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冬去冬来,冬来冬去,转眼间,小青岩来到桃源镇已经两年多了。刚吃完一锅长寿面的小青岩已经三岁了。三岁的小青岩要比当年三岁的莫小北要瘦小的多。白白净净的小脸,瘦瘦弱弱的身板,个头才到莫小北的肚脐眼,怎么看都不像一顿能吃下一锅饭的模样,这让三个老爷们一直很困惑,那些不见的粮食到底去哪了?直到小青岩当着三个老爷们的面,轻松的背下了整本《易经》,他们才知道原来长脑子需要的粮食远远要比长身子需要的粮食多那么多。

    诡异的事情似乎一直喜欢发生在这个诡异出现的小屁孩身上。三天后,当三个自以为找到丢失粮食的老爷们开始每天巴巴的希望小青岩吃的越来越多的时候,结果他们却发现小青岩的食量突然变的跟平常孩子的食量持平了,甚至连比当年的莫小北还要少。正当三人猜测他是不是吃的太多撑坏了脑子,想带着他去看郎中的时候,小青岩又当着三人的面倒背了一遍《易经》,然后不假思索、一字不落的写了出来,三个人很默契的闭上了嘴巴,整齐的转身离开面前这个让他们觉得自己脑子被撑坏的怪胎。

    小青岩看着转身离开的三人,嘴角扬起一抹坏笑,小手摸着脖子上的那个似乎比三年前更加黝黑的四棱星,两条细细长长的眉毛渐渐皱了起来,只有他自己才知道,早上发生的诡异事件才是他饭量变小的真正原因。

    早上的小青岩跟着李老爹和大侄子遛弯回来之后,跟往常一样,屁颠屁颠跑到他的小床边,准备把今天早上捡到的贝壳放到大侄子莫小北给他的宝贝收藏箱里。他今天捡到很多没见过的锥形螺壳,细细长长,中间布满深浅不一、颜sè各异的漂亮花纹,连莫小北这个资深贝壳收集者都难得的夸他运气不错。可是,乐极生悲的事情总是时常发生,玩在兴头上的小青岩,一不小心一枚白蓝相间花纹的锥形螺壳就深深的扎进了他的右手。

    当青岩意识到鲜血流出的那一刻,他才第一次发现自己的血液居然是黑sè的,还没等他才长了三年的小脑瓜,思考出到底是怎么回事的时候,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已经完全脱离他个人意识的控制。瘦小的右手臂就像受到了一股外力的牵引一样,受伤的右手很自然的就按在了挂在胸口的那枚居然跟他血液颜sè一样的四棱星吊坠上。四棱星则像是干渴了很久的沙漠,黑sè的血液滴到上面,根本来不及看清痕迹,便直接消失了。

    青岩感觉自己右边的整条手臂好像突然不见了,而自己全身的血液像是集体去寻找丢失的右臂一样,一起向着右臂的方向涌动,脑袋里似乎有什么的东西不停的往里面钻,头疼yu裂,全身无力,甚至是连声音都发不出来。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黝黑的四棱星倏地闪过一团白光,他这才感觉全身的血液终于找到了离家出走的右臂,停止了涌动,右臂也迷途知返回到它应该呆着的地方。正当青岩想检查下失而复得的右手是不是正常时,突然眼前一黑,“噗通”一声,昏倒在他的温馨小床上,这次他的全身都离家出走了。

    昏睡中,青岩脑海中突然响起一个毫无生机的声音,“墨门血脉纯度达千年巅峰层次,钜子令之天机砚得墨血而醒,传《天工术》、《天演术》于墨血者。”

    一个时辰后,青岩慢慢睁开了眼睛,突然觉的整个世界似乎更加清晰了,仿佛空气中有着一股股灵气的在流动,万物之间恍若有着一条条或明或暗的规律在框定着它们各自的动静行止。他爬下床,仔细检查了下身体,发现除了脖子上的吊坠消失了,而脑袋里面似乎多了两本书,还有自己好像一下就长大了之外,很幸运,其他的一切都很正常。

    吃罢正常饭量晚饭的小青岩,闭着眼睛,躺在床上,开始研究脑袋里面多出来的两本书,一直到第二天早上才弄粗略的清楚两本书的来历。

    《天工术》,墨门三宝之一,墨门祖师爷鲁公输所留,传至今ri已数千年之久,详细清晰的记载了工械的制作方法,小到木楔滑轮,大到水车巨船,从材料到零件制作再到组装功用,包罗万象,无不囊括,最让青岩感兴趣的是最后一篇——机关兽篇。所谓机关兽,就是将各种材料零件组装成兽的形状,使其具有兽的优势,再通过人的cāo纵补以兽的灵智之缺。可惜的是《天工术》以机关兽动力不足以长久,仅能以弹片弯曲等作为暂时的储能手段,发展前景有限为由,仅仅语焉不详的寥寥介绍几句之后就再没提及,这让青岩很是扼腕。

    《天演术》,墨门三宝之一,同样是祖师爷鲁公输所留,记载的是世间万物动静行止的规律及其推演方法,风吹则云动,山高则水流,万物兴衰皆有因果,一叶知秋、见微知著、因小见大、原始见终,天演成,则天眼通。在其玄演篇中提及了“道分yin阳,yin阳互动,yin长则阳消,宇宙生化,唯变可适。”最后结语则以“天道玄妙,人力莫测”为由,没有再过于详尽的解释,青岩看到这,想着背的滚瓜烂熟的《易经》,心中似乎有了些明悟。

    耳边一阵鸡鸣,一晚上没睡的青岩反而更有jing神了,“莫非可以一边睡觉,一边看书?”青岩心里一阵狂喜。弄清楚了两本神书的来历之后,青岩开始研究到底他挂在他脖子上的四棱星吊坠去哪了,摸也摸不到,看也看不着,青岩有些凌乱。从昏迷中的听到的那段声音来看,那枚四棱星应该就是所谓的天机砚,一个四棱星形状的砚台,太多的诡异让青岩不仅凌乱还开始有些抓狂。既然找不到,无奈之下,青岩只能先搁置疑惑,待以后有了线索再说,况且,那两本可以一边睡觉一边看的神书,这对对着世界万物充满浓厚好奇心和求知yu的三岁高智商儿童——小青岩有着致命的诱惑力。于是,青岩小朋友在以后的ri子里,睡觉就成了他最喜爱的运动,站着睡,坐着睡,甚至到后来居然练成能够走着睡的绝世神功,这让三个老爷们又是一阵惊呼“怪坯!”

    自从小青岩认了干爹之后,李老头干脆搬到了莫家小院,青岩自然也跟着过来了,还有个自己的小屋,旁边睡着的就是他的大侄子莫小北。青岩爬下床,伸了个懒腰,刚推开房门就看到大侄子莫小北正在小院里有声有sè的练着拳。大冷天,莫小北光着个膀子,脑门上汗珠子一滴一滴的;胳膊上的肌肉块一鼓一鼓的;一根猪尾巴小辫在身后一甩一甩的,看的青岩手心是一阵发痒,连忙跑到小院中,跟着莫小北有模有样的练了起来。

    七岁的莫小北已经练了两年的莫家拳。从五岁开始,莫小北每天都会早晚各打一个时辰的莫家拳。莫家拳又称为莫家九形,分为龟、马、猿、牛、熊、虎、狮、象、龙九形,九形合,摧山河,配合莫家心法火星炼,威力惊人。莫铁匠那可是桃源镇数一数二的拳把式,火锤心法已经修炼到三星望月的巅峰层次,莫家九形也是练透了八形,一手莫家拳使出来那可是“恶鬼莫近,神仙难敌”啊,连镇上两家武功的拳脚教头逢年过节的都会到铁匠铺给莫铁匠点个烟、送个礼的,生怕哪天莫铁匠一不开心去踢他们武馆、砸他们招牌撒气。

    没练拳之前的莫小北那可是莫铁匠的心肝宝贝,五岁的莫小北的气力在桃源镇同龄孩子中那可是首屈一指的,两三个孩子摔膀子根本不是莫小北的对手。这孩子敦厚老实,从不惹事,还极仁义,就算小叔子青岩天天搞的他每次吃饭都是如临战场一样紧张,可莫小北还是天天乐呵呵的抱着小青岩,有了好东西从来不忘记小青岩的一份。莫铁匠可没少在外人面前把莫小北当成一朵花的夸。

    可是,自从莫小北开始练上了莫家拳,莫铁匠的心就如千崎山上的冰啊,一年比一年的凉。从莫小北的尿床史来看,其对莫家天赋继承应该是相当完美的,所以莫小北在莫家拳的修炼上应该是信手拈来、一ri千里才对。这从莫小北对莫家心法火星锤的修炼上得到了充分的证明,两年的时间莫小北已经进入了二龙出渊的层次,他三十多岁的老爹也才是一元初始的巅峰层次。可是,练了两年莫家拳的莫小北,现在还停在基本架势阶段。就连被莫铁匠称为习武废材的莫铁柱,六岁的时候都能熟练的使出莫拳九形中最低级的龟形,那可是最初始的防守招式啊。

    所谓龟形,就是遇敌时,运气于臂,躬身低头,手护于胸前,等着挨打就成,可是每次莫小北都是运气于拳,挺胸昂首,置要害于敌手,简直完全不得要义。莫铁匠开始以为莫小北没弄明白莫家拳的运气要诀,于是很有耐心的跟他解释运气于臂的原因。可是时间长了才发现莫小北不是不懂运气要诀而是根本不屑,不管他苦口婆心还是棍棒恐吓的让莫小北按着九形要求的运气要义来练拳,可是莫小北依然我行我素,随心所yu,怎么舒服怎么来,吓得莫铁匠不敢再让不懂运气法门的莫小北修炼心法火星锤,万一运气出了岔子,那可是走火入魔,经脉尽废的下场。莫铁匠最终很悲哀的认定,莫小北是个好孩子,可惜的不是个具有武学天赋的好孩子,从此断了莫家出个武学高人的念头,也不再每ri催促莫小北修炼,反正莫小北有个好身板,将来打个铁什么的也饿不着他。反而莫小北却依然每ri早晚跟往常一样的打拳练武,虽然没有内功发力的拳法没啥杀伤力,可强个身健个体总还是可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