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6章 无敌犯贱模式

    脑中浮现一个相当邪恶的画面,接着于跃余光就发现孟新竹也罕见的被逗笑了,那俏丽的模样比明媚的阳光还舒服。

    讲台上传来了小安老师的笑声,道:“那可不行,要是毕业了,等你们都考上好大学,老师陪你们happy!”

    “真的么?安老师,我要发奋图强了!”一个家伙叫嚷道。

    “涂强行,别发粪啊,多臭啊!”

    “哈哈哈哈!”

    “我决定了!”梁子突然很认真的说了一句话,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接着,目光坚决:“我要考水木!”

    噗!

    哈哈哈哈…..我要考京大!

    “我要考人大!”

    ……

    一个个坏学生开始大言不惭,其实也不怪他们,除了知名的学校他们确实也不知道几个。

    孟新竹愈发难以控制,开始掩嘴大笑,显然,这个氛围还是让她很开心的。

    这时候于跃突然想起来了,孟新竹当初的目标应该是浙水大学,不过,不晕考,不怯场的孟新竹高考意外失利了,然后去了上外……

    高考公布成绩的时候大家大吃一惊,但孟新竹却没有多懊恼,也谢绝了老师复习的提议,直接入学了。

    于跃当时还替她微微惋惜,不过现在想想都有点可笑,人家失利去了上外,你丫的祖坟冒青烟也去不了啊!

    暗暗感叹一下,不过于跃现在倒不像毕业那会悔恨当初不好好学习了,上外了不起啊?等大爷我有钱了,就去上外挖人当翻译!

    哎哟,无意之中,把自己设想的事业弄大了,都要和外国友人洽谈了,有点小膨胀。

    听着一个个同学表达决心,安语轻笑道:“好了,现在咱们开始提高成绩第一步,练习创作能力!”

    嘶!

    不是丢手绢,不是老鹰捉小鸡!

    大家登时蔫了,这不属于他们!

    一个个偃旗息鼓之后,安老师笑道:“明天的板报咱们出,这次还是诗歌,写一篇关于青春的诗歌,老规矩,还是取三个上板报。”

    安语说话总是很委婉,她不会说取前三名,因为她觉得这是自己的审美,而且也要照顾大家的自尊心,并不排名次,就选三个。

    但大家也知道,出板报,这可是装点门面的事,不是谁都能上去的。

    青春,似乎挺好写的,他们就身在青春,所以以为自己应该是很有发言权的。

    殊不知,人在局中,总是不如旁观者清,真正能读懂青春的,注定是那些经历了青春的大叔大婶。

    下笔之前,郑善禹看了于跃一眼,心中微微发狠。

    “青春是蔚蓝的天空,偶尔的阴雨,只是彰显她的内敛和宽广。

    青春是无边的大海……

    青春是广袤的沙漠……

    青春是窗外的小鸟……

    青春是老师手上的粉笔……”

    郑善禹灵光乍现奋笔疾书,用一连串的排比加比喻彰显着自己的才华,写完之后,自顾自的欣赏,十分满足,看看,这修辞手法,看看,这由大到小的意境,不失波澜壮阔,又有细腻轻柔,简直了!

    尖子生孟新竹陷入了微微的思考,左手捧着脸颊,右手握着钢笔,她在想,青春是什么?

    后来,她发现,青春是美好的,所有的小情绪小忧愁都是疲于工作的父母所怀念的美好。

    于是,她落笔写下,青春的雨季胜过所有的晴空万里。

    如果一个女孩有一个娇好的脸蛋,其实就足以让男生神魂颠倒了,如果她还有着一个饱满的灵魂,那肯定可以颠倒众生。

    但此刻的于跃,没有近水楼台先得月的觉悟,不仅是因为孟新竹拄起的胳膊格挡了他的视线,更因为他在想这个青春!

    他在想安语老师之前让自己写青春到底是故意的,还是因为有这个板报任务随便想起来的考校手段。

    算了,不管她。

    于跃再次开始书写诗歌。

    “青春如此妖娆,我想睡觉!

    青春如此多娇,我想睡觉!

    青春都是美好,不如睡觉!”

    ……

    安语老师叫课代表周思思把众人的诗歌收了上来,然后告诉大家好好复习,随即回了办公室。

    第二堂晚自习下课了,于跃正准备起身看看安语老师是回办公室还是直接回家,不料刚起来,一个身体拦住了自己,正是郑善禹。

    “于跃,敢不敢比一比?”仿佛生怕于跃拒绝,郑善禹直接道:“就比这次诗歌,你只要能上板报就算我输!”

    喝!

    又来了,一群学生看向事发区域。

    “大哥!”于跃突然愁眉苦脸的叫了一声。

    众人一看,得,怂了!

    “我特么都两节课没去厕所了!不撒尿啊?不抽烟啊?我在厕所都没见到过你这大个的苍蝇!”

    哈哈哈哈……一群不怕事大的同学笑着起哄,果然,郑善禹脸瞬间紫了。

    “就问你敢不敢比!我不耽误你上厕所!”郑善禹咬牙切齿道。

    “我就不明白了,你为什么总在我擅长的领域挑战我!你再这样,我都不想低调了!”于跃很严肃的说。

    得,无敌犯贱模式又开始了,一群坏学生暗暗思考,这家伙什么时候偷偷修炼了?怎么这么厉害了!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的感觉啊!

    “这样吧,咱们换一个,换个你擅长的!”于跃很有风范的说。

    “什么?”郑善禹有点懵。

    于跃一拍桌子,把孟新竹和郑善禹都吓了一跳,两个字出口,霸气外露掷地有声:“打架!”

    ……

    说着,于跃跨前一步,愣神的郑善禹一哆嗦,赶忙闪开,以为这家伙要揍自己。

    于跃没揍他,起身向着教室外走去了。

    全班同学默默的注视着那个虎躯一震吓得郑善禹一哆嗦的伟岸背影,怔怔出神。

    这时候,一个浑厚的声音响起,夹杂着深思熟虑,正是梁树。

    “妈的,我决定了,封于跃为武林盟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