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一章 杀人

    “夫人……”

    关超旋即起身,笑眯眯地,一脸宠溺之色。

    他有些微醉,站起来时打了个趔趄。

    压寨夫人看也不看关超,反而朝沈炼这边斜了眼,冷冷淡淡道:“你们太吵了,影响我看书。”

    “哎呦,今日有朋友登门,情不自禁,多饮了几杯,惊扰夫人了。”关超笑哈哈地走过去,就要给压寨夫人一个熊抱。

    这位绝色美人凝立不动,神色里浮现深深的厌恶。

    突然,扑到她身前的关超,如遭重击一般,蹬蹬蹬倒退而回。

    仿佛有无形的力量将其直接震开。

    见此一幕,沈炼愣了下,目光在关超和绝色美人身上来回。

    众山贼也是面色古怪,窃窃私语。

    “哈哈,寨主,你果然碰不到夫人。”一个喝得酩酊大醉的山贼,指着关超哈哈大笑。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沈炼在峡谷前见过的那个光头独眼大汉,这厮是喝大了。

    其他还没喝醉的山贼,不禁瞠目结舌,一个个像是看着死人一样看着光头独眼大汉。

    关超退了几步才站定。

    “找死!”

    关超瞬间酒醒三分,瞪着阴鸷双眼,死死盯着压寨夫人看了一会儿,神情抽搐,脸上浮现一抹莫大的恼怒之色,忽然拔刀出鞘。

    刷!

    赫然是九曲连环鬼头刀!

    刀柄上有个狰狞鬼头,刀身宽大厚重,刀锋奔放冷光。

    噗!

    鬼头大刀忽然刀光一闪,劈砍而出,光头独眼大汉当场被一劈两半。

    从头顶到裤裆,分裂开来。

    血洒一地。

    各种内脏稀里哗啦散落出来。

    “啊!”压寨夫人吓得花容失色,软倒在地,捂住了嘴巴,差点呕吐出来。

    众山贼惊恐万状,纷纷倒退。

    沈炼也是心中大凛,呼吸凝滞。

    关超杀人如麻,连他自己的手下都不留情,残忍可见一斑。

    沈炼心头一动,从关超刚才爆发的力量判断,绝对在百里飞之上,毕竟拳怕少壮,他关超正处在巅峰期,而百里飞已经年老体衰。

    而沈炼功成日短,与这些江湖上一流武师相比,鹿死谁手,犹未可知。

    “好一个喜怒无常的山贼。”

    沈炼微微眯眼,把手按在追风剑的剑柄上,然后轻轻扯了下旁边一个山贼。

    “怎么回事,为什么寨主碰不得压寨夫人?”

    那个山贼摇了摇头,叹口气,压低声道:“听说压寨夫人身上被下了蛊,叫什么‘忠贞不渝蛊’,除了她的郎君,谁都别想碰到她的身体。”

    被下了蛊?!

    沈炼赫然:“你们压寨夫人究竟是谁?”

    “北地首富万三爷的老婆,柳如意。”

    沈炼顿时屏住了呼吸。

    “就是那个让万三爷甘愿将全部家产作为嫁妆,风光大办了七日婚宴的柳如意?”

    这个绝色美人柳如意,与李丞丞一样是艺妓,出身并不好,却意外地迷倒了花甲之年的万三爷,北地最有钱的大富翁,富可敌国!

    娶她那日,万三爷便当众立下遗嘱,他死后自己的所有财产统统留给柳如意。

    同时,万三爷的几个儿女全部净身出户,一分钱都捞不到。

    这件事闹得太大,传遍整个北地。

    后来,柳如意忽然失踪了,万三爷悬赏百万寻人。

    至于究竟发生了什么,沈炼听过多个版本,有人说是万三爷的儿女弄死了柳如意,也有人说柳如意跟别人跑了。

    总之,众说纷纭,不一而论。

    万万没想到,她在赤林岭的山贼窝里。

    那山贼点点头:“半年前,寨主去了一趟荣华城,绑架来了柳如意回来。

    这个女人美若天仙,勾人魂魄,我们寨主见之倾心,爱死她了。

    哪想到,柳如意身上有古怪,寨主碰一下都不能,只能干看着强撸。”

    沈炼不禁深深凝视一眼柳如意。

    “忠贞不渝蛊,似乎是……姻缘类的蛊。”

    他想到了很多。

    就在这时,画风突变。

    满脸凶戾之色的关超放下染血的刀,以手扶额,露出惭愧之色,摇摇晃晃道:“哎呀,喝多了,竟然失手杀了大头兄弟,是我之罪。”

    军师呵呵一笑,摇着纸扇站起来,朗声道:“世人苦难,生不如死。寨主送走了大头,不如好人做到底,再送他三个媳妇,如何?”

    众山贼顿时群情激动,高声嚷道:“好!”

    几个舞女惊骇欲绝,拔腿就跑,却被山贼抓住,摁在关超面前。

    关超环顾四周,问道:“大头喜欢什么样的女人?”

    有个山贼叫道:“大屁股的!”

    另一个山贼叫道:“屁股越大,他越喜欢。”

    还有个山贼叫道:“他更喜欢男人。”

    众山贼哄笑一片。

    关超用鬼头刀点了点其中三个舞女,道:“就你们三个吧,下去之后,好好伺候大头,给他多生几个鬼儿子。”

    说着,举刀欲劈下。

    “住手!不要杀她们!”

    柳如意忽然冲过来,跪倒在关超面前,含泪央求。

    关超猛地停下,狠厉道:“人死为大,我兄弟死了,杀三个贱婢陪葬而已,你心疼什么?”

    柳如意泪眼哗哗:“她们本就是苦命人,因我而被你们抢来为奴为婢,不能与父母再见,不能与家人团聚,只能唯命是从,却还要被你杀死,你到底还有没有人性,为什么世上会有你这么残忍的人?”

    关超大怒,扬手一巴掌甩过去。

    嘭!

    关超的手,距离柳如意面庞三寸处,骤然反震而回。

    沈炼分明看到柳如意的体表有透明的涟漪荡漾,让他瞳孔骤然一缩。

    “草你丫的!”

    关超甩甩手,疼得咧了咧嘴,神色骤然阴狠下来,扬起鬼头刀朝着一个舞女砍去。

    千钧一发之际,几乎在鬼头刀斩在那个舞女娇弱的脖颈上的时候,沈炼猛地拔剑出鞘,追风剑奔雷逐电,剑光如龙,闪动间,斜刺里往上一挑。

    噗!

    一条飙血的断臂离体,咚的落在地上。

    断臂手里还抓着九曲连环鬼头刀。

    关超愣了下,世界死一样安静。

    “啊啊啊……”

    一愣之后,剧痛袭来,关超捂着疯狂喷血的肩膀,发出凄厉的惨叫。

    沈炼一剑横扫。

    噗!

    一颗人头骤然飞起。

    鲜血呲呲撒了一地。

    整个匪寨一片死寂。

    众山贼目瞪口呆,一个个全傻眼了,看了看地上的尸体,又看了看有些愣神的沈炼。

    一时间,只有凛风呼啸,地上一层土灰被吹得微微卷扬,打着旋儿。

    沈炼凝立不动,追风剑保持着最后一剑横扫的姿势。

    他在最完美的时机袭杀了关超,从结果来看,精彩之极!

    但是……

    杀人了!

    他杀人了!

    无论是上辈子,还是今生,他甚至从没有打伤过别人,更别说杀人了。

    这一瞬间,他的大脑一片空白,心头的激荡起伏无比剧烈。

    “啊,寨主被杀了!”

    不知谁喊了声,众山贼气哄哄行动起来,抄起武器,包围过来。

    沈炼还在发呆。

    “恩公,你快走!”柳如意冲他大喊。

    沈炼猛地回过神,看了看柳如意,又看了看惊魂未定的几个舞女,她们黯淡的眼中渐渐涌现出一丝鲜活的光彩,仿若黑暗里闪烁的星光,这让沈炼身躯一震,心头隐隐有种血气沸腾的灼热感。

    他紧握追风剑,傲视群雄。

    异样的感觉在心头不断爆发,有种把自己代入武侠小说的既视感。

    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沸腾,不断在他心底深处狂野燃烧。

    我本蜀狂客,仗剑行天涯。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来啊!”

    沈炼忽然大吼一声,追风剑凌空扫去,一道弯月剑气随之倾斜而出,三个冲上来的山贼立刻倒飞而回,身体在半空中拦腰截断。

    周围顿时响起一片倒吸冷气的声音。

    军师颤抖着手指着沈炼吼道:“弟兄们上啊,他就一个人,谁杀了他,谁就是新寨主。”

    众山贼闻言顿时疯狂起来,口中大喊着杀啊杀啊,接踵扑来。

    “覆雨剑法!”

    沈炼张狂大笑,无所畏惧。

    追风剑蓦然抖出一个玄妙无极的剑花,倏地爆开,化作一天光雨,朝着四面八方飙射开去。

    噗噗噗……

    四周欺近的山贼,一个个全身抖颤,跟电视里那些被机枪扫中的人一样。

    然后,他们的衣服上浮现一个个血块,有人瞬间倒地毙命,有人倒地打滚,疼得鬼哭狼嚎。

    “放箭,射死他!”

    军师一边往外逃一边喊。

    沈炼冷目森寒,捡起一把刀嗖地扔出,直插进军师后背,贯胸而过。

    几乎在下一刻,空中嗖嗖作响,十几只冷箭射来。

    沈炼何等机敏,把一个山贼拽在身前,冷箭全部射在他的身上。

    一轮冷箭过后,他迅速跳出包围圈,直奔向十米开外的射手。

    第二轮冷箭随后袭来,但是!

    “铁化!”

    沈炼化身铁皮人,暴走而去,冷箭击在身上蓬蓬弹开,迅速欺近射手,扬手抖出一朵剑花,噗噗飙射一阵,射手满身血洞而亡。

    “恩公,小心!”

    柳如意忽然惊呼一声,指着城楼上。

    沈炼仰头一看,城楼上的山贼正在调转机械强弩,从对外方向转为对内方向,瞄准了他。

    这强弩比弓箭厉害多了,就算铁化状态的他,也不敢硬接。

    “找死!”

    他一口气冲到墙垛下,沿着墙壁跑动,接着冲进楼梯里,杀掉几个山贼后,来到了城楼上。

    轰!

    随着一道剑气倾斜而下,机械强弩蛋碎一地。

    片刻后,他将城楼上的山贼全部杀死,毁坏了所有的机械强弩,这才往下看去,不禁一呆。

    山贼们……跑光了!

    群龙无首,加上沈炼太过生猛,众山贼肝胆俱裂,不跑才怪。

    832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