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七章 十余姐

    数日后……

    万三爷派来迎接柳如意回家的人到了。

    对方只有一人!

    还是个女人,不年轻了,有四十来岁的样子,其貌不扬。

    柳如意认识她,名叫余曼秋,称呼她余姐。

    会客厅里,沈万全,二娘,沈炼,三人作陪。

    “夫人,万三爷对你思慕成病,半年来寝食难安,日渐消瘦,你不知道他听到你还活着的消息有多开心。”余曼秋攥着柳如意的手,长吁短叹,露出好友重逢的喜悦之色。

    柳如意泪眼摩挲,叹道:“妾身也无时无刻不在思念三爷,无奈身在贼巢,度日如年。万幸有炼公子搭救,这才重获自由。”

    余曼秋看过柳如意寄给万三爷的信,了解事情的前因后果,以及沈炼保全柳如意名节的绝妙主意,不由得点点头,转向沈炼,笑道:“三爷对炼公子的义举铭感于心,无论是解救夫人,还是事后保全三爷和夫人的名节,你处理得非常得当,三爷非常欣赏你。”

    说着,取出三张银票递过来,通银钱庄的银票,百万面额。

    三张就是三百万!

    “这是三爷的一点心意,还请炼公子笑纳。”

    见此一幕,沈万全和二娘对视一眼,深深动容!

    不愧是北地首富万三爷,一出手就是三百万,把悬赏金直接翻了三倍。

    沈炼也吃了一惊,大喜过望,诸多功夫总算没有白费。

    不过,比起这个,他更在意余曼秋这个人。

    只身前来,必有依仗。

    万三爷没有派很多人过来大张旗鼓的接柳如意回家,余曼秋一人足矣,这是何等气魄!

    沈炼坦然收下三张银票,平静道:“冒昧问一句,余姐是蛊师吗?”

    余曼秋挑了下眉头,深深凝视了眼沈炼,略显意外地点点头,轻笑道:“没想到炼公子也是蛊道中人,也是,难怪你能杀了鬼头刀关超,他死在你手里不怨。”

    果然,沈炼目光闪了下,隐隐兴奋起来。

    不过,余曼秋这句话把沈炼给暴露了。

    沈万全和二娘这才后知后觉,原来沈炼闷不吭声地成了蛊师,而且关超是沈炼杀的!

    孤身入贼巢的不是孙老伯,是沈炼!

    心中震惊,可想而知。

    一时间二人都有些傻眼,盯着沈炼,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期待他给个解释。

    沈炼在心里默默叹了声。

    “罢了,我是蛊师的事迟早会曝光,先让老爹和二娘有个心理准备也好。”

    沈炼冲老爹和二娘笑了笑,便转向余曼秋,笑脸问道:“余姐,我才刚入门,阅历不足,不知你能不能给我普及一下,蛊师的世界,究竟是什么样子?”

    余曼秋略一沉吟,整理了下思路,缓缓道:“蛊师的世界非常驳杂,不可一概而论,我就从蛊与蛊师的关系这个切入点,来给你简要介绍一下。”

    “蛊与蛊师的关系?”

    “蛊师养蛊,炼蛊,用蛊,表面上看,似乎蛊如情妇一般,这实际上是非常肤浅的观点。

    蛊,按照与蛊师的关系这个角度,分为三类:血脉蛊、传承蛊和其他蛊。

    血脉蛊,顾名思义,某种蛊与某个家族的血脉绑定在一起,血脉相融,代代沿袭。

    这种蛊,只有这个家族的血脉才能炼化,且炼化难度非常低,血脉越是浓郁,就越容易获得蛊的认可,催动蛊产生的力量也更加强大!

    某个家族一旦拥有了血脉蛊,随着血脉代代流传,人死而蛊长存,血脉蛊在漫长的时间里,千年,万年,不断进化,越来越强大,后来的血脉宿主便会因此受益,很容易就能成为强横无匹的蛊师。

    这样的家族,被称为世家。

    世家,便是这个世界最强大的势力,甚至可以说,这个世界就是由一个个掌握着血脉蛊的世家统治着。

    他们非常神秘,神龙见首不见尾,一辈子都在养蛊,炼蛊,用蛊,钻研和开发血脉蛊的力量,很少在世间走动,凡人很难有机会一睹他们的真容,更别提接触到他们了。”

    沈炼赫然,大开眼界。

    他一共遇到过三位蛊师,林修平不愿多说,刘大虎对蛊师世界一知半解,语焉不详,眼前这位余姐才是真正深入了蛊师世界的人,见解颇深,让他不禁聚精会神聆听起来。

    “再来说说传承蛊。

    如果说血脉蛊,与蛊师是血脉依存的关系,那传承蛊与蛊师之间,更接近于合作互利的关系。

    蛊与蛊师签订了某种契约,蛊师供给蛊所需,蛊则会赐予蛊师力量。

    这种独特的契约关系,催生出了各种宗派,他们是仅次于世家的势力。

    甚至,某些极个别强大的宗派,足以与世间多数世家相抗衡。

    某个宗派的传承蛊,由历代宗主传承交接,不依存于血脉,也不受制于血脉,却能使一派宗主强大到足以称霸一隅,开宗立派,屹立不倒,长盛不衰。”

    沈炼了解了,世家,宗派,应该就是这个世界的主流力量,而朝廷,江湖帮派,以及富门豪户,其实都仅仅是很浅层的势力,在世家和宗派眼里,与那些普通凡人一样低贱,说到底不过是更大一点的蝼蚁而已。

    “其他蛊包括除了血脉蛊,传承蛊之外的所有蛊,千奇百态,种类庞杂。

    这些蛊,一般都较难以炼化,更难进化,所能发挥出的力量也有限,难以尽如人意,根本无法与血脉蛊和传承蛊相提并论。”

    余曼秋有些落寞地叹了声。

    听这声叹,让人不禁猜测,她应该不是来自世家,也不属于某个宗派。

    这样的蛊师,应该比较缺钱。

    沈炼心神一动,目光灼热起来,期待道:“余姐手上可有想要售出的蛊?”

    “你想买蛊?”余曼秋沉吟起来,过了约莫一分钟,她才拿定主意。

    “我手上有一只蛊可以转让,青铜一级,寄宿类,凝练真元类,可以将元气凝练为青铜真元。

    此蛊,以百香果为粮食,寄宿于其他蛊的空窍内,吐纳的是元气,凝练出的却是真元。

    正如奶牛一样,吃的是草,挤出的却是奶,故名‘奶牛蛊’,非常稀有难得。

    而且,凝练出的真元纯度很高,效率比酒虫蛊、炼元蛊等同类蛊都要优秀一筹。

    不过,这只奶牛蛊已经被我炼化过一次,养了它二三十年之久,到了你手上便是二手蛊,炼化难度加倍,很可能根本就炼化不了。

    还有一点……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你应该还是白级蛊师,想要炼化青铜级的蛊,几乎是不可能成功的,你得先晋升为青铜蛊师才有希望。

    蛊师的等级高于蛊,这是炼化蛊的前提!

    其实,我建议你去购买白级凝练真元类的蛊,这样你会更快地凝练出真元,助你早日晋升为青铜蛊师。

    基本情况就是这些,是否要购买,你要考虑清楚。”

    “二手蛊更难炼化啊……”沈炼犹豫了一会儿才问道,“你要多少?”

    余曼秋严肃道:“青铜级蛊最低价也要二十万,奶牛蛊还是稀有类,市价足以翻四到五倍,不过看在你救了夫人的恩情上,我给你打个折扣,一口价,五十万两!”

    闻言,沈万全和二娘都是眼角抽搐,前面余曼秋说的那些,他们听的稀里糊涂的,云里雾里,直到这会儿谈生意才听明白,一只蛊居然就要五十万两,抢劫啊!

    沈炼手握三百万,财大气粗,点头道:“成交!”

    余曼秋略显讶异,不过,奶牛蛊对她已无用处,她也无法让其进化到更高段位去,不如卖出去换钱更划算,想到此处,便欣然一笑。

    只见她摊开手掌,掌心徒然有亮光喷吐,璀璨夺目,一朵喇叭花从光芒里冒了出来,落在她的身前。

    喇叭花迅速变得巨大起来!

    与此同时,花瓣儿舒展开来,显露出黑黝黝的花蕊,仿佛是一片未知的空间。

    她一招手,便有一道残影冲出,直奔她的掌中而去。

    “这就是奶牛蛊,给你。”

    余曼秋把手里的东西递过来。

    奶牛蛊,状若迷你土蛤蟆,皮肤灰黄色,全身遍布鼓起的疙瘩,看着有点瘆人。

    沈炼接过奶牛蛊,好奇道:“余姐,这喇叭花也是蛊?!”

    余曼秋笑着点头:“这是喇叭花蛊,后勤类,可以用来存储物品,携带此蛊,蛊师的行动便会便利许多。”

    沈炼不禁投去羡慕之色。

    一手交钱,一手交蛊。

    余曼秋转向柳如意,道:“夫人,如果没有别的事话,我们这就回去吧。”

    柳如意点点头,站起来,再三感谢沈炼一家人,洒泪辞别。

    “夫人,我立刻催动‘传送蛊’,直接将你我传送到荣华城万家,你且闭上眼睛。”

    只见余曼秋把手搭在柳如意肩头,柳如意依言闭上了双眸,转瞬之后,盈盈光芒从余曼秋身上迸放出来,形成一个巨大的椭圆形光膜笼罩住她和柳如意,再下个瞬间,她们骤然从原地消失不见。

    “传送蛊……”

    沈炼这才恍然大悟,难怪余曼秋一个人来就足矣了,原来她拥有能将活人传送到三千里之外的奇异之蛊,牛逼极了!

    沈万全和二娘都是震惊无语,今日所见所闻,超乎想象,甚至颠覆了他们的世界观。

    “咦,这是什么?”沈炼忽然发现一封信,在余曼秋的座位上,似乎是她留下来的。

    信封上写着四个字:

    阅后即焚!

    832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