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八章 勇武

    马车缓缓停在城南片区的一处大户宅院前。

    “就是这儿了。”

    孙元祥先从马车上下来,抬头看了眼面前的宅院。

    沈炼紧跟着也下了马车。

    “这里便是‘追风神捕’百里飞的家?”

    孙元祥嗯了声,缓缓道:“百里飞的‘追风快剑’别具一格,当年我将惊涛剑法练至大成境界时,他已经在中原闯下赫赫威名。

    我剑法大成后,一心想要成名,陆续挑战一些有名气的武师,将他们打败。

    之后孤身下北地,到中原去挑战更厉害的武师,便遇上了百里飞。

    我与他大战了几百个回合,近乎力竭,最后以平局结束,不过我知道自己其实是输了,百里飞天生膂力,天资纵横,胜我不止一筹。

    那战之后,我与百里飞惺惺相惜,相逢恨晚,结拜为异姓兄弟,我尊他为大哥。”

    沈炼好奇道:“百里飞是中原武师,为什么会到北地来定居?”

    孙元祥叹了口气,道:“只怪他名气太大,挑战者众多。加上他嫉恶如仇,仇家也太多了。等他过了巅峰期后,力有不逮,不得不远离中原,到苦寒北地定居,只想求个安享晚年而已。”

    沈炼了然。

    孙元祥上前敲门。

    一个小厮打开门,见到孙元祥,热情堆笑道:“孙老,您来了。”

    “你家老太爷在吗?”

    “在,晨练刚结束,正喝早茶。”

    “去通知一声,就说我来了。”

    “好,孙老先进来吧,外面风大。”

    小厮让开门。

    孙元祥和沈炼进门后来到会客厅等着。

    不一会儿,便见到一位古稀老人迈着健步洒然而来。

    这位老者须发皆白,双目放光,身材异常魁梧,接近两米高,显得格外健硕,透过单薄的衣服可见到钢铁般的横练肌肉。

    沈炼不禁赫然。

    这老头要么天生就是如此强壮,要么他已经将身体锤炼到了极致,实在强壮!给人一种无形的压迫力!

    “老弟,你可有阵子没来看我了。”百里飞声如洪钟,爽朗之极。

    孙元祥笑道:“大哥,久疏问候,莫怪莫怪!”

    百里飞摆了摆手,便看向沈炼,含笑道:“这位小兄弟是?”

    孙元祥立刻作了介绍。

    百里飞恍然,拱手道:“原来是沈家大公子,你爹沈万全,在四大家族里,算是作风比较正派,老夫对之印象还不错。”

    闻言,沈炼心头微动,笑了笑道:“待晚辈继承祖业后,必定多行善举,为民造福。”

    百里飞嗯了声,缓缓坐了下来,问道:“老弟带着你家大公子来见我,可是有什么要事相商?”

    孙元祥答道:“我家大公子醉心于习武,纳百家之长以厚己。听我提起你的追风快剑,他敬佩之至,特来向你学艺。”

    沈炼随即将一个红包递上。

    百里飞接在手里看了眼,竟是一万两银票!

    不禁挑了挑眉,露出一抹笑意,道:“跟老夫学艺自然可以,不过老夫传艺有个规矩,最多只教一个月,你是否接受?”

    沈炼微微一笑,点头道:“晚辈接受。”

    孙元祥则是一副等着好好戏的架势,笑而不语。

    随后,三人来到武场上。

    百里飞倏地拔剑出鞘,快若电光,剑气如虹,掀起一阵狂风。

    “天下武功,无坚不摧,唯快不破!

    我的追风快剑,顾名思义,快疾如追风,犀利如电光,力求以快制胜。

    此剑法分为五层,分别是:一点见红,翻手之间,猛鬼摊爪,白驹过隙,惊鸿一瞥。

    一招一式,皆是进攻,没有防守,没有闪避,一往无前,快攻才是无敌!”

    说话间,百里飞逐一展示他的追风快剑五层剑招以及讲解与之配合的心法。

    果然是剑法极快,没有繁冗复杂的招式,追求的就是那一道惊艳无匹的快剑!

    “看到了么,修炼这门剑法的窍门就在于瞬间爆发力!

    你不需要时时刻刻都快,快中有慢,慢中有快,把握节奏。

    只要在攻击的瞬间,骤然爆发出惊人的力量和速度,那谁都阻挡不了你的进攻!”

    百里飞傲然道,浑身散发出败尽各路高手的霸气。

    沈炼目不转睛看了遍,心领神会,宗师蛊再次光芒涌动,盈散点点星光融入他的眉心。

    刹那间,剑法中的各种奥妙迅速在他的脑海里浮现出来,跟电视里放慢动作一般,清晰透彻。

    就在百里飞想要再演练一遍剑法的时候,沈炼吐出一口浊气,道:“我来试试吧。”

    百里飞愣了下,他刚才为了展现追风快剑的威力,出剑极快,按理说,在别人眼里就是眼前一花,根本看不到种种细节,所以他会在第二遍演绎之时,故意放慢节奏,让他们看个清楚。

    “那,你就试试好了。”百里飞一愣之后,缓缓收剑,站到了一旁。

    唰!沈炼拔剑出鞘,神情严肃,一招一式演练,虽然不及百里飞快,但分明已经得到了三四分真传神韵,相当有模有样了。

    百里飞为之深深愕然,下巴差点掉了下来!

    此后数日,沈炼便待在百里飞家里苦练追风快剑,越练越好,转眼十日后,剑法大成!

    当当当……

    武场上,金铁交击不断。

    两把长剑,唰唰唰,眼花缭乱地互攻在一起,激荡出璀璨的电火花。

    风在他们之间汹涌翻滚,烟尘四起,飘落而下落叶突然炸裂,碎为齑粉。

    某一刻,双方突然凝固般停了下来。

    只见百里飞一剑压在了沈炼的头顶五寸处,再进一步便能洞穿沈炼的头颅,但,沈炼却是一剑抵在百里飞的咽喉处。

    “老夫,败了!”

    百里飞长叹一声,大摇其头。

    后悔了,真是后悔了!

    悔不该收那一万两红包,为此却错过了一个真正得其衣钵的关门弟子!

    简直悔得肠子都青了。

    “你真是……妖孽啊!”百里飞看着沈炼,瞠目结舌,一脸哔了狗的表情。

    此情此景,孙元祥是阵阵暗爽,终于有人能体会到他的心情了。

    ……

    夜色深沉,寒风呼啸。

    雪岭城之外,便是一望无际的雪原。

    大地苍茫,枯草连天,风声呜咽如鬼哭,混杂着雪狼的嚎叫。

    雪狼是雪原上最凶猛的野兽,神出鬼没,成群活动,一旦被它们围攻,便是九死一生。

    沈炼从未见过活的雪狼。

    沈家的藏馆里,倒是有一只雪狼的标本,体型极其巨大,长约三四米,站高与马差不多,獠牙尖锐而锋利。

    北地恶劣的气候,食物的短缺,养成了雪狼凶悍的性情,有盯上猎物就不死不休的习性。

    在白天遇上雪狼群,必定是凶险万分,更别提在漆黑的夜里了。

    沈炼孤身一人行走在郊外,手上只有一个火把,腰间只有一把铁剑,就这样孤独的前行着。

    城楼上,百里飞和孙元祥两个老家伙遥望着远处渐走渐远的火光,拿着温好的酒,一杯接着一杯喝了起来。

    这两个老头心情挺郁闷的,着实被沈炼打击的够呛,有点同病相怜。

    这不,为了找回场子,便让沈炼去猎杀雪狼。

    “只有经历真正的生死之战,感受过绝境的残酷,才能算是合格的武者。”百里飞忽然发出如是感慨。

    孙元祥深以为然,点头道:“有些人一遇到危险,吓得直接腿软,就算练功练的再好又有个屁用。

    人啊,只有在生死之间,在强权者的打压面前,在面临考验的时候,才能真正看清楚自己,是信仰无畏的勇者,还是软弱不堪的怂蛋。”

    风大无月,黑漆漆的荒山野岭,好似沉睡的巨兽伏在面前。

    沈炼忽然停了下来,把火把插在了地上。

    举目四望,有三面是漆黑一片,只有雪岭城方向有微弱火光。

    “果然是古代,没有公路,没有夜灯,大自然尽情展现它的狂野和黑暗。”

    沈炼从怀里掏出一个油纸包,打开来,露出一块带血的生猪肉,直接将之扔在了不远处。

    一股腥气随风而散。

    没有等太久。

    黑暗里乍然有诡异的绿光在涌动,那是雪狼的眼睛。

    接着,周围便响起怪异的声音,似乎是风声,又像是某种野兽低沉的吼叫。

    “来了!”

    沈炼旋即拔剑出鞘。

    呼!一道黑影骤然从黑暗里窜出,一下扑到生肉位置,将之叼了起来。

    沈炼瞳孔一缩,只见那头雪狼比他还要高,雄壮狰狞,浑身覆盖着灰褐色的硬毛,爪子和獠牙在火光里迸发出骇人的冷光。

    雪狼一口便把肉块吞了下去,然后转头朝沈炼看来。

    就在这个时候,就在沈炼的注意力集中在眼前这头雪狼身上的时候,他的背后骤然有一股冷风打了过来。

    沈炼浑身一紧,转身,反手一剑!

    这一剑又快又狠,仿佛演练了无数遍一样,实际上却本能就使了出来。

    他看到一头雪狼跃起在半空,扑咬而来,被他一剑横扫中了。

    “嗬!”沈炼这才大吼一声。

    剑锋反弹回来猛烈的冲击力和坚硬的触感,裹挟着元气的铁剑在沈炼手中铮铮作响,把扑来的雪狼一扫而开。

    嘭!

    雪狼砸在地上,翻滚了几圈爬起来,突然四蹄发软又倒了下去。

    借着火光一看,原来那头雪狼被沈炼一剑划破了喉咙,大量的鲜血喷涌出来,一地都是。

    又有两头雪狼从黑暗里窜出,来不及多想,沈炼举剑一震,便是施展出了惊涛剑法,剑气倾泻,推涛作浪,一波浪潮席卷过去。

    噗!噗!

    两头还在跃在半空中的雪狼徒然拦腰截断,然后从沈炼的两侧飞了过去。

    沈炼凝立不动,保持着出剑的姿势。

    鲜血泼洒如雨,淋了沈炼一身,他整个人染血,看起来有几分狰狞。

    “来吧,不是你们吃了我,就是我杀光你们。”

    沈炼红着眼鼓起劲力,主动朝着那头叼吃生肉的雪狼冲去,骤然一个加速,剑尖朝着前方一点。

    正是追风快剑第一式一点见红!

    832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