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一百二十五章 兵败如山倒(上)

    天朗气清,入冬前难得的好天气,站在长安舰上的李晔,负手俯瞰着高原大地。入目的山川城池格外清晰,穿梭忙碌的队队大食将士,蚁群一般不知停歇。

    大少司命飘在他身后,无声的像是画中人。不同的是,大司命一手扶腰,的确是没什么事做,少司命手指尖却有绿萤跳动,眉眼也是专注,显然在打磨术法。

    岐王站在李晔身旁,一手酒杯一手酒壶,正怡然自得的自斟自饮,不时跟李晔指点江山一番,间或发出爽朗的笑声,显得意气风流。

    众人心情都不错,自然是有原因的,张长安行动成功的消息,在第一时间传递到了李晔这里。

    默哈德二十万人的征召队伍,人员物资都折损大半,虽然还剩下一些力量,但在遭逢大难之后,只能原地休整,收拢逃散人员,治疗伤者,已经无法继续东进。

    此役西域商行集中了能出动的所有主力精锐,共有近两千修士参与行动,之前潜入大食的五百大修士,也有多半在列。配合他们的外围势力还有不少人,加上计划周密,准备充分,行动时又有赛典赤这个大内应相助,自然一举成功。

    现如今,马伦在大食东境构建的八百里战略纵深的意图,已经宣告失败。

    木鹿城被提前攻破,法曼城防线又陷落得太快,没有达到迟滞唐军的目的,现在仅剩的第三道防线,因为准备时间极大缩短,根本就算不上完整,这就更不用说,征召的修士、物资没有如期到位了。

    眼下存在于唐军面前的大食东境第三道防线,就相当于一个虚架子,徒有其表而已。

    “只要能突破这所谓的第三道防线,整个高原将任由我们驰骋,马伦再也没有时间、人员、物资快速集结,对我们产生实质性阻碍。”

    岐王将喝空的酒壶随手丢下,眸中神采奕奕,解恨地说道:“被马伦追着打了这么久,想杀杀不掉,想打打不赢,现在好了,能够攻下他的国家,我看他还能威风几时!”

    李晔掏出一个酒壶递给岐王,对方现在谈性很高,又喝了许多酒,已经叽叽哇哇了一上午,不曾有片刻停歇,李晔决定让对方再多喝点,待会儿醉倒了就能安静下来。

    再度看向地上的山峦城塞,李晔嘴角也有了笑意。

    战至此时,大食在东境丢下的将士尸体,已经多不胜数,常备军死伤惨重,近卫军所剩寥寥无几,再加上能够快速征召的百万修士后备军力,同样折损无数,整个大食,可以说已经没有多少战力。

    只要不给马伦个三五十年,大食就缓不过气来,恢复不了军力,而眼下的形势注定了,唐军会勇猛精进,不会给对方半点儿多余的时间。

    时至今日,李晔更加深刻的体会到,修士战争跟普通战争有多大不同。

    在普通战争中,细作间谍深入敌方,虽然也能发挥不小作用,但自身战力其实十分有限,主要只能是刺探情报,杀伤敌军还能靠正面战场的军队。

    但在修真文明的战争中,修士个人力量的强大,已经凌驾在普通军备兵器之上,修为到了真人境这个层次,就更是能够横渡山川,无视地方城池的普通防御。

    故而,一股精锐修士力量能够起到的作用很大,而要是运用更加得当,能够得到奸细的配合,那就更是能量非凡,足以左右战争局势。

    这就是战力靠个人实力,而不是外在武器带来的不同。

    追根揭底,在修真文明中,决定战争胜负的关键,是双方谁的修为更强,亦或是拥有更强的对付强者的力量。

    很显然,西域商行将这一点发挥得淋漓尽致,而马伦还没有完全了解这些。

    李晔掏出西域商行的线报,再次认真浏览了一遍,眉宇间不知不觉多了一丝复杂之色。在这份线报中,西域商行通报了几次行动的损失。

    在李晔看来,那是一个令人心痛的数字。

    西域商行人员全都是修士,而且基本都是练气修士,整个西域商行的修士力量,几乎相当于一支虎卫军。

    而他们渗透大食多年,在此期间耗费了无数财富,经历了无数争斗,这才或结交或掌控了许多大食权贵、官员,论付出,又是一支虎卫军。

    战前隐蔽进入大食,配合他们行动的五百大修士,更是一股庞大的力量。

    在这种情况下,他们这回厚积薄发,汇聚了多年以来积累的一切能利用的力量,展开针对征召令的行动,在正面大军的呼应下,死伤无数,结果也是一半成功一半失败。

    “让杨行密亲率舰队开进阿拉伯海湾,接应从大食腹地撤出的西域商行修士。”李晔回头,招来军使,下达了严令。

    每次行动,西域商行的力量就会暴露出来一些,因为任务动静大,牵涉甚广,事后监察院按图索骥,总能追查出不少东西。

    而现在,西域商行在战争期间的所有任务都已经完成,一应参加行动的人员,能蛰伏的要蛰伏,蛰伏不了就必须撤出。

    在往后的几个月内,唐军在正面势必所向披靡,但在大食腹地,监察院的力量仍然存在,他们必然会承受马伦的怒火,去竭尽所能追查西域商行。

    在大食东部的西域商行,要撤出很容易,毕竟距离唐军很近,而且随着唐军推进,他们也能很快得到接应。但在大食腹地的西域商行,想离开就没那么简单了。

    这个时候,就需要岭南舰队直接进入阿拉伯海湾,去苏萨城附近接应对方。

    好在大食的水师,基本已经被岭南舰队荡平,战力所剩无几,一两百艘法器战船虽然足以碾压海匪,但也不用担心他们还能给岭南舰队,制造多大麻烦。

    ......

    仙域。

    凡间数十日的征战,局面已有翻天覆地的变化,但对在仙域作战的仙人大军而言,也不过就是两个冲阵的时间。

    真神正与李晔激烈拼杀,原本两人斗得旗鼓相当,饶是各自都拿出了最强手段,也都奈何不了对方,只能一直干耗着。

    孰料忽然之间,李晔平平无奇的一招剑式刺出,速度竟然比之前快了一分,真神诧异之下,连忙双手结下气盾挡在身前。

    双方对拼多时,对彼此气力都有充足了解,真神结下的这个气盾,本该顺利挡下李晔这一剑,可当剑气接触到气盾,力量竟也比之前大了一分,于电光火石之间刺破气盾,直逼真神前胸。

    意料之外的变故,让真神心头大震,危机之境,?只能侧身闪避。

    然而这一剑虽然避过,真神的动作却乱了,虽然只有短短一瞬,却也足够李晔抓住机会,天子剑变刺为撩,噗嗤一声,就在真神肩头带飞一抹血肉!

    这一剑看似寻常,但修为到了真神和李晔这个层次,任何一击都携带着雷霆之威,足以开山断河,哪里是能轻易承受的。

    真神有心咬牙硬接这一击,趁势给李晔一拳,却被天子剑上的灵气冲撞在肩膀,被震得身形不稳,只能退避。

    没能以伤换伤,但趁机拉开距离还是很容易,真神一退再退,直到拉出安全距离,这才惊疑不定的盯着李晔,“你的修为怎么会突然增强这么多?!”

    这个问题兀一出口,真神的脸色便阴沉下来,因为答案并不难获得。在两人势均力敌,都没有临阵突破空间的情况下,唯一能让一方实力增强的,就是凡间气机。

    仙凡一体,彼此气机相合,李晔和真神身为仙域之主,凡间的些许变化,都会直接影响到两人。这么短的时间内,李晔治下的百姓,不会突然多给他贡献许多气运之力,就算是打下了更多江山,也需要时间让苍生归心。

    这也就是说,不是李晔变强了,而是真神变弱了。

    大食在凡间失去了大片疆土,地方上的百姓也落入了唐军掌控,真神这个大食仙域之主,因此实力下降。

    真神的问题出口之后,只是稍作感受,就发现了自己变弱的事实,?转念去扫了凡间一眼,立即就发现了一个让?痛心疾首的事实。

    大食东部已经落入唐军之手,木鹿城之战前,马伦布下的三道防线,尽数被唐军攻破,八百里战略纵深已经完全不复存在!

    “马伦怎么会败得这么快?”真神心头骇然,却不敢多看多想,寻求原因,?立马集中了精神,面对近在咫尺的李晔。此时此刻,真神看李晔的眼神,发生了根本性转变。

    这种转变,之前也出现过一次。

    在战争爆发之前,真神一直以为,大食可以很轻易战胜大唐,?能迅速击败李晔;战争爆发后,战争的局势让真神不得不收起自信,承认大唐强大无匹,李晔跟?实力相当。

    而现在,因为凡间战局的变化,李晔的实力已经在事实上强过?,?无法再正面跟李晔争锋。

    如果凡间战局不能稳住,大食被唐军持续攻占,那么真神的实力还会不断下降。如此情况,让真神看李晔的眼神,就不能不变得分外忌惮。

    而李晔的反应则是直截了当,在察觉到真神实力下降后,他就开始毫无保留的展开了新一轮猛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