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九章 血性

    这一剑精准地点在雪狼的左眼上,然后直接从狼头后脑贯穿而出,着实狠辣!

    雪狼瞬间毙命。

    周围的雪狼顿时焦躁不安起来,呜呜低吼,但凶残的本性让它们不会轻易放弃,于是雪狼们前仆后继,一头接着一头扑了过来。

    “杀!”

    沈炼面色无惧。

    他知道,与野兽对战,绝不能露出一丝怯弱,气势上输了,只会让野兽更加疯狂。

    他也知道,百里飞和孙元祥要他来猎杀雪狼是有心考验他,看看他够不够爷们,有没有一点血性。

    要知道,任何一场厮杀,不光是身体上的巨大考验,也是心理上的考验。

    当人处在恐惧、紧张、情爱等激烈的情绪中,身体分泌出更多的荷尔蒙,让人的产生各种反应和躁动,然而结果却因人而异。

    有人因此爆发出超乎想象的力量,比如为了保护孩子的母亲,敢跟恶霸拼命;

    有人则是相反,发挥严重失常,比如那些职业运动员,身体素质好的一笔,技能也是练得滚瓜烂熟,但一到了大型比赛,便是各种低级失误不断,明显是心理素质不行。

    面对群狼围攻,说一点儿不怕那绝对是假的。

    但沈炼接连打败孙元祥和百里飞,实力突飞猛进,对自身有几斤几两无比自信,胆子大了,他头脑清晰,反而越来越冷静,将所学的剑法一招一式淋漓尽致施展出来。

    剑光一闪,一头雪狼当场被削掉了脑袋。

    浪涛狂卷,另一头雪狼被冲飞而回,空中飙血。

    ……

    不知过去多久,宗师蛊空窍内的元气接近耗尽,黑暗里窜出的雪狼却是不断扑来,杀之不尽。

    沈炼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某一刻,他突然被一头雪狼咬住了左腿。

    雪狼狠狠撕扯,他后仰摔倒在地,身体被雪狼甩来甩去,拖拽向黑暗里。

    万幸他时刻做好准备,在千钧一发之际催动了铁皮蛊空窍内的元气进入铁化状态,不然左腿非被撕扯断掉不可。

    这时,另一头雪狼趁机扑来,一下子咬住他的肩膀,两头雪狼拔河一样互相撕扯他。

    “滚开!”

    沈炼怒吼一声,一剑戳中咬肩膀那头雪狼的眼睛,打退之,再一剑劈在咬腿那头雪狼的脑袋上,顿时皮开肉绽,剑伤入骨,这才疼得松开了狼嘴。

    轰!

    沈炼刚爬起来,忽然有一头雪狼如同蛮牛一般顶撞在他的胸口,把他撞飞出去,跌出很远的距离才摔在地上。

    之后,有三头雪狼吼叫着扑来,几乎在同时咬住了他的左右腿和脖子。

    獠牙狠狠压迫在脖子上,沈炼几乎窒息。

    噗!他扬手一剑砍断了那头雪狼的脖子,被斩掉的狼头还是死死咬着,挂在了他的脖子上,一时弄不下来。

    刚要挥剑去劈砍另外两头咬腿的雪狼,忽然持剑的手上一紧,竟被不知从哪里窜出来的一头雪狼咬住了手腕!

    沈炼顿时陷入莫大的危机。

    他仰面朝天被三头雪狼来回撕扯,几次挣扎都不能摆脱。

    时间一久,铁皮蛊空窍内的元气剧烈消耗,覆盖在体表的铁色光膜闪了闪,一下变得稀薄了许多。

    噗!噗!噗!

    铁化防御力持续减弱,到了某一刻,三头雪狼的牙齿咬进肉里,他的双腿和右手腕顿时飚出三团血花,疼得他龇牙咧嘴,心头直往下沉。

    而见了血的雪狼更加疯狂,眼里都是迸发出瘆人的绿光,用更大的咬合力撕扯。

    生死之际,沈炼忽然进入玄而又玄的状态。

    仿佛时间变慢了无数倍一样,周遭的一切都是以极慢的节奏在运动。

    这一瞬,宗师蛊猛地颤动起来,迸发出强烈的光彩,一股耀眼的星光随即冲入沈炼的眉心。

    霎时,无数的灵感交织在一起轰然爆发!

    至刚至猛的惊涛剑法,快狠准的追风快剑,两种风格不同的剑法渐渐杂糅在一起,合二为一,去其糟粕,取其精华,形成一门全新的剑法!

    临战突破!!

    “嗨!”

    沈炼双眼猛地瞪开,右臂徒然一震,宗师蛊空窍内仅剩的那点元气一股脑儿灌注进剑身。

    长剑随即抖出一个玄妙之极的剑花。

    如有实质的剑花,倏地爆开,化作一天光雨,形成一点点闪烁的芒点。

    每个芒点都是一滴元气凝聚而成的雨滴。

    然后,椭圆形的雨滴,在半空迅速拉长,变成一个个银针般的细线,朝着四面八方飙射开去。

    噗噗噗噗噗……

    周围的雪狼如遭重击,身上多出一个个血洞,很快染成一滩滩血迹。

    沈炼翻身而起,放眼一看,遍地都是雪狼尸体,远处还有一些雪狼的绿光眼在晃动。

    此时,他已经力竭,刚才的大爆发是他的最后一击,若有雪狼扑来,他就死定了。

    然而!

    沈炼的心情无比畅快,他甚至想要大笑!

    “来啊!”

    沈炼朝着八方大吼,霸气侧漏,无所畏惧!

    残余的雪狼们凝神盯了他一会儿,突然响起一声呼啸,然后它们缓缓往后退去,消失在染墨般的黑夜里。

    沈炼一屁股瘫倒在地,累死了!

    危机一解除,那股子狠劲也淡去了,刚才的那一幕幕画面不断在沈炼心头回放,兴奋、刺激、还有点后怕,种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突然爆发,让他的身体微微颤抖起来。

    这时!

    “你,打跑了狼群?!”

    不知什么时候,百里飞来到了沈炼身旁,看着遍地的狼尸,直倒抽寒气,表情是相当精彩。

    沈炼呵呵:“晚辈侥幸而已。”

    “这可不是侥幸!”孙元祥也在环顾四周,瞠目结舌,一脸莫大的惊愕!

    其实,这两个老头从厮杀开始就跑过来窥探,万一沈炼遇险,他们也好及时出手帮助。

    万万没想到,沈炼太他么有血性了,太猛了,一个人就把整个狼群给干翻了。

    牛逼!

    此情此景,两个老头对视一眼,全部无语了!

    沈炼比起当年巅峰期的他们,可要猛多了,真正的爷们啊!

    百里飞呆愣着几分钟后,问孙元祥:“老弟,你号称北地雪狼,当年是杀了几头雪狼才得到这个名号的?”

    孙元祥神情抽搐:“九头……”

    看了眼地上的狼尸,一地都是,老头子不禁长叹一声,奈奈的,晚节不保啊!

    ……

    夜战雪狼后,沈炼怕家里人担心,便没有回家,而是留在百里飞这儿养伤。

    经过两天的修养,消耗掉的元气便全部补了回来。

    新诞生的元气持续冲刷身体,加上敷上特效草药后,不太深的伤口很快就结疤了,没什么大碍。

    “炼公子,你最后施展出那一剑,太惊艳了!”

    百里飞也是武痴,回来之后就琢磨沈炼那一剑,却怎么也无法推演出来。

    沈炼笑了笑,道:“生死之际,灵光乍现。”

    说得轻松,其实这灵光来之不易。

    宗师蛊是以宿主的知识、感悟、经验为粮食,这些东西能增强它的智慧,而且宗师蛊本就是为了战斗而生,尤其是在厮杀中获得的战斗经验,更是难能可贵,极大的供给了宗师蛊所需。

    可以说,没有这场厮杀,宗师蛊就不可能获得成长,那灵光也就无从而来。

    “战斗经验,很重要!”沈炼若有所思地暗叹了声。

    百里飞啧啧惊叹,好奇道:“那一剑必定扬名天下,可有了名字?”

    沈炼一挑眉,道:“没有。请前辈赐名,如何?”

    百里飞眼神闪了闪,沉吟了下,道:“那一剑,始于一朵剑花,成于一天光雨,终于漫天暴雨梨花。最惊艳之处,剑光奔雷逐电,剑气激射四面八方,犹如暴雨倾盆,覆盖天地,不如就叫覆雨剑法,如何?”

    “覆雨剑法……好名字!”沈炼欣然接受,这名字恰如其分,起得有水平。

    随后十多天,沈炼全心扑在完善覆雨剑法。

    百里飞、孙元祥,二老折服于他,不再藏着掖着,倾囊相授,鼎力相助。

    他们经验丰富,见多识广,不断为沈炼和宗师蛊提供各种玄奥的武学知识理论,如此这般,覆雨剑法以惊人的速度成熟起来。

    “该让这孩子见见真正的血腥了。”百里飞对沈炼越看越喜欢,当成嫡传弟子培养,一直在琢磨着如何让他进一步成长。

    闻言,孙元祥挑眉道:“你想要他去杀人?!”

    百里飞点点头:“猎杀雪狼和杀人的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这孩子乃人中龙凤,迟早要一飞冲天,杀戮不可避免,与其让他将来措不及防杀人而心生魔念,不如我们稍加引导。”

    孙元祥深吸口气:“大哥是不是已经有了目标?”

    百里飞呵呵笑道:“瞒不过老弟你。雪岭城三百里外赤林岭,盘踞着一伙山贼,穷凶极恶,作案猖獗,我早就想将这群畜生连根拔起了。”

    孙元祥目光一闪:“我记得这伙山贼的头目叫关超,外号鬼头刀,是个使刀的高手,朝廷对他发布了十五万两的悬赏令,对吗?”

    “正是此獠!”

    “嗯,炼公子剑法日渐大成,也需要一场血的洗礼来祭奠覆雨剑法的出世。”

    三匹快马在大路上奔驰,渐行渐远。

    大半日后。

    前方的大地上,隆起一座荒山野岭,漫山遍野全是红色枫林。

    此处,正是沈炼三人此行的目的地,赤林岭!

    832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