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0010章 被推下土炕的男人

    随着身后轻微的关门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由近到远,直传到了巷子的另一端。shuqugew w★w .く8 1zw.com

    喘着粗气的夏建,这才看清,这不是赵红家的前院吗?刚才被王军利赶急了,他都不知道自己跑到什么地方了。

    月光下的赵红,白色衬衫,黑色裤子,美的有点动人。原来是她救了自己,弄清状况的夏建正想说话。就见赵红手指往嘴前一竖,打了个嘘声,然后又指了指她公婆住的房子,夏建顿时明白了过来。前院的房子里,一片漆黑,看来老人家早都睡下了。

    夏建不等赵红招呼,提起脚,轻轻的朝赵红家的后院走去。

    关好门窗的赵红,坐在炕边上,一脸的不高兴。她狠狠的瞪了一眼坐在椅子上的夏建,然后压低了声音骂道:“你还有脸往这里坐?”

    “怎么了?无话可说的夏建,胡乱应了一句,他有点尴尬的抬起头看了一眼赵红。坐在炕边的赵红还是那么的迷人,高挺的胸脯,细细的***,还有她哪两条修长的美腿,处处都在散着诱人的气息。夏建看着看着,一种无名的冲动就涌了上来,他一步跨到了赵红的身边,双手一搂,把赵红死死的抱在了怀里。

    赵红被吓的脸色一变,她双手不停的挣扎着,可铁了心的夏建,无论赵红对他怎样撕扯,他就是死活不松手。

    “你这个混蛋,还找我干吗?城里的姑娘多漂亮,为了她,你都可以放弃学业,你这样做,到底对的起谁?你以为农民人是这么好做的吗?”赵红放弃了挣扎,压低了声音骂道。

    赵红一连两个问号,问的夏建无言以对,不过现在的夏建,已今非昔比,他的脸皮,比西安城的城墙还要厚上几公分,就见他忽然把脸往赵红的脸上一蹭,手也不安分起来。

    “你这个混蛋,是不是刚才偷看人家女人洗澡,受到刺激了,跑我这儿来消遣,那你就给我滚“赵红喘着粗气,轻声的骂着。

    “赵红,我喜欢你!“夏建从喉咙里挤出这句话后,便像一只饿狼一样,在赵红身上开始了撕扯。女人无奈的挣扎着。

    就在夏建兴奋的正迷糊时 ,赵红忽然一抬脚,把夏建从她的炕头给蹬了下去。

    毫无思想准备的夏建,被赵红这一脚直蹬到了地上,摔了个仰面朝天。炕上的赵红坐了起来,一把扯过炕角的被子,裹在了她的身子上。

    被摔痛了的夏建,一轱辘从地上爬了起来,他布满血丝的眼睛,喷出了愤怒的火焰,他有一种被戏弄了的感觉。

    “赵红,你到底想干什么?你这不是折磨我吗?两次,两次都是这样。哼!这次我不达目的,绝不罢休“夏建压低声音吼了两句,便又扑了上去。

    忽然,他看到赵红哭了,扑到一半的夏建便收住了手,有点气馁的坐在了炕边上。

    赵红两把擦干了泪水,有点哽咽的骂道:“夏建,你她妈的真该叫下贱,我看不起你,年纪轻轻就没有志向,每天在村里打架斗殴,偷鸡摸狗,还偷看人家老婆洗澡,你们夏家的祖先,都被你丢尽了脸面,你这种人,有什么资格上我的炕“

    赵红的话,如刀子一样剌在了夏建的心上,他的尊严彻底被打碎了。自从回村以来,他的所作所为,没有人敢在他的面前直言,他还一直自以为是,他觉得,这样的男人,才是女人心目中的大树,没想到,连赵红也看不起他。

    激情在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夏建拿过自己的衣服,两下子就穿好了。

    “你有种,就出去给我混个样子回来,我赵红的半边炕,永远会留给你。你如果还是这个**样,不光是我瞧不起你,整个西坪村的人也会瞧不起你。你再这样下去,早晚都会被王德贵给收拾掉,早知你这样,我那两千块医院费就不给王家了,让派出所的人把你抓走给算了“赵红的声音有点大,情绪十分的激动。

    夏建这才知道,赵红为了他,竟然给了王德贵家两千块。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两千块可能是赵红家的整个家底,这个王德贵有点太狠了,就王有财哪个伤,最多也就化个几百块钱。

    赵红的话对于堕落了的夏建来说,如同迎头一棍,他醒了,是该醒醒了,如果自己一直这样下去,早晚会气死父母,就别说他念念不忘的蔡丽了,就连赵红这样的小寡妇,人家也看不上他。

    记得他曾经回村时,他给王德贵说过,宁肯站着死,不愿跪着活。一想到这句话时,夏建身上的热血终于沸腾了,他是该出去闯一番事业了。

    要走必须尽快离开,一旦天亮,他真的不知道还会生什么意想不到的事。偷看人家老婆洗澡的事,弄不好第二天会在村里传开。夏建越想,觉得越丢人,西坪村这个环境,真的不再适合他的存在了。

    想清楚了的夏建,猛的扑了上去,抱住裹着被子的赵红,在她的脸上狠狠的亲了一口,然后一转身,拉开房门,消失在了夜色中。

    两行清泪,慢慢的从赵红的脸上流了下来。说心里话,她从心底里喜欢夏建,但由于她们之间年龄相差四五岁,而且她还是一个小寡妇,所以她处处控制着自己对夏建的这份感情,她不想因自己而耽误了夏建的学业。

    没想到这小子不学好,不但被学校开辞,而且还是因为给女人出头打架,而被开辞掉的。当赵红确定这个消息时,她心里既生气,又高兴。生气的是夏建荒废了学业,错失了上大学深造的大好时机。高兴的是,夏建不上学了,她们弄不好还有走到一起的一丝希望。

    回村后的夏建,先是闭门不出,然后是自爆自弃,一时名声狼籍。为这事,赵红还在暗中为夏建哭过鼻子。看着越来越不像话的夏建,赵红彻底对他死了心,干脆就不再理他,随他去吧!

    晚上她从小买部回来时,村西头的狗叫声,加上喊叫声,让赵红的心里不由得一动,她隐隐感到,可能又是夏建出事了,她犹豫了一下,还是打开了大门。她想,如果真是夏建从此跑过,她还可以帮上他一把。事情就是这么的巧,夏建真的被她又救了。

    赵红想着刚才自己所说的话,她弄不明白夏建的意图,不过有一点她可以确定,夏建听了她的话,有点醒悟了,就不知他会怎么去做。女人需要男人的呵护,更需要男人的爱,她赵红也是一样,她其实非常希望夏建能堂堂正正的睡在她的身边,可她不需要这样的夏建。

    翻墙进院的夏建,看了一眼黑漆漆的堂屋,他知道,父母亲劳累了一天,这个时候早都睡了,他不应该再去打扰她们。

    回到自己的房间里,他简单的收拾了几件衣服,装进了自己一直喜欢背的小包。正准备走时,夏建犯难了,自己身上一分钱都没有,坐从镇上到市内的大班车,少说也要五元钱的车费,难道他要走着去市里?

    这有点不可能,从西坪村到富川市内,如果坐拖拉机,少说要跑上七八个小时,如果光靠步行,就凭他夏建的脚力,那得走上一天一夜。

    怎么办?一分钱难倒英雄汉,这句话夏建才意识到它真正的含义。去敲门,找父母要,他夏建实在是做不出来。这段时间,他除了惹父母生气外,就是整天游手好闲,从不帮父母干一点点的活。

    忽然,夏建身后传来了轻微的响动,他不由得一惊,深更半夜会是谁?

    667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