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274章阴谋诡计

    倪菲儿巧遇看见白晓川跟欧阳语态亲密,心里难受,默默离开。她为躲欧美娜和欧阳旭,答应替简爱顶班,上了包机,回程时飞机故障,倪菲儿香消玉殒。上机前,倪菲儿给上官晴和越珊留了一封信,寄给了欧阳旭,劝两人和好。

    倪菲儿追着越珊出去,在飞机场一楼的咖啡厅门口截住了越珊。便将她拉了进去,两人静默了片刻。倪菲儿打开话匣子开始规劝越珊,越珊若有所思地看着外面的蓝天。这个位置很好,可以看见飞机。

    倪菲儿说了一堆话,却没换来越珊的一个眼神,有些生气,伸手抓住对面越珊的手臂就摇起来:“珊珊,你倒是说句话啊!我这半天合着都是说废话昂?我知道你不甘心,你对小晴有意见,觉得是她破坏了你和我哥是不是?”

    越珊很是不耐回眸看她:“难道不是?我亲眼看见她躺在你哥的床上!总不成是我眼花看错了罢?”她说完又看向蓝天,倪菲儿随着她的目光而去,轰鸣声响起,飞机上了天,在空中划过一道浅浅的弧度,瞬间变得极小。

    越珊仰起脸莫名道:“她走了,事情却还在。菲儿!我知道有一种人,即使喜欢的人离开,她还是会执着地守候着。你知道为什么吗?”

    倪菲儿冷静地抚了抚手背,有些遗憾地说:“那种人还真是固执,不撞南墙不回头的吗?让爱她的人失望吧!

    越珊拿起咖啡壶给倪菲儿续杯,抬眼看着她:“你认为我固执吗?”顿了一下道:“其实,我只想他给我个好脸色,不要那么直白的拒绝,太令我难堪了!尤其她还在,你知道那天,我想死的心都有了!”泪水滚动,她捂了半个脸,吸了吸鼻子。

    倪菲儿讪讪地,不知该说什么好,好闺蜜和哥哥,该怎么选?她本来想好的台词一句也用不上。她握紧了越珊的手,喃喃道:“我替我哥说声对不起!珊珊,你和小晴、楠楠都是我最好的姐妹。我不想我们四个人就这样越走越远!那天你们三个究竟怎么了,我不问了!你不应该怪小晴,你去广州以后,其实她一直都躲着我哥。你们虽然不见面,我想你会在暗中关心她的对吗?”她说得激动,眼睛也慢慢湿润起来。

    “才没有,我干吗关心她?她以为她是谁?”越珊言不由衷地说:“我只关心你!”

    倪菲儿听了这话,起身坐到越珊的旁边,头靠着越珊的肩上调侃道:“谢谢你,珊珊!其实你很善良,却强装凶悍。真搞不懂,任泉到底看上你哪好?”

    “任泉说他一直暗恋我。”越珊傲娇地翻白眼,却没有将她的头推开。

    “呸,不害臊!”倪菲儿笑骂一句,搂住越珊的脖子,一齐仰倒在沙发后背上。惬意地轻叹一声:“珊珊,你的人生目标达到了吗?除了我哥之外。”

    “不知道!你呢?该是人生得意须尽欢吧!身上的光环这么多,我算啦!品学兼优生、空姐,大师弟子,优秀电台主播。问一声,姐姐!你想翻天呢?”越珊笑着嘲笑道。

    倪菲儿心酸道:“嗯,我不想翻天,我想做一个平凡的人。人生之事十有**不如意,就比如,我喜欢欧阳,欧阳对我却不上心!”

    越珊扭头诧异地看她:“怎么会呢?你们不是每晚吃宵夜的吗?他对你一直很照顾啊,如果不喜欢,对你好干嘛?”

    倪菲儿苦涩地笑道:“我不过是个替代品而已,呵呵,你懂吗?”

    “替代品?谁的?他有心上人,还惹你?这个王八蛋!我”越珊捏了拳头,气得要往外走。

    倪菲儿拉住她,似乎不在意懒懒道:“坐下!”越珊在桌上锤了一拳,发出梆梆的声音,不远处的服务生赶紧小碎步地跑过来,问有什么需要尽管说,千万别生气,气大伤身!被倪菲儿一句“我妹妹有好动症。”给赶走了。

    服务生脸黑得跟锅底似的,转身小声叽咕着走了。越珊不乐意了:“菲儿,你玩我,看我不收拾你”说着手就伸进倪菲儿的腋下。

    倪菲儿眼疾手快地抓住她的手,陪着笑求饶:“好珊珊,你饶了我,我认罚,认罚行吗?”

    越珊停住手,狡黠地弯着唇角:“那你认罚啦!好,帮我约你哥出来,只要约出来就行!”

    倪菲儿脸颊绯红,垂头丧气道:“我帮你约,他出不出来我不管啊!”

    “可以,你现在就打电话。”越珊松了手,拿起桌上倪菲儿的手机,拨了倪杰的号码,把手机拿给倪菲儿。

    倪菲儿只得接下,问倪杰在哪里,听到倪杰说去外地出差了。便向着越珊摊摊手,耸耸肩关了电话。“他不在,那我请你晚上一条龙服务好不好!”

    “ok,出发啦!”越珊跟倪菲儿勾肩搭背地出了咖啡厅。

    她们去了四个结拜姐妹时的‘楼外楼’。两个人看着两年没来的地方,已经不似从前,翻修过的楼外楼焕然一新。白墙红楼绿树掩映,门楼前做了一个缓坡,显得气派多了。

    进门就有导服将她们带进包间。她们说有四个人,巧的是导服将她俩领到了原来的那个包间。倪菲儿和越珊一愣,相视一笑便坐了下来。越珊报仇似地点了一大桌子菜,然后得意地对倪菲儿道:“钱带够了没?我可是朝着什么贵点什么的标准点的啦!”

    倪菲儿一听炸毛,伸手就来拧她的耳朵嚷道:“你这个败家的娘们,我钱不够,就把你押着去后厨洗碗。让你得意吧,别得意!”

    “不要,不要啦!下不为例!一言为定!”越珊举起手赌咒发誓。倪菲儿才放过她,坐好开始倒饮料。

    楼外楼的台阶上站着一个脸庞娇美,身材极好的女孩子。回头看见一个俊秀的二十五六的男子到了身旁,笑嘻嘻道:“旭哥,你磨磨蹭蹭的干嘛呢?快一点,我好饿了!”

    欧阳旭在她肩头拍了下,往上走道:“那你应该先来点菜,现在估计就能吃上了!”

    “我偏不,你让你陪着我饿!忘了告诉你,姐姐早就到了!”白晓川促狭的翻个白眼,挽起他的手臂,一起进了包间。

    谁也不知道,导服随手安排的两个包间里,坐着亲密的人。她们在202,欧阳旭的是200。楼外楼的包间是一面单号,一面双号,故而他们成了邻居。

    白小灵在倪菲儿他们之前来的,而欧阳旭是后来的。倪菲儿跟欧阳旭并没碰见,但也不代表会遇不上。

    吃到一半,倪菲儿觉得肚子有些疼,丢下跟任泉煲电话的越珊,去了趟卫生间。出来洗手的时候,旁边一个模特身材的美女也在洗手,还大方地冲她笑笑。倪菲儿礼貌点点头,先走出去。到了走廊上手机响了,她便停住脚步,靠在白墙上打电话

    本来简爱请她明天帮忙飞一班,趁着明天星期六,和男友去外地探亲。倪菲儿逗她说丑媳妇终于上门了!简爱大笑着说是。接着就拜托她帮这个忙,倪菲儿周末没什么事,就一口答应了。问清了有关事项又说了一会悄悄话,一抬头就看见卫生间遇见的那个美女,推开对面的包间。可能是她用力太大,门被整个都推开了。倪菲儿就见欧阳旭跟一个女孩子靠得极近,亲密地说着什么!她脑子嗡的一下,腿一软差点摔倒。幸好是靠着墙壁,才没有倒下。

    门关起来的时候,欧阳旭似乎抬头看了一下门口。倪菲儿垂着头并没有看见欧阳旭的这一举动,那个女孩子的侧脸特像上官晴。倪菲儿知道欧阳旭为了那个叫艾琳的女人,一直没有找女朋友,要不是艾琳死了,倪菲儿的声音跟艾琳几乎一模一样,欧阳旭怎么会对她好?她从康年口里得知,艾琳是上官晴的失散多年的姑妈。

    上官晴跟艾琳长得六分像,欧阳旭莫不是对跟艾琳有关的人都好?替代品太多,他会眼花缭乱吗?心已经交出去,真的很难再收回来。木已成舟,走廊上忽的不知从哪里窜来一阵风,倪菲儿在风中凌乱了心。

    倪菲儿回到202包间,越珊问她怎么这么久,她只说接了简爱的电话。越珊见她脸色苍白,有气无力的样子,便建议去泡个温泉,倪菲儿婉拒,说明天起飞,是私人包机,要回去准备。两人就此分道扬镳,出门的时候,倪菲儿特意贴着200包间走,恍惚中听见里面的笑声,顿时觉得心酸不已!

    她们走后,欧阳旭三人也出了楼外楼,白小灵撺掇着白晓川让欧阳旭带她们去云邸天境。欧阳旭爽快地答应了,又说还要叫一个朋友,四个人好打牌。欧阳旭就打电话给鑫友华,正好他还想套套近乎,加快鑫友华找人办事的效率。

    白小灵趁着欧阳旭和鑫友华说话,她将白晓川拉到一边,得意洋洋地告诉她,在楼外楼碰见倪杰的妹妹倪菲儿了,倪菲儿跟旭哥好像在交往。

    白晓川一点不惊讶地问她:你是不是干缺德事了?白小灵妩媚的大笑让她猜!白晓川不语,暗自腹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