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2章 日出东方,唯我独孤

天蚕土豆的元尊写完没https://www.yunyu51.com/f571f/59298695571f8c46768451435c0a51995b8c6ca1/1635264071.html

    江城的天空,看似真的要变了。

    连日来,伴随着靖西天马阁的五绝被诛杀,号称一虎的“土霸王”李东来双腿被报废,外加上“土地主”唐傲的胳膊被卸下。

    此等事情,随随便便一件都能引起整个江城的轰动,哗然。

    都市日报,广播电视,所有的大大小小电台,他们几乎每天都在报道此事的发生进展。

    多日来吃瓜不停的各个老百姓们,他们差点被撑死了。

    事后,他们才震撼发现原来那些震动西南的所有事情,竟然通通都跟柳家姑爷有着紧密关系。

    不是吧?

    倒插门女婿叶飞扬?他也只是一个小小的赘婿而已,试问何德何能?单单凭着吃个软饭的小白脸,他真有那么厉害?

    竟然能够掀起西南的整片天空?难以置信,不可思议。

    所有的人们,他们几乎无法相信此事的发生始末,都跟叶飞扬有关系。

    外人一旦提起柳家的姑爷,他们第一反应就是:哦,是叶飞扬呀,那个专吃软饭的小白脸嘛,没啥大不了的。

    一众吃瓜群众们的难以置信,其实岭南的独孤一脉,他们也是不相信的。

    只是一个小小赘婿而已,他怎能够在一夜之间诛杀了五绝?连同一虎的土霸王李东来都不能幸免?

    甚至享有“土地主”之称的唐傲都难逃那小赘婿的魔爪,一条胳膊被废,活着生不如死。

    此情此景,震撼世人。

    大丈夫提三尺剑横行天下,何惧一死。

    西南的天空再无宁静之日。

    ……

    岭南,独孤。

    大宗师独孤败天有史以来爆发了前所未有的雷霆之怒。

    叶飞扬?此子到底是何人?竟然敢三番两次的触摸他岭南独孤屁股?

    诛杀了他门下五弟子,剩下的一个不死也残了。

    好小子,好你一个叶飞扬!当真将他们岭南独孤是卧虫吗?

    提笔安天下,跨马定乾坤。

    大宗师之怒,顷刻间就能伏尸万里,天下苍生为之颤抖。

    宗师座下的前三弟子,司马川,夏鹏飞,李志远等弟子们同一时间就得到了通知,让他们三人速速赶往前殿。

    尊师有令,弟子怎敢不从。

    三人匆匆而去。

    独孤败天端坐高堂之位,满脸威严,不怒自威。

    “弟子司马川。”

    “夏鹏飞。”

    “李志远。”

    “叩见尊师。”

    三大弟子的齐齐跪拜,独孤败天脸色无任何波澜:“嗯,你们都起来吧。”

    三大弟子小心翼翼起身。

    独孤败天目光一扫他们,继续说道:“相信为师不说,也知道我召集你们而来是什么事情了。哼,这些日子以来,不断从西南传来了消息,每一则都能震动整个天下,你们都有所耳闻了吧?”

    司马川身为大弟子,他首先回了话:“回师尊,我们都听闻了。五绝师弟被诛杀,一虎李东来师弟最后也不能幸免,均是一个叫叶飞扬的人所为。”

    “那么你们可知那个叶飞扬到底是何许人也?他怎可有那样的能耐?真的想不到,你们的那五位师弟,还有李东来竟然通通都栽在同一人的手上。他们可都是地黄三品的修为了啊,这放眼全天下能够跟他们打成平手的真不多。”

    可是为什么?他们竟然都齐齐败北了?

    重点之重,他们都是岭南独孤室外弟子啊!

    单单是这一层身份已经足够震撼世人的了,哪里曾想到,无端被一个叫叶飞扬的小子挫败的没有任何反抗能力。

    竟然还只是一个小小赘婿?简直是难以置信。

    把他们岭南独孤的身份,面子都丢光了,成为了天下人的笑柄。

    可恶!

    即使是一代宗师的独孤败天,他多年来的修身养性,泰山崩塌于前的面不改色,因为此事的发生,扰乱了他的心境。

    尊师不说话,三大弟子也是大气不敢喘。

    捋了捋有些乱糟糟心情,独孤败天再度开启话题:“事情居然都已经发生了,想要挽回也是不可能的了。为师把你们召来,目的只有一个,你们择日后就下西南,务必要将此事发生的来龙去脉给为师调查清楚了。如果有可能的话,对叶飞扬那小子,你们即可将他斩杀了,也好为了你们几位师弟报了仇。”

    大宗师不可辱!

    胆敢犯事者,必杀之。

    雄鹰下山,猛虎冲天,日出东方,唯我独孤,谁与争锋。

    “父亲,此人可杀不得。”

    独孤败天才是下了指令,门口翩然而来一女子,她便是独孤败天的掌上明珠独孤冰依。

    云想衣裳花想容,此女的容颜,绝对可以傲视天下。

    昔有朝歌夜弦之高楼,上有倾城倾国之舞袖,独孤冰依名副其实。

    “冰依,你怎么来了?”

    女儿的突然到来,刚刚还是怒气腾腾的独孤败天,怒气立马随之消除。

    独孤冰依在父亲身侧边坐下,笑着说道:“父亲让他们三位师兄前往西南,我当然是来恭送几位师兄的啦。”

    独孤败天笑着摇摇头:“我看未必吧。我有点不明白,那个叶飞扬,莫非你认识他?不然你何故要为他求情?杀不得他?哼,如此的话,你远在西南的几位师弟就枉死了。”

    独孤冰依赶紧解释道:“父亲,我并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有些欣赏他而已,您不妨试想一下,他只是一个小小赘婿就能将李师兄的一身高超武功修为给废了,那样的小赘婿,我可是很欣赏的。”

    “二者,叶飞扬武功修为一定会很高。据说我那五绝几位师弟的死,全身上下并无任何一处伤口,即使是父亲您要杀死一个人,也不能做到那样惊悚又是诡秘的程度吧?”

    宝贝女儿的反问,独孤败天很认真的思考了一下,半晌,他对女儿问道:“好吧,依照你话中的意思,那么我又该怎么做呢?”

    以他一代大宗师的风范,他独孤败天曾有忌惮过谁?

    脚踏生灵,手掌生死,传说不巧,王者不败。

    区区一个姓叶的无名小卒子而已,不足挂齿。

    独孤冰依歪着脑袋说道:“父亲可以让三位师兄前往西南一探究竟,大可不必跟叶飞扬发生冲突。我之所以这么说,并不是长他人威风来灭自己的志气。常言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一山还有一山高。”

    “就此目前的情况来说,我们只是知道五绝师弟跟李师兄均是惨被同一人所伤所斩杀,那么我现在就来问问你们,你们对叶飞扬可认识?”

    “这个……”独孤败天突然沉默了。

    司马川,夏鹏飞,李志远等人均是保持了沉默。

    990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