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275章要出事了

    飞机上,贵宾室内,上官晴扭头望着机窗外,不想搭理倪杰。当上官晴拿到王楠塞到手里的机票,看见上官彬订的是贵宾票时,就意识到票的来路不正。

    登机后倪杰并没有退出去,而是在自己座位旁边坐下,上官晴就更加肯定是倪杰为之。所以也不说话,任倪杰找借口来解释,她心里就是不相信。

    倪杰要了一杯牛奶递过去,见上官晴看都不看,只从随身的背包里取出书,摊在桌上看起来。

    “喏,喝点牛奶,消消气!”倪杰难得厚着脸皮,右手碰了碰上官晴。以前遇到这种不给他面子的,他不是用强就是走人,可越跟她相处就越变得厚脸皮,也还有死缠烂打的时候。

    “不说话,喝点东西总行吧?好几个小时你不憋得慌?”倪杰贱兮兮地凑上去。

    “走开!没见我在看书?”上官晴手被他捏住摸来摸去,忍无可忍的发火,甩开手。压下去的声音也无法忍受。

    对面的那桌,男人显然很不满意,翻翻白眼,给旁边的人使眼色,然后死死地盯着这边;啊。

    旁边的女子迅速取出相机,她调好镜头,拍了一张 ,正要来第二张,手刚搭在快门上,手里一轻,相机被人夺走了。

    一个非常英俊的年轻男人,站在面前,手里拿着她的相机,冷冷地说道:“这个还请收好,公共场合,请不要乱拍!”

    上官晴也被突如其来的状况打扰了,掉脸看去,对面壮实的男人坐着,伸手就来抢倪杰手里的相机,嘴里口沫横飞:“别以为你长得像个人样就可以随便动手!而且我们根本没拍你,踏马的你给拿过来!”倾身而上,那熊般的身体向着倪杰压过来。

    上官晴甩下书,一声惊呼:“小心-”站起来就要跑去。空姐空少来得很是时候,两个人小跑地奔过来,堵住了中间的过道。

    空姐有礼貌地询问怎么回事?那空少则去扯粗壮男人的胳膊,阻止他行凶。

    与此同时倪杰的窝心脚控制着力道,正好踢在他腹部,壮汉撞到最里面的座位夹脚里处。

    偷拍照的女子立刻上前拉住粗壮男人,转过脑袋盯着倪杰看了几秒,对着两个空乘员反咬倪杰一口:“事情是这样的,我在看相机镜头擦干净没,这个人就突然冲过来抢,我也很纳闷,我的同事就问他要,接着就是你们看到的样子,他把我同事踹倒了!”

    空姐脸微笑着向倪杰询问:“先生,是这么回事吗?”

    倪杰翘起唇,展演一笑:“如果她只是擦镜头,何须要对着我们?”

    粗壮的男人阴着脸道:“你抢东西还有理了?先把相机还回来!”

    空姐劝倪杰道:“帅哥,你就把东西先还他,咱们坐下来慢慢谈,行么?”

    空少却责备道:“在飞机上,你们都稍微自觉点!不然都像你们这样,这不就乱套了吗?”

    粗壮男人以为空少在帮他说话,忙接口道:“对滴,对滴!出门在外与人方便,就是与己方便哪!”

    倪杰根本没听他们说什么,只是扬头对着上官晴揶揄道:“要不要看你的侧颜杀?”

    几个人都转头去看,两个空乘员才发现身后还有人。眼前的女孩子美得不可方物,眼里透着神秘莫测,看不清神色。

    巴掌大的小脸,细白的皮肤嫩得好似刚剥了壳的蛋,透着盈盈亮光。及肩的长发散落在颈肩上。细巧的鼻梁,粉嫩的唇瓣,因为喝过牛奶的缘故,变得透亮让人恨不得吻上去。

    一身嫩黄色休闲短西装,同色西裤,脚上穿着乳白色豆豆鞋。一般人很难驾驭黄色系,但是她这样穿着却衬得莹莹孑立,温婉动人。

    “你什么时候偷拍我的?拿来我看看,拍得好我就买断!拍得不好我就起诉拍的人!让他们关门大吉!”

    几个懵逼的人愣在那里,被这软软的声音震得惊醒过来。这女孩长得很美,说出来的话好狠,一张照片就把人家工作玩掉?

    倪杰嘿嘿笑着,推开挡着道的空姐,走到上官晴身边,打开相机。

    这边粗壮男人和那个女子都反应过来,急得直跳脚。向着那边迈步想要再次抢过相机。

    倪杰手腕一转,相机到了上官晴怀里,倪杰往前一挡。粗壮男人的手抓到了倪杰的胸上。

    倪杰言语轻蔑:“嗨 !别到处乱摸!我是男的!”手掐住对方的手腕,慢慢地用力拧,脸上笑嘻嘻地看着他。

    “你,你,你……放开!”粗壮男人脸色涨得通红,随着倪杰的用力,他的脸上出现痛苦之色。口里絮絮叨叨的话已经变成饶命了!

    两个空乘悄悄地后退,一个守住门口,一个去找机长。

    上官彬看看时间,随后把车开得很快,送完姐姐他要和同学去爬山。

    三月的锡市在王楠眼里是春暖花开,郊游的季节。上官晴走了,没人陪她,柏原霖这时候却忙得要死,白天根本看不到人,回来也是她睡着以后。

    e g公司倒是组织郊游了,实质上是团建。如果必须去的话,她不知道柏原霖会不会去。他不去,柏原佟一定会去,王楠是非常不想对上柏原佟这个色棍。想什么办法呢?生病!只要生病了,就不用去。

    王楠想着,忽然觉得车子抖动起来,下意识往外看道路两旁的树木都成了残影。她急忙抓住头顶上的扶手,声音在风中凌乱:“小彬彬,车打飘你感觉到吗?你开得太快了,慢一点啊!”

    上官彬双眼紧盯前方:“不快!我赶着跟同学爬山,不快来不及啊,这车速都拉不上去,要先送你回去,要不”

    王楠扯着嗓子喊:“你这么快还嫌慢?万一出什么事,我坐的副驾,你这不是要姐姐我的命吗?”但见上官彬车速度还没减,她扑过来揪住上官彬的耳朵道:“快停下来,停下来!我下车,呕,把姐姐我快整吐了...”

    上官彬伸手打掉王楠的手,一本正经地道:“士可杀不可辱,男的头、耳朵除了女朋友其他女人不能碰的!楠姐,你不知道啊?”停了一秒又道:“在这下车,你也没法回家,我送你进梁溪区,你再打车,行不?”

    王楠在手背上掸掸,坐好抚了抚长发:“那你可不能这么疯开!很容易”

    “打住!楠姐呐,你能不能别咒人?我可是我家的活宝,死了她们会很伤心,我姐要知道是你的功劳,会跟你绝交...”上官彬没有开的那么快,让车起票,给楠姐姐造成压迫感。

    王楠叫上官彬把她在一条宽道上放下,说前面是汽车站。又嘱咐一阵,叫他注意安全,有事打电话,才下车去。对着车里远去的车摇了摇手,低头拨了柏原霖的电话。

    柏原霖刚到会议室门边,准备进去开会,就接了王楠的电话,他便叫助理去接一下。柏原佟刚巧来总公司找爷爷柏林,在一楼大厅碰到助理,就随口问了一句,助理满心埋怨,本来就不高兴去,这次就跟他全说了。柏原佟笑着说他帮着去接小嫂子,助理千恩万谢地跑了。

    柏原佟转身出了总公司,处心积虑地去接王楠。

    王楠站了一会,觉得有点累,就到对面找了家店门口坐着。本来想打电话跟柏原霖说一下,后来又想着,他人到了找不着她,会打电话的。

    上午的阳光明媚得有些耀眼,王楠靠着橱窗,闭了眼,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柏原佟车开到原地的时候,并没有看见王楠。他便下车四处逡巡,眼力极好的柏原佟看见一抹艳丽的身影,靠在一个格外明显的橱窗上,似乎睡着了。

    这丫头心真大!在这里睡觉。柏原佟快步走到对面的橱窗处,动作轻巧的手插进王楠的后腰,抱起来就走。奇怪的是王楠并没有察觉,就这么被柏原佟放进车里。

    柏原佟见她并没有醒,暗自盘算起来。他将车窗全部锁上,缓缓启动车子,向着人少的偏僻处开去。

    柏原霖心不在焉地开着会,下面人说什么他都没在意。满脑子想的都是只派助理去接她,王楠会不会一生气,晚上把他踢下床?正想着,就看见自己的助理匆匆走过来,柏原霖眼神一凛,目光阴沉着。

    助理小跑着到了他的身边,不敢看他,急乎乎地在他耳边说:“总裁叫你开完会过去,还有,佟少爷去接王小姐了!”

    “你说什么!?滚!”柏原霖起身狠推他一把,冲了出去。

    助理被推得撞上了墙,龇牙咧嘴地跌跌撞撞往外追去。还没跑出门,就被人拖住问怎么回事?助理知事大了,不敢明说,只是敷衍着。最后所有人都上来逼问,这时候,柏原霖出现在门口,大喝一声:“散会!都给我回岗位去!你,过来,跟着我!”用手指了指助理,转身就走。

    助理冲出人群,慌忙跟上去。助理开车,柏原霖忙着打电话,先给柏原佟打电话,约他见面,说要到晚上。后又给王楠打电话,没人接,再打就关机了。柏原霖拧着眉,紧握拳头,狠狠地砸向椅背,眼中愤懑之色燃起了熊熊怒火。

    柏原佟!我以为你得了爷爷的教训,改过自新!没想到,我千防万防,都没防住你这个家贼!这一次,我绝不放过你!“肖申,开快点,车速拉到极限,红灯别停,出事算我的!给你十分钟开到!他开的自己车?”

    肖申回道:“是,是的。”柏原霖抖抖索索地拨通了一个电话:“是我,给我调监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