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四、明天的太阳总会升起

    张南燕睁着眼睛睁了一夜。

    天亮了。

    大嫂们醒了。她们一边起床,一边抱怨着昨晚上被陆超和张南燕吵到,没睡好。

    张南燕侧身躺在床铺上,听着大嫂们抱怨,看着窗户外天渐渐亮起来。

    她想到,林老师曾经讲过,“不管发生什么,明天的太阳总会升起。”

    “是啊,工还是要上,一天不工作就没有一天的工钱,不管怎样,都要熬过最后五天!”

    张南燕在心底给自己打气:“再坚持五天!”

    她沉默着坐起来,整理身上的衣服。

    大嫂们忽然沉默,气氛尴尬起来。

    “呵呵,燕子,咋不多睡会儿?”一个大嫂干笑着,说。

    张南燕低头整理床铺:“不了。”

    “你就睡嘛!都跟陆超那样了,还上什么工啊。”

    张南燕猛地直起身子,走出房间。

    身后,大嫂们还在长舌议论:“咋得,还不让人说啦?女人到头不都是嫁人!”

    张南燕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她忍住眼泪,跑下楼去。

    大叔们也都起床了,蹲在院子里洗漱。

    有人吆喝:“咋还没做饭?早上吃啥!”

    张南燕默不作声,走进厨房。

    昨晚遭遇那种事,她害怕了一夜,忘记了早起做饭,这会儿她急忙生火。

    看见张南燕,大伙儿就想起昨晚上陆超和她的事情,陆超把人家姑娘都那个了,看来这燕子真要成老板儿媳妇了。

    “咳咳……那个,燕子,不急,不急啊!”

    “燕子,别忙了,咱们不饿,不饿……嘿嘿……”

    她越想赶快做好饭,越是忙乱出差错,不知怎么回事,柴火一直烧不起来。烟熏火燎中,张南燕的眼泪终于流了下来。

    最后,张南燕煮了一锅鸡蛋,每人吃一个,就当早饭了。

    没有人指责南燕,大家吃完鸡蛋,工具车正好来了。

    大家就准备上车。

    “燕子,你先上!”

    “不用……”

    大家伙不管张南燕尴尬推让,不由分说,簇拥着就把南燕托上了车斗,把最里面最安稳的位置留给张南燕。

    到了工地上,大家只吆喝着让张南燕歇着,不用干活。在张南燕的坚持下,工头只好给她分配最轻的活。

    从清早做饭,到坐车,再到现在分配活,大家都对张南燕很是照顾,照顾之中又透出殷勤。他们理所应当的认为,经过昨晚上的事,燕子飞上枝头是早晚的事儿,现在巴结她还来不及,哪还敢让她干活!

    张南燕却很难受,她想跟大家解释,她跟陆超什么事都没发生,可这种事又怎么能说得清楚?

    张南燕心口就像吞了一只苍蝇,又难受又恶心,满心委屈又发不出。她哪肯休息,培土、浇水干个不停。

    就这么,到了中午。

    一阵汽车喇叭响,送饭车来了,大老远,饭香就飘扬过来。

    大家伙直起身子,远远张望。

    一辆黑色桑塔纳行驶过来,拉着饭桶的皮卡车跟在后面。

    “呦!这不是陆老板的车吗?”

    桑塔纳停下来,大伙儿口中的陆老板从车里下来。

    “大家辛苦了,今天中午,给大家加餐啊!”陆老板笑呵呵说。

    “谢谢路老板!”大家去打饭。“呦,红烧肉,还有鸡腿啊,谢谢陆老板。”

    大伙儿高兴地吃起来,相互心照不宣。“看,没错吧,这都是跟着燕子沾光啊。”

    陆老板挺着肚子踱了几步,问:“我记得有个小姑娘……”

    “哦,燕子啊,她在前面呢!”工头回答:“我给你叫她!……燕子!燕子!……”

    陆老板摆摆手:“不用,你们吃。”

    说着,陆老板亲自往前走去。

    民工们在后面小声议论:“看看,老公公亲自来相儿媳妇了!”

    张南燕刚把上午种的花木都浇了一遍水,正直起身子擦汗。就见陆老板向她走来。

    “你是南燕吧。”陆老板笑眯眯说。

    “嗯。”张南燕局促不安。

    “我记得你,就是你主动要求做饭的,对不对?”陆老板和蔼笑着说:“我就说嘛,不怕吃亏的人都错不了,吃亏是福嘛。”

    张南燕不知道怎么应答,她猜到陆老板今天来一定和昨晚上的事有关。

    果然,陆老板很快切入正题:“南燕啊,我早就知道你是个实在孩子,小超也一直推荐你,说你又聪明又能干,我这一见你就知道找对人了!现在有个重要的工作,只要你干好了,我多给你发一千块钱奖金。”

    张南燕心里一动,一千块钱,对于她来说太重要了。

    张南燕鼓起勇气,问:“是什么工作?”

    “你放心,这个工作简单得很,就是公关。”陆老板说:“要是你这次干得好,我就提拔你当咱们公司的公关经理。”

    “公关是做什么的?”

    “简单说,就是接待。”

    “那要做什么?”

    “给客户订酒店啊,车票啊,还有就是安排客户吃好喝好就行。”

    张南燕心里没底:“我没干过,不知道能不能干好。”

    “能!一定能!”陆老板拍着胸脯打包票:“你知道为啥我让你干招待吗?就是因为你认真细心,又单纯漂亮,谁好意思为难个小姑娘啊,你说是不是?”

    张南燕低着头,想了一会儿,怎么也不敢轻易答应。

    陆老板一招手,桑塔纳缓缓开过来。

    陆老板亲自拉开车门,把张南燕往车里让。

    “先上车。”

    张南燕慌张推辞:“我怕我做不好 ……”

    “先上车,上车再说。”

    张南燕被陆老板推上车,陆老板自己也坐进车里。

    车里空调开的很足,非常凉爽,和外面炎热的气温相比简直是两个世界。

    陆老板指挥司机:“开车。”

    “等一下。”张南燕慌忙说道:“陆老板,我没干过,我怕做不好。”

    “我听小超说,你学习很好,我相信你很快就能学会。”

    见张南燕还是迟疑,陆老板豪爽说道:“要不这样,你先试试,干得好了就干,就算有啥差错,一千块钱奖金我照样给你。”

    张南燕狠狠心,点了点头。

    桑塔纳向着县城开去。

    965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