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一百二十四章 决胜(10)

    【悠阅书城app,免费看小说全网无广告,ios需海外苹果id下载】

    张长安抬头看了一眼夜空,星海璀璨,弯月如钩。这是一个冷寂的夜晚。而他知道,自己今夜很可能就要死在这里。

    事到如今,就算是终止行动,也无法保证西域商行众修士的安全。而行动一旦开始,就是鱼死网破的结局。

    在这样的时刻,张长安心无旁骛,没有都愁善感,也没有想起长安,没有想起草原的格桑州。所以他很快的就察觉到,暗中接近的那些修士,已经完成了合围,却没有采取任何行动。

    帐篷里也依然静悄悄的。

    气氛在此刻变得分外诡异。

    张长安静心又等了片刻,还是没有发现任何异常,而距离西域商行行动的时间,却是越来越近了。如果行动开始时,一切还是这番模样,那么计划就会顺利施行。

    “默哈德跟赛典赤到底在帐篷里谈什么,需要耗费这么久?”张长安很是困惑,迅速推算可能存在的一些情况,方便后面根据不同形势采取应对措施。

    今夜西域商行的行动,不会有针对默哈德的袭杀。

    虽然默哈德一死,会给行动带来很大便利——之前西域商行几次成功的行动,无一不是一开始就杀掉了队伍主事者;但对方是大神殿五大长老之意,修为太高,仅靠西域商行的修士,得手的可能太小。

    而若是让赛典赤配合行动,一旦一击不中,反而会暴露赛典赤,不利于后面的行动。

    张长安很想找个借口进帐,掌握更多信息,却又实在没什么好的理由,能够去挑战默哈德的命令。正在他苦苦寻思的时候,帐篷的门帘被撩起,默哈德从里面走了出来。

    一瞬间,张长安进入了临战状态!

    如果赛典赤被对方制住,或者是悄无声息杀在帐篷里了,那就表明对方已经暴露,这么久的时间,对方很可能已经被套出了许多情况,张长安和西域商行都处在危急之中!

    好在这种情况并未发生,赛典赤就跟在默哈德后面。

    张长安暗暗松了口气,却又不敢真的松懈下来,以防赛典赤已经完全倒向默哈德,对他有不利的举动,虽然这种可能性不大,也会引发体内禁制。

    “监察院的人稍后会过来,到时候你随便应付一番,不要让他们太难看即可。”默哈德看起来心情不错,对赛典赤的态度也没有变化,简单交代完两句,就带着自己的亲随离开了这里。

    张长安跟赛典赤交换了一下眼神,后者只带了他一个人进帐。

    不等前者发问,就主动说起了跟默哈德的谈话,“监察院的人来了,是忽速纳丁和萨图克,他们怀疑到了我头上。长老刚刚试探了我很多,好在我们对此早有演练,我应付了过去。

    “之所以会谈这么久,一半原因是在跟对方商量,如何在这场战争中,保证我们的利益不受损害——毕竟大长老和监察院现在的权势太大了,我们需要周密的应对措施。”

    听到这里,张长安恍然,看来忽速纳丁和萨图克过来,引起了默哈德对大长老实力膨胀,自身利益受损的担忧。这会儿张长安也反应过来,营外那些暗中接近的大修士,根本就不是默哈德的人,而

    是忽速纳丁的。

    知道了原委,张长安不由得暗自庆幸,刚才的确是凶险,他差点儿就要被忽速纳丁惊到,做出灾难性的选择,好在最后是稳住了。

    “只怕不只是保证利益不受损害吧?”张长安瞥了赛典赤一眼。

    赛典赤哈哈笑道:“果然瞒不过你,实际上我们是想利用大家对大长老的不满,汇聚众人之力,在战后给大长老制造麻烦。这样一来,作为领头者的默哈德长老,就会在这个过程中建立威望,战后就有可能成为大长老,我也有利可图。”

    张长安点点头,“时间马上就到了,准备行动吧。”

    忽速纳丁怀疑到了赛典赤的头上,这是个很严重的情况,但眼下张长安无暇解决,万事需要以接下来的大行动为先。

    打草惊蛇的计划没有成功,默哈德又确认了赛典赤没问题,忽速纳丁也只能带着自己的人退走,没道理一直围着赛典赤的营帐。至于让赛典赤配合他,对其他人进行调查,忽速纳丁准备派手下去做。

    “刚才派去跟踪、监视那两个修士的人手,怎么到现在还没有消息回报?”忽速纳丁忽然想到这个问题,心跳陡然快了一拍,连忙对萨图克道,“你快带人过去看看,是不是有什么异常!”

    萨图克眼神一变,立马意识到问题所在:派出去的人手如果遇难,那两名修士必然有大问题,而且他们刚刚来找过赛典赤,也就能证明赛典赤有问题!

    萨图克带人一路探寻,最后来到了辎重营的位置,他们有监察院的手令,故而营中绝大部分地方,都能畅通无阻。

    等他们循着先前那两名人手的气息,来到一座偏僻营帐后的角落时,发现几名修士正抬着几个大木桶,鬼鬼祟祟的,也不知道在干什么。

    “尸体在木桶里?!”这是萨图克脑海里冒出的第一个念头,他立即大喊出声,“站住!你们在干什么,木桶里装得是什么?!”

    这一声大喝出口,他身后的数十名修士,立即围了过去,中间几人更是二话不说,就要去控制对方,夺过木桶查看。

    抬木桶的几名修士,相互交换了一个眼神,都停住动作站在原地,任由对方将木桶拿走,打开。

    “火油?”萨图克在木桶里没有发现尸体,他再度扫视那几个修士一眼,敏锐的发现,其中一人先前去过赛典赤营寨,立即眼神一凛,喝问道:“你们抬着火油要去哪里,要做什么?”

    说完,不等对方回答,萨图克一挥手,“抓起来!”

    先前派过来跟踪监视的人手不见踪影,而被监视的人却好端端的在这,还抬着火油形迹可疑,这已经足够让萨图克先将对方抓捕。

    就在这时,营地中响起了梆子声。那是通报时间的。

    萨图克的手下,正要冲过去制住那几名可疑人物,就见对方忽然齐齐露出了诡异笑容,不等他们有所反应,就见对方从储物袋里一掏,多个木桶就飞了出来!

    木桶尚在半空之时,被对方出手击炸,随着火油泼洒开来,几个火把丢出,火油顿时点燃,火焰霎时腾地冒起!没有任何间隙,那几名修士相继动手,术法

    铺天盖地朝萨图克等人罩了下来!

    “他们是唐人细作!抓住他们!”萨图克脸色大变,纵身闪避的同时,出声大喊,“你们跑不掉了!”

    突然燃起的大火,虽然吞噬了萨图克手下几人,但更多修士合围杀出,对方已经无路可逃。

    萨图克心头大喜,心想忽速纳丁果然睿智,只通过一个无关痛痒的细节,就被他们发现了营地中的唐人细作,只要抓住眼前的人,就不难顺藤摸瓜,查出更多唐朝细作来,届时赛典赤是不是奸细,一审便知!

    然而,不等萨图克完全高兴起来,就听见整个营地像是炸了锅,到处都是响亮的灵气爆炸声、火油爆炸声!火焰腾空而起,点亮了一片又一片营区,也不知多少帐篷被点着,多少修士被炸翻。

    萨图克霎时间面白如纸,禁不住后退两步,心中的惊骇、仓惶与不甘,浓烈得无法形容。

    他刚刚揪住了唐朝细作,只需要再稍微多给他一点时间,让他展开刑讯,就能将营地中的西域商行修士一网打尽,立下滔天大功,可混乱偏偏在这个时候发生,唐人提前行动,现在一切都来不及了!

    火烧连营,各处沸反盈天,混乱瞬间蔓延,席卷了整个大营。

    赛典赤第一时间赶到默哈德身边,焦急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是不是唐朝细作在生乱?营中怎么会有这么多唐朝细作?监察院的人不是在查吗?”

    默哈德焦头烂额,没时间跟赛典赤探究这些问题,“大营从中军大帐一分为二,你我各自负责一半,务必控制局面,将唐朝细作围杀!”

    赛典赤等的就是这句话,这也是他来这里的目的,当即领命而去。默哈德的命令,无疑是说赛典赤负责的半个营地,不会有他自己的人手,如此一来,彼处还不是赛典赤想怎么施为就怎么施为?

    赛典赤回到营地,将大神殿修士,与自己的人手调集起来,将他们指挥得团团转,看似是在尽职尽责,让众人到处追杀西域商行的修士,实际上却是胡乱调度,让他们到处瞎跑,够不着对方。

    为了对比不过于明显,张长安将大部分人手,都调去了默哈德负责的营区,给默哈德制造更大麻烦,拖延对方平息混乱的速度和效率,特别是安排了许多大修士,围杀默哈德。

    随着第一波火油点燃大营,西域商行的修士,赶到了队伍放置火油的地方,因为赛典赤将人手支使的到处瞎跑,此处防御力量薄弱,被轻而易举突破,旋即更多火油在营中燃烧起来。

    这样大规模的混乱,即便是一支训练有素、久经战阵的军队,也需要一定时间应对,更何况这支队伍之前还都只是普通修士,没来得及训练,无论是纪律、素质、能力都很薄弱。

    在默哈德被西域商行大修士缠住,赛典赤帮倒忙的情况下,他们哪里能够控制局势,没多久便一盘散沙的到处乱跑,自相践踏,只想着自己活命,不被袭杀,不被烧死,根本无暇有序行动起来,去解决营地着火的问题。

    “完了,完了”忽速纳丁望着完全燃烧起来的答应,望着众修士狼奔豕突的狼狈模样,心中一片绝望。

    【悠閱書城一個免費看書的換源app軟體,安卓手機需google play下載安裝,蘋果手機需登陸非中國大陸賬戶下載安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