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2章 逃学与转校

    “开门!开门!”门外传来咚咚的擂门声。

    “来了,来了!一定是圆圆这死丫头。敲起门来跟擂鼓似的。这门不是你家的?还是它跟你上辈子结仇了!”欧美娜细声细气埋怨。

    接着门被撞开,夹杂着欧美娜疼爱的数落声:“今天这么早?这疯的一头汗的,赶紧去洗洗。”

    “不早啦,老师有事提前放了!妈,我爱你哟!”倪静儿甜甜的叫着,搂着欧美娜在她脸上啵了一下,便跳开了嚷嚷道:“上学真累,好渴!妈人家要喝冰水!”

    “淘气鬼!知道了!”欧美娜走进厨房。

    倪静儿又跑又跳的进了客厅,又向外厨房的位置叫道:“妈妈,是冰水别忘了!”

    “好了,别吵吵了!给你冰水。”倪菲儿从她身后走出来,穿件米白色的家居裙,朝她身上扔过一瓶水。

    “鬼啊!突然出现,吓坏我啦!”倪静儿叫完,接过瓶装冰水拧开仰起脖子,一口气喝了大半瓶,感叹道:“超爽!”

    “鬼什么鬼,乱叫一通!我又没有在夜里穿白的。哼!吓死才好呢!我们家就少一个烦人的喇叭了。”倪菲儿对从楼上下来的越珊解说道。

    越珊笑眯眯往楼下走:“是啦!不过叔叔婶婶才舍不得啦!”

    自从倪菲儿的父亲说服越珊的老爹,让她可以留在这座城市上学,她就像小鸟一样自由自在。何况还可以和他们姊妹三人在一起,不知有多开心!

    欧美娜这时从厨房出来,手里多了个瓜果托盘,嫌弃地笑道:“我啊,早就厌烦她们了。这三个孩子没一个省心的,最小的本指望取名静字该好点吧,瞧瞧,谁知道最闹了!阿杰是不在,若是在啊,不把房顶掀了才怪呢!”说着把果盘放在茶几上。

    “妈---妈---我们是不是你女儿,”倪太太还欲说下去,就被两个女儿拉长声线给打断了:“又在揭我们短!”

    “您,鱼都糊啦!”倪菲儿抽抽鼻子提醒。

    大家果然闻到点糊味儿,倪太太急往外走回头嘱咐道:“水果都切好了,珊珊你自己吃,别客气,你们两个别只顾自己!尤其是圆圆。替我招待珊珊哪!我去看看刘嫂怎么搞的?”说着快步走去厨房。

    “还不到四点啦!你怎么就放学了?”越珊向着静儿问道。

    没等倪静儿回答,倪菲儿插话道:“这你就不明白了哦,圆圆现在能耐可大着呢,这阵子天天早早开溜,没人管耶!”

    “真是我的好徒弟啦!”越珊笑嘻嘻的推她。

    “什么嘛!开溜?是班主任让我们回来的啊!他重女轻男呗!我们就来了个集体大逃亡!”倪静儿卖了个关子,从书包里掏出本言情小说往楼上走,一本正经说道:“不打扰两位啦!我要看书去了!”说完便消失在楼梯口。

    夏雨来的快也去得快,明明还下的急不可待,不一会儿就偃旗息鼓了。

    上官晴看着窗外,细雨已经完全停了,天空中呈现出难得一见的彩虹,她很美,很艳丽。七色的彩条拖着长长的七条尾巴,就像七个美丽的精灵。

    “小晴入学的手续总算办完了,就等下礼拜一报到喽!”这是父亲上官辰的声音。

    上官晴再也没有心情看彩虹了,想起了一个月来为转校而疲于奔波老了许多的父亲,心中升出无限感慨!

    “在哪所学校嘛?学费贵不贵?我们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不要被骗了才好!”上官妈妈曲凤关心地问道。

    “贵不贵,不要紧!在于好不好!是所很有名气的学校,那里有很多名师,每年考大学的机率很高!好像叫子莘、一中吧!我记在本子上了。老喽,记性也不好了!”父亲的话一句句钻进上官晴的耳中,一定要考上大学!这是她写在日记中的第一条人生目标。

    “小晴,小晴,干什么呢?”曲凤悄悄地走进来道:“小弟回来了吗?”

    “没有呢!”上官晴忙合上日记本道:“妈,有事吗?”纸上瞬间只能看见努力两个字。

    “这下可好了!下礼拜你就能去那所名校上学了!听说那都是有钱人家的子女!小晴阿,咱可不能跟他们比,知道吗……”曲凤里唆的说着。

    “知道了!您放心我不会同他们比,再说,我们也比不起啊呀”上官晴歪了头顽皮道。

    “笃笃,笃笃!”有人敲门。

    曲凤快步冲到玄关,打开门,一张陌生的面孔露出来,交通马路似得的褶子布满一脸,一笑堆出更多的褶皱,只看见一对晶亮的小眼放着光。

    曲凤见来人不认得,但还是出于礼貌压着门问了句:“请问,你找谁?”

    “弟妹啊,我是和上官辰兄弟一块开车的,找他有点事!”来人粗哑的嗓音听着令人十分不舒服,一双小眼就在曲凤身上扫来扫去。

    “哦,欢迎欢迎,孩子爸,有人找!”曲凤无奈的堆起笑脸,把来人让了进来。

    曲凤是典型的家庭妇女,长得挺漂亮的,性格良善,懦弱,胆小怕事,还有点神经质。

    “喔!老陈,什么事情?”上官爸爸紧张的问,他实在不喜欢陈国彪这个人,样子猥琐,怕女儿看见他害怕,急忙迎上去把他堵在门厅处。又回首道:“孩子妈,你去厨房忙去!”

    曲凤喏喏答应一声进了厨房。

    陈国彪一脸兴奋的压低声道:“兄弟!来了一单大生意!我一个人都不敢接。”

    上官辰一听,忙拉着他出门道:“咱们出去说!请你喝酒!”又回头喊了一嗓子:“孩子妈,我出去有点事,不吃饭了!等小子回来就开饭,拜等我!”

    “哎!”厨房里曲凤应道。

    “爸!你不吃饭啦?”上官晴出来上厕所,听见他们说话,质疑道。

    “爸有紧要的事,你乖乖在家!”上官辰宠溺地说,拉着陈国彪就走。

    陈国彪咋见上官晴,不由得看呆了,走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拍着上官辰的肩叹道:“乖乖,这是你姑娘?看不出来嘛,娃儿长得跟仙女似得!是亲的吗?”

    “说什么呢!当然是亲的。不但我闺女长得好,我儿子也长得好!”上官辰得意扬扬道。

    “那是,孩子都像你老婆,一点不像你吧!”陈国彪落井下石的嘿嘿一笑。

    “那是咱遗传的好,竟挑优点呗!哦,对了你说那事?”上官辰追问道。

    “事关重大,到饭馆说,到饭馆说!”陈国彪卖关子卖到饭店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