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0002章 太岁头上动土

    大黑狗摔在门外的青石地板上,痛苦的连叫了几声,蹬了蹬脚,便一动也不动了。八一★shuqugew√wくw★.★8 1 z★w√.√com喜欢看热闹的人瞬间围了上来。张二把手里的棋子往口袋里一装,伸手在大黑狗的鼻子上一探,失声叫道:“哟!死了,一点气息都没有了,这可是村长家的大门神,谁有这个胆,能把它弄死“

    一个穿的花里胡梢的中年妇女,朝站在大门内的夏建努了努嘴,小声的说:“是他一脚踢出来的,要不是我亲眼所见,还真有点不敢相信这小子脚上有真功夫“

    原来这夏建从小就有一个臭毛病,一脾气就喜欢用双脚踢东西,逮着什么,就踢什么,十几年下来,踢破的鞋子都不知有多少双,破了鞋子,但练了一脚的硬功夫,据听说,有一次他喝醉了酒,一脚还踢断了一块砖头。所以夏建脚上有功夫的事,在西坪村早都传开了,今天只不过是一次印证而已。

    “厉害!实在是太厉害了。这要是踢到人身上,还不把人给踢死。一个是村长,一个是这小子,这俩人我们谁都惹不起,还是快溜吧!“张二直起腰,正准备开溜时。

    一个洪亮的声音传了出来:“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夏建忙回头一看,就见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男人从院子里走了出来,他个子高大,面色红润,走起路来,腰板挺的笔直,一点都不像劳动过的人。他就是西坪村的村长王德贵,此人很有手段。西坪村在平阳镇是第一大行政村,可他一任村长就是二十多年,每年村里的什么乡统筹,提留款,还有令人头痛的计划生育,可在他的领导下,每年在镇里都是第一个完成。

    镇里有名望,村里有威望,王德贵这个村长便变成了名符其实的土皇帝,在村里没人敢和他对着干,即使他有诸多的不对,大家对他只能是敢怒不敢言,对他的所作所为,便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久而久之,他变得就更加霸道了,村里的一切,都是他说了算。

    看热闹的人一看村长出来了,想躲也躲不开了,便纷纷退在了两边。王德贵走到大黑狗身边,刚一伸手,便从他的身后窜出一个细皮嫩肉的女人来,她看起来四十多岁,其实她早都五十开外了 ,由于长期不下地劳动,所以才保养的这么好。她便是王德贵的老婆陈月琴,别看她长的好看,其实她就是一个泼妇,仗着老公的权势,她撒起泼来,村里的任何人都得让着她。

    “还摸个屁,一看就死了。是哪个挨千刀的弄死了我家的门神,老娘要跟你拼命“陈月琴瞪着两只大眼睛,胸脯一挺一挺的叫骂着,直把她胸前的两只大布袋,弄得摇来晃去。惹得几个上了年纪的老男人,目光跟着来回晃动。

    夏建踢出哪一脚时,知道自己的祸可闯大了,但是为了赵红,他今天一切都豁出去了,他不但要让王有财知道,赵红是他的女人,而且还要让全村哪些对赵红心怀不轨的男人们知道,谁敢动赵红的歪心思,他就跟谁拼命。

    “别嚎了!你家的门神,是我踢死的”夏建双手叉着腰,大声的喊道。

    王德贵和陈月琴慌忙一回头,这才看清,自己家的大门内原来还站着一个人,刚才急着为了看自家的狗,还真忽略了夏建的存在。

    陈月琴先是一怔,继而反映了过来,她一步窜上了台阶,用手指指着夏建的鼻梁,大声骂道:“你这个夏家的杂种,不是和小**在玉米地里正做好事吗?怎么又看上我家的门神了,你可搞清楚了,我家的门神它可是一只公狗“不亏是泼妇,骂人骂得可真狠,她的骂声,惹得看热闹的人一阵大笑。

    夏建的脸上如同火烧过一般,他握紧双拳,正准备给这个泼妇一招冲天炮时,王德贵非常迅的窜到了他老婆面前,他阴沉着脸,低声对陈月琴喝道:“回去!这里没你什么事,别给我当众出丑“

    可能是陈月琴现了夏建对她的不利,这个狡猾的女人,眼珠子一转,厉声说道:“我家的门神,就算是他夏成泽赔一头牛,我也不干。这事你如果处理不好,我就跟你没完“陈月琴说完,扭着圆乎乎的大屁股进屋去了。

    王德贵毕竟是一村之长,多少有点修养。他勉强从脸上挤出一丝笑容,对夏建说道:“你小子怎么如此狠心,我家的门神,可是有功之臣,它为我们老王家看门守院已有十多年之久,没想到它竟然被你一脚给送了命,你说吧!这事怎么办?”

    姜果然是老的辣,王德贵先不问夏建为什么要踢死他家的狗,而是直接问夏建这事他要怎么办。

    看热闹的人,低声私语,大家都为夏建捏着一把汗。要说这只大黑狗,死的还是有点晚了。狗仗人势,这句话一点儿都不假。王德贵家住在村子中间,如果这只狗不拴上,不光是他家门口,就连大路上,都被这只大黑狗给霸占了,谁想经过,必遭王德贵家门神的攻击。村里人早都恨死这只狗了,还好王德贵有自知之名,大白天这狗经常是拴起来的,可今天为什么这狗没有被拴?

    原来三少王有财从玉米地里回来后,回想起自己今天所做的事还真有点不地道,他怕夏建找上门来,所以就偷偷的解开了拴着门神的铁链。

    夏建从王德贵的眼神里,看出了他的愤怒。出生牛犊不怕虎,夏建就是这样的主,他眉头一扬说:“你家的狗想咬死我,我踢它一脚怎么了?难道我的命还不如你家狗的命?“

    年轻人说话,一点都不给王德贵面子,整个西坪村,敢对他这样说话的人,还真没有几个,王德贵强压住内心的不悦,提高了声音问道:“我家的狗咬你,哪你跑我家院子里干什么?

    “你家开了个大门,必然是给人走的。我来肯定有事,如果没有事,你请我,我也未必来”夏建的声音也很大,门外看热的所有人几乎都听到了,一些胆小的,不由得暗暗为夏建担起心来。这小子有点太放肆了,他竟然敢对村长如此讲话,看来是他不想在西坪村混了。

    王德贵脸上的肌肉,随着愤怒,连连抽动了几下,但他还是耐着性子,继续问道:“那你来我家有什么事?”

    “找你儿子王有财算账!他就是一个畜生,满口喷粪……”夏建一着急,便把刚才在玉米地里生的事,一五一十的全说了出来,他以为这样,自己就会占理了。没想到,夏建的话刚一落下,看热闹的人里面,有几个年长的,便开始小声的数落起夏建来,说什么他败坏村风,一个高中生,竟然和一个二十五六岁的小寡妇每天混在一起,不出事那就怪了。

    这些人的议论,王德贵自然听在耳朵里,他看了一眼众人,皮笑肉不笑的说道:“你这样做是不是觉得很光采,要不要我在大喇叭上表扬表扬你。一个二十出头的高中生,每天和一个小寡妇混在一起,你说你们之间没事,有谁能信”王德贵的话一落下,看热闹的人便炸开了祸,农村人对这种事最感兴趣了,反正是说什么的都有,就是没有人替夏建说一句好话。

    “我们之间有没有事,关你们屁事,她目前没有老公,我没有老婆,我们在一起怎么了?犯什么法了?“夏建心中的怒火,被这些人又一次激了出来,他大声的怒吼道。

    就在这时,王有财手里拖着一根木棍,从院子里面悄悄的朝夏建摸了过来,这小子心黑手辣,村里人都知道,他这是要暗算夏建啊!这一棍子打下去,夏建非躺个十天半个月不可。

    村里人虽然对夏建和夏红搞在一起的事有点不能接受,但大家又没生死大仇,看见王有财要偷袭夏建,便有人大声的喊开了:“王有财不是出来了吗?夏建有本事就和他当面对质,看这事是不是真冤枉你了“说这话的人,还朝夏建使了个眼色。世上还是好人多,看来这话真不假。

    夏建不是傻瓜,他迅的一回头,王有财手里的棍子,已经朝他腿上扫了过来。好你个王有财,你这是想废了我,夏建心中的怒火嘭的一声就窜了起来。他一个前跃,紧接着左脚横空踢出,这一脚正好踢在王有财的胸口,这小子一声闷哼,当场倒在地上,一时竟然背过气去了。

    看热闹的人一时傻了眼,王德贵的几个本家侄子,一见夏建打伤了王有财,这还了得,夏建这是不但眼中没有这个村长,更重要的是不把他们王姓人放在眼里。他们不等王得贵招呼,有几个年轻小子,便操起王德贵院子边上的干活家当,朝夏建扑了过来。

    没想到事情会闹的这么大。三十六计走为上,夏建一步刚窜出大门,他身后便有几个人就追了上来。

    667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