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行出拍卖场,萧炎像往常一样在附近转悠几圈,可没想到仅仅一个转弯处便被撞到在地,斗篷也被弄坏了。

    要知道,萧炎现在已经步入斗者,感知能力非常人可比,竟然没感觉到墙的另一边有人过来,说出去,无论谁都不可能相信。

    “咦?萧炎!”面前之人竟然认识自己,萧炎抬起头来望过去,见得此人模样,萧炎心中怦然一动,不由的暗道,又是一个妖jing!

    “小心,此人实力不明。”药老在心中言道一句,语气十分严肃。

    萧炎望向颜霜的眼神也多了一丝审视,随后言道:“你是谁?我可不记得有见过你。”

    颜霜见萧炎那虽然眼神变换极快,可清秀的小脸却是波澜不惊,心叹,果然不愧是主角,心境非凡啊!

    “萧炎大少爷自然是没有见过我,只是这萧炎大少爷的名字和样貌在乌坦城已是家喻户晓,谁人不知!”颜霜绕指青丝,饶有兴趣的看着面前的萧炎,言语妩媚的说道。

    “妖jing!”见颜霜如此模样,萧炎心中暗骂一句,急忙咬舌清醒,刚才竟然差点被迷惑到了。

    “如今与萧炎大少爷相遇确实偶然,不过你我只是各自生命中的过客而已,小女子还有事情要做,就不与萧大少爷攀谈了。”草草的说了几句,颜霜便绕过萧炎而去。

    望着远去的颜霜,萧炎皱着眉头,有些厌烦的说道:“这女人谁呀!开口大少爷闭口大少爷的,还不明所以的就走了。”

    “小子,你就知足吧!人家能跟你搭上几句话还是你运气好,刚才那女子即使是我也看不出她的实力啊!”心中的药老摇头叹道。

    听见药老都如此说道,萧炎先是愣了一下,随后苦笑着道:“这转个弯都能碰到绝世高手,我这是运气好,还是倒霉呢?”

    “就是不知道此人是那方势力,来这小小的乌坦城做什么。难道,这斗气大陆又将风起云涌了吗?”药老摸着下巴言道。

    萧炎陷入了沉思,半天才反应过来,自己还得赶紧回家,急忙火急火燎的赶回家去。

    颜霜讨厌现在这种状况,明明自己也算个主角,可人家萧炎却是左拥右抱,美女环绕,然而自己却只能对着镜子看自己。

    “客人好眼光啊!这套黑羽绒袍正是小店的镇店之宝,是小人的父亲收山之作,但却是一直未有找到合适之人。”小店店主一边用惊艳的眼光打量着身着绒袍的颜霜,一边唾沫横飞的讲解着,“没想到,没想到如今终于找到真正的主人了!父亲他一点会很高兴的!”

    看着拿着量尺上蹿下跳的量着自己身材的店主,颜霜有些汗颜,难道裁缝都得这么矮吗?

    若是对比身高的话,这小店主连颜霜的肩膀都够不到。

    再说颜霜的衣着,黑绒绕脖于肩,几颗至少三阶的魔核大小规律的镶嵌在肩膀处。胸前的布包裹的也是恰当好处,露出一条深深的鸿沟。长袖齐腕,广袖中露出纤细*的小手。黑sè的雕纹腰带将蛇腰完美的表露出来,而束腰的配头竟是一张青面獠牙的恶鬼头。袍尾包裹至膝盖,整个袍身除了那几颗魔核,并没有过多的修饰,这也使其看起来就像是一朵淡雅脱俗的黑sè莲花。

    “完美!太完美了!这是我这十几年来见过的最完美的身材了!”店主的眼中完全没有**的眼sè,而是像欣赏一件绝无仅有的艺术品一样看着镜前的颜霜。

    “谢谢夸奖,如果你夸我帅的话,我会更加谢谢你的。”颜霜苦笑着言道。

    黑sè,男生一般都会十分的钟爱,因为他们觉得黑sè是寂寞的颜sè,是酷哥的颜sè。寂寞如雪,喜欢黑sè的男生一般都喜欢装冷酷,喜欢装冷酷的男生一般都是没有女朋友的,咳咳,扯远了……

    虚心接受着矮子裁缝的夸奖,忽然一股奇异又熟悉的灵魂感知从脑海里冒了出来。颜霜皱着眉头看向窗外的西方,感知便是从那里传来的。

    随手丢下几颗五阶魔核,颜霜直接在空中划开一道空间,也不顾目瞪口呆的矮子裁缝,钻了进去。

    “斗,斗,斗……”裁缝惊讶的张着嘴巴,一直斗斗的硬是没说出后面的字眼。

    “你来了!”颜霜还未出空间,一个带有磁xing的声音便传来。

    颜霜听到声音之后,皱了皱眉头,眼神里闪过一丝恨意,随后沉声道:“你来这里做什么?你不是说过会遵守诺言吗!”

    “放心吧,我来这里不是来杀萧炎的,只是想亲口告诉你一些事情。”来人转过身来,赫然是虚无吞炎本尊。

    颜霜两眼紧紧的盯着虚无吞炎半晌,像是确定了什么,这才好笑的问道:“究竟什么事非得我的虚无大人亲自来说?”

    “不是十分紧急的事情自然不会由我亲自前来。”虚无讪笑着言道,“我只是想告诉你,你所选择的‘工具’出现了反噬,而我的斗气只会增进反噬速度,族里的几个长老所*的*也是如此,若是你再不回去,估计她就会死在反噬下了吧。”

    “你是来嘲笑我的吗!?”丢下这句话,颜霜赶紧再次打开了空间,一个闪身,颜霜便消失在了此地。

    “顺便说一句,今天的你,很美。”手中的折扇轻摇,明明颜霜已经消失,却不知虚无吞炎说给谁听。

    魂界魂族蛇长殿内,阵阵撕心裂肺的惨叫充斥着整个大殿。在大殿zhong yāng一张硕大的紫sè蜘蛛网上,一位紫杉女子挣扎着束缚在这散发着剧毒迷雾的大殿内。几位面露焦躁之sè的白眉老人凝视着这位女子,双手上都是泛着黑光的斗气。若是这位女子一有异样,几位老人必将出手击杀之。

    “杀了我!快杀了我啊!”女子仿佛怒睁着泛紫的眼眸,狰狞的面容尽显痛苦之sè,体内那股翻腾的厄难毒气绞肠痛胃,痛苦的抽搐着的身躯让人心生怜悯。

    即便是女子的苦苦哀求,众老者也是静若不动之风,似乎是在等待着某人。

    “族长大人!”

    背后的众守卫突然间齐呼,众老者紧皱的眉头随之也舒开了许多。

    众老者并没有回头,而是依旧紧紧的盯着紫杉女子,手中的斗气也是没有散去。

    颜霜在殿外便听见了小医仙那扰人心弦的痛苦惨叫,颜霜内心深处不由自主的绞痛了。

    “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在见到小医仙那狰狞的模样,颜霜强压着眼中快要涌出的酸涩,用着最后一点的理智言道。

    “哎~!”其中一位老者抚捏着白须,叹道,“可惜了这一颗好苗子了,若是不这么过于急切,误食了一枚七品毒丹,或许ri后我魂族又会诞生一位斗圣强者啊!”

    没有过多去听老者那虚无缥缈的后话,颜霜静静望着紫sè蛛网上的小医仙,淡淡对身后说了句:“你们都出去吧。”

    【月考了,蛋疼啊!好多东西都还没有学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