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一卷 潜龙勿用 第十六章 谓我何求

    她喜乐交加,涕泪纵横:“阿龙!”

    他却充耳不闻,视而不见,旁若无人。只是专心致志,低头用膳。似乎万籁不充他的耳,万物不入他的眼,万事不上他的心。

    她呆呆望着他头顶的四方髻,同样的位置,长着几根华发。可是,只觉冰冷,只觉陌生,只觉伤痛。千言万语,挤在喉咙,不知如何倾送。

    阿龙,你难道忘了?幼时的我,与你住在十平米的博士公寓,你睡上铺,我睡下铺。你给的虽是小房间,我得到的却是大格局。

    阿龙,你难道忘了?你的奖学金,变成我的小玩具。你的设计费,变成我的点读机。你的点点滴滴,加在一起,就是我生命的奇迹。

    阿龙,你难道忘了?幼时咱们的小家,阳台布满水管,导致老鼠横行,四处流窜,为了保护咱们的三餐,我跟你学会人鼠大战。

    阿龙,你难道忘了?我读书以前,总被你护在身边,与你一起上课、写文、实验、调研,甚至支援汶川重建,我都寸步不离你的视线。

    阿龙,你难道忘了?为了方便我读书,从小学、中学、大学,你两年一次搬家,含辛茹苦,远远超过三迁的孟母。

    阿龙,你难道忘了?从小到大,我都马马虎虎,不爱动笔,只喜心算,家庭作业一塌糊涂,多少次被你打屁股?

    阿龙,你难道忘了?年至豆蔻,我不会梳头,看到别人长发飘飘,心生羡慕。你亲手梳我长发,戴我发夹。

    阿龙,你难道忘了?少年的我迷恋足球,每每面对强悍的男生,却心有余而力不足。为我叱咤球场,你悄悄传球,陈仓暗度。

    ……

    可是,千言万语尚未出口,便遭遇他的冷眸。

    她无可奈何,只能含泪低头:

    我不该白日做梦,他与阿龙,何其不同?

    我的阿龙谈笑风生,他却沉默胜金。我的阿龙虚怀若谷,他却满胸城府。我的阿龙至情至性,他却戒心十足。我的阿龙正大光明,他却阴晴不定。

    阿龙的笑脸,暖如朝阳;他的神情,冷如霜降。阿龙的声音,春风化雨;他的音容,滴水成冰。

    最要紧的便是,阿龙爱我如至宝,他却对我正眼都不瞧。

    是了,他绝不是阿龙,便如太阳不是月亮,月亮不是星星,星星变不出彩虹。

    不可思议的是,他因何与阿龙如此相像?因何带着阿龙特有的松香?而且还如阿龙一般,左手持筷,右手拿碗?便是伸屈的手指,夹菜的动作,也和阿龙如出一辙?”

    她心中千万次问,他只低头对饭食情有独钟。不消片刻,面前的三大盘早膳,风卷残云,一扫而空。

    她看看自己手中粥碗,还剩大半,登觉饥肠辘辘,索性化悲愤为食欲,抱将起来,大口吞咽,登时力量陡增。

    “白枫子”被偷袭暗算,惊怒至极。想到偷袭者神不知鬼不觉,法力无边,有心发作,却无胆量。心中恨想;“暗中相助者,定是白衣少年。他武功奇高,十个我垛在一起,也是徒劳。”念及于此,生生吓出一身白毛汗。

    她素得师兄、夫君庇护,在蒹城呼风唤雨,飞扬跋扈,这口怨气如何忍着不出?可是,毕竟孤掌难鸣,唯有强压怒火,心中默念:“识时务者为俊杰,昧先几者非明哲。”好在席位已到手,不妨明日再报仇。

    终是咽下满腔愤怨,透过窗棂,隔着蒹霞街,望向对面。

    楼宇巍峨,恢弘气魄;碧瓦红墙,富丽堂皇。仔细再看,朱漆大门,横挂一匾额,烫金书写着“蒹霞舞坊”,迎着朝阳,望着晨辉,熠熠生光。

    “白枫子”观望片刻,更觉心虚,索性起身,奔出店门。

    白衣少年脸上看似漫不经心,身形缓缓而起。也不见他如何动作,桌上已经留下一锭银两。

    青荷强忍悲痛,米粥喝得颗粒无剩。忽觉怀中多了一物,伸手一掏,仔细一看,又是一锭银两。登时大惊,继而大悟,更是大喜,急急放下粥碗,瘸着小脚,紧随少年出门。

    白衣少年悠悠然踱出殿门,待到无人相看,正欲提速急行,忽闻身后响起天籁之音:“大哥哥,你丢了东西!”

    他始料不及,极速回头。

    一锭白银,捧在她的双手;一脸笑意,闪耀着她的星眸。

    四目相对,眼波流转,笑意传染,如遇甘霖,如沐春露。

    他心神猛地一漾,先是一喜,继而一悲,更觉耳热心跳,急忙收敛心神,方才平息定气,唯剩矢口否认:“小妹妹,你看错了,这决非在下之物。”

    她一脸憨态,人畜无害,手托银两,毋庸置疑:“大哥哥,你闻闻,上面还有你的松香,如何耍赖!”不容推辞,将银子塞入他的怀。

    他不假思索,急忙推拒,不经意间,触手可及的却是她的柔荑。相触一刹那,正对向她星光水眸,再也遏制不住万千思绪,神飘意游。

    此刻,她似吐气如兰,他却呼吸如山。她似举重若轻,他如重锤击背。她似心如止水,他却心跳如魔。她似全不留意,他却意乱情迷。

    不!并非如此!美好的表象,瞬间揭穿心底的烦忧。

    她的心在狂抖,唯恐不能低下她的头;她的心在怀柔,唯恐不能收敛她的眸;她的心在运筹,唯恐不能驾驭她的手;她的心在渴求,唯恐将这一世的阿龙吓走。

    看似懵懂无知间,她又向怀中一摸,欲掏出“恩公”所赐的小小银两:“大哥哥放心,我还有这个,足够回家。”

    他低下头去,又见她纤纤玉手,白如羊脂,嫩如笋藕,只觉呼吸都要凝滞,血液却在奔流:

    素手探素衣,轻薄入轻衣。知伊当此际,仇怨两相忆。

    哪料到,这样一双玉手,居然十分笨拙。探入怀中掏取银两,还顺手牵羊,拐带出两件物什。眼见不好,她本能地探手去接,右脚稍一用力,只觉疼得钻心,自然也没能接稳。

    他却反应神速,出脚如电。左脚微微一勾,又是一挑,两件物什飞将起来,被他一把抓住。仔细一看,不禁一怔,居然是一把弹弓,一只玉扳!一个是顽童挚爱,一个是王者至尊!

    再也抑制不住,童心大起,脱口赞道:“小妹妹,这把弹弓,精钢为柄,犀皮为筋;取材优良,做工精美;结实耐用,弹力十足。堪称世间珍品。”递上弹弓,忽觉本性外露,登时大悔。

    她却浑然不觉,眉开眼笑,接过弹弓:“多谢大哥哥褒奖!大哥哥若是喜欢,可以一块玩。”

    此时此刻,没人知道,她何等伤情,何等失落:阿龙!这是你亲手给我做的!

    强忍泪水,顿了一顿,很想一问:阿龙,你当真忘了我?再也记不得?

    可是,伊人如此陌生,伊人素昧平生。如此相问,他将如何反应?只会当她发疯,只会提足而行。

    心思百转,无语凝滞:他和我不一样,从未去过现代,自然不知未来。

    他强压心潮澎湃,心中暗道:“一块玩?你和我?”心里如是欢喜,脸上只装淡然:“君子不夺人所爱。”

    她终于缓上一口气,大眼睛俏皮一眨,似天上星,亮晶晶;似水中月,笑盈盈。她看着他肋下长剑,灿然一笑:“大哥哥的“飞龙在天”,才是稀世至宝。”

    他对她眼光的犀利,深觉惊疑:“你如何知道?”

    她直言不讳:“剑鞘上腾飞龙,下映日月;剑刃玄铁精铸,削金断玉。隔着剑鞘,透出寒光,威慑无极。”

    阿龙,这些话,曾是你在历史博物馆,说给我的金口玉言。

    97019/