见门房处也有人高喊:“有刺客。”

    此刻江心心没有一丝的犹豫,从袖口拿出了求救烟花,瞬间放了出去。

    这求救烟花是几年前,江轻尘当上九门提督之后给她的。江轻尘承诺,只要是在京城里,江心心遇到任何危险,放出烟花,一盏茶的时间,必有人前来。

    江心心和江轻尘虽然是同父异母的兄妹,云雪嫁侯府因为那时江轻尘还很小,云雪诚心待她,二人的母子情感有良好的基础。

    后来江轻尘慢慢长大,知道这个不是自己的亲娘,也没有什么逆反。因为他很清楚亲娘的病死和继母一点关系都没有。继母对自己又很好。

    由于之前江延年娶的是护国公府的大小姐,这是江家高攀,所以没有纳姨娘,云雪进门后就更不可能有姨娘,当然也是侯爷之心不在美色,在游山玩水。

    相对而言昌平侯府很和平,没有姨娘的争宠挑唆,几个孩子被教的很好,健康成长。

    因为江轻尘性格的原因,他即使在儿时,也不会像云想容一样可以和哥哥打成一团,但是护妹之心和云伟杰是一样的。如果有人欺负江心心,第一个站出来的肯定是江轻尘。

    这个就是江家人骨子里的东西,任何情况下,如有外侵,必是一致对外,江心心深信,很快就会有人来救,虽然不知道来者会是谁,但肯定是大哥的人。

    此刻的江轻尘就是公主府不远处,有人偷袭公主府,他虽然意外,但也是早有准备,只是自己的妹妹怎么会在公主府,没想明白。公主府宴席的坐上宾,可都是没定亲的女子。

    江心心一个马上要成亲的人,这是去凑什么热闹。

    随即马上又明白了,这不是江心心要去的宴会,这是陪云想容去的宴会。心说自己的母亲大人可真厉害,这边刚让自己推掉皇后的相亲大会,立刻又让云想容去参加公主的相亲大会。

    这是有多希望云想容嫁到京城,如果真的是这样想,没必要这么劳累,自己把云想容娶回来就行,这肯定是母亲大人最满意的儿媳,此刻江轻尘都被自己瞬间的想法惊呆。

    江轻尘很少在家中,当然不会知道云雪之前的安排。更不会知道云雪之后想法的转变,这宴会是不得不来。

    不过即使江轻尘在家中,也不一定会知道,这毕竟都是后院女人安排的事情,怎么会和他说。

    这次来偷袭的人,是朱紫国的杀手,从他们刚进西凉京城,就被江轻尘严密监控上了,这也是为何江轻尘最近这么忙的原因。

    按照以往的惯例,江轻尘会安排人,把潜伏进来的杀手秘密处理掉,不留一丝丝的痕迹,让朱紫国的人恨他恨的牙痒痒。

    这次江轻尘也想这么做,却遭到了太子的反对。

    拒绝的理由是,这么多年,江轻尘为了京城防卫,付出特别的多,可就是因为一件大事都没发生,所以皇上都感觉不到江轻尘的重要。

    更有很多人觉得九门提督这是肥缺,恨不得江轻尘出点意外,自己好取而代之。

    既然大家都有期盼,那就真的出点事情,太子的意思是,让江轻尘把握好节奏,出点小事情,但要控制住大局,这样可以在皇上面前卖好,眼馋的人也明白这活有多难。

    其实最终江轻尘接纳太子意见的原因真的不是为了方便邀功,而是发现这潜伏进来的杀手和以往有很多的不同。

    首先是侵入方式,不是之前的伪装,而是装扮成朱紫国的商队,大喇喇的直接进京城,这是觉得自己这九门提督只是个摆设,一点警觉度都没有吗?

    其实,刻意找人接触过,杀手中很多人,连西凉国的官话都不会说,难道他们不知道这样很显眼吗?不会官话怎么能做生意。

    还有,就是朱紫国的杀手进来,肯定会和之前早就潜入西凉同伙联系,于是江轻尘就把自己的高手全部散出,分别监控之前已经掌握的联络点,结果是没有一个联络点被联络。

    最后,由于人手不够,还是江轻尘亲自出马跟包,才跟住了一个探子,只是看他进了个富贵人家很久,之后就没再出来,要不是这边消息杀手已到位,江轻尘不得不回来,肯定还是要跟下去的。现在只是找个人继续盯在那里而已。

    客观说,要不是看这帮人形貌气质和武功根底于之前朱紫国的探子如出一辙,江轻尘都已经开始怀疑这到底是不是朱紫国派出的杀手。

    更让人理解不了的是,真的对公主府动手了,这要不是江轻尘亲眼所见,任谁和他说都不会相信,一个没有任何实权的公主和驸马,即使今天有一堆的官宦小姐,值得下手吗?

    杀手培养起来很不容易,一个行动至少折损一半,即使行动成功,把所有的人都杀了,不过是一堆的女眷,最多造成的就是满朝上下的恐慌。还有就是自己被革职。

    客观说,江轻尘都不认为自己的面子这么大,牺牲这么多,就为了让自己被革职。那样还不如对朝中实权派府邸下手,危害可比这个大的多,自己一样会被革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