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不小心多写了一位长老,不过还好只是个龙套,并无大碍。】

    “一群胆小鬼,我来!”萧宁举步踏来。整个会场的目光纷纷注视而来。

    场中的二长老脸sè瞬间难看起来,心中咒骂着萧宁的无知,看向贵宾席的大长老,果然其脸sè也是黑了下来。

    “这个蠢货!还真以为萧炎是以前那个废物吗?”二长老心中暗道。

    “萧炎,就让我来看看你的战斗实力究竟有多强吧!”萧宁得意的笑道,却是没有看见二长老那逐渐变黑的脸sè。

    萧炎抬了抬眼,望着眼前的萧宁,连话都懒得回,眼神里略带一点讥讽。

    “萧宁挑战萧炎,萧炎,你可接受?”见萧宁已经走到台中,无奈之下,二长老只好大声说到。

    “你不会不接受吧!熏儿可是看着的,你不会让他失望吧?”摸了摸袖中的那枚丹药,萧宁信心倍增,看了台下的少女一眼,冷笑道。

    “*!”萧炎嘀咕一声,摸了摸鼻子,点头答道:“接受!”

    见萧炎点头答应,二长老只好长叹一声,说到:“记住一点,点到为止。”

    看台上,所有人都是饶有兴趣的看着台上对峙着的两位少年,其中的多数都是冲着萧炎这位突然“回来”的天才而来。

    贵宾席上,萧战眉头紧锁的看着萧炎。虽说萧炎这几月斗气增长之快,可却很少看见其有学习过任何斗技,而且斗技堂更是不见其踪影。

    要知道,斗技学习不同于斗气*,黄阶低级的斗技或许还可以靠自己的钻研和琢磨来练习,但这黄阶高级斗技若是没有专门的导师从旁指导,根本就不可能弄懂。然而,近几年却从未听到萧炎去找专门斗技师指导斗技,倒是萧宁却是常客。

    据萧战的了解,已是八段之气的萧宁身上至少拥有三种黄阶中级斗技和一种黄阶高级斗技,也就是说,在斗技上,萧炎可是处于下风。

    这时,一个丫鬟端着茶水来到了贵宾席,更换了些许茶水,便一直呆在了贵宾席一直未离去。但如果细看,便会发现,这位丫鬟穿着的鞋子竟然是魔兽皮打制的。而现在的所有人都是看着台上,并没有人注意到这一点。

    这位丫鬟便是颜霜乔装打扮而来,现在她手上的纳戒之中已是塞满了金银珠宝和上百年的药材,丰收大大啊!

    寻得一处较为yin暗的角落,颜霜并没有过多的注意台上,因为颜霜已经看出来,萧炎已是必胜之局,和小说中一样,而她注意的更多的是台下的一道靓影,那便是古族公主,古熏儿。

    倒不是说颜霜想ntr了萧炎,只是在看小说的时候,颜霜一直都想和这位她自己心目中的女神来一次亲密接触。

    比如同床共枕啊,同床共枕,还有同床共枕什么的……

    想必以她现在的这副身体,就算是再亲密一点也是可以的。

    “噗~!”不好,一些不和谐的场面出来了,鼻血要出来了,快!sè即是空,sè即是空……

    止住yu喷shè而出的鼻血,颜霜将目光移动到了另一位少女,萧媚的身上。

    虽然萧媚拥有不差于熏儿的容貌,但就是太过于现世。不过,如果是将其拿到自己身上,估计也是一样的决定吧。颜霜想到此处,心想反正其只是一个龙套角sè,若是纳入魂族,不知会不会改变剧情。

    管他那么多,先做了再说。下定了决心,颜霜看向萧媚的眼神多了些东西,那是一种小孩看着玩具的眼神。

    “你输了!”萧炎冷冷的望着倒在地上的萧宁,语气也是冷冷的说到。

    望着场中迅速落败的萧宁,全场苏然无声,璇玑爆发一阵sāo乱,众人皆是震惊。

    而与其同辈之人更是震惊,因为他们更加清楚萧宁的战力。而现在,才一个照面,萧宁便被萧炎打的落花流水,*倒地。这一突入其来的变故,让他们有点反应不过来。

    “啧啧!”颜霜估计萧宁这一跤摔的不轻。

    再看场中,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的二长老无奈的摇了摇头,眼神复杂的望着萧炎。

    却见萧炎负手而立,那清秀的脸上并没有因为获胜而得意的神sè。

    轻叹一声,二长老收回目光,正yu宣布结果,但其脸sè突然一变,凌厉的眼神望向萧宁。

    只见萧宁身上那淡淡的斗气突然磅礴起来,身形也是略显臃肿了些。

    “小*!去死吧!”萧宁脚掌猛的一踏,身体爆shè而出,脚下木屑四溅,直冲萧炎而去。

    “萧宁!住手!”突*况,二长老高喝一声,不过萧宁充耳不闻,反而加快了速度。

    “这是要作死的节奏啊!”颜霜已经可以预见萧宁的结果了。

    这chéng rén仪式估计也要落幕了,接下去也就没什么可看的了,而且她还有一件事要去做。临走前,颜霜看了熏儿和萧媚几眼,身形完全隐入黑暗之中。

    乌坦城外,依旧穿着那丫鬟服饰的颜霜悠然自在的闲逛在树林中间。摘得几片树叶,倒是玩了起来,似乎是在等什么人。

    这时,一个身着黑sè斗篷的高个男子出现在颜霜的背后,单膝跪地,言道:“参见族长大人!”

    丢掉手中的树叶,颜霜整了整衣襟,转身问道:“事情办的如何?”

    “回禀族长大人,事情已经办妥。”斗篷人恭恭敬敬的回答道。

    “‘工具’如何?”颜霜言出神秘,眼神中有些茫然。

    “上好,一切顺利,没有反抗。”

    “那就好,没什么其他事,你便先下去吧。”

    “是!”应声之后,斗篷人化作黑烟消散而去。

    “这么做,究竟是对还是不对呢?”

    望着宛如碧海的蓝天,颜霜出了神。

    接下来又要无聊几天,颜霜也是一直呆在客栈中*斗气。虽说已是斗气巅峰,但多做巩固之后,突破斗帝也是容易许多。

    现在的有些事情她也不好插手,而且有许多事只需要交给魂族去完成便可。

    答应帮虚无吞炎找齐散落的异火那只是颜霜保一时之命的胥口而已。要知道在陀舍古帝的墓穴中那其余的二十一种异火都是有的。若是从此时便开始收集,那无非是在和萧炎抢资源,颜霜她还指望ri后靠萧炎来摆脱虚无吞炎的控制呢!

    而现在金帝焚天炎和骨灵冷火就在眼前,说实在的,颜霜也是十分的心动,毕竟尝过虚无吞炎子火的好处的,本来对异火不是很感冒的颜霜也变得十分的向往。

    摇走脑袋里的yu望,收起结印,颜霜轻呼一口浊气,站起身来,拍了拍身上有些凌乱的衣襟,又嗅了嗅,似乎有了些异味。颜霜并没有使用斗气凌衣,而是穿着的普通衣衫,而这衣衫是几ri之前卖的,一直没有更换。

    刚走出客栈,正yu寻个裁缝店定制一套貂绒长袍,一个路口转弯处却与一黑袍斗篷来了个亲密接触。

    “*!走路看着点,咦?萧炎!”

    颜霜没事,倒是那黑袍斗篷摔倒在地,斗篷帽子下露出一张略显幼稚的面孔,那正是刚从拍卖会出来的萧炎,颜霜一时没忍住,叫出他的名字。

    心中暗骂自己的一时嘴快,脑中快速的寻找着最佳解决方法。

    “你是?”萧炎抬头见颜霜,心中不由怦然一动,被颜霜的容貌着实给惊艳到了,随后才反应过来,沉声道。

    【更新问题,最迟三天一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