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七章 用计脱身

    ()    “天莲谱!”

    边无忧震惊的道:“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父亲,这天莲谱是什么?”

    正在仔细听着的边无涯也震惊了一下,心道:“天莲谱?这是什么?难道跟九转青莲有关?他们父子两处心积虑的想要得到九转青莲,我岂能让他们得手,待我仔细听完他们的计划在连夜离开!”

    想完这些的边无涯,全身心的将自己的仅有的微末修为提到最大,一颗颗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滚滚而下,看得出来他很吃力,其背后的那朵巨大青sè莲花也变得若隐若现,他已经达到了一个极限。

    只听一股很是向往的声音传了出来,可以单从声音就听得出他对这天莲谱是多么的向往,只听边华道:“这天莲谱是什么人所谱写的我不知情,天莲谱在哪里我也毫不知道,但是我却知道这九转青莲是天莲谱上排名第九的天莲,修士之中谁能够得到这天莲一株,那就是天大的幸运,可以说是天之宠儿,增强实力、防御自身、以及众多不知名的好处,这天莲谱就是专门记载这些天莲的一本书。”

    不但偷听的边无涯震惊,边无忧也彻底的震惊了,呐呐的问道:“父亲,这天莲谱真有你说的这么厉害吗?九转青莲真有这么厉害吗?”

    边华道:“具体的我不是很清楚,我也是当年在边城山庄的古老典籍中看见的,但是描述的不是很明白,我所知道仅仅只是九牛一毛而已,总之只要我们将边无涯手中的九转青莲抢来,那么只要我们强加修炼,说不定很快就有和万象圣宗抵抗的资本。”

    听到这里的时候,后面的声音逐渐的模糊了,边无涯全身心的疲劳,将心里运转的功法收了起来,大汗淋漓,但是心里面却狂跳,对于刚刚他们父子两的话,边无涯听得清清楚楚,现在他总算是明白了为什么万象圣宗如此疯狂的要抢九转青莲,虽然边华说得一知半解,估计他知道的也不多,但是边无涯也可以猜测出这九转青莲绝对不是一般的宝物这么简单。

    刚刚用力过度,全身的真气等于是耗尽,他才想起一个修士,开辟识海也仅仅只是比凡人厉害一点,要想真气持久度,必须要进阶,必须要增强修为,难怪所有的修士想的都是如何增强修为,像他刚刚开辟识海的修士,最多算是入门,识海之内的真气怎么能够持久?

    况且他识海之内还有九转青莲,运转九转青莲,需要极强的的真气。

    边无涯深深的吸了口气,镇定了一下自己的心情,他现在身负血海深仇,增强修为报仇那是必须的,现在他父亲还在新界城唐门的手中,要想救回父亲,光靠他一个人的力量这九转青莲还是要交出来的,虽然这是边无仇千辛万苦以死换来的,但是为了救出他的父亲,他也要交出来。

    现在他已经明白了边华父子两一心想要的只是他的九转青莲,救人之事纯属扯淡,现在真气耗尽,他也不能够听出他们有什么样的计划,唯一的办法就是连夜逃走。

    想通了这些的边无涯站起身来,来回的踱步,心道:“他们父子竟然要全心的夺得我手中的九转青莲,外面肯定是有人在暗中看守我的,我就这样出去危险之极,必须要想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突然边无涯脑海中灵光一闪,一个绝妙的办法就出现在他的脑子之中,只见他将房中的烛火挑到最高,一股火焰将整间房照的通明,随后他将自己的衣服拿出,随后将房中的床单撕成一条条碎步,就跟绳子一般,再把它们系起来,然后再拿出房中的衣架将自己的衣服挂在衣架上,做出了一个人穿着衣服的样子。

    边无涯心里笑了笑,将床单系成的绳子挂在了房中的顶梁上,然后将衣架稍微拉高一点,末端系在了一边的窗户上,这样一来,在外面的人就看到了房间之中一个人影来回的在房间之中踱步不停,其实这个人影却是边无涯的衣服,靠的就是那根绳子的拉扯度。

    然后边无涯弯下身子将桌子上的烛火移过来靠近了绳子,只要烛火烧到了一定的时间就会烧断绳子,房间之中就会灯火全熄灭,衣服做的人影也会掉在地上,做完了这一切的边无涯,身子匍匐在地上爬到了床底下躲了起来,静静的等着外面的消息。

    …………

    夜深人静,唯有烛火一盏,时不时的有飞蛾扑火,传出噼啪声,房间之外还有一阵阵的虫鸣声,除此之外听不到任何声响。

    边无涯知道,凭他自己的修为想要独身从这里逃出去无疑是痴人说梦,边华的修为可以说很高,至少也和他的父亲差不了多少,九境巅峰的修为,加上他底下的人修为最低的也是识海,冲穴境修为的更是占了多数,除了斗智外,没有其他办法。

    不一会儿,外面果然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边无涯运转刚刚恢复的一点微弱真气,仔细的听出去,边华的声音就传了出来:“怎么样?他有没有发现什么?”

    然后一个他手下的人回道:“没有,他一直在房间之中踱步,有着几个时辰了,前面一段时间他还在修炼,我看到了他屋子里面传出来的青sè光芒。”

    边华一惊问道:“什么,你说他在修炼?不可能啊,边无涯从不修炼,就算要修炼必须也要有人帮他开辟识海,他紫云城刚刚被灭城,他怎么可能瞬间就有了修为?不好,如果他真的在修炼的话,我和忧儿说的话岂不是全部被他听见了?”

    想到这里的边华心里大惊,正震惊的时候,突然房间之中传来啪嗒一声,似是有什么东西吊在地上,接着房间之中的烛火也灭了,房间之中顿时黑暗下来,边无涯知道,那是烛火烧到了底端,将绳子烧断,衣架掉在地上的声音。

    正在房门外的边华听到这一声,顿时大惊,喊道:“快,冲进去看看。”

    说话间他已经一闪身来到了房门外,一掌嘭的一声推开了房门,凄冷的月光就照了进来,几个手下连忙点起烛火,只见房间之中早已一个人影也没有了,而地上却是一大截床单系成的绳子,还有一个衣架,以及一件衣服,看着这一切的边华心里大乱道:“不好,我们中计了,他早就跑了!”

    床底下,看着几个人影的脚慌乱的走来走去,边无涯头顶的汗珠也是一滴滴的流了出来,他知道如果骗不过边华的话那就惨了。

    这时听到声响的边无忧也冲进了房间之中问道:“父亲,发生了什么事?”

    边华道:“这小子他跑了,他竟然早已开辟了识海听到了我们的谈话。”

    “什么!”

    边无忧也是大惊,看着身旁的几个手下问道:“他是什么时候跑的?”

    几个负责看管边无涯的手下早已经吓得是哆哆嗦嗦的了,听边无忧一声大吼,顿时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连忙道:“小的们一直守在门外,眼睛都不眨一下,并没有看见有人出来啊。”

    边华大喝一声:“废物,全他妈的废物,还不快给我追!”

    说完带头朝着门外冲出,边无忧急忙跟在后面,几个手下哆哆嗦嗦的爬起来跟在身后连忙冲出,来到大门口的边华看着两个看守大门的手下问道:“刚刚有人跑出去吗?”

    看门的两个下人一脸茫然,道:“今夜不曾有人出去过啊。”

    边华气得跺脚,喝道:“废物,全部给我去追,还站着干什么,给我去追!”

    说完带头向着外面冲了出去,两个守门的人一脸茫然,但是看着边华发如此大的火,什么话也不敢说,门也不看了,急急忙忙的跟着追了出去。

    这时躲在床底下的边无涯才慢慢的爬出来,因为太过紧张,身上的衣服被床下的木屑勾破,留下了一块丝袍,但他也管不了这些了,知道事态紧急,连忙跑出房外,看着空无一人的大街,边无涯撒开丫子的全力跑了出去。

    他知道这种小把戏是骗不过边华这种老狐狸的,边华只不过是心急九转青莲,一时间慌了头脑,待他清醒过来瞬间就会明白自己中计了,所以边无涯不能拖,唯有全力奔跑,他进来的时候是从北门进来的,现在边华等人说不定也冲着北门去了。

    他没有那么笨,虽然他的马在北门,但是现在去的话,很可能就会遇到折身回来的边华等人,唯一的办法就只好从南门出去,多绕点路跑到北门,然后连夜骑马离开。

    果然冲到北门的边华愣愣的看着空无一人的城门,突然大惊,骂道:“我们中计了,快回去!”

    “又中计了?”

    几个手下心里是一点也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一脸茫然的跟着边华又照着原路跑了回去,心里只想着怎么又中计了。

    待再一次的冲到边无涯房间,边华冷静的仔细观察着四周,随后将目光转移到床底下,瞳孔突然放大,看着挂在木屑上的那一点丝袍,边华两眼一黑,气得差点背过气去。

    边无忧连忙扶起了边华问道:“父亲,怎么了?”

    边华道:“早就听你说这边无涯绝顶聪明,今天我们吃他的亏了,你们给我带齐人马,全力去把边无涯追回来,逼不得已的时候,杀了他,一定要抢回九转青莲。”

    边无忧问道:“到哪里去追?”

    边华道:“他一定要回新界城救边豪,你们带齐人马连夜赶去,一定要抓住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