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七章 惊涛

    回到房里,关起门来。

    沈炼迫不期待开始炼化宗师蛊。

    银针刺破手指,滴血喂养,常规操作。

    宗师蛊没有拒绝鲜血的诱惑,很快喝了沈炼的血。

    果然,宗师蛊也是有脾气的,没那么容易被炼化,一副谁都不鸟的傲娇姿态,自然没有与他产生什么心神联系。

    这时候,沈炼满是期待起来。

    就在下一刻,嬉命蛊闪亮登场了,鬼魅般出现在宗师蛊面前。

    宗师蛊一见到嬉命蛊,原本淡定傲骄的姿态顿时大变,忙不迭逃跑。

    嬉命蛊开始展现它那无与伦比的魅力,就是招了下手,宗师蛊便猛地一个急刹车,停了下来,不跑了,转而走向嬉命蛊。

    这一幕,像极了封神榜里的申公豹,一句“道友请留步”,魅力加持十万点,见一个秒一个,对谁都管用,牛逼的一塌糊涂。

    须臾后,宗师蛊堕落了,经不住嬉命蛊一番勾搭挑豆,从了!

    随即,便有一股强烈的意念冲击而来,沈炼狂喜不已,几乎是躺着就把宗师蛊给炼化了。

    然后,宗师蛊潜入他的体内,一路来到心脏附近的位置,选中一个窍穴,开窍,筑巢,很快开辟出属于自己的空窍。

    一蛊,一窍。

    这是沈炼体内的第二个空窍。

    有两个空窍,便等于有了两个元气存储槽。

    嬉命蛊这厮非常滥情,从铁皮蛊的空窍搬家,跑去跟宗师蛊愉快的同居了。

    沈炼为铁皮蛊难过了三秒。

    这时候,界面上的信息也更新了:

    宗师蛊,白级,特效,武动山河

    消耗3点蛊惑值,可令宗师蛊进化一级,是否进化?

    “哈,我恰好有3点蛊惑值。”

    “那还等什么,进化宗师蛊!”

    随即,界面光芒一闪,蛊惑值迅速变为0。

    与此同时,宗师蛊剧烈的颤抖起来,迸放出迷幻的光彩,渐渐的光芒凝聚,结成一个茧蛹包裹住它自己。

    一天一夜后,宗师蛊破茧而出。

    只见其身体变得更大了,从扁平变为臃肿,还长出了手脚,也是人形,酷似木柴人,胸前位置还有一道光芒熠熠十分炫酷的青铜条纹。

    宗师蛊,青铜一级,特效,武动山河,锤筋炼骨

    进化成功!

    宗师蛊抖索身躯,在自己的空窍内,盘膝而坐,犹如老僧入定,呼吸吐纳。

    立刻,一个巨大的以空窍为中心的漩涡浮现而出,体内的某些奇异物质,正在被提炼、抽离、吸引过来,江河滚滚也似涌入空窍。

    空窍内的雾状物质迅速增多,变得越来越浓郁。

    沈炼感觉一下,不禁震撼!

    宗师蛊提炼元气的速度竟然是铁皮蛊的十倍不止!

    甚至,铁皮蛊被隐隐压制下来,无法正常提炼元气了。

    “没想到不同类别的蛊,提炼元气的效率差距竟是如此之大!

    宗师蛊不愧是智慧类的蛊,比铁皮蛊强多了,牛逼啊!”

    如此这般,才过片刻间,强烈的饥饿感便袭来,沈炼不得不为自己加餐,竟把一整只烤乳猪吃掉,这才缓解了饥饿。

    “理论上,人体内有无数个窍穴,可以容纳无数只蛊。但显然不是这样。

    因为每只蛊都在从身体里不断地提炼元气,消耗非常剧烈,甚至能把人……掏空!

    按照这样的进展,任何蛊师体内,可容纳的蛊其实非常有限,可能就那么几只而已。”

    这应该也是林修平卖蛊的原因之一。

    即便蛊在他手里,他也能够炼化成功,却根本无法将之容纳于体内。

    蛊道之难,难于上青天!

    沈炼不得不再次修缮自己的膳食计划,依然是一天四餐,但在食物里加入一些大补之物,比如人参、灵芝什么的。

    如此尝试了三天,不断加餐量,终于满足了两只蛊的日常所需。

    “好了,有了宗师蛊在手,我就是武学天才了。”沈炼急迫需要找一门武学来修炼试试,他立刻想到了孙元祥。

    “孙老伯在江湖上位列一流高手,他的惊涛剑法威力惊人,我得蛊惑他将之传授给我。”

    思及此处后,沈炼按耐不住,去找孙元祥,一见到人,他便开门见山地道:“孙老伯,我想跟你学武。”

    孙元祥讶异道:“炼公子,难道你已经……”

    沈炼点点头,摊开右手,宗师蛊钻了出来。

    见此一幕,孙元祥眉梢狠狠颤抖了下,怎么这么快?!

    他依稀记得,刘大虎炼化的第一只蛊,足足花了九个月之久,那真是一把屎一把尿的伺候着,比养女人还上心万倍。

    而且,那只蛊,还不是智慧类的蛊,算是比较容易炼化的类型。

    “炼公子不简单啊!”

    孙元祥目光闪动,不由得倒吸一口气,深深凝视了一眼沈炼,神色严肃起来。

    老头子沉吟了一会儿,便是认真地看着沈炼,叹口气道:“也罢!老头子无子嗣,这些年在沈家混吃等死,受了不知多少恩泽,理当以命报答!

    按规矩,要学我的惊涛剑法是要行拜师礼的,但炼公子是未来的家主,不可辱没了身份,拜师就算了。只不过,你必须答应我一件事。”

    沈炼神色一正:“但凭老伯吩咐。”

    孙元祥慷慨陈词:“惊涛剑法历代传人,皆是铮铮铁骨,嫉恶如仇,我只希望炼公子学会此剑法之后,绝不用来作恶。”

    沈炼拱手作揖,一揖到底:“晚辈发誓,绝不会使用惊涛剑法作恶。”

    “好!”

    孙元祥非常欣慰。

    其实,这些年来,他一直在为惊涛剑法物色传人,可惜武学天才凤毛麟角,可遇不可求,眼瞅着自己年迈力衰,心中的失望一天大于一天。

    这时,炼公子,恰如雪中送炭般出现了。

    “我的惊涛剑法,至刚至猛,犹如惊涛骇浪,一往无前。

    此功共有六层,分别是:

    推涛作浪,波涛汹涌,惊涛骇浪,惊涛怒浪,惊涛巨浪,狂涛巨浪。”

    孙元祥拔剑出鞘,舞剑如弄潮,只见水银长剑骤然一震,化作重重剑影,混乱交织不断叠加,演化为滔滔浊浪,凶猛无畏,滚滚冲击向前。

    一层比一层强,一浪高过一浪,浪潮汹涌,互相堆叠,直到最后,化作狂涛巨浪,席卷苍天大地!

    “好剑法!”

    沈炼深深震撼,他的心神与宗师蛊紧密相连,自己所见,也被宗师蛊所见。

    顿时,宗师蛊光芒涌动,迸发出点点星光,融入沈炼的眉心。

    几乎在瞬间,沈炼目光如电,似有所悟,大脑一下变得清晰无比,是从未有过的清晰透彻。

    心如明镜!

    他拔剑出鞘,有模有样地练习起来,竟是在第一遍,便将所有的招式记住,略显生涩地全部演练出来,无一处遗漏。

    “窝靠!”

    孙元祥都惊呆了,直接爆粗口。

    他当年花了半个月才记住所有招式,便被师父和同门赞誉为练武奇才,与沈炼一对比,简直自惭形秽,不值一提。

    “咳咳咳!”孙元祥有点绷不住,努力保持严肃形象,道:“练武是个细腻活,尤其要注意细节,养成最好的运力使劲习惯。此外,还要配合心法。”

    接着,孙元祥仔细讲解了各层心法,提出“内气”、“功力”、“经脉运行”、“打坐修炼”等这些武学概念。

    沈炼一开始不太理解,直到孙元祥释放出一丝内气,他才恍然大悟。

    原来所谓的内气,功力,本质上就是元气,只不过它们是非常稀薄的元气,纵然是那些功力深厚的武师,元气量其实并不多。

    如此一来,沈炼瞬间感受到蛊师的强大和可怕之处。

    拥有蛊的蛊师,在体内开辟空窍,持续不断提炼出精纯元气,比起武师依靠自身来挤海绵一样练出内气,效率高出不知多少倍,二者不可混为一谈,实在强出太多太多了。

    “元气是非常微小的能量元素,无须经脉远转,便可在体内扩散流动。”

    “蛊师拥有蛊和空窍,可以直接将元气提炼出来,也可直接将元气放出体外,这是武师根本办不到的。武师所依赖的内功修炼,经脉运转,其实是非常低效的元气提炼方法。”

    沈炼在了解了蛊师和武师之间犹如深渊般的差别后,愈发明悟,便是在宗师蛊的帮助下,将惊涛剑法逐步加以改善,渐渐变为自己的东西。

    此后数日,沈炼一个人独自练剑,剑法日渐成熟,半个月后,惊涛剑法大成!

    速度之快,比刘大虎所说的一年甚至半年,还要快了许多许多,可见这只宗师蛊的智慧程度相当高。

    沈炼为了检验自身,约战孙老伯。

    雪玲城外,郊区树林。

    “老伯,请指教。”

    沈炼缓缓拔剑出鞘,遥遥指向一丈之外的孙元祥。

    “好,老头子就来看看炼公子精进到了什么地步?”孙元祥微微一笑,目光在沈炼身上闪了下,心中不由得感叹不已。

    才过半个月,沈炼整个人有了极大的变化,身体越来越结实,对惊涛剑法的掌握一日千里,眼神里涌现出的强大自信和坚毅,光芒令人不敢逼视。

    “嗬!”

    沈炼神色严肃,深吸一口气,举剑先攻。

    几乎在同时,宗师蛊所在的空窍内的元气涌动而出,包裹住整个长剑,银白剑身上顿时爆发出莹莹光辉,越来越强烈,璀璨夺目。

    “第一式,推涛作浪!”

    剑影重重化作一波如有实质的浪涛席卷而去,声势十分惊人。

    见状,孙元祥大惊失色,急忙倒退三步,不得不施展出第三式惊涛骇浪,迎击!

    两波剑气滚滚不休,冲撞在一起,便是一爆而开,互相抵消,竟是平分秋色。

    “停停停,不打了!”孙元祥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喘口粗气,果断认输。

    他用第三式才堪堪抵消沈炼的第一式,力量悬殊摆在那儿,这还打个屁!

    “我苦练了二十三年才大成的惊涛剑法啊,居然被这小子半个月之功就打得蛋碎一地!!”

    一时间,孙元祥像是看着怪物一样看着沈炼,只感觉自己这辈子全活到狗身上去了。

    832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