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章 捡来一位军师

    薛洋的伤势在缓慢地好转,而此前负责引开敌人的陆翊几人也陆续赶了过来,同时那两个返舒州城接家眷的家丁还带来了城内的最新消息。

    “陈烨,安叔那边大概多久能够过来?”薛洋此时已经将陈家当晚留下来的近三十人全部集合在佛光寺附近,虽说一行人吃住都由慧心禅师安排,但是这并不是长久之计。舒州城内剑拔弩张的气氛也让他感到一阵急迫。林远图那最后一箭算是彻底绝了自己从林度这边获得合法职务插手舒州军政的机会,那么剩下的就只有一条了。

    “郎君,送信之人虽说还未来,但是按照时日计算,父亲应该在这两天赶到。”陈烨禀一句之后低声问道:“敢问郎君将我等集聚在佛光寺是否是另有安排?需要陈烨做些什么?”

    薛洋有些意外的看了对方一眼,好奇道:“那依你之见,我会如何安排?”他之前并未过多关注过陈烨,只是隐约听陈潇潇提起过,陈安的这位长子武艺学得很好,但是并没有其他出彩的地方。但是此时居然能够说出这样的话语,倒是有些意外。

    “郎君有意立足太湖?”陈烨的这句话让薛洋对他的印象大为改观,或许这位年轻人并不逊色此前发现的陆翊。想到这里之后薛洋倒是没有答他的话,反倒是直接安排道:“你带人去太湖县城一趟,帮我看看这太湖到底如何。”

    陈烨躬身一诺之后转身要走,就被薛洋拉住了,“你知道我让你去太湖县城做什么吗?”

    “查看太湖城内民情如何,官风如何?太湖知县和舒州刺史府关系如何。”陈烨的答让薛洋围绕着他走了几圈,然后放声大笑,他这笑声动静有点大,直接将在客房里休息的陈潇潇都给吵醒然后春门走了过来。

    “等安叔过来了我会跟他说一声,以后你就跟我留在这里吧,跟着我。”薛洋点点头,道:“就按照你的所思所想去做吧,我也想看看你能不能从中看出点什么来。”

    陈烨走后薛洋也是颇为感慨,陈烨对于周围的一切和时事有着一种天然的敏感,只是从自己此前的一些反应当中就能够揣摩出自己的想法,真的是难能可贵。只是这样的人才在煌煌青史当中居然没有留名,就一如此前和自己在轮台给自己惊诧的慧心禅师一般,默默无闻的消失在历史的尘埃当中。这样的人在如今这个世上到底还有多少?身边如果能够多几位人才的话想必也不用自己事事殚精竭虑吧?自己穿越者的身份也不是万能的,对于这个时代的脉动把握最深的其实应该是这个时代的人才才是。

    “在想什么呢?刚才为何大笑,我刚睡下就被你吵醒了。”薛洋在默然发呆连带着陈潇潇走到他旁边都没有察觉,这让刚刚被吵醒的陈潇潇有些嗔怒,忍不住摇了摇薛洋的胳膊,娇嗔道:“你刚才让陈烨去太湖做什么了?”

    薛洋微微一笑,带着她边往山下走边道:“慧心禅师昨天不是说打算将佛光寺这几年在山下的几处别庄和里面囤积的一些粮食和其他物资都送给我吗?也不知道陆翊他们清点的怎么样了,要不我们也去看看吧?老是在山上打搅人家佛门清净之地也不是长久之计。”

    “这也不至于你专门让陈烨跑一趟太湖县城吧?”陈潇潇有些疑惑,摇摇头道:“太湖、宿松和望江三县我陈家本就有产业店铺在其中,你要了解三县所有事让陈烨派人传讯让他们管事过来一问便知啊。”

    “好吧,不逗你了。我让陈烨去打探的不是一般事宜,而是探查太湖县城虚实,刚才你所言三县其实可以看做一个整体,背靠大别山余脉,往南倚长江排开,和霍州交通便利,东面又有舒州城,是一片理想的所在。舒州虽然富庶,然其根基却在这三县之中,而且舒州刺史府虽然对三县有管辖权,但是依林度目前的境遇,只怕他根本就无法对三县县衙做出什么节制的举动,光是一个贝翊礼就已经让他头疼了。这也是慧心禅师最后要送我那么多物资钱粮的原因所在。就是可以在这三县之中扎下根基。”

    “我明白了,所以你才让人去找安叔,打算让陈家产业也抓紧时间迁移过来是吗?”陈潇潇点点头,她是明白薛洋到底要做什么的,所以想了想道:“可是依靠陈家的地位,就算我家家资巨富,也不过最末一等商人而已,你打算从何开始。”

    “所以我才让陈烨去太湖县城一趟,先看看情况再说。”薛洋无奈的摊摊手道:“如果林远图最后能够忍住不出手朝我射那一箭说不得还能利用他一下,现在只有另想它法。不过就算是没有头衔也不用担心,按照陆翊他们带来的消息,贝翊礼此次受创严重,其弟也被我无意当中射杀,只怕他忍不了多久了。没有事权,他就无法扩军,这对于他这样一个早就想掀翻林度自己军政一把抓的人物来说,不会忍太久的。到时候一旦他们开战,就可以趁虚而入。”薛洋还有一句话没说出来,那就是北方庐州等地的叛乱义军虽然最后被剿灭了,但是难保他们不会南下肆虐舒州,毕竟两地隔得距离太近了,而一旦叛军南下依靠贝翊礼那等兵力只怕能够守住都够呛,更何况还有一个拖后腿的刺史府。薛洋可一点也不认为依照林远图的那种心性能够不在暗地里下刀子。

    两人是一边走一边说话,从半山腰的佛光寺下来之后沿着山径一路走来,虽说如今已经接近二月底,但是毕竟天气还是异常寒冷,薛洋见到陈潇潇缩了缩肩膀,将身上原本披着的披风给她搭在肩膀上,然后细细的系好。薛洋的动作让陈潇潇面色微微羞红,两人在佛光寺这段时日算得上是朝夕相处,耳鬓厮磨,不知不觉的在彼此心中都有着深深的烙印。只不过不管前世还是今生,薛洋对于儿女之情都有点呆头呆脑的,这一方面倒不如人家陈潇潇看得明白。

    薛洋给她将披风在身上裹了一裹之后正欲说话忽然听得前方隐隐约约传来说话声,转头看了一眼陈潇潇,见到对方也是点了点头,急忙拉着她悄悄的俯身上前,这山路小径因为不是入山大路,所以很少有人走,除了佛光寺的僧侣之外就只有自己这些人这段时间因为抄近路才往来经过这里。

    陈潇潇有点担心的看了一眼挡在自己身前的薛洋一眼,他后背上的伤势才刚刚结痂可不能出意外,甚至连动手都不能,这万一要是什么歹人的话那就危险了,听话语声这可不是一个人发出来的。不过在薛洋悄然伸过来一只手拉住他之后陈潇潇只觉得自己一下子心思就安定下来。而此时他们两人也已经到了路边,只见前方五个衣衫褴褛的人正倒在那一片干枯的草丛中歇息,看那口鼻之中冒出来的白气似乎是急匆匆走了不少路才累成这样的。

    陈潇潇见到这五人个个都是神采枯瘦而且神情憔悴正要说话就被薛洋摇摇头制止了。此时只听见其中正对面的那位青年似乎是领头的,而且看起来也年长一点,只是那头发乱得有点向鸡窝一般,声音也有些低沉,“大家休息一会我们要再次出发,今晚天黑之前要找到村庄才行,不然这深山之中就算不被饿死也会被冻死啊。”

    “袁大哥说的是,此地一路走来都是山岭,没有半点烟火气象,只怕是方圆数十里之内难有村落人家。我等五人侥幸从庐州逃脱,捡一条命,可不能平白无故的冻死饿死在这茫茫丛林之中。”他说完之后旁边的一位原本躺着不动的年轻人忽然坐了起来,一句话说出口不仅仅在场的人都跟着点头,倒是隐身在一旁倾听的薛洋也是眉头紧皱。他在之前听到声音的时候还以为是贝翊礼派人过来探查自己的下落,在听到陆翊说那天晚上被自己射杀的“二将军”就是贝翊礼的亲弟弟贝翊善之后他就毫不怀疑自己和贝翊礼结下了生死大仇。所以在最初的时候他和陈潇潇是一样的想法,但是此时他倒是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这五个年轻人只怕是因为某种变故从庐州逃出来的。八成该是庐州城内犯事的犯人了。

    果不其然那位领头的被称为“袁大哥”的人默然一叹道:“此一去只怕归期遥遥了,可恨郑棨,身为庐州刺史,居然如此畏敌如虎,而且愚不可及,区区反间之计就让我等兄弟性命,更是连累城中亲旧因此而受株连。他年我袁袭若有成就一番事业定找他讨今日之仇。”原本算得上还有些书卷气的他说这几句话的是咬牙切齿,从薛洋的角度看其甚至能够看到对方青紫色的脸颊上浮现出一股狰狞可怖的表情。

    “袁袭,袁袭。”薛洋嘴里面念叨了两句之后忽然愣住了,这该不会这么巧吧,自己为数不多记住的唐末的人物当中,曾经辅助杨行密快速崛起的那位神秘幕僚似乎就叫做袁袭,只是很早就病死所以其人名声不如后来朱温的三大军师那般名传青史,甚至连生卒年都没有记清楚。

    此时薛洋已经顾不得自己是不是认错人了,反正按照刚才这人的谈吐和话里话外透露出来的信息,就算是认错人了,这几人也有着各自的本事。所以正要打算现身的时候,忽然远处传来了脚步声。因为是二月底,天柱山山区是万籁俱寂,这脚步声能够传得很远。不过和前面那几个人立马开始警戒不同,薛洋和陈潇潇却定了定神,他们已经听到陆翊的声音了,想来是返佛光寺路过这里。

    陆翊那边原本在路上和身边几人是说这话的,但是袁袭几人的动静不小让他很快察觉出异常,所以当即大喝道:“谁,鬼鬼祟祟的,给我出来。”他的话音未落,身边的五六人瞬间抽刀出鞘,只听得“咣当咣当”声音直响,几乎是瞬间就将前方的区域包围起来。

    “看样子这个陆翊可是个可造之材呢。”薛洋此时也不隐藏身份了,和巧兮站起身来边往前走边笑道,那脸上浮现出来的欣慰表情顿时惹来了陈潇潇一个大白眼。

    “什么人?”他们这一下动作不仅仅让原本犹豫要不要钻出草丛的袁袭等人大惊,这一男一女两人到底是何时隐藏在自己近旁的?

    “陆翊见到郎君,大娘子。”薛洋现出身形之后陆翊当即上前拜见。陆翊作为之前唯一一个全程伴随薛洋在舒州府兵丛中杀进杀出数次的陈家家丁,对于薛洋有着一股难以严明的崇拜,所以见到他之后急忙上前恭敬行礼。

    “做得很好,警惕性很高,而且他们的反应和彼此的配合也很好,你很用心。”薛洋点了点头,让陆翊将人都招过来之后看着从草丛中走出来的袁袭等人道:“你们不要误会,我还不至于去抓你们去庐州找郑棨刺史去领赏。”他一句话算是将这群人的身份全给点明了,所以那个袁袭只能走过来朝着他行了一礼道:“袁袭拜见郎君,我等落魄之人惭愧,风声鹤唳草木皆兵,让郎君见笑了。”

    “无妨,男子汉大丈夫受点委屈甚至是屈辱都不是坏事,难得的是知耻而后勇。不瞒几位,数天前我也是被舒州刺史府和府兵围攻,说的不客气,在下也是逃难之人而已,同是天涯沦落人,袁大哥就不要妄自菲薄了。”薛洋的一句“袁大哥”不仅仅让陆翊心里一动,陈潇潇也是满眼好奇之色,而此时袁袭却有些吃惊,对方不仅对自己这些罪人没有敌意,甚至还对自己一个落魄之人用上尊称。所以不仅他,其他几人也是跟着朝薛洋再次行礼。

    “袁大哥是从庐州而来?此前是否在庐州军中谋事?”薛洋扶起袁袭之后眨着眼睛笑道。他现在已经有九成确认这位袁袭就是自己记忆中的那个袁袭,所以直接开口问道,在他的猜测中,袁袭是庐州本地人的可能性最大,毕竟杨行密就是从庐州起家,而早起给他帮助最大的就是这位幕僚袁袭,在结合刚才他们的对话,那么历史上的那位书生袁袭八成曾经在庐州军中待过。

    “郎君如何得知?”袁袭有些惊讶,自己刚才几人好像没说过这样的话吧?但是未容他想明白,薛洋就忽然拉着他的手笑道:“袁大哥远道而来,征尘辛苦,步入就随在下前往佛光寺暂住如何?薛洋尚有诸多疑惑希望袁大哥能够朝夕指点。袁大哥放心,薛洋自当以师之礼待之。”说完就打算深鞠一躬,这一下将袁袭吓了一大跳,急忙拉住薛洋道:“落魄之人哪里敢当郎君大礼?请郎君放心,我等几人就跟随郎君。”

    “哈哈,陆翊,去准备酒菜,今天注定是个好天。”薛洋哈哈一笑,而旁边的陆翊则扫了一眼袁袭等人之后躬身应诺,派人快速山安排,他自己则是步步跟随在薛洋和陈潇潇身边。这一幕不仅陈潇潇看在眼里,就连袁袭在那一刻也是暗自点头,陆翊身上的那股谨慎和细心展露无遗。而这一刻走在前面神情自若的薛洋无疑更加引起了他的好奇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