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5章 士可杀不可辱

    往着身后淡淡挑了一眼后,瞧着他们一家子老小神色一副紧张兮兮模样,叶飞扬嘴角不禁勾起了一抹笑意:“瞧把你们都给紧张的,放心吧,他们奈何不了我的。”

    也只是区区的岭南独孤一脉而已,即使那名动天下的大宗师独孤败天在此,叶飞扬扪心自问,他眉头也不会皱一下。

    “叶飞扬,你可得要小心了,他们可是来来自岭南,而不是……”柳如烟话语突然止住。

    脸颊有些微微发烫,要死了,她怎么就关心起那厮混蛋来了?

    “好,多谢老婆的关心。”叶飞扬欢笑的一脸愉悦。

    呸!

    不要脸!

    这对狗男女竟然敢在他们面前大秀恩爱?当他们是透明的吗?

    实在可恶!

    “呵,叶飞扬,你看起来挺狂傲的嘛!就让我第一个来会会你。”

    嗖的一声!

    只见一道人影一闪而过,极速的堪比流星。

    “聒噪,滚一边去。”

    随之砰的一声,第一个对着叶飞扬发起攻击的夏鹏飞,他原本自信满满的誓要将叶飞扬已掌击杀。

    可是万万想不到,别说要击杀了,他甚至连同叶飞扬的衣襟都没能触摸到,随之就被一股浓厚的气劲给震飞了出去。

    轰隆!

    噗嗤!

    倒地而下的夏鹏飞,他径自一口老血喷出。

    “老二……”

    “二哥……”

    无比震撼,凶猛无比。

    叶飞扬竟然只是袖子一挥动,最后夏鹏飞整个人都飞了出去?

    天啊!

    可能吗?到底是什么样的恐怖力量,才能拥有那样可怕的手段?

    深深惊悚,恐怖如斯。

    “老二,你怎么样?”

    司马川一把搀扶起了正在大口吐血中的夏鹏飞,满脸担忧。

    “我……没事,死不了。”

    夏鹏飞努力的喘息了一大口气,尔后才有力气来说话。

    刚刚被那一股雄厚的气劲震开,让他浑身上下血液不停的阵阵涌动。

    那样霸道,威猛的力量,真的是太恐怖了。

    徒手摘星,吞噬星辰也不过如此吧。

    呃……这么快就完事了?

    柳长青,章台柳,柳如烟他们一家子面面相觑,公鸡盘母鸡,转瞬即逝,好像都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事情。

    只是手一挥动,立马将人给震飞,最后倒地吐血。

    如此恐怖手段,堪比尊师还要牛叉。

    司马川等人看着叶飞扬目光,一下子变得无比的复杂。

    出师未捷身先死,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满地悲凉。

    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

    昔日那个米虫混吃等死的小白脸,这一刻终于是破茧化蝶,叶飞扬终是翻开了属于他华丽丽的人生篇章。

    双方彼此冰冷对峙,气息再度被凝固。

    手一挥就报废了一人。

    现在的司马川等人,他们不得不重新来衡量叶飞扬了。

    之前哀嚎呛天倒地的一众安保们,他们亲眼见证了叶飞扬的出手霸气侧漏,他们终不在哀嚎,而是带着某种的深深敬畏。

    昔日被他们深深鄙夷的小白脸,竟然是个深藏不露高高手,如此身份的巨大变化,他们终究活成了他人的笑话。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

    最穷过要饭,不死终会出头。

    柳家姑爷叶飞扬,他就是经典的传唱之人。

    “喂,你们还要打不?若是不干架我就去睡觉了。”’

    对峙的僵持不下,叶飞扬觉得此举很无聊。人生短暂,必须得及时享乐。

    “哼,姓叶的,你中伤了我师弟,我饶你不得。”

    作为大师兄的司马川,他必须得担当此职责。

    叶飞扬不屑一笑:“我就中伤了,你想怎么滴吧?嘿嘿,相信你们心情一定很不爽,没关系,我就喜欢看着你们想要干掉我又干不掉的样子。不爽啊?来咬我一口呗。喏,最好对着我的屁股来一口。”

    话说着,叶飞扬竟然对着他们崛起了半边屁股。

    嗷!

    杀人不过头点地,士可杀不可辱。

    叶飞扬的此举举动,于他们而言绝对是啪啪的大脸。不是一般的过分,而是非常过分。

    “叶飞扬,你……看拳……”

    司马川是有顾虑,可是脾气暴躁的李志远,他再也不顾上了,呼啸如风的扬起了拳头,对着悠叶飞扬门面罩上。

    岭南独孤,从未惧怕任何人。

    只是一个小小赘婿竟是那样的猖狂,不知道死活,不知天高地厚,不自量力。

    龙有逆龄,触者必死,凤有虚颈,犯者必亡。

    岭南独孤一脉,他们的威望绝对不容挑衅。

    今天,他们誓要将这姓叶的小小赘婿斩杀不可。

    轰隆!

    李志远怒斥的呼啸一拳头砸来,却不曾想他的遭遇还是跟夏鹏飞一样,身子如是短线的风筝,直直飞了出去。

    惊悚!震撼!

    均是没有人发现叶飞扬到底是怎么出手的。

    他们只能感觉到一股强悍到可以摧毁这地球上所有东西的气浪滚滚扑面而来,刀割般生疼,迫使所有人睁不开眼睛。

    砰!

    啪嗒!

    噗嗤!

    李志远还是不能幸免,跟夏鹏飞一样的下场,一口老血直接喷出。

    “老三……”

    呆若木鸡的司马川,他直接就石化了。

    为什么?叶飞扬他只是一个倒插门的赘婿而已啊。

    可是为何老二,老三他们接二连三被挫败?挫败的没有一丝还手能力。

    他们可是来自响当当的岭南独孤啊,如今怎么会落败在一个默默无闻,又是名不经传的小小赘婿手下?

    岭南独孤的座下前三弟子,竟然是这么的不堪一击?

    此事一旦被宣扬出去,那么他们岭南独孤绝对会成为天下人的笑柄。

    日出东方,唯我独孤。

    这根本就是个笑话,很冷很冷的笑话。

    “飞扬,你们打完了吗?”岳母章台柳问道。

    叶飞扬双手一摊开:“完了,他们若还想继续的话,我随时随地都可以奉陪的,就怕他们没有那个狗胆子了。”

    噗!

    这话说的真能让人吐血三升,打蛇就点打在七寸之上,一打一准,不死也脱下一层皮。

    直到这时候,司马川才是堪堪的晃过了神色,踉跄着脚步,心底下一片死灰。

    俩师弟的惨重败北,让他认识到叶飞扬的武修霸道,跟他们不是一个位面上的。

    匹夫逞能,不是血溅五步,就是不死即伤,没个卵意义。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990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