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现在的斗气大陆究竟是个什么样子,颜霜可不敢妄下评论,毕竟一直都是虚无吞炎在当她的“眼”。起先她不明白为什么虚无吞炎不让她出去,后来才知道原来他们两人必须要有一人呆在魂族,至于到底为什么,虚无吞炎没说,但颜霜估计是那货想自己出去玩然后又想拴住她。

    虽然一直呆在魂族的族长大殿,但自己这个“魂族族长”其实早就名存实亡了,也就是自己这个“九星斗圣”之名还有点威慑力。若说谁是现在魂族当家,自然是“贡献度”最高的虚无大人。

    自从自己变成了这身“行头”,“魂族族长”之名在魂族高层就连那个纨绔子弟模样的魂风都不如,因为那些个糟老头子认为一个女人没权利来管他们。

    想到这些,颜霜只能暗自叹气。

    “那个该死的虚无吞炎,老子绝对要找个机会好好的yin他一把!”

    从中州出来,颜霜骂了虚无吞炎一路,活像一个丈夫跟人跑了的怨妇。

    刚才路过魔兽山脉的时候还顺手宰了几只斗皇级别的魔兽撒撒气。

    随后一路闲逛,倒也没有不长眼的拦路虎,悠哉悠哉的来到了迦玛帝国。

    因为找虚无吞炎要了点子火,在入关的时候也是免去了些许麻烦。想起那几个小兵看见子火时敬畏的表情,颜霜不由的感叹这个社会果然是强者当头啊!

    进入了伽玛帝国自然是要低调,因为现在夺帝计划才刚刚运作,颜霜可不想因为她的一些小动作而引来大麻烦,导致夺帝计划被发现,然后腰斩,虽然有些言重了,但万事以小心为主嘛!

    而她首先要做的就是掩盖容貌。

    以她现在的模样如果出现在伽玛帝国,估计会招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虚无吞炎曾经说过,就你的容貌最好还是不要随便出现在世人面前,免得祸害那些少年的睡眠质量。

    尤其是在斗圣气息被压制之后,本来身上的那种生人勿近的王者之气也被一同压了下去,使她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可任人摆布的绝世尤物一般,惹人无限怜爱。

    像这种还存在奴隶制的社会,那些个只要稍微有点姿sè的贫穷人家女子,最后都只能落为那些富家子弟手上的玩物。

    买了件黑sè斗篷袍子和恶鬼面具,找了个小巷将身体和容貌全部隐入其中,那硕大的两只nǎi牛费了些功夫,质量差的布带一束便被嘣断,无奈之下,用斗气加持一根看起来比较结实的彩带才将那对高峰收入其中。由于本来身材就十分高挑,套上袍子之后看起来就像是一个骨瘦嶙峋的花甲老人,也是如了颜霜的心愿。

    做好这一切,颜霜便朝着一个地方——乌坦城走去。

    走在大街上,不少人在看见颜霜这副打扮都纷纷让道。颜霜没有理会。根据虚无吞炎“共享”的记忆,现在的萧炎正在为chéng rén仪式做准备,而颜霜的到来就是想看看这个所谓的chéng rén仪式。

    顺便一睹熏儿的芳容……

    在虚无吞炎的记忆中,熏儿露脸极少。也不知道是不是虚无吞炎故意的,每当熏儿要露脸的时候他总是会突然转头,让人好是咬牙跺脚。

    魂界魂族族长大殿,高坐之上的虚无吞炎突然打了个喷嚏,嘴里呢喃一句:看来天气开始转凉了,是不是要加件衣服?

    斗了斗胸前的两只小nǎi牛,虚无吞炎感叹这妮子喂养的可真是细心啊!

    (每一次见面,虚无吞炎都会打量颜霜的身材来改变自己的模仿数据。)

    颜霜一路走走停停,东张西望,期间还去了趟云岚宗,化为神秘人和云山过了几招,之后便化作一瞬的风离开了云岚宗。而此时,颜霜已经到达了乌坦城。

    但当到达之时却已是夜晚。

    萧家训练场,颜霜轻轻松松便来到了此处。

    看着场中那高耸的黑石碑,颜霜突然产生了一丝想试试的冲动。

    “不知道这东西能不能支持的住九星斗圣的斗气呢?”颜霜抚摸着黑石碑,轻呤。

    “何人!”

    正想把斗气使出,却听背后一声高喝!

    “切!来的还真是时候……”也不多留,颜霜步下乘风,瞬间不见。

    二长老心中一惊,擦了擦眼睛,又环顾四周,确实不见一人。

    “不过只是内急,出来上茅房而已,不会是遇到鬼了吧?”自己吓自己,二长老浑身一颤,也不顾尿意,运着斗气跑回了房间。

    萧家萧炎。

    “嗯?”正在静坐的药尘突然睁开眼睛。

    刚才那一瞬间的感应是错觉还是……

    找了个稍大点的客栈,颜霜掏遍全身才凑够了住一晚的钱。这时她才想起,出门的时候忘拿钱了……

    “明天就去洗劫一下这里的各大家族吧!”颜霜点了点头,仿佛做了个重大的决定。

    “呼~!”解下束胸,足足有d的nǎi牛就像折叠椅一样哗啦弹了出来。

    “尼玛!以后再也不遭这种罪了!”十分的恨这条束带,子火焚之!

    伸腰舒懒,颜霜直挺挺的躺到了床上,入睡。

    ……

    “哇哦!还真是热闹啊!”

    颜霜站在城中的一处高点俯视,一眼望去,整条街道车水马龙的竟然全是朝着萧家而去。

    作为乌坦城的三大巨头之一的萧家,能有如此场面倒也不足为奇。

    “咦?”一架装饰的十分豪华的马车缓缓的朝着萧家驶去,而周围的行人见到,纷纷让道。

    站在门口迎客的三长老与四长老也向前几步以示迎接。

    颜霜定睛一看,那马车中隐隐约约露出红裙的一角,颜霜认得,那是雅妃!

    “啊~!”颜霜打了个哈欠。对于雅妃,她到没什么兴趣,毕竟自己现在的姿sè不比她差,每次从反光的东西里都能看见自己的模样,都快看腻了!

    估摸着时辰,chéng rén仪式正式开始还要半个时辰左右,而现在正好两大家族关注萧家,没有闲暇之余。不如趁现在去拜访一下他们的金库,说不定还会有意外的收获呢!

    说做就做,颜霜yin~笑两声,便消身此处,估计现在正在两大家族的其中一家的金库之中……

    魂殿某处的密室之中,殿主魂灭生正打坐*之中,突然眼中金光一冒,一股磅礴逼人的气势冲天而起,金刚石打造的密室顿时又多了几道裂痕。

    “呼~”嘴中突出一丝浊气,肉眼可见的几道金光钻进了魂灭生的体内。

    密室中沉寂良久之后,闭眼的魂灭生眉尖挑了挑,沉声道:“何事来报?”

    一个蒙面黑衣慢慢的从密室的暗处显露出来。

    “恭喜殿主大人突破四星!”蒙面黑衣单膝跪地,合拳说道。

    魂灭生摆了摆手,示意其说明来意。

    “回禀殿主大人,族长大人吩咐,夺帝计划开始执行。”

    猛的一睁眼,斗圣气势随之迸发而出,魂灭生顿时大笑不止,言道:“终于!终于等到夺帝计划的开始了!”

    一旁的蒙面黑衣闷哼一声,硬是把那一口血沫吞进肚里。

    “通知魂殿各大长老,一定要把这夺帝计划完美无缺的运转下去!”

    “是!”

    【估计有的人都已经把斗破给翻了吧……我会尽量不去写原文。这斗破只是过度而已。哎!正所谓书到用时方恨少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