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2章王楠的心事

    上官晴噘噘小嘴指了指草坪:“在你们前面就来了啊,我坐在那里看书,就听你们叽叽歪歪了半天,实在忍不住了才插嘴哦!”

    “你还好意思说,你不也得了季军吗?她是那什么,你呢?”王楠点她的鼻尖笑她。

    “第三?我又不去,不过玩玩呀。我爸要知道了准说,你的目标是上大学,不是去当妖精!”上官晴一本正经的学着父亲老成的口气,

    惹得她俩哈哈大笑起来。

    “你们还笑,讨-厌!”上官晴不好意思起来。

    “晚上,王楠,我们可就吃你啦!”倪菲儿抿唇一笑道。

    王楠纠正道:“是吃我的,不是吃我!你们可别太黑。只别吃到让我在那里给人刷锅就行!”

    “几点?楠,你来叫我!”上官晴道。

    “六点吧,城中城门口见!”王楠又对倪菲儿道:“你通知越珊?”

    “知道了!”倪菲儿回道。

    “不见不散!”王楠挥挥手道。

    倪菲儿打趣道:“多带点钱!”

    上官晴挽着王楠,回首道:“黑心姐姐--”

    .....

    晚上城中城那两排对开着,有门市的大排档十分热闹,不管是寒风搜搜的冬日还是热浪直滚的夏天,到了晚间必是吵嚷喧闹的繁盛模样。

    最近城管将外面随处可见的小吃摊全部清查,拆除违建,就都把摊位转移到了这的门市房里,所以这就变成了真正的小吃一条街。

    一个屋脊上插着红色酒旗似的招牌,用黑色字体写着:兴业排档四个字的烧烤店尤为显眼!

    门面不大,却很干净,店主是一对中年夫妻,男的负责烧烤,女的负责打杂,店里还有一个跑堂的小伙子,看上去年纪不大,是他们的儿子。

    四个女生坐在靠门口的位置上。“少喝点,喝醉了!没法送你回家耶!”上官晴抓过王楠面前的酒瓶制止道。

    王楠又去拿了另一瓶“今天高兴嘛,要喝,要喝醉的!”

    “你这样对瓶吹,太猛了啦!”越珊也给吓住了。

    “楠,你有心事,不是喝醉就完事了!”另一瓶也被坐对面的倪菲儿拿去了。

    坐在左边的上官晴,轻拍她的肩膀软软道:“说出来吧!大家姐妹一场,说不定可以帮你呢!”

    “没有用,没有用!谁也帮不了我!呜呜!”王楠听这话,忽然被触动似的,一个劲地摇头,竟哭了起来。

    “你是不是在eg被人欺负了?”倪菲儿问道。

    王楠泪眼婆娑的摇摇头,继续哭。上官晴用小手搂住她,越珊也坐到她身边拍拍她的后背以示安慰。

    倪菲儿依然坐在对面道:“说吧,不管能不能帮你,你都要说出来,心里会好受些不要憋着!”

    “他,他们终于离婚了,不要我了!嗯-”王楠放声大哭:“不要我了!不要我了!你们知道吗?”

    接下来没有人说话,似乎被这消息给惊呆了。

    王楠一边呜咽一边述说:“我来之前,他们向我摊牌。一直以来他们吵架,都没有要离婚的意思。原来他们早就说好了,呜--瞒着我,一直瞒着。前几天他们大吵了一架,看在我比赛的份上还是和好了。可是,嗯哼,我今天不小心看到他们的离婚证!--他们就干脆的认了。让我选和谁过!”

    倪菲儿递过一杯水,王楠讲的口干舌燥一饮而尽继续伤痛:“我把他们大骂了一顿,说要自己一个人过。真的,不想再理他们了!你们说,他们干吗要这样对我!知道是这个结果,他们生我干吗?哈,哈!我好恨,我恨他们!恨他们!”说着用尽扔了手里的透明杯子,谁也没有拦她,就这样让她尽力发泄着。

    她们坐的是门口,路边的行人纷纷回望注目。

    王楠说完又哭了,就这样这一晚本来是庆祝王楠进入eg十佳的,到最后却是三个女生看着她一直哭,一直哭的,其他人也陪着哭。上官晴的棉衣外套被王楠全给哭湿了。

    最后倪菲儿道:“看来王楠今天是不能回家,还好明天周六,我打车带她,回我家住一晚,明天再来取车罢。你们两一起走。”

    两人帮着把王楠塞进出租车里,车随着风飘去。

    越珊和上官晴推着车子,一边说话一边往回走,感叹人生变化无常。

    上官晴叹口气道:“王楠可真惨!要是我也会手脚无措的!”

    越珊一脸茫然道:“这事也太哪个了?我回家也要去找找!”

    上官晴疑惑:“你找什么呀?”

    “看看我家那两个看似夫唱妇随的有没有啥瞒着我的?”越珊眨眨眼道。

    上官晴突然觉得脑子不够用了:“我晕!”好半天又挤出一句:“越珊你真行!”

    越珊看上官晴纠结的小脸笑抽了:“上官晴,你该去演小品,这表情跟便秘似得!”伸手去捏她的脸。

    上官晴一把打掉她的魔爪道:“你就是个奇葩呀?”

    两人相视一笑。

    越珊突然问道:“晴,你以后上完大学,想做什么啦!”

    上官晴停了脚步,仰望布满繁星的天空有一丝淡淡地忧桑:“我么,我想当作家或者设计师!如果大学毕业后实在找不到合意的工作。就当作家好了。”

    “对啦!你作文写的棒,可是有机会当个美女作家啦!设计师就不要了,那个不容易!”越珊一拍车坐垫揶揄道。

    “作家啊?天天坐在家里。又称家里蹲大学!你呢?想做什么?”上官晴笑嘻嘻胡言乱语,愉悦气氛。其实她最想当一名设计师,只是目标有点远罢了!

    “我啦,考虑了若干年,还没考虑好!看王楠这样子,还是当月下老人比较吃香啦!我就专帮人牵红线,绝不牵白线!”越珊信誓旦旦道。

    “哈哈,什么什么,还有牵白线的?”上官晴撇撇嘴嫌弃道。

    “当然啦!红线是结婚,白线自然是离婚!离婚!孩子多痛苦啦!”越珊可爱晃晃脑袋。

    上官晴无奈地笑出声:“亏你想得出来!嘻嘻。”

    越珊得意扬扬的朝自己竖起大拇指道:“怎么啦!极佩服我啦!”

    “佩服你个鬼啦!”上官晴敲了她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