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3章 他日若逐凌云志,敢笑黄巢不丈夫

    是啊,师妹说得对极了。

    不能不说他们对叶飞扬此人真的是如两眼一抹黑,啥都不知道。

    平静了百年的岭南独孤,突然被一个叫叶飞扬的人给搅拌起了风浪。

    独孤冰依目光狡黠一闪,继续着刚才的话题:“所以我才跟父亲您说,叶飞扬那人暂时杀不得。要是几位师兄前往西南冒然行动,您能保证他们的结局不跟五绝几位师弟一样吗?”

    “这个……”

    独孤败天目光一扫几位弟子,他摇摇头,附和了宝贝女儿的话:“唉,我并不能保证。”

    “这就对了嘛。父亲历来都是运筹于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而这一次,您可当真要失算了。嘻嘻,百密总有一疏,女儿我是能理解的。”

    “讨打,你竟敢拿此事来取笑我?”独孤败天假装生气。

    “咯咯,父亲爱我如生命,您才不舍得打哩。”

    “哎……”

    人家父女的撒娇日常,座下的三弟子们,他们只能假装什么都看见了。

    ……

    翌日,从岭南独孤传出了一则消息:独孤败天的座下前三弟子已动身前往西南。

    卧槽尼玛!

    岭南独孤竟然来人了?

    厉害了我的独孤!

    世人皆为震惊!

    叶飞扬何德何能,此子竟然惊动了岭南独孤一代大宗师,不惜派遣座下前三弟子而来。

    半个月之前,世人还不知道有叶飞扬这人的存在。可是半个月之后,东都,南陵,北凉,西南,终是被一个叫叶飞扬名字的人搅动的风风云涌起。

    柳家后院。

    叶飞扬正在兴致悠然的作画。

    柳如烟神色忧心匆匆走了进来。

    难得见这混蛋正在专心的作画,柳如烟也不好打扰,安静的杵在一旁。

    叶飞扬的转变,犹如是一夜之间的脱胎换骨,让熟悉他的人真是大跌眼睛。

    。

    七情永远抵不过六欲,时间未必跑不赢白马。

    突然发现自己的枕边人竟是那样的优秀,韬光养晦的深藏不露,柳如烟内心真的是震撼不已,她的灵魂能跟随上这男人的步伐么?

    呼!

    整整是一盏茶水时间,叶飞扬直接屏住一口气做完了一副画卷。

    “你这画的是……我这怎么看不懂了?”柳如烟一脸迷糊。

    “随便涂鸦罢,你看不懂也不奇怪,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跟我说?”

    俩人呆久了,犹如是日久生情,彼此只需一个眼神,一个动作都能猜测到对方在想些什么事情。

    不过有一点,叶飞扬可以断定的是柳如烟现在还是完璧之身。

    夫妻俩的约法三章:只有夫妻之名,无夫妻之实。

    蜜桃已成熟,看得好好的找个时间摘取才行。

    叶飞扬目光溜溜转动着,心中在打着小九九。

    “我听到外面的消息,说是他们岭南独孤来人了。”柳如烟无不担心。

    “哦,终于来了么?好,我知道了。”叶飞扬并没有表露出多大的惊讶。

    暴风雨的前奏,一切都是平静的。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任天上云卷云舒。

    “难道你真的一点都不担心吗?他们可是岭南独孤。”柳如烟对此问题有些好奇。

    在她看来,岭南独孤是一座天梯,一座巨峰,高不可攀,触不可及。

    然而在看看叶飞扬的表现,他好像并没有此事放在心上一样。

    每日闲情悠然处之,要么读书写字,要么品茶弄琴,要么静坐思考,日子该怎么惬意就怎么过。

    这厮的变化还真不是一般的大,捣鼓得自己好像跟个古人似的。

    淡淡挑了一眼一脸小迷糊的老婆大人,叶飞扬悠悠笑道:“即使我真的担心了,此事就不会发生了吗?开弓没有回头箭,当我孤注一掷棋子的那一刻,我就已经知道,未来的这一盘棋局,我很有可能公然的与整个天下为敌。这是我的选择,我已经没有了任何退路。”

    他日若逐凌云志,敢笑黄巢不丈夫。

    生我何用,不能欢笑,灭我何用,不减狂骄。

    少年青衫聘江湖,不负轻狂一场梦。

    落子无悔,从棋盘的开启就已经注定了结局。

    话说奉了师命的司马川,夏鹏飞,李志远三人一路策马的披星戴月,风雨兼程,只需短短一天时间,他们三人就从岭南抵达西南。

    岭南独孤来人,此事非同小可,整片西南立马被震动。

    叶飞扬的这般狂妄,刚刚是抵达了西南的岭南独孤三弟子们,洗涮了他们的三观,让他们震惊的不能自己。

    等他们三人亲眼见到了李东来的悲壮模样,他们的三观彻底被震碎了。

    活着生不如死,活得跟狗一样,蝼蚁的喘息。

    一身修为被废,双腿髌骨以下没有任何知觉。

    这师弟的悲惨情况,这辈子是废掉了。

    “师兄,我可把你们都给盼来了,呜呜……我现在活着不如死去啊……”

    李东来哀嚎呛天,闻着落泪,无不悲伤,愤怒。

    姓叶的小子,真不是一般的恶毒啊。

    杀人不过头点地,生生把一个大活人折磨成这一副不人不鬼的模样,不如当初直接杀死了他。

    “师兄啊……你们一定要为我报仇雪恨,不然我真的死不瞑目了……”李东来继续哭嚎。

    司马川无比愤怒:“李师弟,你大可放心,我们一定会为你报仇雪恨的。我们来之前,师尊已经给了指示,我们不会放过叶飞扬的。”

    “我赞同师兄的话,姓叶的这般恶毒,竟然敢将我们岭南独孤弟子羞辱成番模样,必须得以治其人之身还治其人之道。”

    “我也赞同,必须得以牙还牙,以血还血。”

    三人的同仇敌忾,义愤填膺,滚滚汹涌而澎湃。

    一身傲骨,两袖杀气,岭南独孤的弟子历来都是言出必行。

    甭管叶飞扬是否长有三头六臂,还是如猫妖一样的拥有九条命,这一笔血债,他必须得尝还。

    他们岭南独孤可不是纸老虎,触犯逆鳞者,下场只有死。

    李东来掩面而哭泣。

    男人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生为七尺男儿,铁骨铮铮的汉子,竟然连同一个上门女婿都打不赢?这样丢脸,丢身份的丑事,尤其还是跟岭南独孤挂钩的弟子,真的是把岭南独孤一脉给丢尽了,滑稽之天下众人,贻笑大方。

    990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