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五十八章 身陷敌境

    大坑的坑沿上,探出许多个脑袋。

    有人的脑袋,也有老虎狮子狗熊等动物,还有精灵球火柴盒等能量,在李晔站起身的时候,那些明显是天魔的家伙也站起了身,一时间,整个一圈坑沿竖起了一道由天魔身躯组成的高墙,连阳光都给遮挡了许多。

    李晔心头微沉,这回从混沌通道里出来,明显是掉在了天魔世界里。他稍微一感应,心又下沉了几分,头顶这些天魔修为都不低,全都在大罗金仙境以上。

    “难道我闯进了天魔星际大军的军营?”李晔觉得没有比这更合理的解释。

    同样地,也没有比这更糟糕的情况了。他在得到蔚蓝文明民众的许多气运之力后,实力有所提升,现在能对付五六个圣人境天魔。但是被成千上万天魔大军围着,也是绝无生路可言。

    下一刻,李晔就觉得刚刚这个情况,还不是最糟糕的,因为更糟糕的事情已经发生。

    一个熟悉的天魔修士,从众天魔头顶飞出,到了大坑中心上空,笑容满面的看着李晔,张开双臂作欢迎状:“李晔,欢迎来到天魔世界中心天魔星。”

    这天魔不是别魔,正是陈玄之!

    李晔觉得自己额头应该有黑线冒出,陈玄之这厮不仅没死,还跟自己落在了差不多的地方或许另外那两个天魔也没死,偏偏这里还是天魔世界中心,是对方的绝对主场!

    没有认识自己的人在面前,李晔还有伪装身份,忽悠这些天魔的可能,不说别的,只要对方不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不知道自己就是蔚蓝文明的第一号修士,自己就有找到破绽遁走的机会。

    而现在,这只能是奢望了。

    “李晔,别站在那里发呆了,出来吧,你既然来到了天魔星,老夫总该尽一尽地主之谊。”

    陈玄之笑得不怀好意,充满为老不尊的意味,“我说过,我要把你带回‘天神’实验室研究一番的。你看,命运有时候就是这么有趣,意外也会有给我们带来惊喜的时候。”

    对方没有围杀自己的打算,李晔也不必立即发难,去跟对方拼个鱼死网破,且先看看这里的环境和守备力量,再作其它打算。

    不着痕迹地在坑里留下一道印记,李晔飞出大坑,直上云霄。左右扫视两眼,这才看清,周围空中遍是天魔修士,密密麻麻不下万数,更有超过十名圣人境天魔,在陈玄之身后策应。

    “这些天魔的反应也太快了些,我还没起身离开,他们就蜂拥而至......看来在混沌通道坍塌之前,他们就已经出动。是混沌通道坍塌引发的空间震动,吸引了附近天魔驻军的注意,还是有更深层次的原因?”

    李晔一时没得到答案,现在也不是纠结这个问题的时候,他看了陈玄之一眼,微微一笑,镇定从容道:“岩星系激战,让人精疲力竭,既然到了陈公的地头,想来陈公不会吝啬一餐宴席吧?”

    陈玄之见李晔处变不惊,到了绝境还这般放松,不管对方是不是装的,能够稳得住就足够让人高看一眼,他自个儿不想落了下乘,遂哈哈大笑三声,豪迈道:“杀人还有断头饭,本公岂会吝啬酒宴?请!”

    ......

    一眨眼三十多年过去了。

    李晔在天魔大军营地里无所事事,就这样呆了一个多月,感觉是度日如年,像是经历了三十多年的岁月。

    自第一日的酒宴之后,陈玄之就再没出现过,这些日子也不知去了何处,也没谁

    来找李晔正经谈什么,好像已经将他遗忘。

    李晔倒是没有被关起来,可以在营地里四处走动散心。营地很大,驻扎了十万大罗金仙境修士,方圆三百里,洞府星罗棋布,山清水秀景色宜人。李晔无论是在山巅看云彩,还是在小河里捉鱼鳖,都不受限制。

    这里的天魔对他也没有太仇视,偶尔还能互相聊上一阵,相处得还算不坏。但李晔要想离开这座巨大的营地,却是不可能,除了各种威力强大的阵法之外,还有一二十名圣人境天魔暗中监视。

    将自己晾在营地不闻不问一个多月,李晔不理解天魔这样做的意图,如果陈玄之说得是真的,现在自己该被带去实验室做研究李晔并不畏惧这一点,只要离开营地,他就有办法脱身。

    可天魔什么都不做,什么想法都不流露,这就让李晔感觉到对方的意图绝对不简单。

    ......

    天魔星中枢城市,天神城。

    天魔星以前不叫这个名字,因为“天神下凡”计划的绝密性,计划实行也是在蔚蓝文明控制星域的边缘偏僻地带,后来“天神下凡”计划失败,天魔因为力量膨胀与失去控制,反噬天神下凡实验基地,在短时间内攻占了这颗纯实验行星,控制实验的人类不是被杀就是被囚禁。

    作为天魔们的第一个基地与家园,这颗行星也就成了天魔星。

    天神城倒是一直叫这个名字,三千多年来,生活在这里的天魔们,也没有更改它的打算。

    此时此刻,陈玄之就在天神城的某座实验楼办公室里,跟天魔政府的首脑天魔世界修为最强的存在孙无极谈话。

    “天神下凡计划是我们天魔一族痛苦、罪恶的根源,但可你知,我们为何没有改变这座城池的名字,不把它叫做天魔城?”

    孙无极站在窗前,他的身形并不挺拔伟岸,相反还有些瘦小,脊背有些佝偻,面颊上也有些许黑斑。整个人像行将就木的老人,多过像天魔世界的掌控者。

    陈玄之恭恭敬敬站在对方身后,他虽然也是须发皆白,但跟孙无极一比,却如同少年一样年轻,怎么看都更有大修士风范。但此刻他低眉颔首,连呼吸都放得极轻,显然对孙无极敬畏深重。

    “回元首的话,我们虽然是有诸多缺陷的天魔,但我们追寻的目标,却是成为正常而强大的修士,成为天神下凡计划想要塑造的‘天神’。”陈玄之毕恭毕敬的回答。

    天魔向人类舰队的第一次进攻,宣告了天魔纪元的开始,如今三千多年已经过去,天魔将蔚蓝政府打得只剩下最后一口气,看起来强大无匹,而实际上,这种强大背后,有着天魔一族几乎不能承受的代价。

    “天神下凡计划的出现,说明了科技文明是有尽头的。因为它的发展,不能让人类的精神获得真正的安宁,就必然会走到尽头。同时,天神下凡计划也说明了,科技文明的尽头是修真文明。

    “人类行走在这个宇宙中,最终的追求不是文明如何强大,要占领多少星域,而是完善自身,成全自身,让自身变得强大、自由、脱离束缚。人,始终都是根本。

    “只可惜,天魔虽然是修士,天魔世界却不是真正的修真文明。我们天魔,说到底只是不合格的‘天神’,是失败的实验体。

    “三千多年来,我们不断攻占蔚蓝政府的地盘,俘虏人类科学家,想要他们继续研究、完善我们,结果却是水中月、镜中花。就在我们快要绝望的时

    候,李晔他们五个人出现了。”

    孙无极转过身来,看着陈玄之道:“面壁者计划不过是另一个天神下凡计划,两者的区别只有实验方法的不同,而它却成功了!

    “蔚蓝政府最终还是创造出来了健康的修士,合格的‘天神’!当那样的修士出现,我们天魔该何去何从,是注定要被取代、被灭绝?”

    陈玄之顿时变得激动,眼中闪烁着浓浓的仇恨光芒,还有掩盖不住的一丝自卑。他敌视蔚蓝政府,也痛恨蔚蓝政府,但不得不承认的是,在健康的圣人境修士面前,他自惭形愧。

    他咬牙低吼道:“不,这绝对不是天魔的命运!元首,蔚蓝政府虽然小胜一场,夺走了岩星系、驼峰系,但那对我们天魔如今控制的地盘而言,不过是九牛一毛!

    “蔚蓝政府的军队,在那一战中也伤亡惨重,现在只有区区不到十万艘战舰,几千名修士,五个圣人境而已!只要我们大举反攻,顷刻间就能灭了他们!”

    相较于陈玄之的情绪不稳,孙无极就显得平静很多,甚至可以称为古波不惊,他回到办公桌后坐下,头靠着椅背,神态恬淡适然:“我已经下令,征调百万星际大军,近百名圣人境修士,发动对蔚蓝政府的决战。

    “前面那一战,我们大意了,这一战我们需要倾力而为,不给蔚蓝政府任何机会。不过百万大军和物资要调集起来,开往岩星系、驼峰系与蔚蓝政府交战,怎么都需要好些年准备。”

    陈玄之立即接话:“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就算给蔚蓝政府十年时间又如何?只要我们大军一到,他们就只能灰飞烟灭!”

    孙无极摆摆手,示意陈玄之冷静,指了指椅子,让对方坐下来,这才不急不缓道:“蔚蓝政府罪孽深重,必须要被灭亡。天魔跟蔚蓝政府无法共存,我们不去灭亡他们,他们也会来清除我们,这是我们掀起战争的根由。

    “但灭亡蔚蓝政府,只是天魔政府的生存目标,不是根本追求。我们最大的期望,还是让天魔一族摆脱缺陷,成为健全的修士,让天魔修士变得健康、自由。”

    这话已经说得很明白,陈玄之试探着问道:“元首的意思是,要跟那几个面壁者圣人境接触,弄清楚他们的修炼之道,看看我们天魔一族能否借鉴,从而完善自身?”

    孙无极端起办公桌上的茶杯,茶水早已经凉了,他用灵火加温后也只喝了一口就放下,“大约千年前,天魔就能灭亡蔚蓝政府,战争在那时就可以结束了,你认为我们为什么要将战争拖延到现在?”

    这是很多天魔都奇怪的问题。

    星际大军只是尊令行事,却不知道根本原因,就因为这样,很多天魔在不解的同时,都对天魔政府有微词,有怀疑。在岩星系大战之前,这种怀疑还没什么,毕竟蔚蓝政府没有反手之力,随时都会被天魔灭掉。

    但是现在,蔚蓝政府反攻岩星系、驼峰系得手,天魔星际大军伤亡惨重,连圣人境都折损了数十,天魔们对天魔政府的微词、怀疑,正在变成不满、指责。姑息养奸反噬己身,可不是什么好事,大家都会痛恨。

    陈玄之想了想,忽然脸色一变,“元首的意思是......”

    孙无极点头道:“那时候,面壁者计划已经开始,而我们俘虏的人类科学家,还没有帮助我们找到解决天魔缺陷的办法。在自身束手无策的情况,我们就想看看,这另外一个天神下凡计划能否成功,可不可能给我们指明一条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