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一百二十三章 决胜(9)

    【悠阅书城app,免费看小说全网无广告,ios需海外苹果id下载】

    “你们怀疑的是谁?”默哈德平静询问。

    忽速纳丁谨慎地说道:“我们探知了许多蛛丝马迹,表明长老的队伍里,混进了不少唐人细作,跟他们串通的地方权贵,已经被我们捉拿,请长老相信我们。”

    默哈德眉头一皱,听忽速纳丁的意思,好像在暗示,他队伍里有大人物被同谋的地方权贵供出来了,“到底是谁?”

    忽速纳丁摇摇头,“此人干系重大,在没有确凿证据之前,我们还不能说。只要长老配合,让一应官将都接受调查,我们很快就能分辨出来,绝对不会生乱,也不会耽误长老太多时间。”

    他的确是在故意暗示,好让默哈德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接下来好生配合他们。他心中的目标就是赛典赤,但却不能直说。

    一方面他证据不足,被抓捕的地方权贵,实际上跟赛典赤并无关系;另一方面,赛典赤位高权重,若是让他提前听到风声,肯定会有应对措施,甚至是直接给他们制造麻烦。

    默哈德冷笑一声,“哈里发大军处境危急,队伍正在全力赶往东境,哪有时间让你们在队伍中审问官将?要么拿出证据,我没有二话,若是没有证据,就不要怪我不给颜面!”

    这番话说得硬气且霸道,忽速纳丁不由得脸色微变。

    他这回虽然是奉大长老的命令过来,而且现在监察院如日中天,但论在大神殿的地位,他低过默哈德太多,对方要真是脾气上来,他根本无法与之正面冲突。

    转念一想,忽速纳丁立即明白过来,默哈德这是忌惮他们打着审问官将的名头,削弱他的羽翼,在队伍中安插大长老的人手。若非如此,默哈德的态度,也不至于如此强势。

    想通了关键,忽速纳丁沉吟片刻,要得到默哈德的支持,不将底细都交代清楚,看来是不大可能了,他只得正色道:“不瞒长老,我们怀疑的是主事大祭师赛典赤!”

    默哈德闻言心头一惊,眼神顿时变得凌厉,“你们有多少证据?”

    这一刹那,默哈德想了很多。他跟赛典赤现在关系密切,若是对方真的是奸细,跟唐人有往来,他的麻烦就大了,必须立即处理。为了评判对方的身份,他立马回想起两人相处的细节,寻找可疑之处。

    然而默哈德一时并没有得到答案,赛典赤的行为没什么异常,倒是自己,跟对方谈论了许多只有长老才能知道的机密,事涉此番征召令的方方面面!

    如果赛典赤真的泄了密,这事如果被揪出来,默哈德自忖难辞其咎。

    忽速纳丁肃穆道:“并无太多证据。非常之时,行非常之法,若是长老愿意将其立即隔离审讯,将他的主要部曲也看管起来,行动快的话,今夜就有可能得到答案。”

    默哈德沉默下来,面色难看,眼神也跟着阴晴不定。

    一方面他不相信赛典赤是奸细,对方是顶级权贵,投靠唐人图什么?另一方面,以现在两人的亲密程度,很多利益都是绑在一起的,他也不希

    望赛典赤是奸细。

    但事关重大,默哈德也不可能无视赛典赤的威胁,“赛典赤是主事大祭师,不能轻动,你们先去探查其他人,我亲自去试探他。”

    忽速纳丁见赛典赤愿意配合,自然是乐意接受,他也很清楚,在证据不足的情况下,要直接讯问赛典赤不现实。

    从默哈德的大帐里出来,忽速纳丁低声对萨图克道:“虽然没有多少证据,但经过这么久的跟踪,你我心里都很清楚,赛典赤八成有问题,只分大小而已。

    “在长老过去试探对方的时候,你带人准备好,偷偷包围过去,如果对方有异动,务必不能让他跑了!”

    萨图克眼前一亮,“如果赛典赤和他的人有问题,在默哈德长老出现,且发现有许多大修士合围时,一定会认为自己暴露了,届时必然受惊行动!”

    忽速纳丁笑得很自信,“所以我们的人接近过去的时机,一定要把握好,还要恰当的露出行迹,让对方察觉。”

    萨图克赞叹道:“这真是诛心的好计策!”

    赛典赤回到自己的帐篷时,张长安扮作他的亲随,就跟在他身边。这是为了防止赛典赤变节,虽然这种可能性不大。另外,今晚的行动赛典赤也需要出力,张长安需要在他身边指导。

    他俩前脚进帐,默哈德后脚就到了,并且见面就让赛典赤屏退左右,一个人都不能留,两人在帐篷里秘密议事。

    张长安只得离开,跟默哈德的亲随们,一起站在帐篷外。

    时间流逝了很久,帐篷里还没有半分动静,张长安感觉出了气氛的诡异,他心里的压力渐渐增大。

    今夜是行动之时,谋划准备了许久,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而且不能出任何差错。一旦任务完不成,不仅西域商行数年努力付之东流,大军在正面战场的征战,也会受到很大影响。

    而若是任务失败,队伍里千余名西域商行的修士,都要身死道陨。

    张长安手按着刀柄,凝神静气,思考默哈德和赛典赤,到底是因为什么,在里面谈了这么久都没谈完。他刚刚见到默哈德的时候,其实就察觉到了不对劲,对方肃杀的言行举止让张长安意识到,对方可能来者不善。

    “难道默哈德察觉到了什么?”张长安不得不思考最坏的情况,“如果真是这样,他来的具体意图是什么?”

    抬头看了一眼夜色,行动的时间已经很临近了。

    在西域商行破坏过征召队伍后,后者的警惕性早就变得很高,前者行事的成功性也大大降低,到现在几乎成了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若非这支队伍里有赛典赤这个主事大祭师给予方便,事发时还有对方配合,西域商行更是汇聚了最强力量,张长安根本就没有机会。

    “没有赛典赤的配合,今夜的行动断难成功!”张长安开始最最坏的打算,“而若是赛典赤反戈一击,我们就会全军覆没!”

    虽然有控制赛典赤的方法,知道对方若是反水,必

    然会身死道陨,正常情况下,对方不会这么选择。但如果他在无意中透露一些似是而非的消息,李晔给他身体里种下的禁制,未必就会被触动。

    “默哈德进去了这么久,是不是在试探赛典赤,他是不是已经知道了什么?他是不是在循循善诱,想要套出某些信息?”张长安知道,赛典赤不能出问题,如果出了,最坏的情况必然出现,他必须阻止这一切。

    忽然间,张长安瞳孔猛缩,在这片营地外,出现了一群举止异常的人手。虽然对方行动隐蔽,但张长安修为不凡,还是敏锐的察觉出来,那是许多大修士,在向这里隐蔽合围过来!

    “这是默哈德的安排?他果真察觉出赛典赤有问题了?他要在此时动手?!”

    张长安心中大惊,按刀的手都出现了一丝轻微的颤动。这个可能性极大,而且若不是如此,便没有合理的解释。

    他继续想着:“默哈德入帐,想必是在试探、劝说赛典赤,时间过去这么久,他还没有出帐,便是确认了赛典赤有问题。亦或是赛典赤不配合,他的人因此要行动,采取强硬手段了!”

    刚刚想到这里,有两名修士径直向帐篷走来,看到他们,张长安眉头一跳。那是西域商行的人,现在是最后一遍确认行动的时间,对方来向他请令了。

    但是现在,这里有默哈德的亲随,外围还有大量大修士,如果这两人行为稍有不慎,亦或是直接向他走来,便是自我暴露!

    张长安握紧了刀柄。原本以为今夜行动会很顺利,没想到出现了这样的变故,现在能够怎么办?

    恐怕只有拼死一搏,为国捐躯了!

    那两名修士在走过来的时候,接触到了张长安示警的眼神。都是经验丰富的细作,顿时明白可能出了问题,他们没有直接走向张长安,而是让其他人向赛典赤禀报。

    “大祭师正在和长老议事,你们若无紧急要务,稍后再来吧。”赛典赤的另外一名亲随淡淡道。

    两名修士举止沉稳,没有表露异常,临走的时候,不着痕迹看了张长安按刀的手一眼。从对方手指给出的信号,他们得到了任务执行的暗示。

    两人若无其事的离开。

    经过这个插曲,张长安冷静不少。他刚才其实有机会找一个借口,跟着两名修士离开这里——这是他跳出包围圈的唯一机会。离开了这个包围圈,他或许还有生机。如果赛典赤已经暴露,他没有道理不这样选择。

    但他没有这样做,他决冒着巨大风险定留在这里,直到行动展开。

    如果赛典赤没有暴露,他就这么走了,那就等于抛弃了赛典赤。等到行动展开,赛典赤却发现他不在了,那当如何?

    “派人跟上去,看看这两个人去了何处,在干什么。”暗处,忽速纳丁望着两位离开的西域商行修士的背影,对萨图克吩咐道。

    他并没有道理怀疑这两个人,但到了这种时候,哪怕是做无用功,也不能放过任何一丝可能。

    【悠閱書城一個免費看書的換源app軟體,安卓手機需google play下載安裝,蘋果手機需登陸非中國大陸賬戶下載安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