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一章 合利

    “不对!这老小子在耍花招。”

    脑袋渐渐清醒的朱怡成很快就明白过来,他可不是普通人,虽说朱怡成仅仅是个高中生,可现代社会的信息大爆炸和网络上无穷无尽的知识早就是古人望尘莫及和不敢想象的。朱怡成虽然不是那种智商极高的天才,但也算是“见多识广”的人物,现代的少年一向早熟什么没见识过?可没这么好忽悠!

    “呵呵,周老夫子,我们家是世交之好?那么你是我世叔楼咯?你难道不觉得可笑么……。”朱怡成带着玩味的表情瞧着对方,一副你瞧我是不是傻瓜的样子,周忠良见了目光中掠过一丝诧异,但很快就恢复了平常。

    “公子好生聪慧,不过嘛,这样公子和老夫都有好处。”周忠良一脸诚恳。

    “好处,我能有什么好处?”朱怡成翘着二郎腿一脸不信。

    “公子先别急,听老夫慢慢讲来……。”周忠良侧身看了眼关着的房门,随后才对朱怡成轻声说了起来,当他仔细讲解后朱怡成终于明白了对方葫芦里卖着什么药。

    原来,周忠良为了保住小命把朱怡成的身份当众讲了出来,其实他从朱怡成被人由大车里拽出来直接摔在地上死活不知这一幕就明白了这群强人根本就不是来劫囚车的,更不知道朱怡成的真实身份。

    可不管如何,朱三太子作为反清的一面不倒的旗帜,在江湖上那是赫赫有名,朱怡成更是朱明正统后裔,这个身份只要是杀官造反的贼子都不能忽视。更何况,他之前已用话试探出这群强人和之前起事的叶大当家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弄不好还是四明山一战的漏网之鱼,正因为如此,急中生智的周忠良捏造出一个故事来,在他讲述中朱怡成是被押解去首府钦犯,而他却是因为曾受朱家大恩不忍,花钱打通关节冒死送朱怡成一程的“君子”……。

    之后的事就和周忠良预料中的一样,只不过他小看了袁奇等人的狠辣,算计来算计去,最终把自己也是算计了进去。

    事到如今周忠良也没了退路,只能一条道走到黑了。作为师爷,周忠良心里明白既然上了梁山就得找个靠山的道理,投靠袁奇只是无奈之举,对方无论如何也不会把自己当心腹使用,何况现在这最大的靠山摆明着就是朱怡成,当然第一要找的就是朱怡成了。

    以劝说朱怡成为借口来找他,这是周忠良打好的盘算,同样是准备用这方式让朱怡成来接受自己。至于怎么说,怎么把这个谎圆上,怎么又让对方以后相信自己,周忠良自然有他的想法。

    搞明白了前因后果,朱怡成心中是阵阵冷笑,这周忠良真当自己是三岁小屁孩呢?撒下漫天大谎居然还要自己给他佐证,甚至口口声声说什么为自己好?我呸!朱怡成直到现在还清晰记得在县衙大堂上被莫名其妙抓起来的一幕,这周忠良虽然不是县太爷,可作为师爷的同样是谋害自己的罪魁祸首。现在靠着这几句说词就想让自己帮他?简直是在做白日梦!

    “为我好?我看是为你自己好吧?周夫子,你觉得我是不是戆大?”朱怡成很不气地反问。

    “呵呵,公子出自天家,自是英武过人。”

    “你知道就好!”朱怡成没好气骂了了一句:“娘西匹!你这老棺材死到临头还在胡言乱语,你信不信我直接告诉人家你的身份让你死的不能再死?”

    “我死了不了的,公子不会这么做的……。”奇怪的是本应该惊恐的周忠良反而笑眯眯地样子,似乎很有把握。

    “不会?简直笑话!”朱怡成现在底气十足,他自己究竟是谁不重要,可现在至少暂时没了性命之忧,而且从周忠良前面的讲述来看,那些反清义士对自己还是很重视的,自己的身份居然是什么朱三太子的孙子。

    朱三太子的孙子究竟是谁,朱怡成根本不知道,至于自己怎么会莫名其妙成为所谓的朱五公子他更是奇怪,也许自己和这朱五公子长的很像?那么这正牌的朱五公子哪里去了?这就天晓得了。

    “公子既然是天家之人,当知道些权衡之术吧?”周忠良微微一笑,捻着疏落的胡须得意洋洋讲道:“公子可别以为被那些贼人救了就万事大吉,先不说那些贼人之后会如何对待公子,要知公子现在年幼,贼人势强,三国时曹孟德胁天子之故事今或可重演,可献帝自古就仅一位,难道公子就不怕性命不保?”

    说到这,周忠良叹息着摇了摇头,望向朱怡成的目光中满是惋惜,见朱怡成张嘴欲言,他抬手打断继续往下道:“除此之外,四明山叶大当家所部早已飞灰烟散,剩余的只是些败兵残将而已,这些贼人虽然凶恶异常,但这么些人在朝庭眼里根本如土鸡瓦狗一般,一旦官府反应过来,公子难道觉得凭这数十贼人能同朝庭的大军抗衡不成?到那时候公子依旧是死无葬身之地啊!”

    朱怡成听得目瞪口呆,周忠良的话说的很明白,他现在面对的是两条路,一条路是当汉献帝被人做挡箭牌拉到前台生死不由自主。第二条路,就是被朝庭大军围剿,但无论那条路最后都是落得个死字。

    “公子莫慌,只要公子能按老夫说的去做,至少公子尚能争得一线生机,公子您觉得呢?”

    朱怡成有些六神无主,要论嘴皮子他哪里是师爷的周忠良对手,被对方这么一通话听的是胆战心惊,心里慌乱简直没了主意。

    “这……可是……你……。”

    “呵呵,公子是在担心老夫事后反害了公子?”似乎早就预料到朱怡成的顾虑,周忠良苦笑道:“公子您觉得出了这么大的事,老夫现在又落入贼手,更把公子您的身份告知了贼人,老夫还回得去吗?何况老夫我还……按大清律,这可是杀头的罪名,遇赦不赦啊!现在老夫同公子早已是一根绳上蚂蚱了,公子还担心什么呢?”

    “我……我……。”

    “公子!现在公子需要老夫,老夫也需要公子,所谓两合其利,两分其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