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7章 独孤一出,天下震动

    岭南独孤。

    司马川,夏鹏飞,李志远三人的负伤狼狈而归。

    独孤败天当下就震怒了。

    大宗师一怒,非同寻常,天下为之颤抖。

    高堂上的独孤败天,他一张脸色阴沉的可怕,目光阴沉的扫着座下三弟子:“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砰!砰!砰!

    三人齐齐跪拜了下去。

    作为大弟子的司马川,面对着上位师尊的怒气腾腾,他只能硬着头皮说道:“回话师尊,是弟子们无能,没能将叶飞扬那可恶的小子斩杀,却败在了他手下,我们无颜面见师父,丢了师尊的面子,我们……”

    后面的话语,司马川已经没有脸面继续陈述下去。

    尼玛的丢脸啊!

    想他们堂堂一代岭南独孤座下弟子,竟然齐齐败北在一个叫叶飞扬的无名小卒手上?

    的确将他们岭南独孤一脉的面子,身份,声誉都通通丢尽了。

    “请师尊责罚。”

    三弟子脑袋低垂的快要把脸埋进了泥土。

    “哼,你们的确该罚。万万想不到我身为岭南一脉大宗师弟子,竟然被一个无名小子给挫败了?真是太可笑了。”

    大宗师的一番话自嘲,没人敢去接话。

    独孤败天眉头一蹙:“也罢,你们的败局已定,而我们岭南独孤也成了天下人笑话,错不在你们,是你们技不如人,只能怪我寻常对你们要求太松了吧。”

    一直以来,世人一旦提起他们岭南独孤一脉,均是如同谈虎色变。

    可是现在倒好,他们一下子成为了天下人笑话,何其可悲。

    叶飞扬?此子到底是什么来头?为何以前从未听闻过此人的任何身份信息?

    独孤败天多年来的修养养性,为着一个叫“叶飞扬”名字的人,心中被荡漾而起的震动,汹涌而澎湃。

    听闻几位师兄负伤而归,独孤冰依也是匆匆而来。

    入门而来就是几位师兄们的齐齐跪拜,面对着上位父亲的怒气腾腾。

    唉!

    独孤冰依不有微微一声叹息:“父亲是要责罚他们吗?”

    “啊……噢,我正有此意。”独孤败天满脸的挫败感。

    本以为凭着他身为大宗师的受教,座下弟子的武功修为造就天下人少有能及。

    可是现实啪啪打了自己的面子,毫不留情。

    真失败,仿佛身子一下子就被掏空了。

    知父莫若女,父亲的一脸颓废,深深失落感,孤独冰依也只能安慰说道:“父亲,常言道胜败乃为兵家常事,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世间之大,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唉,这道理我是懂,只是突然觉得这些年来,我好像是白活了。”

    座下三弟子的齐齐败北,对于历来都喜欢高高在上的大宗师而言,独孤败天一时间真的难以接受眼前这事实。

    “话也不能这么说,三位师兄们的武修还是很优秀的。只不过……或许是他们遇上了那个叶飞扬吧,此前我就说了,这叶飞扬可不简单。”

    若真的只是一介区区赘婿,他怎能一举诛杀了靖西五绝?甚至号称打遍了无敌手的土霸王李东来都没能幸免。

    此人会简单么?

    “父亲,接下来您该怎么做?”孤独冰依问道。

    “下战书。”

    独孤败天好像做了一个很大决定:“我身为岭南一脉代表,决不能屈尊他人之下,成为天下人的笑话。棋局输了一盘,那么就要赢回来。”

    “下战书?这……”

    父亲的心性,做女儿的独孤冰依,她心中非常清楚,一旦是父亲的决定,从未有人能够去改变,即使她做女儿的也不行。

    即使想要取阻止,独孤冰依也是找不到任何理由。

    “师尊,您真的决定要这么做了吗?那个叶飞扬他何德何能,他……”

    独孤败天一摆手,当下就打断了司马川的话:“我身为岭南一代宗师,我必须得这么做。你们都败北了,只能由我这做师父的出面解决了。哼,叶飞扬吗?我会一一把失去的东西全部索要回来。”

    弟子败北了,负伤而来,要做师父没有一点表示的话,岂非不成了天下人另外一个笑话了吗?

    历来生性高傲的独孤败天,他眼中绝对容忍不下一粒沙子。

    该怎么失去的,就怎么要回来。

    “父亲不在想想?当真决定了?”独孤冰依也只是随口一问罢了。

    她心中倒是对那叫叶飞扬的人有着几许期待。

    那会是什么样的一个人?竟然能够引得他们岭南一脉都被震动了。

    此人真的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嗯,决定了,大宗师不可辱。”

    没错,大宗师不可辱!老虎的屁股触摸不得!

    不日后,从岭南发出了一则消息:

    岭南独孤一脉的当家人独孤败天,亲自拟发了一封战书,要与来自西南江城一个叫叶飞扬赘婿亲自较量。

    中秋之夜,岭南之巅。

    轰!

    岭南战书一出,天下为之震动,世人皆惊!

    岭南独孤啊?那是一座高不可攀的巨峰,竟然为了一个名不经传的人拟发下了战书?

    此消息一出,当下就把所有各个媒体电视台轰炸的四处一片震荡。

    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年度的这一出婊戏越发精彩。

    相对于媒体电视台的震荡,属于他们武学世家的这一股武林风,妖风阵阵的热闹非凡。

    叶飞扬?

    他谁啊?为毛以前都从未听过?高矮胖瘦?干什么的?

    此子怎么一下子就成为了天下人悠悠众口中的“香饽饽”了?

    太神奇,太操蛋,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风头无两,劲爆炸裂。

    西南的天空,随着岭南独孤战书一下,终是被恶狠狠的掀开了一个巨大窟窿洞口,滚滚汹涌澎湃。

    所有人都被震住了。

    独孤一出,天下震动,谁与争锋?

    伴随着西南的震动,东都,北凉,南陵也是同处于震动之中。

    叶飞扬听到此消息时,他的表现出乎了所有人意料之外。

    他就嘟囔了一句话:独孤老匹夫终是下战书了?有趣!

    对于世人而言,他们岭南独孤一脉的确是比肩太阳的存在。

    可若是对叶飞扬来说,那便是另外一回事了。

    你之仙草,我之毒药,一切都不是事儿。

    我等生为自由身,谁敢高高在上?

    他叶飞扬就是个奇葩,能高调霸道的吟唱出“不识我阴曹地府,敢问我指间生死”的主儿,他还真没有把此事放在心上。

    990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