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要知道,夺帝不是为魂天帝夺的,而是为虚无吞炎夺的……】

    “你为何要这么辛苦,让你来这里可不是让你受苦的呀!”

    大殿里,现在除了颜霜和小医仙并无他人。颜霜玉指轻轻抚摸在小医仙那痛苦狰狞的脸颊上,而此时的小医仙仿佛睡着了一般。她竟然在那巨大的痛苦下睡着了!若不是那微弱而又节奏的呼吸声,他人还会以为小医仙已经猝死过去了。

    抚摸着眼前这张与“她”一模一样的脸,在旁若无人的情况下,颜霜的泪水终于是控制不住了。

    一股股温和的斗之气顺着颜霜贴在小医仙小腹的手掌传入小医仙的丹田之内。随着时间的慢慢流逝,小医仙面部那些因为痛苦而暴起的青筋也逐渐消散而去,一张病态的苍白sè的容颜露了出来。

    “噗!”颜霜心口一股血气涌动,一口鲜血由口而出。随即又伸出手一摸纳戒,一枚还泛着丹气的丹药滚落掌中。

    纳入口中咀嚼一番,颜霜望了一眼陷入沉睡的小医仙,脸上微不可查的闪过一抹红晕。

    随后便像是下定决心,踮起脚尖,朱唇轻轻的印在了小医仙的薄唇之上,随后香舌便撬开了薄唇,几丝被化解了的药力伴随着鲜血钻进了小医仙的口中。

    良久,唇分。

    “嗯~!”或许是药力原因,小医仙轻呤了一声。

    可这一声却吓坏了颜霜,不过见小医仙并没有转醒的迹象,颜霜这才将那颗悬着的心放了下来,长长的舒了口气。

    或许是那一声轻呤,气氛有了些尴尬。半晌之后,颜霜再次关心的看了一眼小医仙,一摸纳戒,几道金光从纳戒里跳到了紫sè蛛网上,紫sè的蛛网瞬间淡了许多。

    做完这些,颜霜便转身离去。

    此时的大殿内,除了小医仙便再无他人。良久之后,只见蛛网上的小医仙薄唇轻启,悠悠小舌在唇间舔舐一圈,然后像是品尝到了什么美味一般,嘴角微微上扬……

    “族长大人!”众人见颜霜从蛇长殿内走出,连忙恭敬到。

    “族长大人您的修为!”一位眼尖的老者迅速发现了颜霜身上的异样。

    “族长大人怎可如此而为!要知道这若是一有闪失,掉的可就不只是修为了啊!可能这一辈子都毁了!”在场的几位老者有些可是看着魂天帝长大的,故而用着批评的语气如此说到。

    “本帝自有保障。不过只是区区一星实力而已,本帝的一星实力为魂族ri后换来一位斗圣强者,难道这笔账你们都不会算吗?”颜霜沉声道。

    几位老者顿时哑言。

    “传我命令,特殊丹药加紧炼制,一月之后我要看见成品。最近的蛇长殿的守卫撤下,改换成结界,除了本帝,他人不可接近。”吩咐一句,颜霜本着有些怒气的脸sè挥袖离去。

    众人互相对视一眼,心中皆是疑问连连。

    “怎么?工具不是修好了,怎的还是这么一副模样?”老远就望见颜霜的怒容,虚无吞炎端起一杯清茶品尝着。

    在庭院外便见自己的房间房门大开,茶桌前端坐着一个人,颜霜就料到会是虚无吞炎。

    “你在这里做什么?难道你还有偷取女子内衣这一癖好?若是如此,虚无大人只要打声招呼,小女子还不是就打包送到您府上。”本就这怒气,瞧见了正主,颜霜的怒气直接爆发了出来。

    “话说,你穿内衣吗?”虚无吞炎只是淡淡的回了一句。

    鼻翼抽搐着,怒瞪着虚无,颜霜倒是无言以对。这才一句便败下阵来,虚无大人的腹黑毒舌在这个世界估计已经无人能及了。

    气急攻心,颜霜顺了顺气,这才言道:“那枚毒丹是你放在丹房的吧!”

    “不过只是一个考验而已,没想到她会这么没用,难道这就是你的依托?”虚无吞炎略带嘲笑的说道。

    “我要如何培养是我的事,与你无关!”甩下这样一句话,颜霜负手而立。

    虚无吞炎瞧着颜霜的背影,良久之后才有些责备的说道:“你用这种方法虽然有一定的几率堆积起一位强者,但你能成功一次并不代表就能有第二次,要记住事情总有它的反面,就算是成功了,可她如果不记这份恩的话,你又将如何呢?”

    “虽然不知道你是从那里淘来的这份*,但我还是劝你一句,趁早放弃的比较好,就算这个人和你爱的那个人长得一模一样,可你要清醒点,她不‘她’,明白吗?”

    听得虚无吞炎如此说道,颜霜的眼神黯淡了许多,言语也变得毫无生气的说到:“你这是在关心我吗?”

    虚无吞炎不置可否的耸了耸肩。

    “可恶,你这家伙,我竟然有那么一瞬间觉得你很好!”像是发觉了什么,颜霜又一次暴起,“你这家伙又在用我的容貌做了什么!?”

    杵近了才嗅到虚无吞炎的身上有一股熟悉的味道。而这种味道有的人亲切的称为“妹汁”……

    深知虚无吞炎尿xing的颜霜自然知道虚无吞炎是不会去和其他女子勾搭的,但他的身上又有这股味道,那答案不就是不言而喻了。

    “只是一时间有些好奇罢了,没想到就停不下来了,呵呵……”虚无吞炎也是不害羞的摇着手中的折扇说道。

    “你!你……”对于虚无吞炎,颜霜依旧是拿他没办法。打又打不过,骂也骂不过,你能怎么办?

    “莫气,莫气!看看这个是什么。”虚无吞炎张手捏来,一朵无sè透明的火焰在他的掌中跳动着。

    见得此火,颜霜的眼睛瞪得碗大,容颜震惊的说道:“这个不是陨落心炎吗?你怎么搞到的!”

    “当然是偷的。”虚无吞炎的语气像是在诉说着某件十分轻松的事情。

    不屑的盯了一眼虚无,他能搞到手自然是有他的办法,颜霜在乎的是他偷来这个要干什么。

    “这个似乎只是子火,咦!你偷的是那颗种子!”仔细一看,这陨落心炎的似乎有些虚弱,不过并不是子火,而这竟然是那一枚种火。

    “送给你了。”

    “咦?送给我,为什么?”

    对于虚无吞炎突然间的大方,颜霜有些反应不过来。

    这个家伙不会是专门为我偷的吧!颜霜心中大惊。

    “怎的?不要?”虚无吞炎此刻不知道,颜霜已经在心中不断的默念着:防火防盗防虚无。

    “要!当然要!”一把便从虚无吞炎手中夺过种火,颜霜爱不释手的把玩着。

    “现如今有了这东西,你可以把那门*给放弃了吧!”虚无吞炎好笑的看着戏弄着陨落心炎的颜霜言道。

    “放了,放了,只要有了这东西,她的*速度应该就可以更上一层楼了!”此刻在颜霜的眼中仅仅只有蛇长殿的小医仙。

    虚无吞炎怔了怔,随即苦笑的摇了摇头。

    这妮子是真不明白还是装傻……

    蛇长殿外,一个硕大的透明结界苏然无声而起,几个老者满头大汗的施展着浑身解数。

    整个蛇长殿占地百里,与魂族其他建筑比起来并不是很大,但要树立起一个有规则加持的结界并不是那么容易的。而且这个蛇长殿内还有不断溢出来的毒气,其难度也加大了不少。

    “女人就是事多,明明这个魂族内部会有什么事情,还非得加持一个规则结界。”一位斗尊级别的老者满是怨气的说道。

    “哎!谁让她是咱魂族的族长,再者说了,这蛇长殿内的那位,已经深受族内的几位长老和四魔的宠爱,将其作为斗圣来培养,能有如此待遇也是应该,我还听说前些ri子她*走火入魔之后,族长大人还自降一星实力为她解难呢!”另一位老者抚须叹道。

    “魂族之内以实力划分等级,这殿内之人莫非ri后将会是族长的继承人?”

    “按现在的情况来看,的确如此。”

    “那魂风大人……”

    两位老者对视一眼,随后便沉默下去。有些事情还是装傻的比较好。

    【小医仙和颜霜……姬情满满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