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七章:天暝初现

    云州向东五百里处,有山名曰“浮玉”,山中乃有一古老之洞,名“炫炎洞”!

    这浮玉山中,皆都是深林裂谷,苕水出于其阴,其间则阴气森森,诡异之象横生显现。

    穿过深林沼水之地,浮玉山腹,便是炫炎洞的所生之地,炫炎洞口,为一个圆形孔洞,常布满无名之火红藤蔓,犹如团团烈火似在燃烧,其处较为隐秘,难于发现!

    这时,从深林中走出了一支行人,服饰整洁有素,颇有规模,约摸五十几人左右,着黑色衣装短打,前面领头的一人,衣装内衬为深红色,独然醒目,显然是这支队伍的领头人,看其行往的方向,乃是朝那炫炎洞进发而去。

    炫炎洞洞口看似不大,遂以为这里面恐是细长甬道,乃通入山体深腹于中。

    待到那支约摸五十几人的队伍进入洞内之后,只见里面的地势变得开阔了起来,眼睛能望得较远地方,往里面深处望去,一片漆黑而又散发出隐隐淡蓝色的光晕!

    整个洞壁呈青黑色,较为平滑,洞顶约有两人高而之多,顶上掉下了许多青藤植物,奇状不同于一般普通的植物,甚是奇异,有些则颇像树根缠绕其间之上。

    这刻,洞中异常的安静,安静得只能听到偶尔的滴水之声于脚步声行走的回响,洞壁两边斜插着燃烧的火焰球,井然有序并向内延伸开去,为这支行人队伍照亮了前进的路途!

    洞中路面还算平坦,有碎石杂草随意几处铺展,越往里深入越感觉有些神秘与阴冷气息传来,在这亘古的洞穴中前行犹如探险一般直深入浮玉山腹。

    一行人走了许久,想必已是走到更深处,但能见到洞壁全部布满了一丝丝的血红线条,隐隐还散发着流动的光芒,仿佛像是人体脉络一般清晰可见,触目惊心。

    当他们走到底,就能看见一块巨大的石门紧闭着,这石门背后又是一番神秘景象等待着他们进入探索......

    “轰......”

    只听得一声拉长了的巨响!石门已然被打开了,里面的景象与外面竟不相同,这里的地势更加宽阔,洞顶变得高了几倍不止。而空气中带有一股闷热的气息,直冲而来,快让人有些喘不过气来。

    那一行人一直朝里走去,越过拐角处,地面皆全是石质,周围三三两两盛开着蓝色之花,此花犹如寒冰透明,棱角分割,晶亮闪光,如同宝石般湛蓝夺目,令人赏心。

    走过一座布满青苔的石桥,桥下深不见底,让人望之心生胆寒。前方有几根粗壮的石柱支撑着洞顶,巨大的钟乳石如竹笋那般倒立起直刺而下。滴答......滴答......每块钟乳石皆有热流掉落而下。整个偌大的洞内蓝光映照,想来是那些地面上的蓝色之花所致!

    再往前走时,他们前面出现的便是一座殿堂了,雄伟至极,皆是由血红的石块堆砌而成,隐隐泛起了红光,这正是显现出它那诡异而阴森的气息,仿佛地狱中的阎罗殿堂那般,让人既生敬畏而又感到害怕!

    “参见玄武圣使......”

    众人一声参拜响起,只看那进入洞中的五十多名人士已来到这殿堂之上。

    殿堂内火光耀起,旺盛燃烧着,整个大殿长而广,两边分别站立一干人等,看似是某种组织徒众,架势非凡!

    只感觉殿中气息凝结而肃穆,在那大殿正中央处,摆放着两只巨大盘龙石像,隐隐飞升而起,从它那口中喷出炽烈的火焰,气势浩大!

    不错!此地便是那天暝圣教分舵所在之处了。

    “诸位教众辛苦了,大家都起来吧!”遁声望去,是那站立在石像中间的两人其中一人发出的声音。

    看那说话之人,他身着苍青色的衣袍,脸狭长下巴而尖,一双鱼眼直冒绿光。手中拿起一件法器,名为青蛇锥,只看似棒末端为尖,棒身处缠绕一蛇状绕其盘旋,发出青色的光芒。

    看此人模样势头,应是这殿堂之主,而站在他身旁之人,乃是圣教中的护法之一。

    天暝圣教乃有四大圣使,其道行高深,声名远扬,其分别为:青龙圣使、白虎圣使、朱雀圣使、玄武圣使。

    此人乃正是天暝圣教四大圣使之一的——玄武圣使!

    话说刚才那进洞的五十多名教众,全都跪伏在地,待听到玄武的指令之后,都起身并向两旁走去而站立着,只留下那领头的教徒立于殿中。

    这时候,殿中的玄武对着那领头的教徒问道:“这几日你等出去探查,可有什么消息与我告之?”

    那领头教徒躬身低头,回道:“启禀玄武圣使,属下领五十余人众,外出寻探,得知昊清宫与云华剑宗均已派出门下已派出数名精英弟子,前往探查我教分舵地点!”

    “哼!”

    玄武听后,怒哼了一声,他眼神精亮,一脸邪意涌起,问道:“你可得知他们来人有多少?

    那领头的教徒思考了一下,回道:“据探子来报,属下目前只知尚有八名弟子正在前往的途中。”

    玄武这时心中似有分晓,尔后对其道:“你且先下去,再探,有消息之后立马来报!”

    “是,属下遵命!”那领头的教徒回了一句便转身带领着数十人走出了殿堂。

    玄武这刻转过身子,看向一直站在他旁边的那名护法,声音冷冷,问道:“炎涛护法,不知你有何看法啊?”

    那炎涛护法侧身,对着玄武躬身拱手,说道:“如今教主令我皆等在此炫炎洞中建立起分舵,以图霸业......”

    他继续接着道:“今有正道八名弟子前来,倒不足为惧,且尚不知我教人数几何,以我分舵几百人之众,若遇之断叫他们尸躺荒野,魂归于天!”

    玄武听后,他若有所思,看神色颇有些顾虑,于是说道:“你说得没错,可是......早有素闻昊清宫实力雄厚,门下弟子人才济济,道法高强,云华剑宗自不用说,我等与众教众屈身于炫炎之地,已是受那昊清宫所威慑,加之云州各门小派还未肃清,不可轻敌呀!”

    那炎涛护法神情淡然,看似很是自信,他断然道:“还请圣使勿要担心,我教在幽州之时,一路势如破竹,所向霹雳,昊清宫尔等区区几名弟子,有何所惧,莫不要长了他人威风,而灭我教之志气啊!”

    玄武听炎涛一番说法,也自深觉有理,想他泱泱莫大的圣教,何须为几名弟子而有所惧退,他什么时候如此胆小怕事了,如是这样,岂不有辱玄武圣使之威名,又有何面目去面对他的教主!

    此刻,炎涛眼珠转动了一下,又接着道:“教主大计,顺天应道,待我圣教吞并云州各小门诸派,将其灭之,削弱云州势力,然后一举拿下昊清宫并除之,继而直捣蜀州,再除云华剑宗!”

    “哈哈......”玄武大笑起来,他道:“炎涛护法说得正是啊,你再多加派些人手,务必短时间之内找到他们的行踪,如有发现那昊清宫弟子八人,回禀与我,到时我们再给他们来个出其不意,全部统统杀掉!”

    “是,属下遵命,炎涛这就去办!”待炎涛说完后,便退身走出了殿堂。

    自天暝圣教在此云州建立起分舵,隐藏至深,其他各门诸派曾派人查找,但不幸的是所派出弟子不是被邪教狙杀,就是有去无回而投入邪教门下。

    在天暝圣教藏匿这段时日以来,已悉数吞灭大小门派十几有余,现如今云州诸派人人自危,方寸皆乱。

    云州青丘岗。

    这里乃云州一处荒芜的小山岗,但见山岗之上,青林密布,云烟缭绕,常有狐野之兽出没于此,得天地之造化,千年终修成人形,善貌美为之魅惑,其能人言为之狡猾,乃上古青丘一氏,世人称之为“狐灵”一族!

    青林中不远处,荒凉的小路上行走着一队人马从此中路过,看似为多半外地商旅正在赶路前行!

    这时候,随着马车的轱辘“咯吱、咯吱”的发出叫声时,只听在队伍前面骑马领头的一名壮汉大声叫道:“大家快些走,赶紧跟上,此处是青丘之岗,恐有狐灵出没,小心戒备!”

    明知青丘有险偏欲往行之,这里乃是通往云州一繁华之城,是必经的要道,若不从这里走过,便是要走起水路来,这样一来,时间更慢,需要好几日才能到达!所以这支商旅车队,为了尽快到达城中,也只好铤而走险了。

    虽然这里时常发生不测的危险,但有人却要从这里经过,大概都是心中抱着一丝侥的希望,能安然无恙样的走过这片青丘之林。

    这时候的林中安静得出奇,以至于让这支商旅行人都放下了戒备之心,只见他们的队伍大张旗鼓,在快要走过青丘岗之时,殊不知死亡的危机正悄悄蛰伏,山岗中的数只狐灵已经伺机而动了。

    未几,果不出所料,突然间狂风骤起,飞叶漫天舞动着,几股黑气从深林处席卷而来,那支商旅车队的人已乱做一团,随即人仰马惊,都翻滚落地。

    此刻场中混乱一片,惊叫声,哭喊声一并发作起来,有的随从四处逃窜着。场中,几辆马车被狂风撕扯而裂,咔嚓作响,接连一片,那马车中的主人与其家眷纷纷倒落在地,全身颤抖着抱起头躲在残破的马车后面!

    当中为首的那壮汉迅速下马,跑了过来,将那躲在马车后面的肥胖老头扶起,大呼道:“老爷......你没事吧!”

    那肥胖老头旁边的几名妇人,此刻都吓破了胆,几人全都抱成了一团,只听得连声惊喊:“快......快......救......救救我!”

    狂风此刻越来越大,树枝吹落的断裂声炸响起,除了如恶魔般的咆哮风声外,四下有狐鸣之声尖叫着,不绝于耳,让人听后心胆俱裂!

    这刻大风突然止住,从深林中爬出了几只似犬之兽,观其皮毛,雪白透亮,甚是漂亮,那一双双眼睛红芒闪烁,口吐白色雾气,朝着这边缓步走来。看着那些从林中走出来的雪白之兽,乃就是世人常所说狐灵了!

    随后,但见那几只白狐身泛白光,刹那间都幻化成了一个个妙龄少女,貌美倾城,身姿妖娆,笑声蛊惑。

    在场中众人眼见这一奇异景象,皆胆颤心惊,呆立原地,有的晕死过去,有的泣不成声......

    “哈哈......哈哈......”

    一阵的笑声尖锐而娇媚,大有魅惑人心之邪力,只见一名白狐幻化的少女,接着“呵呵”笑道:“姐妹们,今日有又人前来上山了,我们何不热情款待啊!”

    其中又一名白狐少女魅笑道:“是呀!看着这些弱小的人类,可以够我们吃上一阵子了啊!”

    她们对面那支商旅队伍中,蜷缩于马车底下那肥胖老头,一听到这吃人的声音,当场吓得尿流一地,晕倒在地上。

    现在,正是那几名白狐少女欲要动手之刻,她们往上扑的动作突然被一声娇喝给止住了。

    只听得那娇喝声笑起,说道:“几位姑娘别急呀,还有我呢!”

    那几只白狐少女听见头顶树上方传来了话声,一个个循声抬头望去,一棵大树的树干横在她们头顶之处,上面横坐着一位妙龄少女!

    只见那少女身穿一件橙黄衣衫,看上去干净利落,一双眼眸清澈明净,灿若繁星,两颊红晕,在一颦一笑间透着一股调皮灵动的风采。

    几只白狐少女一看她就便知不是同类,个个是张牙舞爪,怒斥道:“你这人类是何人?胆敢坏我姐妹的好事!”

    大树上那少女“哈哈”一笑,反斥说道:“你们这几只小小狐兽,也佩问姑奶奶是何人!”她话声尖锐,直逼而来。

    接着继续又道:“万物生灵,且有遵守其各自生存的法则,你等狐兽不好好安归于林,却要跑出来媚害百姓,天道不容,嘿嘿......今日遇到本姑奶奶,定要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几只白狐少女听罢,岂可容她这么说下去,愤怒之下,她们眼冒红光,杀机逼射,随后举起身前的双手,化为利爪,纵身跃起,便要向大树上的少女扑去......

    大树上那少女眼见这几只白狐少女凶猛地向她扑来,她眼眸一斜,精光亮起,口中喃喃道:“来得正好,姑奶奶我好久没有活动筋骨了!”

    在欲作抵挡之势那刻,他低头对着树下那群商旅大呼一声,道:“你们还不快走!这里交由我来解决,赶快走啊......”

    此时大树下的商旅众人,听这少女一声呼喊,便回过神来,都纷纷起身,撒腿就往前方逃去。

    说时迟,那时快,几只白狐少女已然逼近树上的少女,但见她从容不迫,一个跳起飞到林中半空,几只白狐少女扑了个空。

    那几只白狐少女随后冲飞而上,欲要围住那少女,那少女此时周身黄色光芒泛起,两手交叉横在身前,在半空中比划了几下,一股透明似水流动的光芒依附于手臂之上转动着。

    她一只手收于胸前,一只手向那下面急冲上来几只白狐少女用力一挥指向,手臂间透明之气化为数道小箭,犹如雨滴一般,发出了“咻咻咻......”的声响飞射下去。

    她脚下那几只白狐少女奋起抵挡,只见飞射而下的箭雨,穿破了几处她们飘动衣裳,紧接着,几名白狐少女向四面飞散开来,围成了一个圈状,在空中挥舞着长长的衣袖,看那衣袖如青丝一般,迅速变得越来越越长,延伸出好几丈之远。

    几番舞动之下,她们将那薄如蝉翼的衣袖汇集到一起,搭成了一个顶篷横于她们头顶上空。那飞射的箭雨与这顶篷相撞并散发出闪耀的光辉,一片“啪啪啪”的撞击声响起,并产生了强大的气波在半空中爆炸开来。

    上空那少女眼见这几只白狐少女修为颇深,怕是已修炼了千年之久的狐兽,才能幻化为人形,眼见所的发箭雨被尽数挡下,她心中暗自吃惊,怒道:“你们这几只可恶的狐兽,没想到还有几下子!居然挡住了我的‘玄冰箭雨’!”

    几只白狐少女中为首的一只凶狠叫道:“姐妹们,这人类放走了我们的猎物,今日定要叫她死于我们利爪之下......”

    她话刚说完,那几只白狐少女,个个嘴里长出了长长的森白獠牙,嘴巴遂而变大,模样怪异,血红的眼芒更为夺闪,她们身后都生出了白色的狐尾,摇摆晃动,极是漂亮,而后都向上空那少女围击而去。

    但见上空的少女速度何等之快,疾如雷电,几番移形幻影,避开了几只白狐少女利爪攻击,然后又快速的飞奔于青林中,以林中树干为防守,趁其不备突然发难,那少女惯用暗器攻击,她灵巧的身形在树林中穿梭如光如电。

    数个回合下来,几只白狐少女吃力不讨好,已然吃了不少亏,都心中暗惊这人类少女不是好惹的主。几番追赶不能近那少女之身,然面对着势不可挡的各种暗器袭来,身上的好几处鲜血流出,还好她们修行颇深,要不然早死于那暗器之下!

    几只白狐少女,仰天长啸,身后的白色尾巴犹如猛蛇出洞,瞬间边长向那少女攻击而去,少女几番在树林中飞窜,数条白色尾巴穷追不舍,无奈之下使出绝技,只见她手起数把银白飞镖,锐利不可挡,极速如光电,几声“咔嚓”响起,数条白色尾巴断成两截。几只白狐少女惨烈叫起,随而变之的是几乎疯狂!

    几番来回苦战,少女这时只能拖住那几只白狐少女,时间一长,反让自己真元大减,她应该采取逐个击杀的方式才为上策。

    正好密林中能把她隐藏住,当那几只白狐少女飞散开时,突然从林中隐秘之处,飞射出一道黄色光束,这是一种单体四角暗器,专攻于人头部要害,数丈之外断可取人之性命!

    “啊......”

    惨叫声响起,一只白狐少女头中暗器,落地身亡,不消片刻化为青烟消散而去!

    剩下那几只白狐少女眼见有同类气绝身亡,盛怒之下,几番舞动着衣袖,又化出一条条的布条,颜色绚丽,直向那施放暗器少女处攻去,所到之处,树断林毁。

    怎奈在少女的一次次偷袭之下,在一声声的惨叫中,剩下的几只白狐少女已死于暗器之下,掉落于地,随后都化为青烟消散,不见了踪影。

    这时,少女从林间树干上飞下落地,她一脸得意之色,用手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正欲要离去,忽听背后方传来一声喘息大喝:“毛贼,休走,给我站住......”

    少女听见其声,仰天叹息,摇了摇头,似是知道了什么,然后一脸无奈之色,原本红润的脸庞转而黑了下来。

    她转过身子,抬眼望向前方,只见来人是名壮汉,那人看起来高头大马,五官粗狂,怒目圆睁,黝黑的皮肤倒显得极为壮实。

    看那壮汉身负长刀,并发出了森白的光芒,萦绕刀身,看此刀并非凡品。

    那壮汉大步朝这少女走来,脸色颇有怒气,但为之取代是一副正义凛然的样子,他吼道:“你这小毛贼,可让我好找,如今看你往哪里逃!”

    少女听后白了他一眼,摊摊双手,不以为然,反观她嫣然一笑,追了她这么久还不放弃,当真是有趣啊!

    她当下扮了个鬼脸,轻然笑道:“行啊,臭小子,那你有本事再来追我呀!”说罢便起身跃起,向青林上空飞去。

    那壮汉神情一滞,这那里还肯让她再次溜走,也起身跃起飞奔而上,直追着前面那少女紧跟着不放。

    两人你追我赶,各自使出看家的本领,如同老鹰捉小鸡一般,青丘岗地势颇大,这一大片的青林成了这两人竟相追逐的场地,他们时而树梢之上飞行,时而林间迂回旋转。

    前面飞奔的少女心中嘀咕着,她瞧那状汉体型沉重,料想飞不了多久就会累得气喘吁吁,那知是小看了他,一直跟在她身后穷追不舍,不知是哪派门中弟子想来修为道法不在她之下。

    再看后面紧跟着那壮汉,在快要与她相近之时,只听大声呼道:“毛贼,那里逃!”

    少女一边往前迅速飞行,听到身后这厮毛贼长,毛贼短的叫喊,有些不耐烦了起来。随即加快了速度向前飞去,狠狠地把那壮汉甩于身后。

    就这样,两道光芒,一前一后,似彩带般在天地之间自由飞驰,穿梭于深山密林间,如同夜晚的流星璀璨夺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