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七章 突发情况

    实际上,手术室的气氛,绝大多数情况下应该是轻松欢乐的。 .c obr />

    一台大中型手术平均时长在两小时二十分钟左右,要在这么长的时间里保持沉默,对于医护人员的精神来说,其实是一种非常严重的损耗。想象一下,一个人需要穿着好几层衣服和手套,站立两个小时,随时保持精神的集中和手部动作的精确。同时还要不时观察其他参与手术人员的状态,以保证最佳的团队合作,而且还不能随便说话。这简直就是酷刑。

    所以,平时不怎么喜欢说话的医生们,在手术台前几乎都会变身为最好的聊天对象。他们会随机抽取几个话题,然后开始和所有的护士,医生,麻醉师,甚至半麻状态下的病人聊天。口味重一点的医生甚至能在处理肠梗阻的时候,一边用手顺着肠子往外捋屎,一边和小护士讨论等会下班了去哪家店里吃小龙虾或者肥肠面。

    手术顺利时,手术室里一般都热闹的如同刚下课的中学教室。

    而手术开始出现困难,下了课的教室就仿佛重新响过了上课铃。护士们开始紧张的递送器械,而医生们则一言不发,全神贯注的较劲。

    最可怕的时候是手术出了乱子教室铃响过之后,来上课的并不是受人爱戴的美术老师,而是黑着一张脸的班主任。所有人都不敢有多余的动作,而整间教室里都回荡着班主任的怒吼。

    因此,保持良好的氛围就显得格外重要。对于绝大多数参加手术的医护人员来说,只要主刀还在兴致勃勃的聊天,那就没有什么可担心的。

    “行了,这就差不多可以开始缝合了。”郑主任小心翼翼的用了七八瓶生理盐水,一点点的将林兰腿上的伤口清洗干净。“先保证神经和血管的存活,别去动股骨。”

    得到指示的一帮骨科糙汉子们点了点头,开始小心翼翼的切下原本还悬挂在外面的皮肤。将割下来的皮肤放在一旁的干净手术盘中,一点点修剪起了皮肤下面的脂肪层和组织。被撕下来的皮肤可不是直接缝回去就能长好的东西,如果不经过修剪和打薄,并且在上面打出可以引流的众多小孔的话,就算强行把皮肤缝回去,也只会落得坏死截肢的下场。

    手下们将主要精力放在了处理皮瓣上,郑主任伸了伸胳膊,觉得自己精力还算不错,示意一旁的小护士为自己带上定做的头戴式放大镜。重新低下头开始缝合破损的血管。

    孙立恩躲在角落里看的津津有味。尤其是在看到郑主任准备缝合血管的时候,孙立恩更是觉得有些小激动。

    现在的外科手术中,医生们开始越来越多的使用起了血管吻合器来辅助缝合。除了有些贵,以及可能会增加血管扭曲的风险以外,血管吻合器简直就是手术中缝合血管的最佳选择。

    但郑主任却在仔细观察后,选择了纯靠手工的手法缝合。

    难道是因为血管的缝合位置不适合放置吻合器?孙立恩一边看着郑主任用不到十分钟就缝好了一条静脉,一边在心里琢磨着其中的理由。可似乎是因为他的观察太过仔细,忽然间,孙立恩的眼前,郑主任的头上,跳出了一行显眼的字。

    “郑国有,男,61岁,轻微心肌梗死。”

    孙立恩眨巴了几下眼睛,那行“轻微心肌梗死”的字更显眼了一些。

    正在孙立恩决定一会就去预约i,看看自己是不是疯的更厉害,他忽然发现,郑主任头上的汗水似乎变得多了一些。

    不,不只是汗水。孙立恩微微眯了眯眼睛。郑主任的脸色瞬间变得煞白,手上原本无比顺滑的动作也开始迟缓了下来。口罩在他有些粗重的呼吸下,开始出现明显的吹起和缩回。

    但缝合的动作,没有停止。

    “不会吧……”孙立恩不动声色的向旁边挪了两步,朝着郑主任又靠近了一点,随后,他听到了微微的气喘声。其他的骨科医生正低着头处理皮瓣,同时还在讨论中午要不要吃食堂里的红烧肉。郑主任身旁的小护士明显注意力都在递送器械上,甚至连郑国有满头大汗都没有注意到。而手术室里其他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在了神经外科的开颅上。四十多平米的手术室中,竟是只有孙立恩一个人注意到了郑主任的状态有些欠妥。

    不能再拖了。孙立恩迅速做出了决定,他先是退了回来,在一脸好奇的胡佳耳旁轻轻说了句什么。然后不顾她一脸的震惊,快步走到了刘唐春的身后。

    刘堂春正垂着双手,看着神经外科的那位住院医师在林兰的颅骨上开洞。钻头在骨头上钻着,发出了嘎吱嘎吱的声音。

    “刘主任。”孙立恩悄悄用屁股碰了碰刘主任的腰,唤回了老头的注意力,“郑主任的状态不大对劲。”

    “恩?”刘主任收回注意力,有些困惑的问道,“怎么了?这老东西没调戏小护士?”

    孙立恩无奈点头道,“不光是这样,郑主任好像有些气喘,头上的出汗量也挺大……郑主任是不是有心梗的毛病?”

    心梗无小事,最轻微的心梗也能够引发足以让人崩溃的剧痛有些人更倒霉,他们甚至连疼痛都没有,就直接因为供血不足而晕了过去。

    刘主任原本对于规培医的诊断意见都只是当做废话听听而已,可一想到孙立恩发现内出血的战绩,刘主任忽然觉得还是应该重视一下孙立恩的发现。

    “老郑,听我家规培说你状态不大对劲。”刘主任绕过手术床,凑到了正在完成缝合的郑主任身旁,压低声音问道,“你怎么样,没事吧?”

    “有事……”郑主任完成了最后一针缝合,有些破损的股静脉被他彻底缝了起来。随着最后一针结束,郑主任仿佛成了忽然断电的机器人一样,身子向后一软,栽了过去。

    “老郑!”刘堂春大惊失色,也顾不上手术室无菌规则了,张开双手就要去扶郑主任。但却被动作更快的孙立恩挡在了前面。

    孙立恩一把接住了郑主任,顺势把老头往地上一放,迅速换了个姿势,侧跪在老头身旁,双手就开始了胸外按压。一边按压,孙立恩一边朝着门外早就准备好的胡佳喊道,“别愣着了,推抢救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