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五章 铁皮

    这时候,翠兰来报,王富贵派人送来了精铁。

    “直接送到我房里来。”沈炼吩咐道。

    很快,十来斤精铁堆放在了墙角。

    “铁皮蛊,出来吃饭了。”

    沈炼唤了声,立刻铁皮蛊飞快遁出空窍,又钻出体表,兴奋地趴在那堆精铁上,大快朵颐。

    沈炼蹲在一旁仔细观察,发现铁皮蛊果然牙尖嘴利,是真地在吃铁。

    转眼间,一斤多精铁被吃掉。

    铁皮蛊打了个满足的饱嗝,重新钻进沈炼体内,回到了它的空窍。

    而后,它抖了抖身躯,分泌出一些黑糊糊的液体。

    那些液体瞬间便蒸发扩散到雾状元气中,将元气染得带上了一丝铁色。

    见此一幕,沈炼琢磨着,铁皮蛊分泌出的液体,可能就是让人的皮肤铁化的奇异物质。

    “莫非是铁元素?我且试一试效果。”

    沈炼按照书册上记载的法门,心神与铁皮蛊沟通,将心中所想传达给了铁皮蛊。

    果然,下个瞬间,铁皮蛊领会其意,开始抖索身躯。

    顿时,空窍内的元气,剧烈翻滚搅动起来,爆炸般扩散而出,流动到体表处。

    沈炼瞪大了眼睛。

    只见他的皮肤,如同涂抹上了一层乌蒙蒙的光膜,在阳光下反射出铁质特有的金属冷光。

    沈炼往镜子前一站。

    嗬,化身铁皮人了!

    铁皮色的皮肤覆盖满全身。

    沈炼用银针刺了下手背处的皮肤,持续加力,最后银针弯了,还是没有刺进分毫。

    疼痛什么的,完全不存在!

    真正的铁化了!

    “蛊师,果然是超凡的存在!”

    “我还只是一个刚起步的白级蛊师,就已经获得这样的防御力,牛逼大了!”

    沈炼感慨不已,不禁有些得意。

    其实,白级蛊师用蛊的威力并没有那么强,奈何沈炼的铁皮蛊已经进化为青铜级,提炼出的铁化元气浓度高,这才有此奇效。

    “如果我还有蛊惑值,持续进化铁皮蛊,达到传说中那种金刚不坏之躯的高度,那还用得着害怕妖怪吗?”

    当弄清楚了蛊惑值的用途后,沈炼彻底激动了,狂喜!

    这玩意是多多益善啊。

    想象一下如果他有无限多的蛊惑值,那能把任何蛊都进化到什么高度。

    好在他已经差不多摸索出了嬉命蛊的用法,不就是蛊惑他人嘛,那就将蛊惑进行到底!

    因此,他的蛊师之路越来越明朗了。

    方向很明确,那就是:获得蛊惑值进化蛊;还有就是积蓄更多的元气。

    沈炼眼神清澈,终于不再迷茫,脸上涌现一抹坚毅之色。

    咚咚!

    门外,翠兰轻轻敲了敲门。

    “炼公子。”

    “什么事?”

    “老爷叫你过去议事。”

    “知道了。”

    沈炼推开门,见到翠兰垂着头站在门边。

    她身穿一袭低调的灰麻缠绕裙,包裹住两条精致匀称的长腿,腰细臀圆,肩膀瘦瘦的,胸前略显沉甸甸的,姿色不俗。

    沈炼目光在那身简朴的灰麻裙上掠过。

    以前他没有特别留意过人的着装,此刻仔细一看,这条灰麻裙与翠兰的气质一点儿都不搭,好好的一个俏丽美人瞬间变成村姑了。

    这着装品味……

    思及此处时,沈炼忽然注意到翠兰的手腕处有几道疤痕,这才猛地想起一件事。

    半年前,翠兰过生日,为自己买了一套水蓝色的月华裙,非常好看,穿着更是清新脱俗,受到不少夸赞。

    哪想到,三娘恰好也买了同款的裙子,撞衫了。

    本来不算什么大事,但四娘听说后,便是一顿冷嘲热讽,说三娘的品味跟一个贱婢相差无几。

    可想而知,一下子惹怒了三娘。

    翠兰的裙子被三娘当场撕碎,还挨了不少鞭子,手腕上的伤疤就是那时留下的。

    沈炼心头一动,开始蛊惑起来。

    “翠兰,你是我的贴身侍女,怎么着装如此低调?”

    翠兰顿时紧张起来:“炼公子,我,我……”支支吾吾,害怕又慌张。

    沈炼嘴角一牵,摆了下手道:“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想告诉你,你是我的人,代表我的颜面,穿着如此低调简朴,会让人误以为公子我待人刻薄,小气抠门,明白吗?”

    “是,是!”翠兰小鸡啄米。

    沈炼掏出十两银子递过去:“你去买一套新衣服,嗯,就买那套水蓝色的月华裙好了,你穿着挺好看的。”

    “是,啊?!”翠兰忽然想起了什么,慌忙摆手。“奴婢不敢,奴婢不敢。”

    沈炼大声道:“这是我的命令,谁要是敢为难你,就让他们直接来找我。”

    翠兰怔怔看着沈炼。

    “把钱拿着,现在就去买。”沈炼不容置疑的道。

    翠兰畏畏缩缩接过钱,心里七上八下的走了。

    “蛊惑翠兰成功,获得1点蛊惑值。”

    奇妙的声音果然浮现,让沈炼由衷笑了起来。

    转身来到父亲的书房。

    沈万全正在练习书法,毛笔泼墨,笔走龙蛇,有几分大家风范,自成一派。

    “爹,你的书法真是越来越好了。”沈炼笑着赞了声。

    沈万全抬起头,开心的哈哈一笑,大有深意的道:“炼儿,为父的字,可不及你的诗万分之一好。”

    沈炼看了眼宣纸上,写着:

    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

    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

    “这是孩儿妙手偶得之。”沈炼呵呵,摸了摸鼻子,没想到诗会上作的诗,都流传到父亲手上了。

    沈万全好奇道:“姑苏城,在哪儿?北地似乎没有这个地名。”

    “某个古地名而已,出处不详,可能是虚构的,孩儿也是偶然看到的。对了,你找我什么事?”沈炼急忙打个哈哈,便是话锋一转。

    沈万全没有深究,放下毛笔,坐了下来,叹气道:“朱家惨案过后,雪岭城各大家族人人自危,都在重金招揽一些江湖高手做扈从,我们也得早做些准备了。”

    沈炼挑眉道:“爹想招揽来一些扈从?”

    沈万全点点头:“家里现有的扈从,真正的高手其实只有一个,就是你孙老伯,可惜他年事已高。其他的家丁基本是摆设,难堪大用。”

    “孙老伯?”沈炼自然认识家里这位年近花甲的扈从,名叫孙元祥,却不知他是真正的高手。

    沈万全笑了笑:“你孙老伯年轻时,声名赫赫,曾一人单挑了一座匪寨,杀了几百人而白衣一尘不染,他还七千里奔袭追杀凶名在外的黑煞三兄弟,为民除害,侠胆义肝,江湖人敬称他是北地雪狼,铮铮铁骨。

    后来他遭仇家暗算,重伤之际,被我搭救,感恩于此,便留在我们沈家甘做扈从,时间一久,江湖上鲜有提及他,以致默默无闻了,你们这些小辈反而不知晓他的厉害。”

    沈炼赫然,突然很想会会孙老伯。

    沈万全:“炼儿,我想把招揽扈从的事交给你来办,如何?”

    沈炼点头答应:“好,孩儿一定办好此事。”

    离开父亲的书房后,沈炼叫住一个杂役,问他孙老伯在哪儿,得知他在武场训练家丁。

    沈炼很快穿过三道门,来到府邸的大后方。

    只见一大块黄沙地上,一个两鬓微白的老者,坦胸露乳,只穿一条劲装短裤,杵剑在身前,站在寒冬的凛风里,正在指挥二十名年轻家丁练习拳脚,挥洒汗水。

    沈炼站在边上看着。

    孙元祥几乎在瞬间便注意到沈炼,便让家丁们自行训练,他自己快步走了过来。

    看着这位未来的沈家之主,顶梁柱,孙元祥拱手笑道:“炼公子,怎么有空来武场?”

    沈炼看了看不远处还在练习拳脚的家丁们,轻咳一声,道:“孙老伯,我想和你……切磋一下。”

    “什么,和我切磋?!”

    孙元祥搓了搓手,失笑道:“炼公子,我肚子里没什么墨水,哪里敢在你面前卖弄。

    老爷可说了,炼公子你作的诗,众口相传,都传到千里之外了。”

    这位显然是误解了,沈炼认真地道:“我想和你切磋武艺。”

    他这是想测试一下,蛊师的战斗力和武师之间孰高孰低。

    孙元祥愣了下,不由得仔细端量起沈炼,半信半疑道:“炼公子,你不是来和老头子开玩笑的吧?”

    沈炼深吸一口气,摇头道:“我没开玩笑。”

    孙元祥不禁肃然起来,想了想,道:“炼公子,先到我那儿喝杯茶去。”

    随后,二人来到一处独立的小院。

    这里是孙老伯的住处,能在沈家拥有单独的院落,可见孙老伯的地位。

    孙元祥关上了大门。

    “炼公子,你真要和我切磋?”

    沈炼再次点头。

    孙元祥眉头拧成一个疙瘩,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

    沈炼没有废话,直接心神沟通铁皮蛊,转瞬之后他模样大变。

    “你!”

    孙老伯颜色大变,惊得倒退一步,满眼不能置信。

    沈炼舔了下嘴唇,眼神兴奋,快步冲上去,铁拳出击。

    孙元祥错愕了一瞬后,迅速冷静下来,脚步辗转腾挪,身法灵巧之极。

    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沈炼追着他打,愣是没有抓到他的衣角。

    片刻后,空窍内的元气耗尽。

    沈炼的皮肤也恢复正常,他气喘吁吁,有些无语的看着孙老伯。

    他以为自己成为蛊师后,对付武师应该是小菜一碟,结果大跌眼镜。

    孙元祥呵呵笑了笑,拱手道:“炼公子,承让了。老头子在此恭喜炼公子成为蛊师。”

    832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