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四章

    时光如梭,光阴似箭。

    弹指间,萧凡已经在思过崖度过了四个年头。

    四年间,他几乎把所有的时间都用在了修炼内功之上,而每当疲惫的时候,他也一直没有闲着,而是认真地品读起脑海中的那些书籍。

    不过从今天开始,他也只能真正地开始面壁了,而究其原因却很简单,那就是他脑海中的书籍已经被他全部真正地看完了。

    别看萧凡的年纪只有十一岁,但四年的“苦读”却已经让他满腹经纶。

    -再也没有什么能打发时间了,看来今后也只能真正地面壁了吧。

    修炼刚刚告一段落,萧凡却再也找不到什么解闷的方法了。

    -也不知道过多久了,我是不是这辈子都出不去了?唉,随便吧,能出去更好,出不去也正好不害人了。

    萧凡胡思乱想了一阵,感觉想了半天也没有什么头绪,最后他干脆也就不想了。

    -这么久了也没有真正面壁过,今天姑且试一次,也算对得起这个石洞。

    萧凡这个有些调皮的想法差点把自己都逗乐了,只见他来到石洞最里面,然后脸对着石壁默默地盘膝坐了下来。

    长时间的独处生活已经让萧凡养成了某些习惯,其中一个就是盘膝而坐时自动地运起了内功,而刚一运功,他又自嘲起来。

    -我这是怎么了?刚说休息会的,怎么又不自觉地运功了?看来这么久的修炼已经都成习惯了吧。

    他一边想着,一边就要收功,可就在收功的一瞬间,他突然感觉自己看到了有什么东西在石壁上一闪而逝。

    -什么东西?

    带着疑问,他又赶忙运起了内功,然后仔细地往石壁上看去。

    他的双眼因为内功的原因变得异常清明起来,此刻,他眼里的石壁都仿佛散发着某种光芒。

    石壁上的每一处细节都被他尽收眼底,当然也包括刚才瞬间消失的那一部分。

    “这是什么?好像是画了个人。”

    他自言自语道,然后仔细地看了起来。

    慢慢的,他发现更多的画出现在了石壁之上,而且都是一个个的人物动作,而直到此刻他才有点醒悟过来,这可能是一套武功秘籍被人刻在了石壁之上。

    有了这个发现,他又顺着石壁看了一会,最终发现在石壁的最左边竟然还刻有几行文字。

    “吾困于此,九死一生。天不亡羽,必反楚门……”

    萧凡轻声读了一遍,虽然有些地方很难懂,但好在萧凡也算饱读诗书,最后把这段文字的意思也大概搞清楚了。

    而石壁上文字的大概意思就是:我被困在了此处,很难再活着出去了,但如果天不亡我,那我一定会回来报仇。

    在被囚禁的日子里,我独创了这套拳法,世人都以内功为第一,但其实武功也同样重要,这套拳法就是最好的证明。

    我相信,如果再有人被囚禁在这里,那一定也与楚门有仇,而只要你看到了这套拳法,那你练成之后就能杀下楚门。

    因为你能进来,那么一定是我已杀了出去,所以相信我的拳法,乃是天下最强的武功。

    我将此套拳法刻在此处,也不是别无所求,只希望有朝一日我来覆灭楚门之时,你若学成能助我一臂之力。

    萧凡仔细品味了一番,觉得这人应该是与楚门有着不共戴天之仇,所以才被关在了此处。

    可没想到此人却如此了得,竟然独创了一套举世无双的拳法,而且看现在的情况,这人极有可能已经凭着一己之力打下了楚门,那这套拳法的威力就可想而知了。

    不过这人也太自负,竟然自信地认为被关进这里的人都会与楚门有仇,可他没有想到萧凡只是因为错伤了同门而已。

    -也好,我姑且修习一下这套拳法,如果真有那么厉害,那如若日后他来犯我楚门,到时我也能阻拦一二。

    萧凡想到这里,就认真地看起了刻在墙壁上的拳谱来。

    这套拳法被作者取名为天寂三拳,而顾名思义,此套拳法就真的一共只有三拳寂怨拳,寂心拳,寂灭拳。

    萧凡先把拳谱全部背了下来,然后便开始修习起了第一拳寂怨拳。

    而这套拳法虽然看似简单,但却是易学难精。就这第一拳,萧凡就练了半天却也没有任何进展,而且按照拳谱的记载,寂怨拳最后是要把内力化拳打出去,那可就不是一时半刻能够学会的了。

    不过萧凡此时也不气馁,毕竟这套拳法举世无双,如果真的这么容易学成,那作者又怎么可能杀出楚门。

    有了如此想法的萧凡把心踏实下来,继续一丝不苟地修习起了天寂三拳,只是此刻的他并不知道,楚门今天正在举办四年一届的门派盛典武学会。

    楚门,演武场。

    所有弟子的检测已经结束,接下来将是弟子们最期待的一个环节约斗。随着天玄子的一声令下,备受瞩目的约斗便正式拉开了序幕。

    上届因为面壁而未能出师的萧海、萧涛以及萧非仍站在那个安静的角落里,旁边还有同样来参加武学会的萧晴,只是此次,另一个瘦小的身影却不见了。

    几人之间仿佛存在着一种默契,谁都没有提起,但每个人都清楚,其他人虽然嘴上没说,但心里还是挂念着萧凡的。

    “大哥,你就让我挑战黄井然那个混蛋吧!以我现在的修为,收拾他绝无问题!”

    萧涛在一旁摩拳擦掌,四年的时间并未让他遗忘过去的仇恨,而如今的他却已经有了必胜的信心。

    “胡闹!”萧海在一旁低声呵斥道,“你给我老实点,一切按计划行事!”

    “知道了大哥,”萧涛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冲动,但他还是为自己辩解道,“我只是看不惯黄井然那个王八蛋,你看他耀武扬威的劲头,太气人了。”

    而萧涛的话音刚落,只听演武场那边传来了一个声音。

    “玄月峰座下弟子黄井然想要挑战师弟萧海!”

    而随着这个声音的响起,黄井然已经从玄月峰座下走到了演武场中间,正一脸挑衅地看着萧海。

    “大哥,你看到了吧,你不去找他,他还来找你了。也好,你去给他点教训,让他知道我们兄弟可不是好惹的!”

    本就憋气的萧涛一看黄井然竟然挑战他大哥,马上在一旁煽风点火起来。

    “不可鲁莽!”

    萧海对着萧涛摇了摇头,然后从角落里走了出来。

    “玄月峰座下弟子萧海愿意接受师兄挑战。”

    看来天玄子对此一战心里是早有准备,所以也没有表现得太过惊讶,只是一挥手道:“开始。”

    而随着他的话音落下,黄井然便已经率先出招。

    只见他比上一届武学会时的进攻更加犀利,一招一式都能看得出这四年间他是有多么刻苦。

    四年前,虽然萧凡被罚面壁十年,但是大多数弟子都认为是他学艺不精才会在萧家兄妹面前吃了亏,所以一直被当做个笑话。

    如今翻身正名的机会来了,他当然不会放过,所以下起手来也丝毫不留情面。

    而萧海虽然也很努力修炼,但修为已经明显不如黄井然,当初还能凭一股狠劲暂时压制黄井然一会的他,如今刚一上来却已经被黄井然的一番剑花逼得连连败退。

    只四五招过后,萧海的大刀便被挑飞,黄井然的长剑也已直指他的胸口。

    “师弟,承让了。”

    萧海一把推开了指在胸口的剑刃道:“萧某技不如人,我无话可说!”

    他说完此话,便走到一旁捡起了地上的大刀,然后往那个角落走去。

    而黄井然却把宝剑一收,然后对着天玄子抱拳道:“掌门师伯,弟子接下来想同时挑战萧涛与萧非两位师弟!”

    全场的人听到他的话后都倒吸了一口凉气,因为在楚门,这种挑战可是史无前例的。

    而正往角落里走着的萧海听到此话却马上转回了头,恶狠狠地说道:“黄井然,你不要太过分!”

    黄井然对萧海的话却并不理会,而是静静地看着天玄子,等待着他的答复。

    天玄子皱着眉头想了一会,然后道:“黄井然,你这样挑战,如果输了同样会被判为丁级弟子,你可知否?”

    “弟子清楚,掌门师伯放心,一切后果由弟子自己承担!”

    黄井然的脸上毫无惧色,如果仔细去看,还能发现他的脸上是充满得意的笑容。

    天玄子看到黄井然的心意已决,便不再多言,而是把头看向了萧海他们的角落。

    而还不待萧非说话,早就憋着火气的萧涛便已经拉着萧非走到了演武场中央,然后对着天玄子说道:“掌门师伯,玄月峰座下弟子萧涛与萧非愿意接受师兄的挑战。”

    天玄子一看萧非并没有否定的意思,于是便挥手宣布了约斗的开始。

    黄井然这次并没有急着出手,而是用剑尖指着萧涛与萧海, 脸上充满了轻蔑的味道。

    “两位师弟,你们先请吧。”

    看着黄井然一脸的嘲弄之色,萧涛哪里还忍得住,当下便提起宝剑朝着黄井然的上三路攻了过去。

    一旁的萧非怕萧涛吃亏,也马上提着宝剑攻向了黄井然的下三路。

    虽然兄弟二人是同时展开进攻,但因为他俩并没有过同时对敌的经验,所以配合上显得杂乱无章,而这样的进攻不仅没有给对方造成任何威胁,还一度让他们自己有些手忙脚乱。

    相比他们,黄井然的表现就要从容许多,只见他一把宝剑上下纷飞,迅速并准确地挡开了萧涛二人的进攻,然后看准时机,一把抓住了萧涛握剑的手腕往上一掰。

    “啊!”

    随着一声惨叫,萧涛手中的宝剑应声落地,紧接着黄井然抬起右腿把萧涛踢出了战圈,同时他右手也不停顿,宝剑一个下劈打掉了萧非的宝剑,然后剑尖点在了萧非的胸口处。

    “黄师弟好样的!以一对二也胜得如此轻松,真有你的!”

    “萧家人也不过如此嘛,哈哈哈!”

    整个演武场瞬间沸腾起来,喝彩声与笑骂声不绝于耳。

    黄井然获胜后并没有理会师兄弟的喝彩,而是宝剑一收便回归了玄月峰的队列。

    那另一边的萧非则走过去扶起了萧涛,两个人迎着四周的嘲笑声,默默地走回了那个只属于他们的角落。

    只是四周的人却并未发现,聚到一起的萧家众人虽然表情失落,但他们却好像有一种阴谋得逞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