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一百二十六章 兵败如山倒(中)

    真神现在根本无法抵挡李晔狂风骤雨般的攻势,?的实力下降是全方面的,速度、力量、反应等等,都已经输给李晔,所以哪怕下降幅度很小,综合起来也是致命劣势。

    没有第二个选择,真神只能选择后退,同时下令仙人撤军,交相掩护退出战场,腾出一些高手前来掩护?自己,免得被李晔追杀至死。

    这样做的结果毫无疑问,大唐仙人大军在李晔的号令下,咬着大食仙人紧追不止。在之前的战斗中,双方是势均力敌,现在大食仙人交相掩护撤退,力量就弱了,伤亡立即骤增。

    仙人大战不同于凡间,这里没有山川地势可作依托,仙人境的强大实力也决定了,任何地方他们都可以如履平地,故而除了强**阵,没有什么能够阻挡他们前进。

    李晔下令大唐仙人大军,全面追击不得放过大食仙人后,便专注于跟真神对战。他完全没有放过对方的打算,现在既然自己手握优势,那便要穷追猛打,直至让对方授首。

    真神想要脱身,却被李晔缠住,纵然召唤了手下相帮,一时间也没能甩脱对方。而且李晔很快也叫了帮手杀过来,飞鸿圣佛、牛魔王两人修为非凡,在他俩的侧翼呼应下,李晔得以继续勇猛向前。

    体会到李晔必杀自己的意志,真神不由得有些心慌,对方是真有让?陨落的实力。而且随着凡间大食战局持续崩坏,唐军攻占更多土地,掌控更多大食人丁,真神的实力必然还要下降。

    这就导致李晔斩杀?的可能性,是越来越大。

    “李晔,你我未必非得拼得你死我活,我们能不能停下来谈谈?”真神自持身份不一样,想要寻求另外的转机与生机。

    “早就跟你说了,若是投降,我自然会留你性命,除此之外,别无他法!”李晔现在攻得顺风顺水,哪里肯善罢甘休。

    自打跟真神激斗以来,还没出现过压着对方打的情况,现在是一步先步步先,眼看真神已经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心中是畅快无比。

    就算对方来处跟他相同,他还有许多疑惑需要对方解答,也不介意等到重伤对方,让真神彻底失去战力后,再坐下来询问。到时候我为刀俎,人为鱼肉,想要什么不可得?

    李晔这般霸道,真神气得牙痒,有心在对方身上砍上几道血口子出出气,却偏偏是无能为力,心中难受非常。眼看着大唐仙人大军,紧追大食仙人大军不放,摆明了就算是天涯海角也要一鼓作气追杀下去,真神就更是郁闷。

    “撤到神宫,借助法阵御敌!”真神不甘向李晔投降,就此做个失败者,只能转头向大军下令。

    李晔对此完全不以为意,“等你们撤到神宫,仙人已经死伤无数,届时就算有防御法阵,又真能挡得住我大唐仙人?劝你早些投降,还能保留一些尊严,否则到时候你就是阶下囚了。”

    道理虽然是这么个道理,但真神心气难平,岂会轻易认输?

    双方遂且战且走。

    ......

    今晚阴云蔽空,看不到半颗星辰,明月也不知隐藏在何方,夜色如墨,四野暗得伸手五指。

    骤然间,闪电横空,枝丫千里。

    雨珠如豆,惊雷震地。

    大食南部,百里戈壁沉默在无垠的黑暗里。

    雷电闪烁,四野一片惨白,一百多个躬身奔跑的身影,犹如乍然出现的鬼魅,在低矮连绵的碎石土丘中显露出来。

    他们披甲执锐,身若虎豹,动作迅捷,跨越石丘如履平地。一道闪电过后,第二道闪电亮起时,他们就会出现在千百步开外。

    为首者年纪轻轻,唇红齿白,眉如远山眼似清潭,手中长刀上印刻的符文阵列中,有萤火般的光芒闪烁。

    暴雨刷落,一旦临近刀身,便会化作轻烟湮灭。一路奔来,众人衣甲侵透,而长刀尺寸不湿。

    无论是在大食军队,还是在新月教大神殿,这队人都绝对堪称精锐。

    然而此时此刻,他们却形色惶急,虽然身法稳健,却已有不少人呼吸紊乱。近半修士身上都有伤口,还在不断流血。

    他们身后有追兵,距离不到两千步,人数却数倍于己,速度丝毫不慢,队形散开呈扇形,隐有从两翼包抄之势。

    “张统领!大食人要追上来了,你带兄弟们先走,我等留下断后!”

    喊出这句话的,是一名受伤的真人境。

    为首的张长安闻听此言,雪白的脸霎时全无血色。他回头想要说话时,却只见身上有伤的二三十名修士,已经在雨帘中悉数停下脚步。

    他们行为果决,眼神如铁。

    “形势危急,我等已是残败之躯,无力逃出生天,张统领切莫犹豫!我等,来世再跟张统领做同袍!”

    中间的真人境说完这话,所有人以拳重重击胸,在荒野中发出沉闷有力的声响,甚至盖过了瓢泼大雨之音。

    而后,他们毫不犹豫,拖着伤口血肉已经被雨水刷白的疲惫身躯,返身冲向那些追击的大食修士!

    “混账!”

    张长安红着眼发出一声悲愤至极的嘶吼。

    大吼声中,他奔跑的速度又快了两分,头也不回。

    破坏默哈德率领的征召队伍后,张长安、赛典赤等人按照预定计划,没有丝毫停留,迅速从混乱的营地中撤离,分作数股从不同的方向突围,确保不被大食修士一网打尽。

    虽然行动之际,张长安认为赛典赤并没有暴露,也没有留下明显证据,可以留下来继续充当细作,但最后还是选择了离开。

    之前西域商行的多次行动已经表明,每回他们袭击过大食的征召队伍后,队伍都会迎来检察院的彻查,对方本着宁可错杀三千,也不放过一个的原则,制造了一起又一起血案。

    默哈德的队伍有二十万人,关系重大。可想而知,事后大神殿的大长老必然亲临,张长安饶是相信自己和赛典赤之前没有暴露,也明白在大长老后续的追查中,想要完全保全,根本就不现实。

    所以他们按照李晔和徐鸽的指示,在事成之后就迅速离开。

    在那地狱般的局势中,按理说,张长安等人只要时机把握得好,大部分人都能撤出营地,逃脱大食修士的追杀,毕竟对后者而言,枪救营地中的物资、伤员更加重要。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

    他们刚刚离开,忽速纳丁与萨图克,就带着监察院的大量好手,从后面追了上来,好像早就在盯着他们一样。彼时张长安就意识到,虽然自己行动隐秘,赛典赤没有露出明显破绽,但还是被监察院盯住了。

    如果他们留在营地,一定会在第一时间,被对方控制起来。

    可他们没有留在营地,处境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轰隆的雷声掩盖不住激战声,张长安听到了同袍临死时的呐喊与怒吼。他不敢回头,也不忍回头。

    倒在血泊中的同袍尸体,被暴雨冲刷过后,浑身血液都会渗进戈壁,成为一堆白肉。

    二三十名伤员返身断后,起到的效果不大不小。张长安跟身旁百余名修士,成功奔行了四十里,再度被监察院修士队伍追上。

    然而此处距离海湾,少说还有两百里。

    “张统领,来世再见了!”

    张长安听到身后的大喊,刚吼出一个绝望的“不”字,身后就少了一大批人。

    长刀出鞘的金属摩擦声短促凄厉,喊战的吼声在荒芜的戈壁滩炸响。随之而来的,便是兵刃破空声、交击声,术法爆炸声,与兵刃入肉的残酷声响。

    作为阳神真人境,赵宁?肽芄慌艿煤芸欤?虐俣嗝??橐黄鹱撸??筒坏貌环呕阂恍┧俣取?/p>

    东天出现一线鱼肚白的时候,雨散、风止、雷停。

    张长安身上多了许多伤口,跌跌撞撞向前奔走,仿佛随时都会倒下。他委实受不了身旁同伴相继以命断后,亲自往后冲杀了两次,在付出不小代价后,击退了一群监察院修士。

    然而这并没有彻底解决问题。

    红日从地平线冒头的时候,张长安跟仅剩的三十多名修士,终究还是被忽速纳丁等人追上。

    在一座颇为高大的碎石山丘前,张长安双腿一软,力竭跪倒在地。

    此地,距离海湾尚有五十来里。

    最终,他还是没能撑到终点。

    “兄弟们,对不住了,没能带你们逃出生天,登上接应的岭南海师战船。”

    张长安回头,看到三百多名大食修士已至近前,他向左右的西域商行修士歉然一笑,笑容里充满了决绝与骄傲。

    是的,事到如今,张长安仍旧是骄傲的。

    他们虽然要死在这里,但他们之前的行动毕竟是成功了。以区区数千人,让二十万人的队伍毁于一旦,极大呼应了王师的正面作战,接下来王师在正面的勇猛精进,乃至灭亡大食国,都有他们的血汗功劳在里面。

    “张统领何必这么说,若有来世,愿与张统领再做同袍!”

    一名浑身浴血的练气修士目光坚定的说道。

    张长安心头一热,张嘴却是无言。

    长刀杵地,张长安喘着粗气,跟修士们倔强的站起身。

    他们盯着步步逼近大食修行者,没有丝毫怯意,不少人摘下自己碍事的毡帽,随手丢到一边,面色还很狰狞。

    阳光从山丘东面铺来,他们站在山丘西面的阴影里。

    光明近在眼前,却触不可及,他们只能在旭日照耀不到的角落,带着不甘与决然沉入彻底的黑暗。

    双手握住刀柄竖在侧前,张长安等人眼帘低垂,准备迎接生涯最后一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