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一卷 乳虎啸谷,百兽震惶! 第九章 梦里才能见到你

    伤感够了,唐宁便回了屋子里继续睡觉。辗转反侧难以入睡,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才终于迷迷糊糊的睡着。

    这一次没做噩梦,倒是做了另外一个奇怪的梦。

    唐宁梦见自己变成了一头白虎,盘卧在高耸入云的山峰之上,模样惫懒,但一双湛蓝虎目却精光四射,环视着山峰四周。眼神扫过山峰西面的灰狼,灰狼低声呜咽。眼神扫过山峰北面的白马青牛,白马青牛悲鸣不停。

    忽而天空乌云密布,电闪雷鸣,眼看着一记闪电就朝自己劈了下来,唐宁想动,但白虎却丝毫不动。气的唐宁心中狂骂,刚才看你还挺威风的,没想到是只这么蠢的老虎!

    就在闪电劈下来的一刹那,一双金光闪闪的龙爪从云层中探出,将这道哀鸣不停的闪电生生捏碎。盘卧在山峰之上的白虎打了个呵欠,站起身来,又匍匐在地,一副臣服之姿。

    一条威风凛凛的金龙从乌云中钻了出来,乌云顷刻消散,天地晴空万里,金龙在天空中遨游不停。金龙盘旋数圈,最后缓缓落在白虎面前,神俊的龙面正对着白虎,长长的龙须轻轻撩拨着白虎的耳朵。

    过了一会儿,它冲匍匐在地的白虎伸出了自己的爪子。唐宁以为这是要把自己拍死了,没想到,那金龙竟只是轻轻拍了拍自己的肩膀,还冲自己呲牙一乐……

    唐宁没搞清楚这个梦代表的是什么意思,反正他醒过来之后,昨夜的两个梦都记不起来了。打了个呵欠,唐宁却发现小石头已经不在屋子里了。

    小石头这家伙嗜睡,一般来说,他不睡到个九十点钟左右,是不会起来的。但是今天小石头不在屋子里面,唐宁心里就咯噔一声,自己起来晚了?

    慌慌张张的将衣服整理好,唐宁就走出门去。正见到牛婶夹着一个竹筐洗菜回来,而牛三则是在劈木柴。

    看牛三劈木柴其实是一件非常赏心悦目的事情,他似乎把劈木柴当做了一项仪式。

    坐在一块石头上,腰板挺得非常直,一块木柴摆在面前的木墩上之后,就一斧子劈下去。每块木柴只劈三下,绝不多劈。

    “醒了?”牛三头也不抬的问道。

    “醒了……”唐宁挠挠头皮说道。

    如果说牛婶无微不至的关爱给了唐宁母亲的感觉,那么牛三则是像极了他的父亲。

    沉默寡言,润物细无声。

    村里的其他村民见唐宁穿着一身宽大的不像话的破旧衣衫走了出来,也都各自跟唐宁打招呼。其中如高老大这般无聊的,甚至出言调笑,说这是哪家的小娘子出来见人了?

    唐宁也不害羞,一一还礼,见到这一幕的牛三眼中赞赏之意更浓了。

    牛三在劈柴,唐宁就用牛三那把贴身的短匕削木头。

    前几天牛三猎了一头梅花鹿回来,虽然肉不好吃,不过唐宁却欣喜莫名。

    鹿筋抽出来之后,不还是能拿来用作弓弦么?虽然比不上牛三那把牛筋长弓,但自己也没打算做一把长弓。一把简易的手 弩,就足够唐宁自己防身使用了。

    牛三没阻拦唐宁的行为,他很想看看唐宁这小子到底能做出什么样的东西来。

    没有刨子让唐宁非常的难受,制作出来的弩壁总是歪歪扭扭的。好在牛三这把匕首削起木头来毫不费力,甚至有种砍豆腐的感觉,唐宁才省了不少事。

    抬头看了眼牛三,见牛三依旧端坐在哪里,两只眼睛兴致勃勃的看着唐宁制作弩壁,并没有对唐宁祸祸自己匕首的行为表示不满,于是唐宁便松了口气,低下头,专心致志的开始制作自己的小手 弩。

    因为没有钉子将弩 弓固定在弩壁上,所以这个纯木制的手 弩就必须要一把成。家里有不少唐宁弄废的木料,如今正躺在灶台底下的添火口等待着自己化为热能和木炭。

    这一次又失败了,但失败的原因并不是因为弩壁,而是望山。一开始唐宁把望山削成了一个梯形,但他又觉得这样不方便瞄准,就把梯形变成了三角形。结果一个不小心,锋利的短匕直接把望山削掉一个茬,这架好不容易制造出来的弩壁只好宣告失败。

    唐宁没有沮丧,而是带着满身的木屑从地上又找出来一块合适的木料,继续削了起来。

    这让牛三很是惊讶,莫说是一个十岁的小孩子,就算是自己,一连十几天报废了四十多个好不容易制造出来的东西,也会感到烦躁的。尤其是一个看上去非常成功的手 弩在发射之后散了架,被其他人嘲笑个不停后,牛三觉得要是自己遭遇了这种事情,很有可能会抓狂。

    不过这种烦躁对唐宁来说其实是小儿科了,当初为了雕刻出一个和女朋友一模一样的木偶作为她的生日礼物,唐宁靠着后世的各种先进的器材足足雕了一个多月,报废了几百个才终于制造出一个让自己非常满意的。

    虽然女朋友受到之后还嫌弃的撇嘴,但她把木人放在床头柜上每晚睡觉前都要看一阵子的娇憨模样,却让唐宁如今记忆犹新。

    回想起她,唐宁的鼻子就忍不住泛酸。若说他最对不起的是谁,那就是自己的女朋友了。本是个天之骄女,不论是上的大学也好,家庭背景也罢,都比唐宁强上了不止一个档次。而她却义无反顾的选择跟唐宁生活在一起,嘴巴虽然毒了点,但却从没有抛弃过唐宁。

    这本该是一个在后世也会享尽荣华富贵的女人,但却因为自己的缘故,这只骄傲的凤凰硬生生折断了自己的翅膀,从九天之上落入尘泥之中,与唐宁长相厮守。

    不知自己失踪之后,她会怎么办。她那个严苛的父亲,会不会还接受她回家。她会不会和自己许久以前开玩笑说过的一样,随随便便的找个看的过眼的男人嫁了。

    每每想起这些,唐宁的心脏就感觉像是被一只大手用力的揉捏不停。

    牛三看不明白唐宁为什么一边哭的稀里哗啦的,手底下的动作却不停。摇了摇头,只当是唐宁在回忆他的师父。

    悲伤离牛三的距离太过遥远了,甚至连感情也是如此。在公鸡岭生活了这么多年,早就麻木了。每天最大的企盼,不过是多带回来几头猎物给妻子儿女填饱肚子,除此之外,便是希望南山盗和官府不要寻到这里。

    从早上一直到下午,唐宁就一直在制作自己的手 弩。期间小石头和李子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疯了一阵子跑回来了,看到唐宁一边哭一边削木头,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场让两个小毛孩不敢接近,远远的看了一阵子见宁哥儿没什么问题,就跑回屋里去老老实实的跟母亲学认字去了。

    直至傍晚,唐宁才终于弄出来一个像模像样的弩壁来。接下来的任务,就是装上弓弦与机括,最后试射了。

    眼见天色以黑,唐宁便叹了口气,揉揉红肿的眼睛,一言不发的在众人疑惑的目光中吃了晚饭,倒头便睡。

    只有在梦里,他才能见到那日思夜想的人儿……

    虽然他一直不懂为什么她总是在梦里跟自己反复说我们会再见的这六个字……

    第二天一早,唐宁自己就起来了。身边的小石头正在熟睡,李子不在,估计是回老李头的屋子里睡觉去了。

    这一老一少,虽不是真正的血亲,但这么多年下来,也差不多了。至少李子把老李头当自己的亲爷爷看待,而老李头也把李子当自己亲孙女照顾。

    虽然他有心无力,这份照顾只能靠村子里其余的逃户来完成……

    牛三正在院子里活动拳脚,见唐宁出来,便点了点头。唐宁笑着打了声招呼道:“牛叔早。”说罢,就打了个呵欠俯身去提地上的竹筐和斧头,该去砍柴了。

    牛三见状,张口说道:“你先别走。”

    唐宁疑惑的站在一旁,不知道牛三要做什么,但还是乖乖站在原地,看牛三打拳。

    牛三的拳路朴实无华,很多次唐宁都想过牛三是一个绝世高手,毕竟北宋可是天龙八部的背景板啊……

    不过让唐宁很失望的是牛三挥拳时并没有一道道炫酷至极的特效出现,甚至站在他一边的唐宁连拳风都感受不到。

    眼见牛三这一趟快要打完,唐宁便跑回屋里取了一个微黄的手帕,等牛三打完,就将手帕递了过去。

    牛三抿着嘴接过,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然后攥着手帕道:“你今天就莫要上山了。”

    牛三这人一向话不多,唐宁很想问问为什么,但看牛三没了说话的兴致,就只好憋在肚子里。晃晃悠悠的出了村子,去临近的树林中找了些野果吃。

    野生的猕猴桃竟然还没有半个拳头大,那么小小的一个让唐宁有些联想到如今的自己。

    林子里面还有余甘,但这东西比较麻烦,没到成熟的时候就那么不大点的一个,青果子吃起来也很涩,要回家用盐巴腌制几天之后再捞出来吃。

    满林子里就没几样能吃的,要么就是没熟,要么就是要爬到树上摘,想起那些讨厌的水蛭,唐宁还是没有选择爬树。

    咧着嘴回到了屋子里,刚刚那酸涩的野猕猴桃已经让他满口生津了。牛三那把短匕不知道被他带到了哪里去,唐宁只好去找老李头。

    之前制作出来的手 弩发射一根箭之后就散架了,唐宁想要去将他那架废物手 弩的机括卸下来,装在自己新制作出来的手 弩上看看效果。

    895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