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一百四十一章:妖魔涌出

    青云峰后山,镇魔谷。

    云华剑宗、昊清宫、神烈堂三派的人均已赶到,所有人都降落在镇魔谷中的一斜坡之上,眼观望着谷中那巨大的镇魔塔立于谷底,直插天际。只看那塔已没了法阵的镇压,塔身暗淡无光,摇晃不止,从里面还传出了无数妖魔的嘶吼叫声。

    这时候,从谷中飞上来一女子,那人原来是冷萱,她走到了元虚真人的面前,把谷中的情况简单回禀了一遍。

    接着,冷萱的目光无意中看到了人群中顾南云身影,她当即怒喝道:“你这个叛徒,就是你破坏镇魔塔法阵,那里逃!”说罢欲要挥剑刺去。

    众人眼看着冷萱怒不可遏,一片耸动。顾南云也是微有一惊,情急之下,他想要上前解释,可看着冷萱那股逼来的威势,那里还会容他讲上半句话,顾南云不得不连退了数步。

    “萱儿,住手!”

    霎时间,尘冰大师赶紧止住了冷萱的攻势,冷萱大为不解,随后尘冰大师把先前在清华殿的事情给她大致说了一下,冷萱这才听她师父之言,收回了长剑,但脸上的怒容未有消散。

    而就在此刻,忽听几声爆炸响起,撼人心魄,让众人意想不到的是,谷中那镇魔塔的上半部分开始破碎倒塌,浓烟滚滚、群妖嘶吼着、张牙舞爪地从塔中爬了出来,很快谷底便布满了许多身材佝偻的妖物。

    所有的人,只见着镇魔谷中一片混乱,皆是惊愕至极,怛然失色,许多弟子都没见过这样的场面,纷纷显露出恐慌之状,也只有元虚真人、鸿乾道人、轩辕应龙等一干重要人物相对镇定。

    想来,在镇魔塔上的法阵“八荒元极阵”被破坏后,塔本身会有一定的法术加持,可保镇魔塔一个时辰之内不被摧毁,但由于年月较长,想必那法术加持已被削弱,此番让人始料未及,才导致塔中的妖魔还没过一个时辰就破塔而出了。

    斜坡之上,元虚真人神情严峻,他有些怅然道:“没想到这妖魔提前破塔而出,重开法阵已经来不及了,我等真是误了大事!”

    站在一旁的轩辕应龙,他面露疑色,道:“也不知到底是何人所为?欲要如此加害贵派!”

    “如今这情势危急,不可逆转,还请掌门师兄定夺。”站在元虚真人身后的尘冰大师急忙道。

    元虚真人脸色冷厉,宽大的袖袍被风吹得猎猎作响,他提高了嗓音,道:“诸位同道,而今不想妖魔破塔而出,为防止妖魔逃散,残害出苍生,且随本座一起,将其诛灭!”

    他话刚说完,斜坡上的三派弟子,则是纷纷祭出了各自的兵器法宝,全都向着镇魔谷中飞下去,当下,就与谷中的妖魔展开了激烈的恶斗。一时间,喊杀声、倒塌声、嘶鸣声连成一片,回响于整个谷中,犹如潮水翻腾,一发不可收拾。

    紧接着,谷中的镇魔塔已经坍塌了一大半,火光炸起,熊熊燃烧,无数碎片从高空砸落,如雨一般倾覆而下,塔下的地表满目疮痍,就连镇魔塔周围的八只青铜巨鼎,也是东倒西歪,被尘土碎片给掩盖了。

    在塔身上几个大窟窿中,妖魔连续不断地从中涌现跳出,个个是凶恶无比,嘶吼之声凄厉骇人,它们仿佛是受到了什么鼓舞,来势汹汹,铺天盖地而来,虽然这妖魔在镇魔塔中被关了几百年之久,但其性情却无丝毫变化,依旧是残暴嗜血,穷凶极恶。

    面对谷中这一幕幕惊心的场面,云华剑宗、昊清宫、神烈堂三派一干重要人等,紧随在那些弟子的身后,但看十几道各色光芒,全都从高空接连窜入谷中去,加入了恶斗之中。接着是顾南云、白昭策、叶岚婧、林旭与楚志川,江尧和贺兰儿等七人,也已跟着挥剑冲飞入谷中去。

    时间没过多久,谷中的敌我两方数量立

    刻明显了起来,此番昊清宫与神烈堂两派,除了掌门和几个重要人物外,他们总共就带了二十几名弟子,因为两派前来,都只为商议讨伐邪教之事,所以也就没必要兴师动众。而云华剑宗这边的人数,从清华殿跟随而来的不过四十几名弟子。再看对面的妖魔数量,现在约摸有五六百只还要多,而且还在不断地从塔中涌现出来。

    尽管妖魔的数量越来越多,可这不过全是些普通的妖魔,它们虽然凶悍无比,但战斗力要与三派的人相比,那是差了一大截。只见着一群群妖魔猛扑而去,随后都是被强横的术法打倒在地,根本不堪一击,妖魔越是如潮水般倾覆而去,越是节节败退。而三派的人,虽是人数较少,但是对付那一群群扑杀而来的妖魔,就像是割草切菜一般,轻松应付,令人直呼大爽。

    不多时,整个镇魔谷中就已尸横遍野,血流成河,一股股腥臭的气味,弥散于谷中,令人恶心欲吐,许多弟子原本洁净的衣物上,都沾染上许多污秽,他们不怕妖魔有多凶恶,就只怕妖魔那些难闻的气味和腥臭的血液。

    这时,元虚真人与四峰掌座,鸿乾道人和素冥师太、及轩辕应龙等八人,皆已腾身飞起,几人周身都是芒彩耀动,极为炫目,宛如大罗真仙那般耀世瞩目,降临凡尘。

    只见八人御空飞到镇魔谷的上空,低头俯视着谷中地面的情形,尔后都是施展出各自的道法绝学,向着那从镇魔塔里面爬出来的妖魔摧毁而去。

    一时间,昏暗的镇魔谷,谷中变得绚丽多彩,电光激流交错四射,声势熏灼,而在谷中上空,则是豪光冲天,一片山呼海啸。元虚真人与四峰掌座,鸿乾道人和素冥师太、及轩辕应龙等人,就像那天上的太阳那般,更是耀眼夺目,各自的术法奔逸绝尘,气势磅礴。

    眼看着谷中的大量妖魔溃不成军,一败如水。突然,一声轰隆巨响,地动山摇,那立在谷中的镇魔塔,全然倒塌,方圆数丈之内,皆被镇魔塔的碎片所覆盖,一股浓烟随即从谷中扩散开来,三派的弟子全都向后避去,这才免遭被碎片掩盖。而一些妖魔,由于还没反应过来,有不少都被掩埋其中。

    镇魔塔已毁,所有的人都能看到在那塔的位置上空,赫然出现一道金色豪光,宛如擎天之柱那般,直顶天际。谷中顿时亮如白昼,烟尘滚滚,狂风肆虐,几乎吹得人的眼睛都快睁不开了,看这场面是何等的壮观,震撼人心。

    渐渐地,在高空上的那道金色豪光,光芒逐渐变暗,从烟雾中隐隐闪现出一把金色光剑,高悬于空,并发出了空灵的声响,可谓是万众瞩目。

    所有人的目光都是朝着那里望去,为之惊叹,谷中的人群里,有人小声议论起来,只听得有人大呼道:“快看,那是‘长宵清影剑’......”

    有人继续道:“原来是云华祖师遗留下的仙家神器,今日得见此剑,真是大开眼界啊!”

    又有人说道:“听说这可是云华剑宗的镇派神剑,可为何会出现在此处......”

    此时,时间仿佛被停止了一般,谷中的妖魔皆是受到惊吓,在尘烟中横冲直撞着。

    元虚真人悬停于空,目光投向了长宵清影仙剑那处,只看他神色凛然,随即捏诀而运,口中默念法诀,右手伸出指向于长宵清影剑。那在半空悬停的金光仙剑,似乎受到了感应,晃动几下剑身,“咻”的一声破空锐响,长宵清影剑便飞到了元虚真人的手中,而所有的人都是眼观着这壮阔一幕。

    与此同时,谷中尘烟消散,妖魔又是哀嚎嘶吼,凶恶嗜血,群起而动,向着三派的人猛扑而去......

    就在那镇魔塔处的一堆残骸中,一声爆破炸开,忽地从里面爬出了一个体型巨大的妖魔,吼声如雷。谷

    中所有的人都是一个震惊,纷纷举目望去,只看那妖魔身长两丈多高,全身是血红之色,结实隆起的肌肉上,筋脉交错,让人看去触目惊心,他长有两只头颅,面目狰狞,两只巨眼闪射出红光,扫视着谷中的一切,威势骇人。

    这时,那在谷中悬空停留的鸿乾道人,他脸色微有苍白,惊讶道:“那是......双煞鬼王!”

    “没想到这魔头居然被镇压在这里?”轩辕应龙一副讶异之色,后知后觉地道。

    元虚真人神情严峻,道:“此事说来话长,待我等把这魔头诛杀了再与各位讲明。”

    他说完后,一旁的尘冰大师双目逼射向双煞鬼王那处,冷声道:“听说这魔头的妖力深不可测,传说是那妖魔中五大魔将之首,也是最为厉害的一个。”

    “如此,我们可要小心应对!”八人中的萧正阳说道。

    接着,谷中那妖魔双煞鬼王,提起两只巨大的脚踩在地面上,他走得比较缓慢,可每走一步地面都被震动得摇晃了一下,并踩出了一个个脚印坑,足以见得这只妖魔力大无穷。围在他脚下的那些群妖,在他的带领之下,纷纷向着对面的人扑袭而去。

    在谷中镇魔塔残骸那处,随着双煞鬼王钻出来后,又是有着大批的妖魔猛如洪水般爬了出来,越来越多。云华剑宗、昊清宫、神烈堂三派的人,只见眼前黑压压一片,似乎永远也斩杀不完,都被逼得一步步倒退。

    “啊......”

    一阵惨叫声响起,只见那双煞鬼王高抬起一只巨脚,脚上骤然红光闪现,犹如一座大山,从天而降狠狠地重压下去,发出“砰”的一声巨响,一群云华弟子来不及避之,就被双煞王鬼的巨脚踩在脚底下,一命呜呼,有几个弟子更是被弹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在地上,吐血而亡。

    又见他头颅上那两只巨眼,发出两道光芒,犹如电光一般向着谷中乱射而去,电光所及之处,爆炸四起,乱石飞射。

    在谷中的宋北落与端木琪两人,连着斩杀了数只妖魔后,突然一道红芒电光激射而下,因他两人离得较近,眼看同时都要被电光击中,二人立即运起法诀,将长剑横挡于胸前,合力挡下了方才那道电光的攻击,随即又都冲入了妖魔群之中。

    紧随着,双煞鬼王又伸出他那长长的巨手,那巨手上长着如钳子一样的手爪,一张一合,显得锋利无比,他挥甩着巨手,狠狠地砸向谷中凸起的一块巨大山石,与他差不多高。只听得一阵碎裂巨响,那座高凸起的山石被双煞鬼王打碎,顷刻间轰然坍塌。

    所有的石块犹如冰雹一般,把地表砸出了一个个深坑,而就在这时,谷中的贺兰儿正好就在那座山石之下,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江尧从不远处奋起冲来,犹如电光那般,极速奔走到她的身旁,挥起手中之剑,一道弯月光芒飞射而去,击碎了在贺兰儿头顶上砸下的数块巨石块,随即拉着贺兰儿的手窜到了另一边去,两人才逃离这凶险的一刻。

    “哈哈哈......”

    一阵笑声震天动地,让人心胆发寒,只见双煞鬼王面目可怖,恍如地狱出来的恶鬼,正咆哮地狂笑着。

    随后,那声音说道:“几百年了,本尊被困在这塔中几百年了,没有人知道我是怎么度过来的。”

    “呀......”

    双煞鬼王大叫了一声,怒吼着又道:“你们这些可恶的人类,我要把你们通通给撕碎......”

    这下,谷中的所有人都不敢掉以轻心,便是凝神应对,面对着一波又一波妖魔的涌现而出,随着数量的增多,有道是双拳难敌四手,寡不敌众。这时间一长,也要耗费不少力气,再加上那双煞鬼王,妖力高深,局势也变得较为棘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