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七章 夤夜遇袭(下)

    “郎君,城东大街有军兵开来。”薛洋深吸一口气之后看了一眼之前被自己安排去暗中盯梢的年轻人,消瘦的身形套在有些臃肿的冬衣之中,虽然看起来有些笨重,但是年轻人看起来却十分有精神,那目光看起来也非常清澈。

    “你是叫陆翊是吗?”薛洋点了点头笑道:“带着其他人一会跟紧了,别跟丢了。”薛洋看了看这栋看起来还挺气派的宅邸笑道:“只怕今夜之后咱们这个舒州的住所该被夷为平地了。”

    “郎君放心,我等已经做好准备,就等郎君下令。”陆翊肃然答道,倒是一丝不苟,看得出来陈安调教手下的办法还是很有效果。这些虽然是从舒州当地召集的人手,但是值此危急时刻还能够说出这句话的,确实让薛洋有些动容。

    “安排兄弟们退入后院,他们来了,用箭矢招呼他们。”薛洋此时已经听到前院传来的嘈杂声了,吩咐陆翊带人迅速退到后院,自己也拿起长弓箭壶等待。

    此时陈家宅邸门口已经被彻底包围,约计百余名身着甲胄军服的士兵气势汹汹的从东城开了过来。这样子是彻底撕破脸皮连基本的伪装也不愿意做了,直接“咣当”一声撞开了正门,无数的士兵瞬间就冲了进去。

    薛洋见到从前面冲入无数士兵,冷然一笑,这舒州的局势就算是自己和陈家不插一杠子只怕林度也压制不了多长时间了。本来唐末这个诡异的时代牙兵牙将本就是一个巨大的毒瘤,更何况薛洋可一点也不觉得林度本身能有压制这帮人的魄力。

    不过此时薛洋想这些已经没有用了,不管今晚林度有没有动作,此时此刻他需要面对的却是生死存亡的时刻。这些人冲进来之后见到正厅只有薛洋一人之后,立即气势汹汹的涌了上来。

    “噗嗤”迎接他们的还是一道锐利的金属破空声,薛洋手中的长弓被他拉到了极限,滋滋的弓弦松开之后,白茎长箭闪电般呼啸而出,十来丈远的距离直接钉在了冲在最前方的那位看起来似模似样的军官模样的面门之上。

    “砰”的一声,强横的力道直接将这位军官的身体都撞飞了,连带着后面的几名士兵都被撞倒在地。这种依靠着一箭直接将一个大活人射飞,这么强的力道和震慑直接让原本这帮士兵的气势给硬生生的压了下来,以至于最前面的那几位都不自觉的脚步收缩。

    “胆敢上前一步者,杀无赦。”薛洋见到自己一箭将这群人镇住,当即再次弯弓搭箭,清朗的声音也再次远远的传出,昏黄的灯光之下,消瘦的身形竟然隐隐然散发着一丝不可侵犯的威严。

    “这个叫薛洋的绝对不能留。”也就在这一刻,隐藏在黑暗之中靠着陈家外墙冷眼旁观的林远图却见到薛洋独自一人竟然震慑得这一大群军兵裹足不前,顿时对于薛洋的戒备提升到了极致,站在他的角度,可不希望自己好不容易搞掉一个贝翊礼,转头就出现一个比贝翊礼更难对付的人物出现,舒州城需要的不是这般蛮横之人。

    也就在林远图暗自将薛洋放在了自己头号要干掉的对手的时候,在经过一瞬间的震慑之后,这帮裹足不前的士兵再次上前,人群之中有有人在催促指挥。

    “果然啊,再垃圾的军队也终归是军队,不算是一盘散沙。”薛洋皱了皱眉头,手中弓箭不断开弓,呼啸的箭矢不断划过长空,只听得“噗噗”的声音不绝于耳,几乎每一箭射出去都会带走一条生命。

    “该死的,放火箭,给我烧死他。”短短十几丈的距离薛洋根本就来不及射出几箭这帮人就已经到了近前。而且伴随着有人指挥,很快那一排晃眼的火箭就让他脸色变得难看起来。知道这些火箭一旦射出,只怕顷刻之间,陈家宅邸就会陷入一片火海之中,所以当此之时他已经顾不得再去思索其他的了,当即一声清啸,远远的声音甚至盖过了那蜂拥而来的百余名士兵的呼喝声。也就在这一瞬间,后院中一直在埋伏的陆翊也在这一刻带着二十余名家丁露出身形,紧接着呼啸而出的箭矢就急速划过长空。因为距离太近,从后院探出身形距离薛洋所在的正厅只有短短数丈远,加上这些士兵越来越密集,所以这些家丁根本就不需要瞄准,一蓬箭雨之后,几乎倒下了一大片。

    “哈哈”陆翊的果断出手让薛洋精神一振,扔下弓箭之后,寒霜剑再次出鞘,雪亮的剑光犹如匹练一般闪烁,竟是一招之间依靠着蛮力将已经朝自己攻击的三名士兵全部扫飞。

    “郎君,现在该怎么办?”薛洋大力出击之后身边被清空了一边,而陆翊那边在持续弯弓射了三轮之后,对方的火箭也不断射到正厅里,那些摆放在厅内的各式各样的摆设还有易燃的丝绸等屏风什么的都第一时间被点燃,他的手下在跟随他冲出来的时候也有三人中箭倒地。

    “招呼所有人跟我往西角门撤,这正厅不要了。”薛洋和陆翊两两配合迅速击溃了试图上前围攻自己的几名士兵之后,让对方带人迅速撤退,自己则依仗着身上的蛮力,手中寒霜剑几乎没有一合之敌,竟然是在狭窄的走廊台阶之上挡住了所有人前进的步伐,让陆翊能够带人快速通过朝西而去。

    “里面陈家人听着,停止抵抗,留你全尸,否则的话今夜让你葬身火海,尸骨无存。”薛洋的身形在已经越烧越旺的大火面前左冲右突,虽然凡是冲上来的士兵都被他一一击杀,但是身后的火势还是让他处在一个进退无路的地步。而在陆翊带人刚过去,就听到有人在扯着嗓子嘶吼,而且那些士兵也开始分路去追击陆翊。

    “找死!”薛洋纵身一跃,一脚踢出,硬生生的将面前的一人踢飞,庞大的身躯落地之后,长剑横劈,将两杆长枪从中间斩断,然后一个横扫之后强行将身边的几名士兵全部击杀。

    “嗤嗤”薛洋的动作刚刚停下,两枚白茎长箭从身边划过,带走两名士兵的性命,与此同时一柄单刀也飞速劈来,替他挡住了左侧的攻击。陆翊不知何时间闯了过来。

    “你不走?”薛洋传了口粗气和他背靠背笑道,他们俩刚才的那几招直接将周围的众人都给逼退了好几步。他扫了一眼西角门的方向,那边的士兵不知何故已经在掉头来了,想来是陆翊在那边捣的鬼。

    “郎君不走,陆翊自然不会走。”陆翊依旧是剪短的一句话,但是听在薛洋耳中却不啻于千言万语,所以哈哈笑道:“也罢,今天我倒要看看这帮人能不能拦得住我,跟我上,咱们去宰了刚才说话的那个家伙。”话音未落薛洋已经率先杀了出去,他们两人身处重围之中,就算是铁人也不可能是这么多人的对手,而且事实上薛洋丝毫不觉得依靠常规办法自己还有生还的余地。唯一的出路只有一个,那就是趁着自己目前还有战力,故技重施,拿下此前发号施令的指挥将领,逼迫其下令所有人收手。而原本薛洋在乱军之中根本就分不清这个混在人群中的将领,但是对方刚才好死不死的那一句话却让他的眼光死死地锁定了这个人。猎户出生的他对于自己猎物的执着不是一般人能够想象的。所以趁着陆翊尚且能够替自己挡住后背的机会,薛洋是不顾一切的逆势冲了上去,而且每一击都带着十二分的气力,短短十余步的距离,倒在他剑下的士兵已经有十余人之多,切切实实的一步杀一人。舒州府兵的装备实在是太差了,这些士兵很多身上甚至根本没有甲胄,就算有也是破烂的东一块西一块的那种,而且大部分就算是有一件盔甲也只是区区皮甲。这种近乎于没有的盔甲在寒霜剑这种重剑加上本身力气有远大于常人的薛洋面前根本就起不到防护的作用。长剑切开身体,血液溅射而出让薛洋几乎都快成了一个血人了。

    而这般勇猛的气势和几乎无敌的架势,让其他的士兵看着薛洋的身形都开始色变,这位看起来斯斯文文的少年竟然丝毫不惧怕厮杀,身上积累出来的杀气和刚才的那一番动作更是让这些人开始胆寒。本来这些府兵战斗欲望就不高,开始来的时候还以为能够捡个漏,没想到踢到铁板上了。所以在薛洋再次积蓄力气往前冲杀的时候,这些人竟然摄于薛洋刚刚的无敌气势开始纷纷后退。

    “原来就是这么一帮人。”陆翊刚才护卫薛洋的后背,也挡住了周围的砍过来的兵刃,和薛洋始终保持着背靠背的姿势。这原本围攻自己的敌人竟然伴随着自己的前进步步后退,让他顿时对于眼前的这些人不屑一顾。

    “你们快给我上,杀了他,他们就两个人。”薛洋在这个和之前同样的声音响起之后就笑了,手中长剑再次掀起无边的杀气,身形也开始快步上前。

    这一次薛洋是存心想要立威,所以直接一剑横劈而出,只见一颗硕大的人头伴随着薛洋的动作冲天而起,“砰”那跟着犹如井喷四射的血液在这一刻让薛洋的身形犹如鬼魅,仿佛从地狱中杀出来一般。

    “但有阻拦者,杀无赦。”陆翊在人头飞起的那一刻猛然间爆喝出声,而伴随着他的声音,薛洋已经发现了那位想要钻入人群的府兵将领,顿时顾不得擦拭脸上的鲜血,怒喝道:“今日我薛洋只杀首恶,其他人想活命的给我往后退。”他的身形几乎也在这一瞬间紧急窜了出去,一下子越过数人,甚至连带着一柄长枪猝不及防的从自己后背划过都顾不得,手中横霜剑左右连续劈斩,将围在那名将领身边的两名士兵直接硬生生劈成两半,紧接着在对方根本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之前,夹杂着令人作呕的血腥气的寒霜剑就已经搭在了他的肩上,那让人绝望的冰寒气息让这名将领瞬间不敢再动,尤其是薛洋那几乎被杀气弥漫住的血红双眼。

    “让所有人都住手,不然的话我先砍了你。”薛洋根本来不及喘息,怒喝声让再次围上来的所有人都面面相觑,看着被薛洋手中长剑架住的的那人不知所措。

    这名将领三四十岁左右,薛洋也没看清对方的长相,只是见到对方有些迟疑之后,手中长剑瞬间加大力道,瞬间让人身形都跟着矮了一下。然后顾不得对方那惊骇的表情再次出声道:“我再说一遍,如果不停手,我就那你的脑袋给我陪葬。”

    “这位英雄好说好说,兄弟们快放下武器。”薛洋的手中长剑那陡然加重的力道让此人再也不敢犹豫,急忙出声制止所有士兵的动作。

    “你们的将军让你们放下武器,听不见吗?”陆翊持刀站在薛洋身边,见到这些人虽然依言停止了围攻的步伐,但是自己和薛洋却依旧被围在中间,顿时怒喝道:“马上退到陈家门口列队站好,不然的话我先剁了他的胳膊。”

    “兄弟们赶紧出去,赶紧出去。”陆翊的话加上薛洋手中不断加重的力道让这名将领不断催促所有士兵放下武器,然后退出陈家前院,在门口集合。陆翊驱赶着士兵退出前院,而薛洋则押着这名将领跟着走了出去。

    “说吧,你叫什么名字?”薛洋见到这些推出前院站在门口之后,才松了口气,此时他才发现后背一阵火辣辣的剧痛,不过他顾不得查看自己的伤势,反倒是镇定自若的盯着这名将领问道。

    “呵呵,这位小郎君,在下贝翊青。”贝翊青刚刚说完,薛洋就转头饶有兴趣的看着对方道:“你是和贝翊礼什么关系?”

    “郎君,贝翊青是贝翊礼的弟弟,现任舒州府兵辎重营校尉。”此时陆翊走过来低声道:“此人最是贪婪狡诈,郎君不可相信他的话。”

    “辎重营?贝翊礼到底打得什么鬼主意?这些士兵看起来也不像是辎重厢兵吧?”薛洋喃喃自语,想不通贝翊礼既然都已经不顾身份直接派兵过来了,为何派个辎重营校尉过来?难不成就因为是自己弟弟?他根本没有想过此前第一次面对那些蒙面人的时候自己一箭射死的到底是谁。而且他也不知道的是此时此刻,他自己也被另外一群人瞄准了,伴随着林远图的手势,同时有十几张射手在瞄准。

    “薛洋,你怎么样了?”薛洋尚未想清楚,但是原本被陆翊送出去的那些家丁不知何故再次出现,而且其中一个焦急的声音也随之响起。

    “大娘子,她不是已经走了吗?”陆翊刚刚要去迎接,忽然半空之中一道尖锐的金属声急促而来,一道乌芒一闪而过,而紧接着原本稳稳站立的薛洋也猛然间横移,在间不容发之际,直接靠着搭在贝翊青肩膀上的寒霜剑那一点借力,凭空挪动了半步,避开了这必杀的一支冷箭,让原本直奔心脏的长箭从左肋上扎进了他的身体。

    “林远图,你果然在这。”薛洋的身形一阵摇晃,但是却紧急一把抓住贝翊青,腾出寒霜剑之后一阵挥舞,将后续而来的几枚箭矢全部打落在地,同时嘴里面怒喝道。

    而也就在一瞬间,陆翊和刚刚出现的陈潇潇也飞速带人护在了薛洋面前,他们的到来显然打乱了隐藏在黑暗中的林远图的计划,。

    “陆翊,交给你了,立即带人押着贝翊青从东门撤出去。”薛洋面色一白,长久的全神贯注加上这一支长箭让他的精气神彻底泄了下来,将贝翊青交给陆翊之后,吩咐所有人立即往外撤。

    “薛洋你没事吧?”陈潇潇急得声音都开始颤抖了,但是眼前的形势却不允许她多做停留,但还是依言搀着薛洋一步一步撒着血迹跟着众人快速朝东门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