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没多久,莫铁柱请来了桃源妙手胡当归,其实青岩一离开黑石崖的地界就已经血液平和,身体也不再发热,恢复往ri的正常模样。只是不好告诉辛辛苦苦把自己背回来的干爹,只得硬着头皮让胡当归笑眯眯的检查身体。妙手胡当归大手一搭青岩的小胳膊发现脉搏平稳有力,不似病症,也不说破,留下一张多喝开水的方子,然后拎着一斤当归,仙风道骨的扬长而去。青岩一看方子,哭笑不得,幸好莫铁柱不识字,便诳他道,“只需喝掉一锅酸梅汤,便能病愈”。莫铁柱一听,也不疑有假,便自去准备,少顷,便给青岩端来了一锅刚冰凉的酸梅汤。

    等莫铁匠带着莫小北和朱二双两人回来的时候,ri已西斜。青岩搬了把躺椅坐在小院的yin凉地中,正皱着眉头挨着还有大半锅的酸梅汤。“干儿,你的病好些没?我看似乎没什么大恙了?”莫铁匠一进院子,看到青岩,面sè红润,神sè平常,便知道其病已愈,心中放下担忧,轻声问道。“嗯,害干爹白白担心了,只是被太阳多晒了会,没什么大碍。”青岩说着忙盛了一碗酸梅汤递过去,看着额间还挂着汗珠的干爹,心中一阵内疚。莫铁匠呵呵一笑,接过瓷碗,揉揉青岩的小脑袋,脸上疼爱之意愈浓。跟着进院的莫小北跟朱二双俩兄弟一见青岩病愈,也是卸去心中担忧,各自跑开寻碗盛汤。

    一会功夫,青岩愁着怎么解决的半锅酸梅汤便已见底。这时,刚收摊回来的李老头也走进小院,见众人游山归来,便询问起今天游览泓溪山的收获如何。莫铁匠哈哈一声大笑,拽着李老头的细胳膊走到莫小北背回来的大箩筐前,指着几块褐红sè的石头,眉飞sè舞的道:“瞅瞅,这成sè的赤铁矿,这么些年,你见过没有?泓溪山那可是遍地都是啊!”李老头一看,也是惊喜不已,这等成sè的赤铁矿可比北方那些富铁矿出产的还要好上两成,年老成jing的李老头心中兀的升起一股不安,轻声问道:“这倒奇了,这么些好石头没人采?你们遇到那传闻的黑皮斑花兽没?”

    莫铁匠一听李老头的问话,兴奋之意顿时消去一半,脸上浮起忧虑之sè,迟疑道:“没有,什么都没有看到,只有这遍地的赤铁矿。青岩中了暑热,我便先行送他回来,没顾得上细细查探,再说那异兽不是说夜半时分才会出来伤人的么?白ri间怎么会碰到。”

    “还是得细细查探一番再做决定,事出反常必有妖,老头子可不能被天上的馅饼砸晕了脑袋啊!”李老头害怕老兄弟一时铁迷心窍,轻声嘱咐道。

    “嗯,明个我自己过去再细细查看一番,放心,老莫我不是见了饵就上钩的傻鱼!”莫老头一脸凝重,若有所思的说道。这时,厨房里传来莫铁柱“开饭了”的喊声,打断了两人的讨论,以朱双双为首的众人便各自回屋收拾一番,准备吃晚饭。

    饭桌上,李老头才得知青岩居然被太阳晒一晒就中了暑热,惊慌失措的扔了碗就过来嘘寒问暖,待听得病早已痊愈,又气的一阵责骂,小小年纪好吃懒做,养得这副娇弱身板,李家的复兴重担怎么挑的起云云,青岩听得一阵汗颜,只得答应每ri早晨跟着莫小北、朱双双他们练武强身,这才止住李老头的骂兴,得以清静耳根,吃完了晚饭。

    晚饭过后,青岩从莫小北拿回了让他捡的几块黑石,关紧了房门,躲在小屋里开始研究。黑石握在手中,温润滑腻,似玉非玉,似金非金,且身体又开始像白ri那般发热,胸口皮肉更热一分,似乎有异物想往外钻出一般,青岩忙倒过一碗茶水喝下,奈何燥热依旧不减,反而更甚,然手中黑石似乎愈发冰凉,使得青岩恨不得把手中黑石一口吞下,以解燥热。

    忽然想起,莫铁匠在黑石崖上说起的黑石成墨一说,忙找出一把小锤,取出一块较他拳头小上一圈的黑石,在屋内石板上铺上一层白纸,黑石置于纸上,开始用小锤轻砸。黑石质地似乎并不坚硬,两下便碎成几块,青岩变砸为碾,不一会黑石被碾成黑沫。然后小心拾起白纸,将纸上黑沫倒于桌上茶碗中,取水倒入,黑沫沾水即溶,瞬间,白水成黑水,黑沫愈溶,黑水愈稠。待黑沫溶完,整碗白水变成黑漆一般浓稠,黝黑发亮,别有一番好看。

    青岩好奇心起,伸出一根手指探入黑水,想着蘸些出来看看是不是如干爹所说滑腻如墨。手指刚入水中,就见黑水附指而上,一条黑线,由指而上,倏地的沿臂至胸。短衫下,一枚四棱星浮出胸口,若隐若现。青岩这时只觉全身一阵舒爽,毛孔似乎全部张开,较酷热中喝下一碗冰镇酸梅汤的滋味美妙十倍不止。而桌上瓷碗中的黑水则渐消渐淡,慢慢黑sè不见,复现先前清水模样。

    犹如身置云端,全身舒爽的青岩忽的发觉妙感消失,才发现原来桌上的黑水已变为白水。食髓知味的青岩连忙再碎石碾沫,溶水指吸,直到黑石全部耗尽,才堪堪停手。兴奋过后,突觉一阵空虚的青岩,呆坐在床边,倏地,胸口一阵蓝光乍现,青岩尚未应变,兀的眼前一黑,又昏倒在小床上,不省人事。只见胸口那枚四棱星幽幽的浮出体内,表面黝黑发亮,凭空转了几个圈,乍起一阵蓝光,再次消失不见。

    躺在床上的青岩,脑海中再次出现那个毫无生机的声音:“墨血者得墨石淬体而不亡,得见《墨门玄秘录》。”然后就见一张白纸出现在青岩眼前,纸上黑字苍劲不失飘逸,“余,鲁公输,好奇工巧技之术,创墨门传天下工械之术,万物运行之理。奈何,身处乱世,纷争不休,民不聊生,工械不容于世。yu寻幽谷,得以偷安余生,荒芜中,偶遇墨灵石,石有灵而自语,灵石乃大陆之根,沉睡万年,不忍生灵涂炭而醒,愿借吾身,以焚万年之灵,平天下百年之乱,保千载之太平,化身钜子令,上书墨经及吾百年工械之术、万物之理,以传后世。

    余洗髓化血,以墨血神通统天下于墨门之掌中,传钜子令于墨门,祈天下千载太平,不浴战火。然,墨石虽有灵,兴衰乃天定。墨血千年衰迭,恰合天下运气之起伏,凡墨石入血不亡者,皆为天下千年劫解者,愿吾辈墨血者,不辜墨门愿图,兴天下,安百姓。”

    寥寥数百字,青岩数息读完,心中顿起波澜,他是什么劳什子天机门掌门的遗子,是被李耀祖海边捡来的养大的,这点他早已知晓,每ri嬉笑玩闹,因为这是五岁的孩子应该做的,可是每天晚上他都没断过对脑中两本书的习读。然而,现在的他心中很是烦躁,先是杀父之仇,接着是墨血传承,这又是千年劫解者,青岩觉得这全天下的难题似乎都要他一个人来解,而他只是个五岁的孩子。

    不知不觉,天已微亮,青岩还在思索着脑中那段文字,突然听见,隔壁屋传来朱二双的声音:“快来人啊!虎子哥流血了!”青岩赶忙翻身下床,连鞋袜也顾不得穿,赤着脚就跑向莫小北的小屋。刚进屋就发现躺在床上人事不省的莫小北,面sè乌黑,七窍流血,胸口还有一滩血迹,血呈黑sè,粘稠似漆。这时,莫铁匠两父子也听到喊声来到屋内,莫铁柱一见儿子的骇人模样,当时就扑到床前,嚎啕大哭起来。莫铁匠看到莫小北这副病入膏肓的模样,正是心中烦躁,听见莫铁柱嚎啕大哭的妇人模样,更是火冒三丈,一脚将其踹出门,“快去找郎中,不成器的玩意!”莫铁柱这才醒悟,也不顾的拍掉身上的大脚印,连滚带爬的就朝门外跑去。

    青岩突然想起昨ri白间莫铁匠说起的那些传闻,急道:“干爹,虎子会不会因为碰到了那些黑石才变成这样的?”莫铁匠一听,不解道:“什么黑石?”“那些从泓溪山背来的黑石,都怪我,我觉得好玩就让虎子给我捡来了几块,哪想到那黑石如此厉害,使得虎子哥变成这样,都怪我!都怪我!”青岩说着说着,眼泪簌簌的落了下来,也顾不上什么辈分,直接虎子哥的叫了起来,他从来都没把莫小北当做他的大侄子,因为莫小北一直都如大哥一般的照顾他,呵护他。这回因为自己而让莫小北变成这般模样,他心中自然是心如刀割,悔恨不已。

    “黑石?什么黑石?为何你却没事?干儿,你先别哭,再说你也是不知情的,虎子也许不是没救,你脑子好使,再想想可有救治法子?”莫铁匠看到青岩这般痛哭模样,心中也是难过异常,但他好像觉得此事并不是没有转机,而转机似乎就在他这干儿子身上。

    青岩一听,恍然醒悟,“对啊,为何自己没事”,想到昨晚的黑石异象,青岩心中念头一定,赤脚来到莫小北身边,拿起莫小北的手指,放到嘴里,银牙一紧,咬出一个口子,就见莫小北脸上,黑sè攒动,向着手指处游走,不一会便乌黑不见,恢复成往ri的红润颜sè,呼吸似乎也平稳起来。青岩自然是跟昨ri一样全身舒爽,只是较昨ri之感弱上很多,待莫小北面sè恢复,这才起身,拭去嘴角鲜血,看到旁边目瞪口呆的一老一小,心中一阵好笑,只好将昨ri的异象跟他们大概解述了一遍,说自己血质异于常人,不惧这黑石,反而可以吸为已用云云,至于脑海中出现的那篇文字,自然是没有提及。

    两人久见青岩异状,吃惊一番也就恢复平常。这时,莫铁柱急匆匆的背着连衣装都没来的及换的胡当归才到,胡神医蓬头乱发,衣衫不整,丝毫不见往ri的神医模样。敢情莫铁柱爱子心切,生怕虎子病久生变,直接将胡当归从床上背到了这来。胡神医也是气的一佛出世,二佛生天,往ri的仙风道骨形象就此毁于一旦。

    但是,医者仁心,他一看莫小北七窍流血,面目骇人,也顾不得跟莫铁柱计较,大手一搭莫小北的小手腕,却发现脉象平稳,不似病状,再仔细查看口舌,依然寻不出病症,突然“扑哧”一声轻笑,原来是朱二双终于忍不住看到胡神医在病根已除的莫小北身上摸来摸去,笑出声来。老神医这才想起白ri莫铁柱请他给青岩看病,青岩当时就是脉象平稳,根本无病,这次又是脉象平稳,心道,自己又被莫铁柱这憨货诈了,一怒之下,开了十张“多喝开水”的药方,摔门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