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正文 第十九章 尺度挺大

    人只有在失去之后才会觉得曾经拥有的多么珍贵,比如向淳美情愿折寿十年换取以前的平静生活。

    “仁心金钢镯,只有戴上它的人才能解开它,所以向淳美,少和我耍什么花样!”百里迦烈危险地眯了眯眼睛,警告地看着她。

    向淳美简直是丧到家了,解开也是死,不解也是死,她也只能……死缠烂打了。

    “我滴大王啊!你就可怜可怜我吧!一个破镯子而已,能奈你何啊!只要你答应不再给我惹麻烦,我保证不会用这个镯子做文章。”她跪着挪了两步,拉着百里迦烈的裤腿哭诉。

    “你是在威胁我?”

    “我哪儿敢啊!”向淳美一把鼻涕一把泪,“我就是夹缝中求生存的小人物,您就高抬贵手,放过我吧!”她说着抹了把脸上的“混合体”,全蹭在了百里迦烈的裤子上。

    百里迦烈瞬间黑脸,十分嫌弃的命令道:“松手!”

    “你不答应我就不松开!”向淳美树袋熊一样,实力演绎了什么叫“抱大腿”。

    “信不信我一掌拍死你!”百里迦烈阴恻恻地开口。

    “你杀不了我。”向淳美豁出老命,不达目的不收手。

    百里迦烈从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女人,他一挥衣袖,向淳美就飞了出去,一起飞出去的还有他的裤子。

    “啊啊啊!”向淳美挥舞着裤子被拍到墙上,瞬间感觉全身的骨头折了一半。

    只剩下一条内裤的百里迦烈脸色已经不能用难看形容了,周围的气压霎时降到了冰点以下。

    向淳美顽强地从地上爬起来,不知哪根神经搭错了,她的视线居然定在了百里迦烈的内裤上,并由衷地叹道:“尺寸还挺大。”

    “我看你还是不够惨!”百里迦烈咬牙切齿,“向淳美,我绝对不会再心慈手软!”

    “不要啊!”向淳美扑过去,却只抓到了一把空气,百里迦烈已经消失不见了。

    第二天一早,朱振喜的电话就打了过来,焦急地道:“老板你疯了?你最近是不是魔怔了,怎么这种事都做得出来!”

    向淳美的小心脏一下就提了起来,“我……我又怎么了?”

    她战战兢兢地猜测了一个晚上,把百里迦烈能干出的事儿以及善后处理都想了一遍,现在终于要揭晓了,她竟然莫名激动,有种开奖了的神奇感觉是什么鬼!

    “反正你快来一趟事务所吧,来晚了你就看不见它了!”

    向淳美能听见电话里传来的“噼里啪啦”的声音,她也急了,“你先告诉我到底怎么了啊!”

    “你还问我怎么了,你自己做了什么混账事不清楚吗!明明是被告的辩护律师,却帮着原告搜集证据,你说你脑子是不是瓦特了!”朱振喜难得有了脾气,说完“啪”地挂断了电话。

    向淳美听着手机里的忙音,整个人都是蒙的,她千想万想,没想到百里迦烈这次给她开了把大的玩笑,魔爪竟然伸到了她的律师事务所!

    火急火燎地穿好衣服,向淳美忘记了自己还是个病号,直奔律所。

    852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