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三章 父子齐心

    华灯初上,扬州城内繁华不减,酒肆青楼灯火通明。

    杨霖回到府上,门子开门的一刹那,就看到门口两辆马车。

    “霖儿,你可算回来了。”杨通搓着手站在一旁,看这模样是等了很久了。

    自己的父亲身体痴肥,站久了不行,杨霖眉头一皱斥责道:“杨三,怎么不给我爹搬张椅子。”

    “哎,你别说他了,是爹自己站的。霖儿为了我这当爹的,不惜放下读书人的气节去拜访知府,为父这心里不好受啊。”

    杨霖一阵无语,杨通想当然的把自己拜访知府,想成了为他贿考一事奔走,根本就没有想到是为了自己的前程。

    自己这个正人君子的形象,经过前身十几年的积累,已经是深入人心了。不过这也不是什么坏事,名声这东西当然是有用的,尤其是这个时代。

    无心辩解的杨霖掀开后面的车辆,只见满满当当的都是珠宝,大宋豪商不缺钱,尤其是扬州这种地方。

    “杨三,我们走。爹,你在家等我的消息,不用挂念。”

    说完之后杨霖上了另一辆马车,趁着夜色就往蔡府赶去。

    蔡京的府邸和杨家不远,穿过一条街道就到了,递上了名帖之后,没有通报便把他们引了进去。

    看来是蔡京已经吩咐过了,嘿嘿,这老贼哪有白天表现的那么淡然,这厮对权势的追求怕是已经到了走火入魔了。

    “老爷吩咐了,请杨解元到书房谈话。”

    杨霖的身份是府试的解元,这是必定会当官的,就算没有白天的事,走到知府家中也是气气的,毕竟现在的蔡京还不是那个权倾朝野的奸相。

    进到书房,红烛映照的亮如白昼,墙壁上挂着几幅字画,供蔡京观摩。蔡京的书法和绘画真不是吹出来的,要不是他的奸臣身份,后世应该更加传颂这个书法家和画家。

    蔡京一副家居打扮,头上缠着一个白布,发丝湿漉漉的,看来是刚刚沐浴完。

    杨霖在门外整了整长衫,扶正了冠,高声唱了名号,这才迈步走进房中。

    “学生杨霖,见过府尊。”

    “文渊呐,深夜前来,所为何事呐?”

    老东西真能装蒜,杨霖心底咒骂,嘴上却很恭敬地说道:“特来恭贺府尊高升,得进庙堂之上,匡扶社稷。”

    蔡京面沉似水,笑着摆了摆手:“哦?文渊消息够灵的,我自己尚不知道,你就笃定本府可以入朝么?”

    书房内此时只有两个姬妾,站在蔡京身后伺候,杨霖环视一眼,上前道:“学生有一言,要单独说与府尊知道。”

    蔡京挥了挥手,两个姬妾款款退下,书房内只剩下两人。

    “府尊,学生得中解元,无非是托庇于府尊的关照,岂能不知恩图报。就算来日同殿为官,学生也会追随府尊。

    官家登大位之后,任童贯为供奉官,在江南搜寻古人字画,奇花异石,此乃天赐良机。”

    蔡京见他先是表了忠心,心中十分满意,再听他说起童贯的事,更是和自己不谋而合。这小子将来当官,也是自己的好帮手...

    心念至此,蔡京看向杨霖的目光也变得柔和起来,温声道:“依文渊之见,本府该如何把握这天赐良机?”

    杨霖早有定计,说道:“府尊将来要入朝,声望自是十分重要,这等事岂能亲自出马。家父正是扬州商贾,颇有余财,我们杨家就是倾家荡产,也要为官家寻得几个称心如意的宝贝。”

    杨家何止是有余财,蔡京在这里当了这么久的知府,对杨通有所了解,这个暴发户当得上是富可敌国。如此一来有杨家父子帮忙,自己省钱省心,事情还能办好,也可以留下精力和财力继续钻营其他。

    要知道一个贬官想要重回朝堂,需要的可不是一点半点的准备,这是一条艰难险阻的道路。

    杨霖却丝毫不担心,蔡京这厮要是入不了赵佶的法眼,他也就不是赵佶了。这对极品君臣,早完会聚在一块祸国害民,自己想有所作为,就要先搭乘这班顺风车。

    既然已经剖明了心意,两个人聊得更加投入,直到两炷香烧完,杨霖才笑着说道:“时辰不早了,学生就不叨扰了。”

    蔡京亲自起身相送,握着他的手说道:“文渊,这供奉官童贯的事,就交给你了。”

    “府尊放心,学生必不辱使命。”

    蔡京长舒了口气,突然笑道:“来日若是果能如愿,少不了你的好处。”

    杨霖等的就是这句话,装作十分感动的样子,挥手拜别。

    送走了杨霖,蔡京背着手站在门前,突然笑道:“这小子,是个人物...将来或许还能用得上。”

    出了蔡府杨霖心中还有一些激动,今天这个投名状交的恰到时候,再等几天蔡京进了汴梁很快就拜相了,还有自己什么事。

    要知道蔡京得位之后,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大肆提拔任用自己的亲信。他在扬州这么久,朝中哪还有什么亲信,自己这个还能被忘了?

    想着想着,马车已经穿过繁华的闹市,回到了府前。

    果不其然,杨通还在门口守候,不过这一次坐在了椅子上。

    见到马车上下来的儿子,杨通站起身来,问道:“霖儿,怎么样,知府大人怎么说?”

    “爹,召集咱们的所有掌柜的,收购名贵字画。时间越久越好,名气越大越好,各种奇巧之物也是多多益善。”

    杨通有些愤愤不平,气道:“当初那个蔡府都管说的好好的,花三万贯买一个解元,霖儿的文采又不差,不是让他们点一个粗汉做解元,怎么还贪心不足,又要咱们出钱,果然官府没有一个好东西。”

    杨霖哈哈一笑:“爹,这次咱们可不是买一个解元这么简单了。咱们杨家的前途,就看这一回了,千万不要吝啬花钱。”

    杨霖的话在杨家十分有分量,就如同后世一个商人再有钱,也很听自己公务员儿子的话,杨通虽然不信,还是点头答应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