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0章 奉天之命杀杀杀!

    “呸,好你个老匹夫,真是给脸不要脸,柳长青,我言尽于此,希望你不要后悔。”唐傲眸子中逐渐凝聚起了一股杀意。

    “哈哈……我会后悔吗?不不,经过昨天晚上的事情,我是绝对不会后悔的。道不同不相为谋,告辞。”

    柳长青抬腿就走,无奈却被人给阻拦了下来。

    唐傲一张老脸阴沉的可怕:“呵呵,柳长青啊柳长青,莫非你把我这当成了酒店不成?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你经过我的允许了吗?”

    柳长青愤怒质问道:“唐傲,说句实在话,念在我们多年相识的份上,我真不想跟你撕破脸皮。请问你这要是干什么?软禁?还是打算要杀人灭口了?”

    突然啪的一声!

    唐傲冷不丁一巴掌对着柳长青打来:“柳长青,敢问你算个什么东西?你也只是一介区区商家而已,在我眼中看来,你们这些卑贱的商人如蝼蚁般的下贱,你能被我邀约而来此,那是你们柳家的荣幸,你理应感恩的。”

    突然被抽了一个大嘴巴,柳长青人有点方:“唐傲,你个王八蛋?老子跟你拼了。”

    谁知柳长青人尚未冲到跟前,接着又被几个身材魁梧的汉子给一把将他架开了去。

    唐傲冷笑着:“哼,真是不自量力的老狗,我就实话告诉你一句吧,你们柳家的所作所为已经彻底激怒了岭南独孤家族,他们不日后就会抵达江城,嘿嘿,到哪时候,你们整个柳家必定会被连根拔起,死无葬身之地。”

    “混蛋,你们赶紧放开我。”

    柳长青一直被几个魁梧汉子架住,挣扎徒劳无功。

    “呵呵,岭南独孤家族啊?看似真的很牛叉了!”

    砰!砰!砰!

    几个一直架着柳长青魁梧汉子,他们突然被一阵诡秘的力量给甩开,撞击墙壁上,最后几人都晕厥了过去。

    突如其来发生一幕,不由得让唐傲大为震撼,吃惊不已。

    “爸爸,您怎么样了?他们为难你了?”柳如烟一把搀住了一脸惊呼未定的柳长青。

    噢,原来是他的宝贝女婿来了,怪不得刚才扬起的那阵怪异之风,邪门得很。

    酷拽,霸气侧漏,不愧是他们柳家的女婿。

    “我没事,幸亏你们来了,不然……”后果不堪设想,柳长青抚了抚胸膛,有种后怕的感觉。

    唐傲看着自己的手下竟然全部齐齐晕厥了,然后他看着宛若是从天而降的叶飞扬,内心当下就奔腾汹涌呼啸而过一万匹草泥马。

    这厮小子就是他们柳家的赘婿?果真是有两把刷子。

    “咦,爸爸,你脸上怎么了?是被人打的吗?一定很疼吧?”

    柳如烟这才发现父亲左边脸颊高高的肿胀,红彤彤一片,一定是疼死了。

    柳长青忽然有点难堪:“咳……那个,爸爸刚刚只是不小心……”

    “老丈人,您也不要吞吞吐吐的,是不是被那厮给打的?”

    老岳丈的支支吾吾掩饰,叶飞扬真是看不下去了。

    那一刻,柳长青恨不得立马挖下一个地洞把自己从头到脚严严实实的埋葬了。

    这样的事情,真的丢人啊,无脸在诉说了。

    “哼,没错,刚刚就是我打的他。小子,你就是叶飞扬了?柳家的上门女婿?一家子都齐聚了,有点意思。”

    不能否认,唐傲刚才的确被叶飞扬的浑身煞气给震撼的不小,不过一旦当他晃过了神色,本质就暴露无遗了。

    只是个粗鄙,下贱的上门女婿而已,能奈他卵啊。

    “是呀,没错,我是叶飞扬,也是柳家的上门赘婿。你叫唐傲?呵呵,我可听说了这么一件事情,来自岭南的独孤家族,在很早以前,他们在我们这江城圈养了一条狗,而这条狗的名字叫做唐傲,很奇怪吧,这个叫唐傲的狗竟然跟你同名同姓,让我很意外。”

    “叶飞扬,你赶紧住口!你是个什么东西?敢这样来跟我说话?”

    叶飞扬的一番话嘲讽奚落,唐傲真的是被气得七窍生烟。

    叶飞扬懒得理会野狗的嚎嚎大叫,而是对着柳长青问道:“爸,刚刚那狗东西用的是哪只手打的您?您脸上一定很疼吧?”

    顶你肺啊!

    臭小子还真的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柳长青一张老脸真的是挂不住了,他只能脸色臭臭的哼了一句:“无聊,你问这个来干什么?”

    好玩吗?还是等着看他这老丈人的笑话?

    呃……老丈人好像生气了?可是为毛啊?

    叶飞扬摸摸鼻子:“那啥……只是随便问问,求证一下而已。”

    “哼,真是无聊的一家子,你们……”

    嗖的一声!

    唐傲一句话尚未说完,他忽然感觉眼前一刺,接着顿时感觉一股巨大疼痛袭击而来。

    在接着……他的一条手臂竟然被生生给卸了下来?

    真的卸了下来?

    嗷!

    唐傲脸色一片死灰色,血液的喷发如柱,恐怖如斯。

    当下蜷缩地上翻滚着,生不如死,凄厉的哀嚎不断。

    啥?

    宝贝女婿竟然将唐傲的整条胳膊都给卸下了?

    如此血腥一幕的上演,使得柳长青,柳如烟父女俩彻底懵逼。

    好残忍!好血腥!也是好刺激!

    可是为什么,他们父女俩同时感觉到了一股痛快淋漓的畅快感?那是前所未有的感觉。

    好嗨啊!感觉整个人生都达到了巅峰。

    嗷!

    唐傲不停的哀嚎,翻滚的好似一条死狗。

    叶飞扬,此子到底是什么人?二话不说就将他的胳膊给卸下了?如此暴力手段,堪比禽兽啊。

    “叶飞扬,你……”柳如烟脸色一片煞白。

    唐傲的断肢一幕,鲜血淋淋。

    她忍不住想要呕吐,真的是太血腥,太恶心人了。

    “岳丈大人,赶紧把如烟送回去吧,我稍后就来。”

    真的是很抱歉,再度让你们身临其境的感受到了如同昨晚的血腥上演。

    “噢……好的,来,如烟,我们赶紧回去吧。”

    父女俩赶紧匆匆逃离,仿佛在他们身后有着一群恶鬼追逐,让他们慌不择路的飞奔逃窜。

    冷眼看着瘫痪在血泊中的唐傲,蜷缩着如同是一条死狗,叶飞扬脸上全程没有一丝情绪波动。

    天堂没有去过,地狱也是好的。

    这是一个能够从血里走出带风的不一样狂野不羁男子。

    魔前一跪三千年,回首凡尘不做仙。

    前世作为孤儿的他,侥幸得以重生这一世,叶飞扬非常珍惜这个家庭。

    胆敢有人伤害他们,下场只有死。

    匹夫一怒,血溅五步;诸侯一怒,百里焦土;帝王一怒,尸河成山;大宗师一怒,摘星揽月;那么他叶飞扬一怒,即可改天换地。

    对于该杀之人,必杀之。

    不忠之人,杀;不孝之人,杀;不仁之人,杀;不义之人,杀;不理不智不信人,奉天之命杀杀杀!

    990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