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二十一、回忆

绝世元尊第二部无双公子https://www.yunyu51.com/f571f/7edd4e1651435c0a7b2c4e8c90e865e053cc516c5b50/1635259739.html

    林栋咳一声,楼道里的声控灯亮了,借着灯光,他拿出钥匙,对准锁眼。

    钥匙插进去,转动一圈,这时,声控灯灭了。

    林栋没有再震亮走廊灯,而是轻手轻脚打开门,走进去。

    等他进了宿舍,关好门,一转身,就被一束强光照在了脸上。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林栋被晃得睁不开眼:“别闹了!”

    “还不快从实交代,哪里来的小燕儿妹妹?”

    林栋定睛一看,好家伙,三个人光着膀子,趴在床上,全都探出头来,狞笑着盯着他!

    林栋舒一口气:“不睡觉瞎闹什么!”

    他走去阳台洗一把脸。

    “快说快说,你这小燕妹妹到底何方神圣?”吴铮追着林栋,从床这头扑到床那头!

    清凉的水浇到脸上,平息着林栋心头的激动。

    他洗漱完,躺倒在床上。

    吴铮他们三个还在追问不停,林栋就是非暴力不合作。

    “不够兄弟啊,没意思!”吴铮终于放弃了,重重躺倒在床上,震得林栋的床也跟着颤悠。

    林栋平躺着,回想起刚刚张南燕出现在他面前的场景,心脏又砰砰跳动起来……

    “她是我去支教时候的学生……”

    吴铮他们三个兴致大起,立即翻身起来,盘腿坐在床上,等着听香艳故事。

    林栋讲出第一句,一年多前那一场质朴美好的回忆就在夜色中徐徐展开……

    教育专业的所有同学都要实习,同学们大部分都是托关系,到城镇里的学校去实习,条件好一点,轻松一点。

    但林栋却报名去了山区支教。

    他支教的地方是大别山区的一个贫困县,从首都坐火车到那里的县城要整整二十个小时,到了县城还要坐汽车往山里去。

    一路颠簸,到达县城时,林栋吐得一塌糊涂。他从小生活在城市里,虽然不是首都这样的一线大城市,却也是省会城市。他第一次坐这么长时间的车,第一次看到这么贫穷的地方。

    本科实习生,一般是到初中实习,可镇上高中的校长听说首都示范大学的高材生来了,专门到车站劫人!

    林栋刚吐完,就被校长直接架上了面包车。

    在车上,校长说了长长一番话,最后恳求的说了一句:“咱们这里的孩子,想考上大学太难了,林老师,帮帮这些孩子吧……”

    林栋被面包车拉进了镇上唯一的一所高中,全镇十二个村的学生们都在这里上高中,可学生却只有不到三百人。

    林栋走下面包车时,三百个学生整整齐齐地排着队,站在校门口迎接他。

    校长热情的介绍:“这是首都示范大学来的林老师,大家欢迎!”

    掌声震天。

    林栋,堂堂一米八的男子汉,被这掌声震得手心出汗,眼睛发酸。

    他当场就下定决心,哪怕只有两个月的时间,他也要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帮助学生们考上大学。

    林栋就在学校住下了。他带高三两个班级的理化课。

    林栋会在晚自习给高三的学生加课,他发现,总有一个女孩子躲在教室后门偷听。

    他以为,可能是低年级的学生好奇吧,问班上的同学,他们说那是高二的学生,全校最有名的学生。

    “为什么?因为学习好吗?”

    学生们嗤嗤嘲笑:“她学习真的好,也最用功!不过,不是因为这出名。林老师,再过几天你就知道了。”

    林栋只当是孩子们之间的玩笑,也就没有多在意。

    不久后的一天,午饭时间,林栋拿起饭盒正要去打饭。忽然,另一个老师从外面推门而进,拦住了林栋。

    “林老师,别去食堂了,今天出去吃吧!”

    “怎么了?”林栋问。

    “小有村的无赖又来了!”张老师三言两语讲清楚原因:“那无赖有个闺女在咱们学校念书,姑娘学习好,中考时是全镇第一,无赖爹妈非不让她继续读,最后好说歹说,减免了学费才让姑娘上了学。真是没见过这种无赖,隔几个月就来学校要钱,说是学校领导答应给他们的生活费。那是学校给小姑娘提供的补助,怎么能给他们?要不到钱就不走,食堂开饭了就赖在食堂吃,见到老师们就拉住不放诉苦要钱,真是没办法啊。”

    林栋大吃一惊,怎么会有这样的父母?

    他感叹两句,就放下饭盒,打算跟张老师一起去校外的小饭店吃饭。

    学校真得很小,食堂就只有一间伙房,大师傅做好了饭就把米饭、菜分别装在大桶里提到食堂门口。

    学生来吃饭,交了饭票,就把饭缸子伸出去,大师傅挖一勺米饭往饭缸子里面一扣,再舀一勺菜往米饭上一盖。一顿饭一般就是四两米饭二两菜,合成钱就是一块五毛钱。

    学生们根本没有地方坐着吃饭。宿舍是上下铺,一间宿舍就要住十二个人,教室人更多,为了保持卫生,学校不允许在学生宿舍和教室吃饭。学生们就只能端着碗在校园里吃。

    女孩子们会坐在花池台阶上,男孩儿们没那么多讲究,就蹲在食堂门口吃。唏哩呼噜吃完一碗,就盯着大厨的脸色,要是大厨脸色好,小子们就嬉皮笑脸凑上去,说几句好话:“大师傅,没吃饱,再添点饭呗。”

    大厨总是骂:“半大小子,吃穷老子!我这不挣钱还倒赔钱啊!”

    但他多半都会在饭桶里捞一勺添给学生。

    林栋和张老师走出办公室,经过食堂时,就见一个男人正蹲在食堂前的空地上扒着一碗饭。

    吃几口,男人就喊几嗓子:“叫校长来!不给钱我就不走!”

    男人吃完了一碗饭,把碗一伸,冲着大师傅吆喝:“再来一碗!多打点肉!”

    大师傅把大勺往锅里一扔:“没有了!”

    “怎么没有了,这不是一锅饭呢?”男人骂骂咧咧的说:“是你们校长求着我闺女来上学,又说管吃住,又说给钱,咋得!耍赖?只管来,看看谁怕谁!”

    大师傅气得撸袖子:“我不管那些,食堂是我承包的,想吃饭,拿饭票来!想吃白食?看看我的拳头同不同意!”

    学生们都在围观着,议论纷纷。

    有一个女孩儿难堪地站在男人身边,不住劝道:“爸,你回去吧……”

    男人一挥手,将女孩儿推了个踉跄:“拿钱来,我就回去!校长不出面,我就去教育局,他们想赖账,门都没有!”

    女孩儿掏遍衣兜,只有五十块钱,这是学校给贫困学生发的生活补助,是她一个月的饭钱。她塞给男人:“爸,我就这些了,你快回去吧。”

    男人把钱塞进口袋:“燕子,不是爸为难你,是校长答应的,每月给生活费,不能让他们这么样欺负人!”

    女孩儿急得快哭出来,她没有其它办法,只能一遍一遍哀求男人。

    林栋是在看不下去了,他气冲冲往那边走。

    张老师拉住他:“林老师,不能去!你不知道,这个人可难缠!”

    林栋气愤地说:“怎么着也不能让他为难孩子!”

    林栋大步流星走上前,大喝一声:“你是做父亲的吗?怎么能这样对待女儿?”

    终于有老师出面了,男人喜上眉梢,转身迎战。

    965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