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6章轻伤不下火线

    楼外楼里一张八人的大圆桌,上面放着四双餐具,桌子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生的,熟的,荤的,素的菜式。中间置了个锅子,分别隔开的四个格子,用于不同的口味。

    越珊正坐在临窗的椅子上,因为脚伤还未痊愈行动不便,便坐着指挥别人动手。

    王楠和倪菲儿一边布菜一边闲聊:“珊珊现在可是乖多了!”

    王楠小声笑道:“她啊,轻伤不下火线!”

    倪菲儿也耳语般道:“她若是好好的,我们不给她忙晕才怪。今天总算安静多了!”

    “你们在说什么啦!声音大点啦也带我听一听啦!”越珊挥着手,坐不住道。

    王楠抿抿嘴掩饰道:“没有说什么,在说别人呢!”

    “是啦?你确定你们不是在说我坏话?看看,我的脸都烫啦!”越珊抚着脸,假意道。

    倪菲儿揭发她:“嘿嘿,你那是火锅烤的罢!”

    “哼,是又怎么样啦!”越珊撇撇嘴道。

    王楠赶紧转移话题:“我们是说小晴,去卫生间半天也不回来!”

    “对啦,这个人难道掉进茅厕里啦?!”越珊疑惑的半开玩道:“你们要不要去捞她啦!”

    “还是我、去看看吧。”王楠担心道:“这可是我带她出来的,要出什么事,小晴妈不把我活剐了啊!”

    “有那么严重啦!”越珊大笑问道。

    王楠接话道:“有,别看她妈妈长得很漂亮,管人可厉害啊,我害怕额。”转身要出去,门被推开了。

    “哈,我终于回来了哦,什么严重,厉害的,在说什么呐!”上官晴接了话茬,瘫坐在椅子上道:“刚,真倒霉!”

    “怎么?”倪菲儿抬头道。

    王楠站在椅子边上张嘴道了个“你!”字,就往她身上瞄来瞄去。

    “你真掉茅厕里啦?”越珊张着嘴,睁着大眼睛,把大家想说的说了出来。

    “嗯?不是不是,你们想哪去了!”上官晴哭笑不得:“我是回来的时候被一个酒鬼撞了,而我又撞到了后面上酒的服务生,稀里哗啦就成这样了,结果...”上官晴停顿了一下。

    “结果怎样?”倪菲儿好奇紧跟着问道。

    王楠道:“喝口水。”

    上官晴喝了口王楠递来的水。放在桌子上道:“结果,服务生就拉住我们叫赔,我说我也是受害者,我还找不着人赔呢!于是他就揪住那个酒鬼不放,可是那个酒鬼醉的不省人事的样子,最后倒在服务生身上睡着了,他没办法,我就看着他把他拖走了!”

    “完了?”越珊道。

    “再后来,我就去洗手间洗外套上洒的酒啊。”上官晴叹气道。

    “当然就没有了!你以为说故事啊!”倪菲儿指了指越珊笑道。

    “哈哈,没有更精彩的啦!我给编个后续!你为什么不跟着去看看,到底是赔了还是算了吗?”越珊大笑道。

    “这个人也真是的,喝那么多酒干吗!”王楠道。

    倪菲儿用筷子指着越珊笑骂道:“唯恐天下不乱!”

    “那个人长得帅不帅?”越珊突然道。

    “啊?我哪有空,管他帅不帅,我连人都没看清楚,就被那个服务生烦的脑袋疼!不过穿得很体面的样子。应该不是穷人!”上官晴没空抬头,她正在揭锅盖,嗅了嗅鼻子:“香啊!”

    “珊珊,你春心动了!还没到春天呢!”王楠打趣道。

    倪菲儿也逗她:“你不是非我哥不嫁的嘛!怎么移情别恋了?”

    “不过随便问问啦,你们就哼!”越珊装作生气。

    倪菲儿正趴在搭那件外套的椅背上:“对了,上官晴你外套上的酒味好香呵!”

    “不会吧,还有酒味吗?”上官晴急道:“我在卫生间里用香皂洗了半天。给我妈那狗鼻子闻到可不得了!下次是再出不来的。”

    “拿来给我,给你看一下!”越珊一副大姐大的口气。

    王楠一把拉过外套递过去。越珊凑上去闻了闻没有说话。在口袋里一摸,变戏法似的取出一个精致的绿色小瓶子,二话不说对着外套进行全面扫射两遍才道:“闻闻看!”

    “你搞什么鬼!香水吗?”倪菲儿抓过外套深深吸口气道:“还有味道!不过是淡淡薄荷味道。不错不错!”

    越珊对于倪菲儿的发问直摇头,神秘兮兮道:“no.ss!”

    王楠趁机抢过来看了看,恍然大悟:“喏,原来是个口气清新气!”

    越珊这才得意道:“我这一瓶可是用的差不多啦!上官小姐可得记着这笔账啦!”

    “知道呢!你想怎么样还?”上官晴的外套经这么折腾一下,一丝酒味也没有了,就只有淡淡的薄荷味道了。

    越珊道:“现在还没想好,先留着啦!”

    “坏东西!”倪菲儿笑骂道。

    王楠转脸,惊呼一声:“锅开了啊!赶紧吃吧!”

    一室的欢声笑语,一室的浓浓暖意。

    “开酒!开酒!”越珊嚷嚷着,用嘴招呼别人。

    “还酒呢!别别!我喝饮料!”上官晴后怕道。

    “不行!不行!”越珊怎肯放过:“欠我的,赶紧来兑现啦!”

    上官晴被抓住了小辫子只好答应:“真是欠你的了!只喝一杯!”勉为其难的倒了一杯。

    “没有关系的,啤酒而已,一会吃了辣的,酒味就盖掉了!”倪菲儿安慰道。

    “干杯!”

    “干杯!”四人举杯。

    “为了什么呢?”越珊道:“对啦,为了我们的友谊啦!我先喝喽!”说完一饮而尽“该你们啦!”越珊喊道。

    “为了我们的友谊长存!”倪菲儿道。

    “为了我们永远青春美丽干杯!”王楠也道。

    “我么,我为我们的友谊不离不弃干杯!”上官晴也道,然后慢慢地喝下这一杯。

    “你们喝出什么味?”倪菲儿问道。

    王楠揪起小脸道:“好苦!”

    “咳咳,还好,有点涩涩的!”上官晴被呛了一下,勉强道。

    倪菲儿和越珊指着她俩大笑起来。

    虽已是十月中旬,天也渐渐微凉。室内却是春暖花开模样,四个女生谈笑风生,相互逗着乐!仿佛这以外的世界什么都不存在了。

    考试,吵架以及这个渐冷的冬天。

    十**岁的女孩子们还没有走上社会,她们应该是快乐的,自由的,幸福的!然而人的一生都不是一帆风顺的,快乐随之而来的是痛苦与烦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