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一章 妖怪

    北风乱如刀,寒雪断人魂。

    热闹的街市,被入冬的第一场大雪迅速清空,偶尔还有几个行人匆匆而过。

    街道两旁的小摊贩无精打采地缩着脑袋,双手插在袖子里取暖。

    酒坊和茶馆的生意却因为这场突如其来的大雪突然好了起来,远远便能听到喧哗喝彩不断。

    咯哒哒……

    一辆漆红色马车缓缓驶来。

    车厢里,融融的暖意从小火炉持续散发出来,将整个车厢烘烤的暖如春天。

    沈炼打了个哈欠,便看到晃动的车厢外,有几个小孩子在揉捏雪球打雪仗,欢快的笑声此起彼伏,让他不由得咧嘴轻笑。

    “唉,我是回不去了。”

    沈炼想起了什么,深深叹了口气。

    七天前,他从一个在私企单位朝七晚九的为买房买车奋斗的社会主义接班人,陪领导干了一瓶五十二度的白酒醉倒后,醒来就到了这个世界。

    这里非常类似于古代,却不是他知晓的任何一个朝代和地域,气候环境也不同,冬夏天特别长,春秋则是异常的短,更别提迥异的风俗习惯了。

    马车缓缓停了下来。

    沈炼下了马车,仰头看了眼面前的古刹。

    长方形的牌匾横在头顶,龙飞凤舞的写着三个遒劲大字:寒月寺

    “沈大公子来了啊!里面请!王公子他们候你多时了!”一个小厮堆着笑脸迎了出来。

    沈炼点点头,抖了抖镶金戴玉的厚绒外衣,富家公子气派十足,纸扇子刷的展开,扇面上画着春树秋霜,山水连绵,还有点睛之笔的题词,彰显翩翩风度。

    他驾轻就熟地随着小厮进入古刹。

    此处本已荒废多年,王富贵斥资修葺后,整得有模有样,成为其欢愉之所,三天两头搞一次诗会,以文会友。

    燃烧着香木的大厅里,火光跳动,暖洋洋的,非常舒适,让人忘却外面就是寒冬。

    身着绿罗裙的年轻美女,正在中间位置抚琴,琴声瑟瑟,幽静高远。

    两侧整齐地摆放着八张桌子,坐着的全是衣着华贵的文人公子,静静倾听空谷琴音,望着抚琴女子目光各异,爱慕者居多,流口水的不在少数。

    沈炼飒然而入,看了眼抚琴女子,顿觉惊艳。

    大胖子王富贵一脸猥琐发育的笑容,忽见到沈炼,忙冲他招手。

    沈炼走到他身旁坐下,低声问道:“这位美女是?”

    王富贵嘿嘿笑道:“醉花楼的新花魁,李丞丞,花了一千两才把她请来。”

    沈炼笑了笑,没有说话,心里却是感慨万千。

    在座的富家公子都是出生在雪岭城最有钱的人家,沈炼所在的沈家,以及王富贵的王家,更是数一数二的大户豪门,家财万贯那还是说少了。

    富硕的家底让这些公子哥一掷千金都不心疼一秒。

    “锦衣玉食,身份尊贵,还能随时请来花魁献艺,这样的生活,实在太腐败了。”

    沈炼恍若做梦一般喝了口酒,这种奢侈的生活不正是他上辈子苦苦追求而不得的么。

    一曲尽,李丞丞顿时获得一片喝彩。

    沈炼也鼓掌,这时候,他忽然注意到一个人,只安静的喝着酒,目不斜视,仿佛周遭的一切都与他完全无关一样。

    “坐在朱玉旁边的那人是谁?”

    沈炼问了句王富贵。

    “这人不简单,与我们不是一类人。”王富贵神神秘秘地回道。

    “怎么个不简单?”

    “你还记得两个月前那桩惨案吗?朱家差点栽了的那次。”

    沈炼仔细搜索脑海,猛地想起来。

    朱家是开镖局的,两个月前他们收到一个大单生意,朱玉的父亲亲自押镖,途中竟然遇到一个恐怖的抢劫犯,杀人如麻,令镖局死伤惨重,还弄失了镖,赔大了!

    朱家因此差点一蹶不振。

    “这事我当然记得,怎么了?”沈炼狐疑地看了眼王富贵。

    “你是只其一不知其二。”王富贵突然严肃起来,“其实,那个恐怖的抢劫犯,不是人,是……妖怪!”

    沈炼心头震动,脸色变了!

    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他便经常听到一些神神怪怪的东西,不知真假,这次似乎遇到了一个真的!

    “难道这个世界真有妖怪?!”

    沈炼依然不敢相信。

    “那个妖怪高一丈,青面獠牙,手撕活人,吃生肉喝人血,恐怖的一笔啊。”王富贵煞有介事地说道。

    沈炼半信半疑,故意嗤笑道:“编,你接着编故事,我信你才怪。”

    “靠,骗你是小狗。”王富贵被冤枉一样,激动地指了下那个陌生人。“朱家出事后,请来了他,把那个妖怪杀了,找回了镖,这才渡过难关。这事是朱玉亲口告诉我的。”

    沈炼目光一闪:“这人到底是何方神圣,居然能杀死妖怪?”

    “朱玉不肯说,他似乎也不清楚,只知道这人叫林修平。”王富贵也是一脸好奇。

    这时,有人提议大家轮流作诗,一人一首,做不出来就要罚酒。

    王富贵是第一个,他爽快的自罚三杯,转了一圈后,不少人作出了诗,雅俗共赏,最后轮到沈炼。

    他略一沉吟,朗声道:“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此诗非常应景,众人为之一静,细细品味后,无不是交口称赞,好湿好湿……

    就连那个无视一切的林修平也转头看了看沈炼,跟着鼓起掌来。

    接下来,开始第二轮作诗。

    众人基本是作不出来,主要是喝酒助兴,吃喝玩乐,玩的就是这个。

    “草,这个大冷天怎么还有蚊子。”沈炼忽然听到王富贵抱怨一声,转头看去,只见他的手掌上有个血点子,赫然是被拍死的蚊子。

    寒雪飘零的大冬天,哪儿来的蚊子?沈炼也纳闷,蓦然!一声凄厉的惨叫传来!

    迎接他的那个小厮从外面跑进来,诡异的是,他被一团黑云笼罩着。

    “嗡嗡嗡……”

    黑云发出蚊子振翅般的强烈音噪。

    沈炼定睛看去,不由得瞳孔紧缩。

    那片黑云全是蚊子!!

    不知有多少只蚊子聚拢成云团,围着小厮疯狂叮咬。

    可怜那小厮倒在地上打滚个不停,惨叫连连。

    才须臾间,他停止了活动,黑云随之一哄而散,露出一具被吸干的皮包骨头!

    众人毛骨悚然,倒抽冷气!

    花魁李丞丞两眼一黑,晕倒在地上。

    沈炼也是头皮发麻,从来没见过蚊子群体活动,把人直接吸干的,太渗人了!

    “不好!朱家出事了!”那个林修平突然大叫一声,拉着朱玉就往外面跑去。

    众人不知道继续呆在这里会不会有危险,忙不迭跟着林修平跑了出去。

    只见林修平跑到古刹门口后忽然停了下来,仰头遥望某个方向。

    沈炼随之凝目望去,只见远处的天空上有一团庞大的黑云低空盘踞,隐隐传来雷鸣般的嗡嗡音噪。

    “咕噜……我的乖乖,那团黑云不会全是蚊子吧?”王富贵惊恐无状,吞咽着口水,惊呼一声。

    “太邪门了,反常必有妖!”

    “你们看,那个方向,似乎是朱家。”

    “早就听说朱家招惹了妖怪,这下出大事了。”

    “咦,朱玉呢?”

    就在众人伸长脖子望着黑云的时候,林修平和朱玉已经跑远了,直奔朱家方向而去。

    “我们也过去看看吧。”有人提议。

    “走,去看看!”

    人多壮胆,众人聚一起行动就没那么害怕了,冒着大雪追赶林朱二人。

    不过,等沈炼等人赶到朱府的大宅门前那儿的时候,发现府衙的官军已经先到了。

    而且,就连县令大人、四大家族的家主都来了,看着头顶盘踞的黑云,一个个表情凝重。

    沈炼一眼看到了父亲,沈万全。

    接下来映入眼帘的是地狱般的画面,官军从朱府里抬出一具又一具尸体,摆在门前的空地上,白布覆盖。

    沈炼分明看到,死者全是被吸干的皮毛骨头,与死去的小厮死状一模一样。

    朱府里,除了朱家人,平时有很多镖师、佣人、杂役常住,足有一百多号人,男女老幼,无一幸免,团灭!

    偌大的朱家,只剩下朱玉一人还活着。

    世界死一般的安静,无法言说的恐慌,萦绕在每个人的心头。

    沈炼走到父亲面前。

    “爹……”

    “先回家,回头再说。”沈万全摆了下手,只沉重的叹了口气。

    沈炼仰头看了眼天空,黑云正在渐渐散去,大雪更加狂乱,晶莹的雪花带着一丝丝妖异的殷红。

    “妖怪,妖怪……”

    他喃喃低呼着,忽然发现,这个世界似乎不像是自己想象的那样安全,恰恰相反,非常危险,甚至凶险莫测,好日子可能说没就没。

    纵然强如朱家,有众多武艺出众的镖师守卫着,说团灭就团灭了。

    沈炼深吸一口气,这才打道回府。

    直到天黑,沈万全才回来,一脸疲惫之色。

    一见到沈炼在等他,沈万全迟疑了一会儿,沉声道:“朱府发生了恶性瘟疫,一家人全死了,这件事有县令老爷亲自处理,你不要多管闲事,明白吗?”

    沈炼无语道:“恶性瘟疫?爹……”话没说完就被沈万全打断。

    “炼儿,你今年有十七了吧,整天混迹来去也不是个事,我想送你去你大舅那边读书,你觉得怎么样?”

    832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